• 第17章

    更新时间:2018-08-31 20:00:31本章字数:4328字

    苏童很明白,自己这种想法很离奇,也很古怪。她受伤后,连黎嘉木都没有告诉,却一心想看乞丐的反应。不得不说,这想法实在太诡异。

    即便如此,苏童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她依旧还是想知道乞丐见到自己受伤后的反应。中午下班后,她又去了经常见到乞丐的公寓与双子星之间的那条巷子,顶着炽热的阳光徘徊了许久,却依旧不见乞丐的影子。

    苏童心底有些失落。

    也许心底焦躁的原因,也许是这天气真的炎热,苏童感觉自己就如同站在一个桑拿炉内,又焗又闷。

    她足足徘徊了二十分钟,依然没有等到乞丐,不过好消息是,就要下雨了。天边有一团乌黑的云层正在聚集,偶尔一阵风吹过来,竟然能带给人一丝的凉意。

    苏童郁闷地往回走,在地下停车的入口处,她一眼瞥见了刚从出租车上下来的袁野。

    袁野从出租车上下来,手里提着一个公文包,匆匆往双子星大厦的电梯位置走,苏童赫然发现,袁野的额头上有一些星点的血迹。

    “袁总!袁总!”苏童跟了上去,连着叫了两声。

    袁野似乎是魂不守舍的样子,并未听到苏童的呼唤。

    苏童加快了脚步,紧追了两步,轻轻拍了一下袁野的胳膊:“袁总?您为什么坐出租车回来,您的车呢?”

    “哦!。。。。。。。。”袁野似乎刚被惊醒一样,恍然地“哦”了一声,这才看清楚站在跟前的是苏童。

    于是,袁野干咳了一声,强装镇定地说道:“我刚都没听到,真的不好意思。。。。。。。。我车今天跟人撞了,你在这做什么?”

    “我下来看看。”苏童这才明白了袁野额头上那些星点血迹的来由:“您没事吧?”苏童关切地问。

    “没事,没事。我先上去了。”袁野似乎急于脱离谈话的现场,才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苏总,你的伤没事吧?”他指指苏童的额头。

    “没什么大碍,谢谢袁总关心。”苏童挥手与袁野告别,望着袁野那匆匆进入电梯的身影,苏童苏童心底莫名生出了怜悯。

    有钱人的风光,只在于他展示在人前的那一面,背后的困境与挣扎,外人无法体会。

    袁野站在电梯里,他觉得疲惫不堪,身体,甚至在微微地发抖。他烦躁地摸了一下脖子,细密的汗珠正一层层地冒出来,聚集在一起,顺着下颚滴落在胸口华贵的衬衫上,胸前湿透了一片。

    袁野的耳边,不时回想起自己今天求助的人那句几乎简短的、但是足可以击垮他人生的几句话。思绪里浑浑噩噩的,甚至不能分辨方向。

    他去求助的人,是唯一可以将他从困境中解脱出来的人,不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他不会踏出这一步。足足等了一个星期,他的预约才被排到了日程上。但是短短五分钟的谈话,就将他从希望的巅峰彻底甩进冰冷的谷底。

    “叮咚”,一声电梯的轻响提示袁野电梯到了五十八楼。还没等他踏出电梯,戚代薇倒是先进来了。

    “袁总回来了!”戚代薇反应倒是极快,赶紧摁住电梯的停顿键,让袁野先出去,一边柔声跟袁野打招呼。

    “嗯,你出去?”袁野应了一声,踏出电梯,随口问道。

    “嗯。一个快递,非要我到楼下拿,也不知道是谁邮寄来的什么,说很贵重。”戚代薇的声音,已经随着关闭的电梯门缓缓下行。

    袁野径直进了办公室,猛地将门关上,似乎是将愁闷与不顺关在了身后。进屋的袁野迫不及待地将手里的包愤愤地摔在了地上,之后,一屁股坐进了沙发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即便如此,他依然觉得心底苦闷难耐,就如堵上了一块巨大的石头,阻碍到了呼吸,让袁野疲惫不堪。

    于是,袁野又站了起来,在屋子里转了两圈,却觉得更加心慌气短。他无助地转着,茫然地四处看着,在走到自己办公桌位置的时候,他终于还是无法忍住内心的愤怒与惶恐,一把抓起了办公桌上放置的金蝉玉雕,“啪”地摔在了地板上。

    脆弱的玉雕顿时化作了如流星一般的星碎,溅的满屋都是。

    袁野呆愣愣地看着那一地的玉碎,就如看到自己破碎的梦,他突然抬起了双脚,在那些玉碎上猛烈地踩踏起来:“这么多年,收了我这么多钱,到这会儿你跟我说爱莫能助?!你说让我量力而为?!”

    袁野的双脚奋力地踩着,在地板上那纷乱的玉碎上疯狂地踩踏着,踩踏着,他不知道自己是踩踏自己的愤怒,亦或是踩踏那种被抛弃的惶恐与绝望。

    五年来,为了维持这个关系,袁野动了不少心思。

    他私底下追寻对方的喜怒哀乐,尽力满足,对方喜欢打球,他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打球上,只要对方稍微放出一点口风,天南海北,袁野都会奉陪。

    对方喜欢吃海味,袁野会直飞澳洲,买来最新鲜的东西,满足对方的味蕾。总之,这么多年来,他袁野除了没把自己的老婆送到对方床上,可以说用尽了所有的办法。

    他原以为,自己与对方的关系是牢不可破的,但是等到自己真的需要对方那巨大的、安全的保护伞时,对方轻飘飘一句话便带了过去,剩下袁野独自在绝望的深渊里挣扎。

    “卡擦!”窗外,一道雪亮的闪电,从黑压压的云层中穿透出来,震耳欲聋的雷声滚滚而来,似乎是贴着玻璃炸响的。

    这更增加了袁野内心的惶恐与绝望。

    而门外,却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笃笃”、“笃笃”

    也许是几声声响之后,袁野才听到。那突然而至的敲门声将袁野的愤怒裹挟住,他恍惚了一下,停止住疯狂的动作,站在原地平息了一下内心的怒火,这才问道:“谁啊?”

    “袁总,是我。”是戚代薇的声音。

    “有什么事?”

    “雄鹰实业的傅总来了,想要见您。”

    “我今天有事,你让他改天来吧。”袁野走到沙发的跟前,缓缓地坐了下去,让沙发的柔软来承托身体的疲惫。

    “可是。。。。。。袁总?”戚代薇似乎有些不甘。

    “我的话还要重复吗?”袁野有些不耐烦,这是他从未有过的表现。

    戚代薇在门口无奈站了一会,这才转身离开。

    听到戚代薇鞋跟敲击地板的声音渐行渐远,袁野才如虚脱了一般地倒卧在沙发里,久久不能动弹。

    暴雨落了有一段时间,但是天上黑暗的云层却没有露出丝毫的亮光,似乎是一场积怨已久的愤怒,还没有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泄。

    天空是暗淡的,屋内感应的灯光也随着暗淡的光线逐渐亮了起来,这让袁野显得有些烦躁。

    他干脆站起了起来,打开门,没有去电梯的方向,而是从门右边的走廊穿过去,绕过了戚代薇的前厅,进了一侧的消防楼梯,沿着楼梯,一直上到了五十八楼的楼顶。

    倾盆的大雨,在耀眼的白光与沉闷的雷声相伴下,一股脑地倾泄了下来,就如一个人的积怨,终于找到了发泄的渠道一样,没有半点拘束与扭捏。

    袁野上了楼顶,只身站在倾盆的大雨之中。

    一粒粒豆大的雨滴从天上倾泄下来,砸在袁野的头上,脸上,身上。微微的痛楚感,逐渐被麻木替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畅快淋漓的解脱。

    袁野的解脱,来自透过雨幕望到的这座城市的风景。

    站在这座城市的最高处,视线腑瞰而下的,是这座城市独特的景观。

    参差林立的高楼、纵横交错的道路、绿色如茵的公园以及那些在暴雨中残喘的弱小的民居。如此宏伟的场景,都在这个高度尽收眼底,这让观看这景象的人,有了君临天下的感触。

    至高之处,风景自然独特,欣赏的人心底充满敬畏及自豪,是因为至高之处的风景是常人所不能及的。广阔的空间给予人广阔的视野,人生的目标自然也在凡人所不能企及的高度,这便是一个成功人士心底所敬畏的纲领。

    袁野非常清楚这个道理。

    所以,他更想竭尽全力来保住这个来之不易的平台。这个平台将是他下半生荣耀的敲门砖,失去了这些,他将重回平凡的起点,如果是这样,袁野宁可选择死亡!

    一直敬仰的靠山已经不再是自己的依靠了。剩下的事情,便要听天由命的。那便是接受戚代薇的建议:融资。

    无论如何,只要能度过眼前的难关,其余的事情,便走一步看一步了。

    浑身湿透的袁野带着清晰的思路从楼上走了下来,却在走廊上撞到了正在东张西望的戚代薇。

    戚代薇看到袁野浑身上下都往下滴着水,惊呼了一声:“袁总,你这是?这样会感冒的啊!再说你给别人看到了这个样子。。。。。。”戚代薇下意识地看了消防梯的位子,这才嘘了一口气。她想起来了,这个地方的监控摄像头已经被拆掉了。

    “没事,没事。你把那些资料拿给我吧。”袁野吩咐戚代薇。

    “好的。”听到袁野的吩咐,戚代薇转身离去,不大工夫,便抱着一摞资料进了袁野的办公室,好像一早就作了准备。

    “放在这里吧。”袁野拿着一条巨大的毛巾,在自己头顶上揉了几把,一边对戚代薇说道。

    “袁总,您要不要先冲个凉,小心感冒了。”戚代薇怀里抱着那一摞资料站在那里,看着浑身湿漉漉的袁野,关切地说道。

    “不用了,夏天很快干了。”被暴雨冲刷后的袁野有了勇气面对眼前的局面,倒是不在乎自己这一副落汤鸡的模样。

    戚代薇没有再如之前那样,像安慰不听话的孩子一样去劝慰袁野照顾好自己,她只是点点头,轻轻放下手里的资料,却一眼看到了袁野茶几上放着的一个蓝色的巨大的邮政的信封。

    于是,戚代薇惊讶地说道:“你说这个送快递的,不是神经病吗!告诉我到楼下拿,等到我跑下去了,他又说已经送上来了,害的我在外面好找。”

    袁野顺着戚代薇手指的方向看了一下,这才注意到了一早放在桌子上的那个巨大的邮政信封,于是他随手拿起了那个邮政信封,看也没看,便递给了戚代薇。

    “那几家公司的资料全部在这里了吗?”袁野拿起一份戚代薇放在桌子上的资料,一边阅读,一边问戚代薇。

    “是的,我一共收到六家公司的合作意向。我初步甄选了一下,只剩三家公司的资本符合我们的要求,都在这里了。”戚代薇将资料逐一摆放齐整,便坐在一边沉默不语地看着专心阅读资料的袁野。

    袁野一份份地仔细地阅读着,他微微皱起眉头,全神贯注。

    允许有外资加入到双子星项目,得有一个先决的条件。那便是谁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带着资金入股;谁的个人性格及为人处事的风格是容易把控的,那个人,才是自己需要的伙伴。

    戚代薇是了解袁野的,她提前删选的资料自然也是按照袁野的思路在操作。

    “你刚才说谁来了?”袁野拿起了一份写着“雄鹰实业”的文件,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于是,他抬起头,看着戚代薇。

    “刚才来的就是这家公司的,他们的总经理:付睿聪。是前天才来送资料的公司。”

    “一家做清洁的公司,也想加入双子星?”袁野的面孔上,尽是诧异的神色。

    “袁总,你管他是做什么的,有钱就是好公司啊!再说了,他答应,只要加入双子星项目,五百万即刻到帐。并且。。。。。。”戚代薇停住了话。

    “并且什么?”袁野有些好奇地问。

    “对方说,如果可以达成合作,五百万不走公司账目,由袁总您自由支配。”

    “这么大手笔?”袁野有些不解。

    “肯定了,如果能加入双子星,对于那些名不见经传的企业来说,等于草鸡变凤凰,那些老总不傻,这点账目算的清楚。但是,您再看这几家公司,项目意向书都一致说明,需要再评估,然后才谈资金的问题。”戚代薇撇撇嘴。

    “你更倾向于哪家公司?”

    “当然是雄鹰了,不二的选择!”

    “好吧,先放在这里,让我考虑一下。”袁野对戚代薇说道。

    “好的。”戚代薇乖巧地站起来,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袁野,转身离去,才走了一步,便又折了回来。

    “袁总,这份邮件是给您的。”她将一直攥在手里的那一份邮政的大信封郑重地递给了袁野。好像不这么做,袁野就不会注意一样。

    袁野接过来,随手放在了桌子上,挥挥手,示意戚代薇可以离开。

    戚代薇没有再如之前一样,对袁野有些留恋,她轻轻地离去,为袁野关上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