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更新时间:2018-08-31 20:00:31本章字数:3248字

    袁野看着戚代薇留下的那个信封,觉得有些诧异。信封上,几个字赫然映入眼帘:袁野先生亲启。

    办公室内,每天都收到无数的广告推销杂志之类的邮件。但是如现在这样,郑重其事写上收件人名字的,还是第一份。

    让袁野疑惑的,还有戚代薇的郑重其事。

    作为秘书,一般的邮件之类,戚代薇都是事前做好分类,一般的广告资料,戚代薇都是直接丢弃;重要的资料,她会筛选出来,放在袁野的的办公桌上,等待袁野的批复。

    像今天这样,没有拆信封,坚决把信封递到袁野的手中的,还是第一次。

    好奇心促使袁野拆开了信封。

    侧眼望了一下,里面,是一张A4纸一样大小的照片。好奇的袁野伸手拽出了里面的那张照片。在照片拉到一半的时候,他瞟了一眼照片上的内容,只是瞟这一眼,便吓得赶紧将那拉出了三分之一的照片又猛地塞了回去。

    只在一瞬间,袁野就如同被施了定身术一样,血脉被拦腰截断,胸口冰冷,压抑,如一块巨大的冰锥卡在那里,冰凉、沉重、痛楚,不能呼吸。

    信封依然在手中,被攥的紧紧的,随着他微微颤抖的手臂在抖动。袁野再也没有胆量拿出来细看。

    惊恐,绝望,一种巨大的恐惧将他笼罩起来,他觉得自己就如一个小泥人一样地站在暴风雨之中,瞬间便会化作一滩无助的泥水。

    空气是否还在,时间是否在继续,他都不确定。这样浑浑噩噩的样子,一直持续到弯月西斜。袁野这才拖着早已僵硬的双腿,颤巍巍地紧紧捂住那个信封站了起来。他踉踉跄跄地在屋内摸索着,终于找到了火机,颤抖着双手,点燃了那个信封。

    信封与信封内的那一照片,被蓝色的火苗点燃,火苗在纸张上跳跃着,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借着那蓝色的火苗,袁野这才看到,信封的背后,写着几个苍劲的大字:共创辉煌。

    花都市,刚刚接受了一场暴雨的洗礼。

    太阳的燥热与空气里充足的水分碰撞在一起,黏糊糊的,更增加了燥热的感觉。

    在花都市南岭山郊野的一处民宅里,一个男人蜷缩在床头,透过窗户看着屋子外面郁郁葱葱的树叶,燥热的空气,让他的心底更加焦虑,惶恐。

    才一个月的时间,原本只是鬓角的几丝白发开始在头顶肆意地漫延,五十几岁的年纪,被满头的杂乱白发衬托的比实际年龄苍老了起码十岁。

    他的背比之前更加驼了,就像压着一块千斤巨石一般地沉重。

    他好久没有刮胡子了,浓密花白的胡须就快要跟鬓角边的花白头发连接在一起了。花白的头发也很长,长到都遮盖住了耳朵。

    屋子的角落里,丢弃着成堆的空的快餐盒。大只大只的绿头苍蝇,在快餐盒上嘤嘤飞舞,你推我撞,制造出入机场一般的噪音。

    大白天的,对面的路上偶尔有人走动,他不方便出门,大小便只能在屋里解决,炎热的夏季里,屋内被怪异的味道充斥着,发出一阵阵令人作呕的气味。

    男人回想起自己以前锦衣玉食的生活,心底不免一阵伤感。但是,对于自身的遭遇来说,如今,能过上这样的日子,也算是极其上乘的生活了,起码他没有立刻被公安局抓去坐牢。

    所以,屋里的男人知足地叹了一口气,眼神看着村口的小路出神。

    每天,都会有一辆车过来,帮他送来一天的伙食。今天已是中午了,看来,送餐的人也快要到了。

    正如屋内男人的判断,不大工夫,从村口的小路上,飞驰来一辆男装的摩托车。

    摩托车没有牌照,轮胎上沾满了灰尘,看来是奔驰了不短的路程。

    骑摩托车的男子下了摩托车,将车停稳,却并未摘下头顶上戴着那顶黑色的头盔,他整个面孔都被遮盖的严严实实,完全无惧天气的炎热。

    其实他也没必要这么做,在这个偏避的村子里,稍微有点活动能力的人都外出打工了,村子里剩下的不过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连自己的生活都难以自理的老年人。

    那些老年人多数依靠在树荫下,数着自己为数不多的光阴,才懒得理周围的情况。男子包裹的这么严,无非是不想屋内的男人看到自己的样貌罢了。

    屋子里的男人见到头盔男人的来到,就如同见到了救星一样,慌忙打开门,让头盔男进屋。

    头盔男迟疑了一下,腾出一只手捂住了鼻子,这才提出一沓饭盒进了屋子,他将手里的饭盒放下来,也不说话,正要离开,却被屋里的男子叫住。

    “大哥!大哥!打扰您一下。”屋里的男子恭敬地称呼着头盔男。

    头盔男站在那里,平静地说道:“什么事。”

    “烦请您跟老板说一声,我在这实在是憋的慌。。。。。。。”

    “你要是忍不住了,就去外面走走,有什么意外了,别怪老板就可以。”

    “不是。。。。。。我想知道什么时候能离开这。。。。。。老板他为什么要救我啊?”

    “老板说,这次能把您活着送出来,也算是还了当年的人情,别的叫你不要多想,等到条件成熟了,他自然会亲自送您出去。”

    “哦。。。。。。那行,替我谢谢老板。”屋里的男子沉吟着,纵然是满腹疑惑,也没有再表示什么。他不记得自己给过什么人值得救命的人情,但是无论如何,能在第一时间帮他躲过警察的追捕,将他安全地藏在这里,又答应把自己送到境外去,这个恩情,怕不是钱能换来的。

    双子星大厦。

    双子星入驻的商户,基本已经完成了装修。

    清洁公司继续在抗议,并未继续未完成的工作。但是经过苏童组织部门员工加紧清理,总算是将堵塞在走廊的装修废料转移到了底下停车的某一个角落,虽然清理的速度极其慢,也算是看到了一点的成效。

    苏童额头的伤依旧裹着纱布,为此,她拒绝了黎嘉木好几次的邀约。

    她无法为黎嘉木解释自己来到双子星之后的历险,同时她也不愿意黎嘉木为自己的处境忧虑,她知道,高文博的案子未结,黎嘉木应该是够烦心的了。

    下午,差不多快下班的时间,戚代薇一身紫色的套裙,晃动着娇媚的身姿来到了苏童的办公室。

    还没进门,便咋咋呼呼地喊道:“天啊,你们把冷气开的这么大,不浪费电吗?”

    “这里是地下室哦,又没有窗,不开冷气,想把我们憋死啊!”初夏接过了话,顶了回去。

    “呦!这办公室里,是助理说了算啊,真是对不起,我找苏总,结果找错人了。”戚代薇呵呵地笑着,根本无法听出她是生气了,亦或是在意初夏的话。

    “我这不都是跟您学的吗?”初夏也不是省油的灯,即刻反唇相讥。

    “我可不敢,有苏总在,哪轮得到我来教啊。”

    “戚秘书,您有什么事?”苏童实在看不下去,她悄悄地瞪了一眼初夏,直视着戚代薇。

    “哎呦!看您说的,我没事就不能过来看看你吗?你看你的伤还没好,就带病工作,对工作的这份热忱,可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哦。”

    “戚秘书,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下班了。”苏童站起来,有些烦闷地收拾着桌子上的东西。

    “苏总,也不是我说您,您这性格啊,太直,守旧,您还是要学会审时度势,才能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戚代薇将一份项目报价表放在苏童的桌子上,转身离开了。

    “袁总让你审审。”这句话,已经随着戚代薇婀娜的身影,飘出去了好远。

    “我最讨厌这个女人,面如桃花心如毒蝎,吃人不吐骨头的妖精!”初夏咬牙切齿地说道。

    “要学会审时度势才能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苏童将戚代薇的这句话复述了一遍,随后将手指放在嘴上,示意初夏收声。

    苏童的目光,随即被戚代薇放在桌子上的那份资料吸引。

    那是一份清洁合约。

    “嗯?中途更换清洁公司?!资金到位了吗?”苏童一连嘟囔了好几句,引得初夏一脸茫然。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苏童看着对方做的工作细项表及报价单,沉吟着。

    “现在更换清洁公司就是双子星违约喽,他们只要愿意赔款,我们懒得说那么多啊。”初夏凑了过来,看着这份新的合约,不屑地说道。

    “没那么简单吧。”苏童正想再说什么,她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你先下班吧。”苏童吩咐完初夏,便顺手抓起了电话,屏幕里,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喂,您好,请问您是?”

    苏童接通了电话,礼貌地问道。

    “你的伤好了没,晚上你请我喝啤酒怎么样?”一声带着浓重鼻音的、有些沙哑的嗓门传入了苏童的耳膜。

    “乞。。。。。。”苏童只叫了一个字,突然意识到很不礼貌,她立刻止住了惊呼。

    “你可是总经理级别的人,遇事淡定。”乞丐的声音依旧是不紧不慢地,就像是被人卡着喉咙说不来的。

    “好吧,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的。”苏童望着初夏走出办公室的背影,疑惑地问道。

    “知道你的电话号码又不是要弄清楚你是什么罩杯,有那么难吗?”乞丐不以为然地嘟囔了一句。

    这倒是实话。

    苏童噎了一下,半天没想起来话反击。

    “怎么样,我的提议?你要是忙就算了,当我没说。”乞丐半天没听到苏童的声音,疑惑地问。

    “好啊!有啊,晚上八点,老地方。”苏童不迭地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