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敲不醒的梦(3)

    更新时间:2018-08-31 20:00:11本章字数:4173字

    徐六月性格也像极了那个人,总是喜欢追逐那些优秀的人或物,还没来得及思考要如何靠近,就眼睛一闭埋头撞了过去。

    宁瑾瑜这样的人对于徐六月来说,就像是天边最闪亮的一颗星,为了追赶上这颗星,徐六月就不能停下脚步。

    但是那样有多累,温来在温柔身上体会了个彻底,他舍不得让徐六月也那么累。

    “喜欢一个人最原始的感觉就是自卑,说不上那个人究竟哪里好,但就是觉得自己配不上他。但说不定是对他的喜欢束缚了你的脚步,而放下这个人,才会看见更大的世界。”

    温来的话直直戳进了徐六月的心底,这句话和自己此时的心境太贴切了。

    “但有的时候,明知道自己追不上他,还是忍不住想要靠近!”

    徐六月觉得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不管梦境的好与坏,你都不想再醒来。

    看着六月坚定的模样,温来苦笑着摇摇头,却不由放柔了目光,不再说话。

    第二天放学,温来又照例把徐六月留下。

    徐六月背上书包抱着全班的作文本走在后操场。

    温来站在二楼办公室走廊里打电话,远远就看见了脚步缓慢的徐六月,挂了电话正准备打招呼,余光就瞥见宁瑾瑜出现在了后操场。

    徐六月只顾着琢磨昨天温来的话,一不留神扭到了脚,眼看就要扑地,在她身边不远处的宁瑾瑜连忙双手扶住了她。

    “可能你人生的道路真的是略微坎坷吧?不然怎么平地也会摔跤?”

    听到宁瑾瑜的话,徐六月羞得连头都没勇气抬起来,嘴上忙说谢谢。

    宁瑾瑜不说话,浅笑看着深低着头不出声的徐六月,徐六月抱着作文本的双手酸痛不已,低着头想赶紧逃离。

    宁瑾瑜不开口,气氛一时间尴尬得很,她转身准备溜走。

    没想到她刚转身,就被身后的宁瑾瑜喊住:“去哪儿呢?”

    徐六月也不回头,就边快步走边回答:“去给语文老师送作文。”

    “我刚好也要去找英语老师,一起吧?”宁瑾瑜跟在后面,大步追上徐六月。

    徐六月心里吐槽,这还用问吗,两个老师的办公室都在二楼,不想顺路也得顺路啊!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徐六月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好。”

    两人一路无话,温来站在二楼看到两人同行而来,脸色变了变,转身走进了办公室。

    昨天的话,虽然主要是为了开导徐六月,但他也不是完全对宁瑾瑜没有一点成见,至于其中的缘由,当然不是舍不得徐六月这么简单。

    在他看来,宁瑾瑜这个人性格沉着冷静。为人不够坦白还过分克制自己,处世又目的性太强,没有把握的事情他万万不会去尝试,而有把握的事情他不做到完美是不会放手的。

    有时候温来也会感慨宁瑾瑜那不符合年龄的老成,他总是习惯性地将自己真实的情绪隐藏起来,但也因为年纪小的缘故,掩饰得也不是那么完美。

    宁瑾瑜不算是坏人那一挂的,但是对于徐六月来说,喜欢上这样的人也是够累的。

    温来思忖着,徐六月这个人虽然胆小缺乏勇气,遇事就爱退缩逃避,在人前还爱习惯性地逞强,总是嘴硬不好意思把真实心意表露出来。

    可是温来深知,她也是认定了一条路就会坚持走到底的人啊。

    如果徐六月真的下定决心要追逐这颗流星,不到死灰燃尽的那一刻,她是不会主动放弃的。

    这两个人,在某些方面还真是意外的相像啊!

    走到语文老师办公室门口,徐六月站定呆呆地望着宁瑾瑜不知说些什么,宁瑾瑜依旧是一脸微笑的看着她。

    他对谁都是这么温柔,这也是一种负担啊!徐六月苦涩的想,扬起嘴角笑了笑开口:“那我进去了。”

    “嗯。”宁瑾瑜朝她摆摆手,徐六月一阵失落转身开门,进去后温来问了她几句,她放下作文本去关门,却发现宁瑾瑜依旧站在门口,徐六月打开虚掩的门询问:“有事吗?”

    “没,我走了。”说完宁瑾瑜转身继续向前走去。徐六月心中的失落渐渐浮现于脸上,形成了一种情绪,这种情绪的名字叫“我一直以为你有话要对我说”。

    温来看她那失魂落魄的模样调侃,“舍不得跟着一起走啊!”

    徐六月走到温来对面的办公桌前面坐下,郁闷的趴在桌子上不发一言。

    温来瞧了一眼徐六月无精打采的模样,叹息着摇了摇头。看了有些人才是中了毒啊,这毒无药可解。

    温来打开电脑,想了想又扭头望向徐六月。

    就算在追逐对方的过程中很累,你也不会放弃不会后悔吗?

    狭小的办公室只放了两个办公桌,一台饮水机和三个联排书柜。温来是新来的老师,刚好这间办公室空着就被分来了这里。

    徐六月记得他刚来的那天,罚了徐六月来和他一起打扫卫生。当时的办公室挤满了灰尘,两人劳累到天黑才打扫干净。

    现在的办公室里到处可见温来生活的气息,饮水机的上面放着一盆两人周末一起去花卉市场买的海棠花,粉白色的花开的正艳。书柜上随处可见彩色的便利签,那是每晚过来整理资料时候,徐六月悉心贴上去的。

    徐六月逐渐把这间办公室和温来的家当成了容身之所,每晚写完作业还可以玩电脑的福利让她舍不得离开。

    徐六月移动视线,看着对面工作的温来发楞。温来老师也是一个温柔的人,和宁瑾瑜的性子一样,而且他们的相貌也有几分相像,徐六月忍不住想,如果宁瑾瑜也是个大哥哥估计就是温来老师的模样吧。

    “老师……”徐六月轻声喊着,温来放下手中的笔卸下眼镜盯着她看,“怎么了?”

    “喜欢一个人需要告诉他吗?”

    “你是想我作为老师的立场回答你呢,还是隔壁家大哥哥?”温来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如果作为老师,你得知道,学校原则上不鼓励学生早恋……”

    “诶,停停停……”徐六月作受不了状摆摆手,“八字还没一撇呢,恋个鬼啦!”

    温来笑笑,不理她。

    见温来沉默,徐六月不由心里打鼓,但还是不甘心:“那,作为大哥哥呢?”

    温来沉默良久,才又重新提起笔,边写边开导她:“那要看你想不想得到回应了,如果你想让他和你在一起,就必须先让他知道你的心意,然后再由那个人决定要不要和你在一起。”

    “如果你只想默默在心里喜欢他,害怕得到否定的答案,那就不用开口了。”

    徐六月听后继续颓废的趴着,嘟着嘴不开心,“那如果我想和他在一起,可是怕他知道怕他拒绝我呢?”

    “不知道怎么说你们这种小女生好,心思不放在学习上,就知道琢磨些爱不爱的。”温来心里不赞同,但知道青春期的小女生心理很脆弱,便仍是耐心开导徐六月,“只要想和他在一起,那你就去说,行就行,不行你就再想办法。”

    徐六月趴着想了一会儿,觉得温来说的话也挺有道理的。

    “那我现在去说?”徐六月试探性的问了一下,温来在心里估摸着宁瑾瑜应该也已经走了,就敷衍道:“去吧。”

    徐六月鼓足勇气站了起来,刚走到门口打开门就看见宁瑾瑜站在外面,“哎?你怎么在这里?”

    “我刚从英语老师办公室出来。”宁瑾瑜不想告诉六月,自己一直都在这里。

    温来抬头,徐六月扭头看了温来一眼求助,温来却伸手朝她比了个剪刀手,徐六月心脏跳个不停,冲温来做了个苦大仇深的鬼脸就关了门,走到宁瑾瑜面前。

    宁瑾瑜看出了徐六月的紧张,关切的问:“怎么了?”

    徐六月心里打草稿一万多字,脑子的主板都快被燃爆的时候,她咬咬牙一口气说完:“我喜欢你,我没有奢求你和我在一起,只是……只是想通知你一声!”

    宁瑾瑜扑哧笑了起来,徐六月站在原地羞愤难当,想立刻遁走消失在宁瑾瑜面前,可是她又想听听宁瑾瑜的答案。

    等宁瑾瑜笑够了,徐六月的眼角也已经泛起了泪花。

    他站直了身子,摸了摸徐六月细软的短发,“现在高二学习越来越紧张了,你不要每天都胡思乱想这些。”

    才,才不是胡思乱想呢!我就是喜欢你!

    可惜这样的话,徐六月也就只敢在心里喊喊给自己听。

    宁瑾瑜见徐六月低着头半晌不说话,这才慌了神:“六月,六月你没事儿吧?”

    待徐六月抬起脸,宁瑾瑜才看清她脸上挂着的泪,“六月,你别哭。”

    徐六月使劲摇了摇头,双手胡乱擦着眼泪,鼻音浓浓道:“告白被拒,流眼泪是剧情标配啊,我现在的行为合情合理。”

    耳朵贴着门偷听的温来差点儿喊出声来,这个徐六月胡说八道什么呢!

    见她两个眼睛变得红红的,宁瑾瑜语气轻柔了起来,可嘴上却还仍然劝导着:“高中时期最重要的是学习,恋爱什么的都要在学业有成的时候才能进行。你现在学习也不好,更应该以学习为重……”

    宁瑾瑜在旁边说了一堆话,徐六月却一句也没听进去,她在心里喊着别哭了,脸上的眼泪却不听话地泛滥。

    止不住眼泪的徐六月实在不想再丢人下去,朝着宁瑾瑜摆了摆手转身就要走。

    宁瑾瑜连忙拦下,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拆开抽出一张,动作轻柔的擦着徐六月脸上的鼻涕眼泪。

    淡淡的薄荷香被哭的一抽一抽的徐六月吸入鼻中,她逐渐冷静了下来。

    宁瑾瑜见她哭的不像之前那样厉害了,柔声道:“喜欢是双方的,如果你不能向对方那样优秀,那他就很难看到你。喜欢,就是想为了那个人变得更好。而不是一味去索取。”

    徐六月点了点头,一瞬间的乖巧让宁瑾瑜晃了神。

    这时温来拿着徐六月的书包打开门走了出来,“六月,你书包忘记拿了。”

    温来看到眼前的一幕也不惊讶,一脸淡然的表情。

    他的话刚说完,就伸手不留痕迹的把徐六月拉来自己身边,宁瑾瑜抓了个空,站在原地心中有些失落。

    “今晚你自己回家,我还有点收尾工作。”宠溺的一字一句听在宁瑾瑜耳朵里却是异样的难受,温来给徐六月背上双肩包,然后伸手揉乱了她的短发,“快走吧,天都黑了。”

    徐六月“嗯”了一声,扭脸看了宁瑾瑜一眼转身往楼下走去。

    等徐六月走远了,两人依旧站在原地未动。夜幕低垂,走廊上稀稀落落亮着几盏昏黄的灯。

    “老师应该知道师生之间的分寸。”宁瑾瑜不轻不重的话脱口而出。

    温来闻言淡淡一笑,眼神里带有挑衅意味的看着他:“宁同学倒是挺注意与同学之间的分寸。”

    宁瑾瑜听到这话心里不大痛快,语气也不是很好:“你这样会给六月造成困扰的。”

    “有没有困扰六月自己心里最清楚,而且……”温来盯着宁瑾瑜的眼神越来越深遂,“老师关爱自己初恋受伤的学生有什么问题?”

    温来深知宁瑾瑜的性子,他故意说这些话来刺激宁瑾瑜,看到宁瑾瑜面色铁青,他心中说不出的愉悦。“六月想干什么都是随她的心,你们还小,这颗心,可是会摇摆不定的哦。”

    “难道老师在鼓励我们早恋吗?”宁瑾瑜讨厌温来没个正形的样子,也不顾尊重老师,开口呛道。

    “哈哈,你从哪里得知了这个信息,宁同学,作为老师,我只是劝你一句,虽然六月同学很不错,但是你们都还小,未来的变数那么多,不要太在意这些青春期的萌动而已。”

    温来老神自在,伸手制止了宁瑾瑜还要出口的挑衅:“好了,宁同学,天色不早了,早点回家吧,路上小心。”说完还微笑着冲他摆了摆手。

    宁瑾瑜瞪了他一眼,心里不快,却也知道自己口头占不到便宜,扭头便走了。

    看着宁瑾瑜青涩倔强的背影,灯光下温来的目光晦暗不明。虽然知道当年的事跟这个孩子也许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心里还是忍不住小小欺负了他一下,难道自己跟一群中二的小孩在一起待久了,也被同化了?温来自嘲地低笑出声,却也知道这一切不过是自己终究放不下那个心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