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赠我梦一场(3)

    更新时间:2018-08-31 20:00:12本章字数:4874字

    校园外。

    原一扬翻墙出了校门,在大街上漫无目走着。

    之前他总是在背地里嘲笑宁瑾瑜,明明对徐六月有好感却不敢说出口。

    现在想起来,其实最没勇气最怂的不是宁瑾瑜,而是自己。

    这么多年他守着徐六月,让父母掏钱给学校把自己和徐六月调在一个班。徐六月以为一切都是偶然和缘分,他却知道这些偶然有多么必然。

    他给自己制造了这么多年的机会,有无数个开口的时机,他却还是不明不白荒唐了这几年的光阴。

    原一扬看着前方的路,阳光将树影映在路上,光影斑驳。

    可是有些话,就算早点说出口,那个人也不一定会听到心里。

    办公室。

    温来听到关门声,抬头就瞧见徐六月红着一张脸走了过来,“怎么了这是?”

    “有什么大喜事儿,快分享一下。”温来的声音一如往日欠揍。

    徐六月坐到办公桌前,不敢去直视温来,脸都快埋进书里了,“没事儿。”

    “跟宁同学有进一步发展了?”温来故意问道。

    瞧徐六月那失魂落魄的模样,温来不用想就知道肯定和宁瑾瑜有关。

    “没有没有没有。”听到温来这么问,徐六月的脑袋立马摇得像个拨浪鼓一样。

    温来太了解徐六月了,她这是在欲盖弥彰,越是没有就越是有。

    想到宁瑾瑜这号人物,温来不悦的表情丝毫不去掩藏,心里思忖,这宁瑾瑜又给六月灌什么迷魂汤了?

    他也不拆穿徐六月,从侧面迂回打探:“对了,你怎么突然学习这么用功了?”

    “因为我有目标了啊。”徐六月脸上洋溢着笑容,“所以现在动力十足。”

    “哦?”温来挑眉,“哪所大学?说来我帮你参考参考。”

    哎?就是!温来这么一问徐六月才回过神儿来。

    她还不知道宁瑾瑜想上哪所大学呢。

    “还不知道呢,回头我问问。”说到这里,徐六月莫名有些泄气,怕自己距离宁瑾瑜心仪的大学差的太远。

    “问谁啊?”温来故意问道,一步一步将徐六月推向圈套里。

    “宁瑾瑜啊!”徐六月脱口而出,说完才惊觉失言,连忙捂住了嘴。

    而对面的温来,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

    “不是老师,你听我解释。”徐六月现在才懂得百口莫辩的滋味。

    温来挡住了徐六月,抚慰她,“你不用解释,老师又不是和尚不懂这些。”

    “只是,我不懂。”温来上下打量着徐六月,眼神里除了试探还有冷意,“宁瑾瑜哪里好了?你到底看上他哪一点了?”

    “宁瑾瑜哪里都好啊!”徐六月脱口而出。

    看着温来脸上嗤之以鼻的表情,徐六月试探道:“老师,很早以前我就发现,你好像对宁瑾瑜有看法?”

    “哼!我看他就是一身的缺点。”

    温来一项一项给徐六月细数,“身高不到两米,和你出门镇不住场啊!”

    “一米八二已经很高了,再说了个子还会再长的。”徐六月见招拆招。

    “体型偏瘦,遇到危急情况保护不了你怎么办?”

    “宁瑾瑜喜欢运动,体力不是问题,应该能以一敌四。”徐六月微笑。

    见徐六月一直顶嘴,温来再接再厉,“学习太好说明他除了学习,其它什么都不会。”

    徐六月闭上了嘴,静看温来准备黑宁瑾瑜到什么地步。

    “你看啊六月,他妈妈是法官,你以后可是分分钟在刀尖上过日子,一不小心就会被他妈法律制裁。”

    “他爸爸好像是做生意的,我跟你讲啊,做生意的人最容易斤斤计较了,你们一家人善良淳朴老实巴交,不适合,绝对不适合。”

    “家里只有他一个,横行霸道惯了,万一他哪天二百五,家暴你怎么办?你这小胳膊小腿能的挡得住洪水猛兽吗?”

    “别的不说,他……”

    “老师。”徐六月打断了温来,“你和宁瑾瑜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温来冷哼,什么误会,根本没有误会!他就是单纯看不上这只拱了自家白菜的猪。

    “我说六月啊。”温来开始循循善诱,“你可千万别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老师,我们就是普通同学。”徐六月有些结巴,“没、没有爱情。”

    温来当然不会相信徐六月掩饰的鬼话,他直言劝道:“你是清楚你们两个人之间的差距的。”

    “和他上同一所大学,对你现在的程度来说太困难了。”

    “当然,我也不是打击你。”看了一眼面前怅然若失的徐六月,温来安慰:“只是,喜欢上遥远的人太辛苦了。”

    “你们之间的差距,不是你追着他一朝一夕就能补回来的。”

    “这个差距不只是说学习上的,还有你们双方的性格问题。”

    温来一直以来,打心眼儿里觉得是宁瑾瑜配不上徐六月。

    但徐六月却总是过分看轻自己,觉得是她在仰望着宁瑾瑜。

    “就算你以后上了大学,谈了恋爱。”温来微笑,完全没有发现自己比徐六月她爸管的还多,“我也希望那段关系能让你感到轻松愉悦,而不是像现在一样,需要不停地去追逐着对方。”

    徐六月失神地点了点头,温来见她心不在焉,接着询问,“就算这么艰难,你也确定要继续下去吗?”

    “嗯。”徐六月点了点头。

    “既然喜欢上了优秀的人,就要为了他变得更优秀。”

    “虽然我现在追不上他,但我坚信总有一天,我会和他并肩闪耀!”

    温来并未有因为徐六月的话而动容,他见徐六月如此坚定,心中不免失落,果真和温柔一模一样的执拗啊,认定了,就不会回头。

    徐六月喃喃道,“就算是复读,我也要和宁瑾瑜上同一所学校。”

    “那如果到了那个时候……”温来的话说了一半,抬眼仔细看向徐六月,见她陷入了沉思,温来接着道:“你或者他其中有一个人变心了呢?”

    “那我也没有对不起现在努力的自己啊。”徐六月苦涩笑道:“将来的事将来再说,我选择和他在一起,就决定了要承受各种结局。”

    最起码现在的每分每秒我是喜欢他的,也愿意为了他去拼尽全力。

    就算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之间的喜欢和好感不复存在,我也无怨无悔。

    温来站起身来,拍了拍徐六月的肩膀,“但愿未来的你们,不要辜负现在的自己。”

    但愿到那时,你就算受到了伤害,我也还能在你身边,陪你痊愈。

    从那天走廊上的事情之后,原一扬上课再也没有拿水笔捅过徐六月了。

    徐六月有意促使两人之间的关系缓和,可是硬着头皮去讨好了原一扬几次,皆是碰了一鼻子的灰。

    放学的那条路也变成了徐六月一个人孤单前行,再也不见原一扬的踪影。

    原一扬在班里面呆的时间越来越少,在的时候气压也是低得吓人,就连原一扬的同桌邱文和宋雅然都察觉到了。

    英语课刚上完,原一扬就又逃课了,下了课宋雅然坐到原一扬的位置,和邱文一起逼问徐六月。

    徐六月苦恼,“我真的不知道怎么了啊。”继而将问题抛给了邱文,“你没有问过他为什么吗?”

    闻言,邱文装作恐惧的模样,哆嗦道:“我哪儿敢啊,这段儿时间坐他旁边我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铃铃铃铃铃铃……”徐六月还没来得及开口,上课铃声就响了起来。

    宋雅然飞速跑回自己的位置上,她只得悻悻地转身,定睛一看,桌上有张叠折的纸条。

    她抬头看了一眼宁瑾瑜的后背,悄悄打开了纸条。

    ——中午在路上等我。

    放学路上,徐六月没有等到宁瑾瑜,却先等到了原一扬。

    原一扬远远就瞧见了徐六月杵在那里,像是在等人,他当然不会去以为徐六月是在等自己,虽然他的内心在隐隐这样期待着。

    等到原一扬走近,徐六月才认出来,她连忙朝着对方喊道:“原一扬!”

    原一扬听到喊声,扭脸看了她一眼,接着收回视线一言不发继续向前走。

    徐六月冲上去拦住了他的脚步,原一扬向左她也向左,原一扬向右她也向右。

    原一扬没有办法,却又不舍得对她发脾气,压着怒火低声问:“干嘛?”

    见原一扬一副不想搭理自己的模样,徐六月鼓起勇气反问:“我才要问你干嘛?”

    “没事儿闪一边儿去。”原一扬有些不耐烦,他还没有想清楚怎么面对徐六月,怎么去接受如今的局面。

    “你怎么了呀?”看到他又想走,徐六月连忙伸出了手拦住他,焦急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啊?难道你是气我那天吼你?”

    原一扬不说话,徐六月只当是他默认了,徐六月不敢相信原一扬果然是因为那天的事。

    “可是不管怎么说,你打人就是不对啊。”徐六月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

    原一扬听到她这么说,抬头看着面前的人冷笑,“对啊!是我错!”

    “我错就错在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喜欢你!”

    “我错就错在没有赶在宁瑾瑜之前给你告白!”

    原一扬再也忍不住了,他这些天隐忍的情绪在这一刻全部喷涌而出。他盯着面前愣住的徐六月,苦涩的笑道:“是不是在你眼里,宁瑾瑜做什么都是对,而我做什么都是错?是不是比起宁瑾瑜我什么都不是?”

    “你有没有想过我对你的喜欢……”

    “不要说了!”徐六月回过神来,打断了原一扬的话。

    她无法消化刚刚原一扬所说的每一句话,她故作镇定看向原一扬,“原一扬,你别开玩笑了。”

    徐六月宁愿相信,这是原一扬像平常一样只是在捉弄自己。

    原一扬见她不愿意去相信,抓着她的肩膀将自己心里隐藏多年的情感喊了出来:“我没有开玩笑,我喜欢你。我很清楚自己现在在说什么,我没有冲动也没有在跟你开玩笑。我喜欢你,我从初中就开始喜欢你,这么长时间从来没有变过。”

    “我没有谈恋爱,不是因为我不想谈。”原一扬松开了手,“是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我才不和别人谈,是因为我在等你,等你发现我喜欢你。”

    徐六月这下彻底沉默了,她不知道如何去回应原一扬的感情,她到现在还不愿意去相信这一切。

    原一扬见徐六月这样,也不忍心去逼她,整理了整理心情,压低声音问她:“宁瑾瑜是不是对你表白了?”

    徐六月点了点头,想起宁瑾瑜没有明确跟自己告白,她又摇了摇头。

    原一扬盯着她,只见她的眼神有些闪躲。

    “那你是不是也已经答应他了?”

    徐六月没有说话,原一扬不想他们两个之间如此难堪,他想扬起嘴角缓和一下气氛,却发现自己现在连笑容都很勉强,“那我现在是不是连和他公平竞争的机会都没有。”

    徐六月还是没有说话,她不想失去原一扬这个朋友,却也知道现在远离他才是正确的选择。

    就像之前的自己一样,知道宁瑾瑜不喜欢自己,就离他离得远一点,这样才不会看到他就伤心就动心。

    “原一扬,我们不要这样,我们还是朋友好不好?”徐六月的声音有些颤抖,语气里满满都是在恳求原一扬,“就当今天我们没有见过面好不好,我们以后……”

    徐六月的话被原一扬打断,他笑徐六月的乌龟心理,“你觉得,我们还能做朋友?”

    “你真的能当今天的一切没有发生过吗?”原一扬冷笑。

    “我不能!”看着面前不知所措的徐六月,原一扬最后还是红了眼眶,“我不能骗自己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我不能当做这么多年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我喜欢你,我从来都没有要求过你回应我啊。”

    “我只是在等,等你也喜欢上我。”

    “只是我现在等不到了,也不用再继续等了。”

    原一扬的声音在徐六月的耳边响起,徐六月却一句也听不进去,她不明白事情是如何发展到这一步的。

    “你不喜欢我,我放弃你就是了。”原一扬强忍住泪水,不想在徐六月面前流露出脆弱的一面,“至于朋友这个身份,还是算了吧。”

    说完原一扬越过徐六月从她身边擦肩而过,徐六月本能地抓住原一扬的手挽留,“我们之间,真的连朋友都做不了了吗?”

    原一扬被徐六月抓住了手,他背对着徐六月长叹了一口气,转身认真地看着她:“徐六月,你总是把每个人都看得很重,这样你很累别人也会很累的。”

    感受到徐六月浑身在颤抖,原一扬隔过她,看向她身后站着的人,自嘲般的笑了笑,“至于朋友,你问宁瑾瑜愿不愿意让你交我这个朋友吧。”

    原一扬挣开了徐六月的手,冲宁瑾瑜笑了笑,“对不起,把你女朋友弄哭了。”说完,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开了。

    徐六月回头,果然看到宁瑾瑜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

    “……”徐六月不知道宁瑾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站在那里的,也不知道宁瑾瑜都听见了什么。

    宁瑾瑜的双眼凝视着原一扬离去的背影,他抿着嘴一言不发。

    徐六月有些慌乱,她怕宁瑾瑜误会,却又不知如何去解释。

    宁瑾瑜走上前轻轻握住徐六月的手,徐六月低头将眼眶里的眼泪擦干净,“我……”

    “没事儿。”仿佛看穿了徐六月的心思,宁瑾瑜上前动作轻柔的将她搂进怀里,让她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胸膛上,“你想哭就哭一会儿吧。”

    宁瑾瑜的语气里满满都是心疼,徐六月的眼泪又流了下来,“我不知道……我以为我们是朋友,虽然从来没有说过,但是我心里一直是把他当朋友看待的。”

    徐六月在宁瑾瑜的怀里哽咽,“现在我们肯定做不了朋友了。”

    更让徐六月难过的是,她伤害了原一扬。

    “你没有做错,你做得很对。”宁瑾瑜当然明了徐六月的心思,他安慰徐六月,“给他一点时间缓一缓,你也好好整理整理心情。”

    “如果还想要交这个朋友,那就等他对你没感觉了,你们再和解。”

    不然的话,对双方都是一种折磨。

    宁瑾瑜没想到原一扬这么果断,他心里有些敬佩原一扬。

    那天之后,徐六月再也没有去找过原一扬了。

    她的座椅离原一扬的书桌远远的,两人之间像是立了一道无形的墙。

    原一扬的同桌和宋雅然也再没有开过两人的玩笑。

    徐六月心中没有放弃原一扬这个朋友,她也在等,等原一扬放下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