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唯负梦与你(1)

    更新时间:2018-08-31 20:00:12本章字数:5104字

    随着寒假步伐的加快,徐六月学习的劲头也是有增无减。

    周一到周五晚上去温来家里补课,周六和宋雅然一起上辅导班,周末她都会和宁瑾瑜一起到市图书馆学习,宁瑾瑜给她补课。

    图书馆中。

    徐六月做完卷纸准备偷会儿懒,她脑袋趴在桌上,侧过脸看身旁埋头用功的宁瑾瑜。

    宁瑾瑜的侧脸特别好看,徐六月沉浸在宁瑾瑜的美色之中,如痴如醉。

    她的眼神渐渐下移到了宁瑾瑜的唇上,那双薄唇紧抿在一起,看不出喜悲。

    徐六月就喜欢宁瑾瑜不苟言笑的样子,她上下打量着宁瑾瑜,赞叹有声:秀色可餐啊!

    宁瑾瑜突然扭脸,抓她个现行。

    徐六月吓得赶紧转移视线,手上胡乱翻着书,动作慌乱。

    “我脸上有数学题?”

    大魔王要发威了!徐六月吐了吐舌头,装作可怜兮兮的模样讨饶,“我手都写酸了,休息一会儿好不好。”

    宁瑾瑜点了点头,算是默许。

    “对了,你想考什么大学啊?”徐六月想起了这茬,忙问他:“我得知道自己努力的目标啊。”

    宁瑾瑜思忖了一下,沉声道:“我本来想考A省政法大学的,但是对你来说好像太困难了。”

    A省的政法大学啊……果然像是宁瑾瑜回旋的学校。

    可是对于这所大学,徐六月这辈子是想都不敢能考上。

    “你不用考虑我啊,你想报哪个就报。”徐六月想了一下,“我可以报A省的A大啊。”

    她理性地分析,“A大虽然门槛也高,但是我会努力的,争取一次就考上!”

    宁瑾瑜摸了摸她的头,安慰:“你尽你最大的努力就好。”

    他不想让徐六月那么累,但看到徐六月为未来努力的模样,他心里很感动。

    徐六月表面上是最胆小的那一个,实际却比任何人都有勇气。

    认定的路,就算途中荆棘遍野、野兽出没,她也不会退缩。

    月考徐六月的成绩进步了六名。

    拿到成绩单的时候她高兴地蹦了起来,抱着宋雅然转了好久。

    她兴奋的举动令人侧目,就连冷漠多日的原一扬也不由得被徐六月所吸引。

    徐六月抬起头欢呼,视线刚好和原一扬撞上,两人默契地扭过头,转移视线。

    徐六月的好心情没有收到影响,她又低头反反复复地查看成绩单,确认自己没有眼花。

    “六月,这周日我们去好好庆祝一下!”

    宋雅然建议:“你这段日子这么拼命,得好好放松放松。”

    徐六月点头答应着,用余光瞄了一眼宁瑾瑜的背影。

    她的心里顿时有了一个不可告人的计划。

    图书馆里,宁瑾瑜复习完,起身准备去拿本书准备放松一下。

    在一旁伺机等待多时的徐六月,见他起身,立马站起来尾随上去,主动牵起宁瑾瑜的手往里面人少的地方走去。

    她心里有一个大胆的计划,策划了好久,今天终于可以踏出成功的第一步了。

    宁瑾瑜盯着两人紧握的手若有所思,这个徐六月,平时不小心碰到她,她都要脸红半天,今天怎么会这么主动?

    徐六月将宁瑾瑜带到人少的地方,一转身就看到宁瑾瑜不明所以的表情,想到接下来的计划,她开始害羞。

    宁瑾瑜见她双颊泛红,不禁忍不住去揶揄她:“徐六月,你脸怎么又红了?”

    知道嘴上比不过他,徐六月干脆不回答他的问题,直接认输沉默。

    徐六月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加油,强迫自己直视着宁瑾瑜,妄图用气势震住宁瑾瑜。

    “你得奖励我!”

    宁瑾瑜看到徐六月的模样,摇了摇头叹息道:“六月你还是本色出演吧,有话好好说。”

    “你这样很像披着羊皮的狼。”宁瑾瑜对徐六月刚刚的表现不是很满意,“如果你语气再强硬一点,你这演技就还说得过去。”

    听到宁瑾瑜这么说,徐六月硬撑起来的气势瞬间破功,“你脑子里一天到晚装的都是什么。”

    “装的都是你啊。”

    宁瑾瑜眨巴着眼,一脸无公害微笑。

    徐六月大呼犯规,利用美色诱惑敌人者,非英雄好汉也。

    她定了定神,告诫自己不要忘了此行的目的。

    仰起脸,徐六月又换上了凶巴巴的表情,“不要试图转移话题,这招没用!”

    “你都没告诉我是什么奖励?”宁瑾瑜一头雾水。

    “就是,你亲我一下。”徐六月的声音越说越小。

    话一说完徐六月就认怂了,她低下头不敢去看宁瑾瑜的表情。

    宁瑾瑜望着面前忐忑的徐六月,答应:“好啊。”

    徐六月脑海里的小剧场此时正上演着天人交战的戏码,听到头顶传来的回答,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啊?”

    没料到宁瑾瑜回答的这么爽快,徐六月原地石化,她是典型的有贼心没贼胆。

    接下来的剧情会怎么发展……徐六月昨晚在家准备的剧本上没敢进行到这一步啊!

    “呃,要不算了?”徐六月心慌慌,脚底加油门准备逃走。

    宁瑾瑜抓住试图逃跑的徐六月,“想临阵脱逃?”

    被人紧紧抓住的徐六月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感受到了她那颗跳动不安的心,宁瑾瑜轻轻牵起了徐六月的手,温柔道:“闭上眼睛。”

    温柔的声音蛊惑了徐六月,她着魔一般,缓缓闭上眼睛,微微扬起了脸。

    宁瑾瑜轻柔地捧着徐六月的脸,看着徐六月眼神里掩藏不住的笑意,嘴角扬起幸福的弯度。

    徐六月闻着他身上的薄荷清香,遥想起了初遇时,宁瑾瑜的身上也是这股淡淡的薄荷香气。

    感觉宁瑾瑜好像越凑越近,徐六月紧张地捏紧了衣角,既期待又有些恐慌。

    看着徐六月一脸期待和紧张的表情,宁瑾瑜好笑地伸出手,狠狠敲了她脑袋一下。

    “大学都还没考上,就只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徐六月嘟着嘴睁开了眼,揉了揉被打的脑门,她心里有些庆幸宁瑾瑜没有吻下来,又有些微微的失落。

    “可是我进步了这么多名,你总得给我个奖励吧。”徐六月嘟囔着,“不然接下来我会没有动力的。”

    “刚刚你已经得到奖励了啊。”宁瑾瑜一脸神秘地笑道。

    “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徐六月努力回想。

    宁瑾瑜扬了扬自己的手,给徐六月提示。

    徐六月恍然大悟,悔不当初,早知道当时多牵一会儿了。

    “那我可以再牵一次吗?”徐六月不满,同宁瑾瑜讨价还价,“刚刚都没来得及感受。”

    “我的体温是正常人体温,和你一样都是三十六度五,有什么好感受的。”

    说着,宁瑾瑜转身往书桌方向走去。

    “赶快回去写卷纸。”他边走边催促徐六月。

    徐六月失落地跟在宁瑾瑜身后,嘟囔道:“你不懂,你根本就不懂。”

    “我不懂什么?”宁瑾瑜停下脚步,转身问她。

    徐六月被突然转身的宁瑾瑜吓了一跳,不敢直视他,嘴里小声道:“不懂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对高中生的重要性。”

    听到徐六月的话,宁瑾瑜没好气的笑了,“那就加快脚步,去和五年高考三年模拟见面吧。”

    徐六月悻悻地闭上嘴,跟天斗跟人斗跟洪水猛兽斗,都不要妄想跟宁瑾瑜斗!

    两人从图书馆出来准备去吃饭,还没走两步,徐雨乐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直冲着宁瑾瑜而来。

    看到此番情景,徐六月下意识扭头朝着刚才走去的反方向离开了,瞬间和宁瑾瑜分道扬镳,想要避嫌。

    看到徐六月这一系列的反应,宁瑾瑜不知该笑还是该哭。

    还没反应过来,准备转身去追上徐六月,徐六月的短信就先他一步发来了。

    ——我去路口等你。

    宁瑾瑜还没从短信中回过神儿来,余光就瞥见徐雨乐已经站在自己面前了。

    “听说,你喜欢我?”

    徐六月虽然扭头走了,但是心思还在宁瑾瑜那边。

    当她听到徐雨乐的话之后,脚步就仿佛灌了铅一样再也迈不动了,想要留在那里。

    她的脑海里设想了无数可能,可是她又在心底笑自己的不安。

    徐六月低下头,双手背在身后,踏着地板上光影的斑驳迈开脚步。

    因为要给徐雨乐解释,所以宁瑾瑜花了一些时间才赶到路口。

    他怕徐六月等的太久,也怕徐六月胡思乱想,更怕徐六月会因此退缩。

    但是当他看到不远处拿着奶茶朝他挥手的徐六月时,他才想起来,徐六月其实一直都是那个最勇敢的人。

    宁瑾瑜穿过马路跑到徐六月面前,弯腰轻微喘着气,“你会做饭吗?”

    徐六月一愣,“会啊,我会下面,怎么了?”

    “中午我家没人,你给我做饭吃吧?”

    徐六月还没反应过来,木讷地点了点头。

    徐六月在厨房做饭,宁瑾瑜在卧室整理试卷。

    两个人回来的晚,等到徐六月端饭上桌时,已经一点了。

    宁瑾瑜看着碗里的面,有点懵。

    徐六月坐在对面,扬着一张求表扬的脸。

    宁瑾瑜想起在路上时,徐六月信誓旦旦地告诉自己,她会做牛肉面。

    宁瑾瑜指了指碗里的面,不确定面前的就是牛肉面,“徐六月,这就是你说的牛肉面?”

    “对啊对啊。”徐六月笑得明媚。

    宁瑾瑜起身走进厨房,看了一眼垃圾桶。

    从厨房出来后,宁瑾瑜感叹,“徐六月,原来康师傅红烧牛肉面也算牛肉面啊!”

    徐六月被宁瑾瑜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你这么说,康师傅的员工会伤心的。”

    宁瑾瑜摇了摇头,决定不追究徐六月的责任了。

    只怪他太轻敌,居然相信了徐六月的鬼话。

    见宁瑾瑜坐在对面吃着自己亲手做的面,她心中的幸福感油然而生,好像看到了多年后的场景一般。

    “有时候看你的侧脸,真的和语文老师好像啊!”徐六月独自一人喃喃道。

    宁瑾瑜听到她的话,明显一愣,随即不自然地笑着问道:“哪里像了?”

    “鼻子眼睛和嘴巴都很像。”徐六月对宁瑾瑜的五官逐个比较,她想了想肯定道:“你长大之后可能会和语文老师更像!”

    “可能吧……”宁瑾瑜若有所思道。

    徐六月离开后,宁瑾瑜开始了每周家里没人,他都会做的一件事,翻找那个记忆中的老相册。

    他在家里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他始终都认为父亲不会将那本相册丢掉。他在幼年时见过那本相册,里面有一张照片,照片里有他们一家四口,和一个陌生的孩子。

    他幼年翻看相册时捧着照片去找爸爸,问那个小哥哥是谁,爸爸却只是叹气并不说话,后来自己就再没看到那个照片。

    徐六月总说自己和温来像,现在想来,照片里那个陌生的孩子,的确和温来像到七八分,难道他真的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宁瑾瑜又将家里的角角落落都翻了个遍,仍旧没有找到,他站在父亲书房的书桌前,长叹了一口气,视线落在了父亲经常翻阅的那本书上,他随手翻动那本书的书页,书页飞快地翻动着,从那之间掉出了一张相片。

    宁瑾瑜望着掉落在书桌上的相片,屏住呼吸,他伸手轻轻地拿起了那张照片,照片上的自己还是个婴儿,被一脸严肃的母亲抱在怀里站在爷爷身边,爷爷很有威严的坐在当中,父亲站在另一边,父亲的手搭在前面孩子的肩膀上,笑的开心,而前面的孩子却垂着眼睛,只看到大半张脸却辨不清表情,一张神情各异的照片,宁瑾瑜不可能知道这是在什么情况下拍的照片,现在却一眼认出了那个孩子,有九成的可能是温来。

    放学后,徐六月留在语文办公室里整理卷纸。

    温来在开会,徐六月一个人花了一个小时才把几个班的卷纸整理好。

    整理完卷纸以后,徐六月动了动酸痛的肩膀,背起书包准备回家。

    虽然现在时间不算晚,但因为冬日的缘故,外面的天已经被黑幕笼罩,华灯初上,冬日的晚上雾气弥漫,夜色朦胧。

    一出门就撞见宁瑾瑜,徐六月吓一大跳,她连忙拍着自己的心脏回神儿。

    “你还没有回家吗?”宁瑾瑜明知故问。

    “嗯,来帮老师整理语文卷纸。”徐六月乖巧地回答。

    宁瑾瑜面色平静,淡淡说道:“我也刚好要去英语老师办公室整理卷纸。”

    “哦。”徐六月不明白宁瑾瑜说这话的意思,也不知该如何搭话,更不知此时自己是该走还是该留。

    见面前的徐六月拘束得紧,宁瑾瑜也不准备逗她了,直接开口邀请她:“卷纸太多,你帮我整一些好吗?”

    听到宁瑾瑜的邀请,徐六月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点头,忘记自己的肩膀刚刚还酸痛不已。

    宁瑾瑜嘴角弯起好看的弧度,双眸之中带着笑意,走在徐六月的前面。

    徐六月跟在宁瑾瑜身后,两人一前一后地进入办公室。

    进屋后,徐六月看到里屋英语老师的背影一愣,继而又望向宁瑾瑜,满脸失落的神情。早知道有老师在,她就不会来。

    说是来帮宁瑾瑜一起整理卷纸,倒不如说是徐六月私心想要趁机和宁瑾瑜增加增加感情。

    一开始只是边整理变闲聊,后来徐六月见里屋的英语老师半天都没有动静,她的行为、语言逐渐大胆了起来。

    “诶,你什么时候能承认喜欢我呀?”六月拿钢笔戳了戳站在身旁的少年,声音虽然很小,胆子却很大。

    宁瑾瑜皱紧了眉头,装作严厉的模样训斥徐六月:“老师就在里屋呢,你收敛点儿行不?”

    六月凑到少年耳边低下声音窃笑着说:“我知道你喜欢我,你别装的一本正经了!”

    温热的气息拂过宁瑾瑜的耳后,惹得他脸颊微红,他推开六月撇过脸正色道:“赶紧整理试卷!”

    “让时间说话!”把宁瑾瑜害羞的表情一览无余,徐六月莞尔一笑。

    宁瑾瑜认为徐六月的笑非常打动人心,她灿烂的笑容可以使得世间万物都黯然失色。

    整理完卷纸,两人出校门。

    天空中下起了小雪,两人不怕天寒地冻,在路上缓慢地行走着。

    “快要期末考试了,你准备的怎么样?”

    不出徐六月所料,宁瑾瑜不开口则以,一开口,十句话句句离不开学习。

    “能不要提不开心的事吗?”徐六月低下头闷闷地说,不知为何心里有些失落。

    听到徐六月的回答,宁瑾瑜停下步伐,站在原地看着徐六月,眼神里充满了疑惑,“学习是一件让你感觉不开心的事情吗?”

    徐六月察觉到宁瑾瑜的语气里带着略微的凉意,像极了从天而降的雪花,掉落在脸上融化后的冰凉。

    她呆愣在原地,望着宁瑾瑜,不知自己该如何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只是感觉有些累。”徐六月决定如实说出自己的感受。

    “……”

    宁瑾瑜没有说话,他紧紧地盯着徐六月看。

    徐六月被他盯得越来越不自在,甚至感觉有些害怕。

    “不过我痛并快乐着啦。”徐六月最擅长的就是给自己解围:“痛苦着痛苦着,我也就习惯了。”

    令宁瑾瑜不开心的原因是徐六月自暴自弃的样子,但是当他看到徐六月为了让自己开心,故作轻松的模样,宁瑾瑜就不忍心再逼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