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唯负梦与你(2)

    更新时间:2018-08-31 20:00:12本章字数:5197字

    他收起了视线,转身接着在雪地里向前走。

    “我待瑾瑜如初恋,瑾瑜虐我千百遍。”徐六月在后面小声嘟囔,宣泄心中的不满。

    “你在说什么?”宁瑾瑜扭头。

    徐六月只怪宁瑾瑜听力太好,不怪自己声音不够小。

    “嗯……月色很好,天气很好,你和我都好!”徐六月东扯西扯,边胡言乱语边偷偷打量着宁瑾瑜,想看他到底有没有听到自己刚才说的话。

    宁瑾瑜转过头去,没有说话,迈着步伐继续向前走。

    瞅见她那呆萌的蠢样子,宁瑾瑜刚才的火气全在一瞬间消失了,看她不停摇摆讨他开心的模样,宁瑾瑜的心便也柔软了起来。

    这样可爱的徐六月,他怎么可能会去讨厌呢。

    见宁瑾瑜就此作罢,徐六月却不干了,明明听到了还明知故问,摆明了故意欺负自己。

    她追上宁瑾瑜,好奇地试探道:“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对不对?”

    "这重要吗?"宁瑾瑜一个反问就问住了徐六月。

    徐六月愣了一会儿,然后,大大咧咧说道:“当然重要,前半句重要,后半句更重要。”

    闻言,宁瑾瑜微微扬起了嘴角,这个徐六月,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

    见宁瑾瑜的表情有所缓和,徐六月刚刚一直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她追上宁瑾瑜,盯着宁瑾瑜的侧脸傻笑。

    宁瑾瑜逆光而站,墨黑色的碎发软软的垂在额前,温润的眸眼微弯,高挺的鼻梁下,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

    徐六月的心跳漏了一拍,脸颊有些微烫。宁瑾瑜从上到下,都是她喜欢的模样,她不敢再去直视宁瑾瑜,深怕自己陷入美色之中,无法自拔。

    喜欢一个人,是天底下最藏不住的秘密。

    宁瑾瑜见到她失神的模样,笑得更加灿然,眉眼弯弯的模样让徐六月心跳加速。

    “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徐六月听到此话更呆了,小嘴微张,表情呆滞。

    宁瑾瑜俯下身,忍不住伸手去揉了揉徐六月的短发,果真是呆到深处自然萌。

    徐六月自暴自弃地放弃了挣扎,看了宁瑾瑜这么长时间,她还是会不经意间地心动。

    “宁瑾瑜,如果啊,我是说如果。”徐六月试探地开口,踌躇不定道:“如果我考不上A大呢?”

    面对未来,她有些不安,“虽然有你给我补课,我也相信你能帮我进步,但是我……”

    宁瑾瑜看着在他面前自我怀疑的徐六月,打断了她的话:“我说过,我不是相信我自己,我是相信你。”

    “啊?”

    明白宁瑾瑜话里的意思后,徐六月感觉自己被幸福包围住了,宁瑾瑜的信任就是对她的最大的鼓励。

    她傻傻笑着,宁瑾瑜也跟着笑。

    光影相映成串,天上地下都是星光璀璨一片。

    整座城市因为他们好像都变得柔和起来了。

    时间过得越来越快,如白驹过隙一般,徐六月抬起脑袋看着黑板上的倒计时发愣。

    周边同学写字的沙沙声不绝于耳,她被教室里一人咳嗽的声音惊醒,回过神来她的视线望向窗外,白雪早已落满枝头。

    期末考试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她盯着前面那个少年的背影暗自叹息。

    月考后又考了一次试,她没有退步也没有进步。

    虽然宋雅然安慰她没有退步就是进步,但她依然高兴不起来,和她一样不高兴的还有宁瑾瑜。

    那天,徐六月清楚地看到了宁瑾瑜眼里的失望,她那时才真真正正感觉到自己的无力。

    自己离这颗流星,好像真的太远了。

    原一扬不在班的时候,宋雅然经常霸占他的座位,方便和徐六月还有邱文唠嗑。

    临近期末考试,每个人都顶着压力在学习,日常的休闲娱乐方式主要就靠闲聊了。

    放学后,宋雅然坐在原一扬的位置等徐六月收拾书包。

    看一旁的邱文还拿着小说看得入迷,丝毫没有被放学的广播所影响,宋雅然忍不住调侃他:“邱文,你这废寝忘食的程度,是准备考蓝翔还是考新东方啊?”

    宋雅然经常和邱文斗嘴,两人一个是炮仗一个是火,碰到一起就霹雳啪嗒炸开了花。

    邱文“嘁”了一声,不屑地瞄了宋雅然一眼,合上手中的书,表情狂妄,“看不起这些掏钱就能上的学校。”

    “哟,听这语气,瞧这表情,怎么,你还等着北大清华上门录取你啊?”宋雅然故意和邱文斗嘴,语气十分欠揍。

    “听说过A大吗?”邱文挑眉。

    “A大附属小学?”宋雅然忍俊不禁。

    徐六月收拾好书包,扭头跟着宋雅然合伙笑邱文,话里连带着自己一起揶揄:“邱文,我考A大是痴人说梦,你考更是天方夜谭。”

    坐在一旁的林落落,听到徐六月说她要考A大,心里对徐六月耻笑不已。

    “知道自己痴人说梦,还睡得挺香!”忍不住嘲讽一句,林落落拉开椅子走了出去。

    “她怎么了?”徐六月一脸莫名其妙,不懂自己为啥中枪。

    “她神经病!”朝天翻了个白眼,宋雅然拉起徐六月的手:“别理她,我们继续!”说着又去逗邱文:“敢不敢打赌,你要是考得上A大,奶奶我反过来叫你爷爷!”

    “诶,乖孙女!就算考不上,还不让人吹个牛么!哈哈哈哈……”邱文有心扭转气氛,活宝气场全开。

    “滚,你才是孙子呢!邱文,你这吹牛皮的功力是跟着欧阳锋练蛤蟆功时候偷学的吧?”宋雅然笑得眉飞色舞。

    “邱文你可别吹了,我怕待会儿万一你要是上了天,我可拽不下来。”

    宋雅然边笑边捂着肚皮,“邱文考上A大的几率,等同于我嫁给宁泽涛的几率。”

    邱文边腹诽宋雅然的花痴,边对着大笑的两人说:“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我要不吹何以笙箫默。”

    徐六月和宋雅然两人笑得更大声了。

    徐六月正跟着宋雅然一起笑邱文,余光突然瞥见了宁瑾瑜从后门走了进来。

    宁瑾瑜一进门,眼神就锁定了笑声的来源——徐六月。

    他边走边盯着徐六月,又上下打量着其余两人,不明白他们在高兴什么。

    徐六月只是瞥了宁瑾瑜一眼,触碰到他的眼神就是一惊,她瞬间就慌了神,忙收回视线赶紧低下头。

    宁瑾瑜回到座位上,安静地开始整理东西。

    明明现在已经是放学时间了,但看到宁瑾瑜眼神里对自己的不满,徐六月还是有一种上课被老师抓到做小动作的恐慌感。

    她起身拉着宋雅然要走,“雅然,我们快回家吧。”

    “别慌,刚放学,玩儿会再回去。”宋雅然和邱文过招还没有过瘾,一心恋战。

    徐六月站到宋雅然的身后,伸出手使劲儿捞她,“走吧,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我们赶紧回家复习去。”

    徐六月这话一半是劝宋雅然离开的借口,一半是故意说给宁瑾瑜听的。

    她不想让宁瑾瑜对她失望,辜负别人比被人辜负还要令她难受。

    哪怕只是表面上,她也要装作好好学习的模样。

    见宋雅然没有要走的迹象,她手上的力气加大拉着宋雅然,语气里满是哀求的意味:“走啦,明天你们两个人再玩儿。”

    “你怎么了今天?”徐六月拉得宋雅然手腕发痛,她用力挣脱开了徐六月的钳制,不明白徐六月这突然的转变是为何。

    “因为我热爱学习啊!”徐六月大言不惭道,“快走,业精于勤荒于唠嗑儿。”

    “你在说什么啊?”宋雅然依旧还是一头雾水,没搞懂徐六月这是在唱哪一出。

    “你以后少唠嗑儿,多锻炼锻炼演技,艺考绝对不用愁!”徐六月边胡言乱语劝宋雅然离开,边又伸出手拉着宋雅然往外走。

    宋雅然迷迷糊糊被徐六月拉出了门外,“这都什么跟什么?”

    第二天。

    “徐六月你想考A大?”

    “啊?”

    徐六月没料到同桌林落落会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这么一句。

    她转过头去,林落落正冲着她微笑,这个笑容怎么看怎么感觉不怀好意。

    “哦,是啊。”

    昨天才嘲讽过自己,今天突然这么友好的询问?徐六月回答地胆战心惊,她总觉得林落落话里有话,又怕是自己想多了。

    徐六月悄悄打量着林落落,想从她的表情里看出什么来。

    和林落落坐了这么长时间同桌,林落落很少正眼看她,更是很少和她说话,为何突然关心起自己考学的事?

    见徐六月唯唯诺诺的样子,林落落心里就来气,更加看不惯徐六月了。就是这副柔弱白莲花的模样,让宁瑾瑜和原一扬都对她另眼相待。

    “准备掏钱上还是托关系找后门。”林落落笑着问徐六月,笑容里却带着耻笑的意味。

    徐六月愣在那里,原来昨天那句话不是心血来潮,面对她突然而来的敌意,一时也不知如何回答她的话。

    “你这是疑问句还是陈述句?”

    徐六月认真询问,她不想用恶意去揣测对方,但林落落脸上不屑的表情让她忽然感觉有些受伤。

    “当然是陈述句,你不会以为以你的分数就能考上A大吧?”

    徐六月像是被人从头顶浇了一盆凉水,从头冷到尾。

    她不知所措地望着林落落,不明白为何她三番两次为难打击自己。

    徐六月身后趴在桌上假寐的原一扬,听到林落落的话,身形微微动了下。

    “关系硬再多掏钱的话,能上A大也不是问题。”林落落装作好心地给徐六月出主意。

    瞧见徐六月呆在那里,脸色有些难堪还不反驳自己的模样,林落落感觉出了一口气一样畅快。

    原一扬微微抬起头,瞄了眼徐六月,只见她气得发抖却还逞强。他又向前朝宁瑾瑜看去,宁瑾瑜不知是没有听到还是不想掺和。

    “但是你分差的太多,得让家里出多少钱给你啊?”

    徐六月能听出林落落语气里的嘲笑。

    “这是我自己的事,好像与你无关。”徐六月强忍下心中复杂的情绪,面上强装淡定。

    “我好心……”徐六月的反应是林落落始料未及的。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林落落话还未说完,就被后排的原一扬打断。

    “你现在考试能抄到十二名,高考的时候还能抄上A大?”

    原一扬抬起头双眼死死盯着林落落,神情十分凶狠,大有要和林落落吵上一架的气势。

    听到原一扬的话,林落落表情慌张,话也因为心虚有些结巴,“你别,别胡说!”

    徐六月没想到原一扬会出手帮她,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原一扬,她还以为他们再也不会是朋友了。

    “徐六月成绩差知道努力学,不会去想那些歪门邪道提高自己的排名,你都已经考那么好了还要去抄别人的答案。”

    “我想,这就是你们之间的差距。”

    原一扬的眼神仿佛是要将林落落看透,她眼神闪躲着,嚣张的气焰一落千丈。

    看到原一扬这么护着徐六月,邱文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在一旁欢快地吹起了口哨,“林落落你别找茬了,赶紧学习去。”

    林落落恶狠狠地瞪着徐六月,一口气没出出去,反而又受了原一扬的气,她越想越火大,恼羞成怒推了一把徐六月一把。

    徐六月被林落落一推,没有防备地从椅子上掉了下来,眼见就要摔倒在地,原一扬眼疾手快,起身抱住了她。

    听到身后这么大的动静,宁瑾瑜取下耳机,扭头朝后望去,看见原一扬半跪在地上,姿势怪异地抱着徐六月。

    周围的同学听到响声也都向他们这个方向投来了视线,一时间徐六月又成了众人的焦点。

    宋雅然远远地看着原一扬抱着徐六月,徐六月面色惊慌。

    原一扬扶起徐六月,上上下下查看,确认她没受伤,转身恼火地一把抓起桌上的书本就要向林落落砸过去。

    邱文忙拦住他,“好男不跟女斗,好男不跟女斗。”

    邱文说着,伸出手去夺原一扬手中的书,使了好大的劲儿,也没将书拽出来。

    林落落吓得捂住了脸,生怕原一扬手中的书本砸到自己脸上。

    徐六月见状也劝原一扬,“原一扬,别。”

    说着,徐六月伸手把原一扬手里攥着的书抽了出来。

    原一扬深深地看了徐六月一眼,又越过徐六月望向宁瑾瑜,最后视线转移到林落落脸上,冲她冷哼一声,收手坐回位置上。

    宁瑾瑜刚刚与原一扬的眼神接触,两人眼中皆有对方看不懂的情绪。

    邱文对徐六月使了使眼色,徐六月把书放到原一扬的桌上,对着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原一扬轻声说了句“谢谢”。

    宁瑾瑜盯着两人若有所思,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刚刚原一扬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屑与挑衅。

    宁瑾瑜莫名有些郁闷,他的视线转移到徐六月身上,只见徐六月还在盯着原一扬看,顿时,宁瑾瑜的心里除了郁闷还有一股不知何来的闷气。

    一场风波就这样平息,徐六月转身坐好,一抬眼就撞上了宁瑾瑜的视线。

    徐六月想起刚刚原一扬抱着自己的场景,想开口解释给宁瑾瑜听,却见他若无其事地转过身,一言不发。

    徐六月突然感到有些委屈,她一心怕宁瑾瑜误会,宁瑾瑜却连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关心。

    徐六月不知他不关心的是事情,还是自己。

    “这道题难做的程度不亚于我考上清华北大。”

    徐六月小声嘟囔,她抬头望了望还在埋头做题的宁瑾瑜和宋雅然,长叹了一口气。

    察觉到徐六月这边的动静,宁瑾瑜抬起头,刚好与徐六月的视线对上,“怎么了?”

    “这道题不会。”徐六月语气闷闷的,面对宁瑾瑜的询问她有些不好意思。

    宁瑾瑜拿过徐六月的卷纸,看了一眼徐六月给他指的那道题,看完后眉头皱了起来,“这道题和我前天跟你讲的那道题是一种题型,只不过换了一种问法。”

    宁瑾瑜的语气听起来有些不悦,徐六月没有勇气抬头看他,怕触及他失望的眼神。

    “哦,那我再好好想想。”徐六月不再追问,她小心翼翼地从宁瑾瑜手中拿过那张卷纸,将脑袋埋得低低的,认真地琢磨那道题。

    宋雅然察觉到气氛有些尴尬,她推了推徐六月的手,建议道:“六月,学这么长时间,我们放松五分钟。”

    故意忽视掉宁瑾瑜不满的表情,宋雅然想起那天在学校时徐六月和林落落的争执,她一脸八卦地追问徐六月:“那天你和原一扬是怎么回事儿?”

    徐六月讪讪地笑看着宋雅然,用眼神示意她闭嘴。

    “你快说说,你什么时候和原一扬和好了?怎么没跟我说。”奈何宋雅然看不懂徐六月眼神里所传递的含义,还以为她是在难为情。

    徐六月见躲不过了,只好硬着头皮把那天发生的事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就是这样。”

    徐六月讲完了,讲述的过程中她没有去看宁瑾瑜的反应,现在她鼓起勇气用余光瞥了一眼宁瑾瑜。

    宁瑾瑜面色如常,手中的笔没有停下,专心致志地做题。

    徐六月失落的神情无法掩饰,宁瑾瑜听完连替她打抱不平的意思都没有……

    “林落落真是太过分了!一直处处针对你,她脑子有坑?”倒是宋雅然,一脸愤慨。

    徐六月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也没有得罪过她。”

    “你又没吃她家大米,又没灭她满门,她对你这算是哪门子仇哪门子恨?”想到林落落欺负徐六月时得意的样子,宋雅然心中的怒火腾地一下就被点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