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初次相见

    更新时间:2018-08-31 20:00:38本章字数:2084字

    被肥重的身子压着,修蕊现在要是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真的是“宛如智障”了。她尖叫着,想要从男人的身下挣脱,可是她不过是一个才二十岁的小姑娘,怎么是一个粗壮的男人的对手。很快,男人的那只大手就圈住了她的细腰,修蕊顿时觉得胸口一阵翻腾,好像是快要呕吐。

    男人嗅到了女子身上的清香,那双眼睛瞬间就变得赤红了。

    修蕊足蹬脚踢,双手也在男人的脸上乱抓着,可是丝毫震动不了趴在她身上的男人半分。

    她来旅游穿的都还是一条藕荷色的连体裤,那司机一时半会儿都还没有找到怎么脱掉她的裤子,额头上都已经出了一层汗水。

    “禽兽!放开我!”她大叫着,随手就抄起了自己身边的石头朝着男人脑门砸去。

    可能是没有反应过来,那人被她砸了个正着,顿时一缕鲜血顺着他的脑门留下。

    修蕊瞅准了这个时机就狂奔,甚至鞋子都跑掉了一只都浑然不觉。她身后的男人很快就反应过来,眼神凶狠,就像是要撕碎她一样,朝着她追来。

    周围是废旧的厂房,修蕊身形一闪,就藏了进去。却是不料,里面已经有人了。男人黑衣黑裤,眼神冰冷地盯着她。

    突然感觉很危险,修蕊不由缩了缩脖子。

    进退维谷。

    “滴答”不大的一声,修蕊却是注意到了男人的指尖处在滴血。她的视线,自然而然就落在了那一把黑色的手枪上。

    瞳孔放大,尖叫声被一只带着血腥味的大手严严实实捂在了嘴里,半个音节都不能发出。“敢叫,崩了你!”

    修蕊双眼赤红,里面都还有些泪花,她顺从点头。

    “快给老子出来!不然让我逮住你,要你好看!”外面传来了之前的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嗓音像是破锣,难听的很。

    修蕊同那男人一道,贴着辨不出颜色的墙壁站着,拳头握得紧紧的。她浑身紧绷,像是一只蓄力而发的刺猬。

    “让开!”原本站在她身后的男人冷冷道。

    可能是被这命令感十足的声线震撼,修蕊真的就让开了。男人手里拿着一面镜子碎片,然后对准了镜中的一道身影,“啪”的很细微的声音,破空而去,一颗子弹穿透了外面男人的额间,瞬间没入头颅的子弹在外面只留下了一个血肉模糊的食指大的血洞。

    修蕊有些呆滞,然后她就看见前一秒都还想要侵犯她的男人现在就像是一块木头一样直挺挺地朝着后面栽了下去,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那是死不瞑目。

    “你……”杀了他?后面三个字,在修蕊对上前面的男人的目光的时候,噤了声。

    那视线里,阴冷,凶残,嗜血,冷漠。

    修蕊不由打了个寒颤。

    她暑假独身一人来了这云南,明明是想要去传说中的香格里拉,都不知道现在怎么会被黑心的司机拐来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她逃了出来却遇见了一个一身冷漠的男人。

    徐崇绪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眼里的冷光越来越甚。他在修蕊还没有开口前就先发制人了。

    “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赶紧滚!”

    他薄唇亲启,说出来话却是冷漠无情,带着不易觉察的暴戾。

    修蕊的双手紧紧拽着自己的裤腿,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这样的羞辱,让她脸色惨白。

    “外面停了一辆面包车,如果你要去什么地方,我可以……”她的意思很明确,男人已经受伤了,看起来还不算是轻伤。

    徐崇绪一愣,然后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边,顺着指尖滴落的鲜血现在已经汇聚成了一小滩了。

    “好。”

    下颔突然被面前的男人伸手抬了起来,有些粗粝的手指磨搓着她娇嫩的皮肤,引起了一波波战栗。“到时候可别后悔。”男人的眼底,没有一丝笑意。

    修蕊架着男人,她猜想地没错,这个男人是受了重伤。徐崇绪的手臂刚搭上女子的肩头,后者就感觉到了一阵濡湿。

    花了些力气修蕊这才将男人弄上车,这还是之前的那黑心司机的座驾。

    “一直朝着这条路往前开。”徐崇绪开口,声音冷冷的。

    修蕊没有多说话,只是这手动挡的车她开起来是有几分不顺的。

    “踩离合的力气大一点,没挂进去!”男人声音听不出来有什么情绪,但是他紧锁的眉头还有那一脸嫌弃的表情,不小心就被修蕊捕捉到了。

    修蕊有些羞愧,红了脸。

    好不容易上路,小路的尽头是一条巷子。

    她都还没有拉手刹,副驾驶位上的男人已经打开车门走了下去。突然,就在这个时候,从巷子了走出了一排穿着迷彩服的手里扛着真枪实弹的雇佣兵。

    身后传来的凌乱的脚步声让徐崇绪突然回头。看了眼身后那瘸着腿的女子,那包含倔强的双眼,让他大步走到了她面前,伸手就钳住了后者的白皙的下颔,这一次,他下了些狠劲儿,修蕊有些痛苦地皱起了眉头。

    “跟着我做什么?”

    男人身上强烈的气息充斥了修蕊的鼻翼,心跳微微失了频率,要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修蕊有些局促不安,“我找不到路了。”

    徐崇绪一愣,松开了钳固着她下颔的大手,眼睛深处露出了一点点的笑意,很淡。无视了周围的打量的目光,徐崇绪深深地看着她,那样子就像是要看进她灵魂深处一样。

    “小孩,原来是你。”

    徐崇绪嘴角勾笑,眼里有些兴味盎然。

    “沙源,带上她。”他对着身后站着的最近的一个大胡子男人道。

    劫后余生,修蕊现在唯一的感受。

    徐崇绪现在紧抿着双唇,他们已经走到了小巷的另一侧出口。外面用兵荒马乱来形容也不为过,有两队人马在激烈交战。

    “沙源,东西安全到手了吗?”前方传来男人淡漠的声音,但是细细一听,还是能够听出里面夹杂着的肃杀。

    那站在修蕊身边的男子低头,恭敬道:“都安排好了,陈哥和阿玖已经去接应了,现在应该回去了。崇哥,你的伤……”

    徐崇绪点头,一挥手,“不打紧,莫多还想要跟我斗,嫩了点。我们也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