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廉价的黑裙

    更新时间:2018-08-27 14:15:28本章字数:2111字

    “想要利用完就走吗?”陆非白转头看着沈初见,神色似笑非笑。

    “我是怕耽误了你的事。”沈初见对陆非白的举动感到有些惊讶。

    “既然我说了你是我的女伴。今晚,你就必须得是我的女伴,不是假装的。”陆非白微微低下头,在沈初见的耳边轻声道。

    沈初见浑身一僵,鼻尖缭绕着陆非白身上的气息,蓦地就感觉脸上一热。

    “我……”沈初见正要开口让陆非白离自己远点,便被一声尖叫打断了话语。

    “啊——”

    沈初见感觉身上一凉,低头一看便发现自己的裙子被红酒泼湿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穿着一身抹胸礼服的年轻女孩一边口中说着,一边上前来要给沈初见擦干裙子。

    沈初见看向女孩的脸,这张脸她认得,这个女孩也是盛娱传媒旗下的艺人,名字叫萧筱,在电视剧里露脸的机会不少,眼下是个四线女艺人,正处在咖位不上不下的尴尬位置上。

    “没事……”沈初见抓住了女孩要给自己擦裙子的手。

    萧筱像是受了惊一样将手从沈初见这里收了回去,这姑娘生得格外小巧可爱,手腕又白又细,脸只有巴掌大小眼睛却很大。这时低着脑袋像是个认错的孩子,眼睛时不时地抬头看两眼。

    沈初见有些尴尬,明明犯了错的是萧筱,可眼下反倒看起来像是她欺负了萧筱。

    “姐姐,对不起。你的裙子我会赔的。”萧筱声音柔弱地道。

    旁人渐渐围了过来,低声议论着,无非是说沈初见在刁难这个小姑娘。

    根本什么都没做的沈初见只能推辞,“不用赔了。”

    “一定要赔。我看这条裙子也不贵,姐姐看起来也不像是会穿高档衣服的人,一千块肯定够了吧。”萧筱说着,就从钱包里拿出十张百元大钞,塞进沈初见的手里。

    萧筱这一番话将沈初见衬托得格外寒酸。

    来这慈善晚会的,除了家财万贯的富商,就是容貌出众的娱乐圈小花们,谁身上穿的不是价格不菲的定制礼服。可沈初见却可以拿一千打发。

    旁人看向沈初见的目光更加鄙夷起来。

    萧筱掩下眼底的一抹得意,偷偷地看了一眼神色漠然的陆非白一眼。

    听说这位陆上校是四方城来的大人物,可他带来的女伴却是这么个又老又丑的女人。相比之下,她又年轻又貌美,要取代这个女人的位置岂不是轻而易举?

    她只需要把她赶走,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和陆非白拉近关系!

    沈初见几乎都要气笑了,莫名其妙地泼了一身红酒也就罢了,凭什么还要被席天成手下的一个小艺人这样侮辱!

    “一千恐怕不太够,我身上这件是今年Dior的春夏高定,让它进我的衣柜花了10万欧元,既然你这么懂礼貌,非要赔的话,我也不拦你了。”

    这时候沈初见可就要感谢席天成了,客户送的女装和杨莹嫌丑的衣服无不进了她的衣柜。

    就是这条被服务生嘲笑像大妈的裙子,价格也是天文数字。

    “咳……”旁边的陆上校忍不住笑出了声,对于总是一脸漠然的陆上校竟然笑了这件事,令人感觉更像是幻觉。

    这个沈初见,可不是个好欺负的角色。席天成想要休弃的妻子,没想到会是个这么有趣的女人。

    萧筱瞬间白了脸,她一个四线女明星,要拿出一千块是容易,但10万欧元,七十多万人民币,要拿出手可就难了。

    “呵呵,姐姐你一定在跟我开玩笑呢,就这破裙子,怎么可能值十万欧元。”萧筱干笑两声道。

    沈初见知道盛娱传媒对待小明星还是挺苛刻的,像萧筱这样的四线,跟公司签的是三七分的合约,平时赚的钱自己就只能拿到三成,再加上各种衣食住行的开销,保养容貌的开销,根本存不下多少钱来。

    这七十多万人民币花在别的事上也就罢了,花在赔她这条裙子这种事上,萧筱恐怕是要气疯了。

    “没跟你开玩笑。你身上要是没那么多现金的话,转账也可以。”沈初见道。

    “我……”要承认自己没那么多钱对于萧筱来说实在太难了,毕竟刚刚她还就这条裙子嘲笑了沈初见。

    “看你这么为难的样子,该不会是反悔了不愿意赔了吧?”沈初见的话刚好戳中了萧筱的痛处,她又突然话锋一转,道:”其实只是一件裙子而已,还要你赔我也觉得不好意思。”

    萧筱眼睛一亮,以为这事能这样揭过去了,结果又听见沈初见开了口。

    “要不这样吧,反正今晚也是慈善晚会,你把这10万欧元直接捐上去岂不更好。当然以你的名义捐赠也没问题,大家都是想做点好事,以谁的名义都是一样的。”

    沈初见本来是不想跟一个将红酒倒自己身上的姑娘计较的,毕竟谁能没有不小心的时候。

    可这萧筱存心要刁难她,她也没道理乖乖地被她欺负。

    “姐姐说得是……不过怎么能以我的名义捐,这是我欠了姐姐的,当然是要写上姐姐的名字。”萧筱脸色难看,差点将气愤的神色表现在脸上,好不容易才忍了下去。

    沈初见都特意点明“名义”了,她还怎么好写着自己的名字捐上去。

    这下好了,她存了许久的存款要全交代这里不说,自己连个好名头都捞不到。

    萧筱灰头土脸地走开,去盘算存款去了。

    沈初见由服务生领着去了换衣间。

    “要一套晚礼服,十分钟内送到沈小姐那里。”陆非白偏头对随行的一名中尉道。

    中尉冲着陆非白行了个军礼,正要离开时,便又听得陆上校补充道:”价值低于十万欧元的不要。”

    中尉一脸古怪地看着陆非白,这要求听起来,就像是在跟谁一决高下。

    少了一个沈初见,慈善晚会依旧照常进行,上流社会的成功人士们各自聚在一起谈论着各自的话题。

    陆非白寻了个清静的位置坐下,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想要上前搭讪的狂蜂浪蝶们都被随行的另一位中尉拦了下来。

    “这位小姐,我能请你跳支舞吗?”徐俊是个富二代,一贯都是花花公子作风,也一直以以貌取人为荣。

    但凡有看中的美女,他都会毫不犹豫地上前搭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