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他强人所难

    更新时间:2018-08-27 14:15:28本章字数:2041字

    “你怎么在这儿?”沈初见走出房间,一边问道。

    “走了。”陆非白没回答沈初见的问题,而是说完这一句,就迈开步子朝酒店外面走去。

    沈初见看了看手机邮箱里收到的邮件,她今天的事情也已经做完了,确实该走了,便一言不发地跟上陆非白的步子。

    劳斯莱斯停在酒店门口,车子换了一辆,不过沈初见注意到这辆车的车牌依旧是Jv02开头。

    “发什么呆,上车。”陆非白按下车窗,对站在外面没上车的沈初见道。

    “不了,我自己回去。”沈初见摆摆手,虽然今天受了陆非白很多帮助,但也因此更加意识到这个男人身份不凡。

    她是灰姑娘,经历过一个席天成之后,就再也不会抱什么天真的想法,和陆非白的交集或许还是少点比较好。

    “你上不上来。”陆非白挑挑眉,语气危险。

    “陆先生,今天真的很感谢你。不过接下去就不麻烦你了,我打车就好了。”沈初见依旧拒绝。

    陆非白直接打开车门下了车,走到沈初见的面前,又一次问道:”上不上车?”

    沈初见摇头,这个时候还是要果断一点,不能因为陆非白邀请得格外热情就答应。

    结果她才刚摇头,便脚下一空,脑袋撞进了陆非白的怀里。

    这个男人再说了三次还无果之后,直接将她打横抱起,然后扔进了车里。

    陆非白也坐下后,便把车门一关,让司机开了车。

    沈初见这下想下车也不可不能了。

    “刚刚我听到换衣室里有重物落地的声音,是谁受伤了?”车子里一片安静之时,陆非白突然开口问。

    沈初见笑了笑,答:”就是不小心把东西碰掉了,没人受伤。”

    陆非白伸手抓住了沈初见的手臂,沈初见便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手臂很疼,特别是陆非白抓她的那一下,这令刚刚说完谎的她立刻就露出了破绽。

    “看样子并不是没人受伤,去医院。”陆非白松开了手,一边道。

    “不用去医院,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伤。就是碰到了一点,没几天自然就会好了。”沈初见赶紧道。

    “那你将袖子卷上去给我看看。”陆非白又道。

    沈初见从酒店里出来的时候,就披上了一件外套,确实有几分遮掩伤口的心思在里面。

    她受伤这种事,不需要陆非白插手,陆非白插手她的事已经够多的了。

    “陆先生,我真的没事的。你不用管我,我还没有娇贵到磕一下碰一下就受不了。”沈初见往旁边挪了挪,离陆非白远一点,一边道。

    “给我看看。”陆非白沉下了脸,又一字一顿地道。

    “陆先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你最好还是不要管得太多了。”沈初见的脸上也没了笑容。

    她已经再三拒绝,陆非白还要多管闲事。

    她不是讨厌陆非白,这个男人过分优秀也过分冷静,面对他时她会感觉到惶恐。

    在他给予她恩惠之前,在她欠他更多之前,在她……贪恋他的权势之前,只有趁早保持距离才是明智之举。

    席家人不是已经教过她了吗,和自己身份不相称的东西,就是得到了也只会累死她自己。

    “沈小姐,在你看来,今晚我所做的一切难道都是多管闲事吗?”陆非白薄唇微抿,眯起了眸子,神色危险。

    他听惯了干脆利落地应答声,军人从来不会违背长官的命令。

    可这个女人和他眼里下属的标准差得太多了,对他说的话就从来没有干脆利落地执行过。

    “是。”沈初见抬起下巴,近乎冷酷地道。

    陆非白猛地抓住了她的手腕,要强行撩起她的袖子。

    沈初见伸手要推开他,挣扎个不停,“陆先生,请你放尊重点!”

    陆非白没能看到她的伤口,沈初见另一只手拦住了他的举动。

    “砰——”沈初见被压倒在后座上,身上陆非白已经抓住了她的两只手,压在了她的头顶。

    本来就狭窄的后座,这下显得更加拥挤,沈初见看着和自己近得几乎塞不下一根手指的脸,又羞又恼。

    陆非白几乎整个人都贴在了她的身上,她的周身满满都是他的温度。

    “多管闲事是吗?既然你这么不将我的友好举动当回事的话,我不介意对你不友好一点。”陆非白没有放开沈初见的意思,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声音低沉。

    “陆先生,说真的,我有没有受伤,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这样帮我,到底有什么目的?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利用价值,但如果真的有,也麻烦你直接告诉我。”

    “我现在根本不相信什么善心,所以陆先生帮我反倒让我不自在!你要是真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说就好了,因为我欠了你是真的,确实该回报你。”

    沈初见直接地道,但这些还不是她全部的想法。

    她对陆非白敬而远之,说到底,是对这个人心存怀疑。

    “之前我说那条裙子不需要你还,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陆非白道。

    “好,我还。多少钱?”

    “200万人民币,我不接受拖欠,要现在就还清!”

    沈初见咬了咬牙,她算是体会到刚刚萧筱的心情了。

    一条裙子而已,这个男人居然买那么贵的,他钱多不把这点钱放在眼里,可要她出这笔钱的时候,她是怎么也拿不出来了。

    再说也不是她自己想要那么贵的,说起来这完全就是陆非白强加给她的!

    “我现在没有,你给我三天时间。”沈初见道。只要给她时间,她去将席天成扔给她的那些首饰衣服给卖了,总能凑出两百万来。

    “我现在就要!怎么,说着要还,可结果还是还不出来?”陆非白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明明是你强人所难!”沈初见气愤地道。

    “我本来可是打算送你算了的,可你非要坚持还,怎么能怪我强人所难?”

    “所以你到底想怎么样?”陆非白明明是知道她还不上,用这种方式刁难她而已。

    “用你自己的身体偿还怎么样?”陆非白低下头,凑到她的耳边,声音暧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