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用身体偿还

    更新时间:2018-08-27 14:15:28本章字数:2031字

    沈初见身子一僵,顿时感觉周身的空气都燥热了起来,心都跳快了一分。

    但紧接着又听得陆非白道:”听从我的一百个命令,这一百个命令里,无论我要求你做什么事,你都必须照做。”

    沈初见松了一口气,原来用身体偿还是这个意思。

    “不能是累及我亲人的事,也不能是那种要求……”沈初见不怕一百个,如果只有一个,那一定会成为极难的要求,一百个那么多,会变成琐碎的小事。

    “那种要求是什么要求?”陆非白不知是故意为难她,还是真不知道,这样问道。

    沈初见脸一黑,要她解释这个,尤其是眼下这种姿势下,实在是说不出口。

    “你是指人类这种动物遵循繁衍本能所做的性行为吗?”陆非白一脸淡定地道。

    沈初见闭口不语,算是默认。

    “你想太多了。”陆非白道。

    “那你现在可以松开我了吗?”

    “第一个要求,把袖子卷上去给我看看。”陆非白终于松开了沈初见,一边道。

    沈初见不情不愿地把左手衣袖卷上去,露出手臂上的一大片青紫。要说这只是小的磕磕碰碰,实在是勉强。

    陆非白沉下了脸,从车子里翻出一个药箱,将沈初见的手臂搁在自己的双腿上,容不得她拒绝的给她上了点药。

    “嘶——”陆非白的动作一落下,沈初见便又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疼确实很疼,她跟初夏交谈的时候有起过一点争执,她替初夏挡了被撞倒的架子,才令那个虚伪的男公关给了她她想要的东西。

    代价就是她这只伤得不轻的手臂。

    “忍着。”陆非白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继续揉着沈初见的手臂。

    沈初见抬头,便看见陆非白神色专注,眉头微蹙,俊美无俦的脸在这样的距离下看,更令人惊艳不已。

    那双平日里握枪的手,敲击电脑键盘的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再好看不过了。

    劳斯莱斯一路飞驰,不用沈初见告诉陆非白该去哪里,车子就已经在席家别墅在的小区附近停了下来。

    沈初见道了声谢,正要下车时,陆非白开口道:”第二个要求,三天内跟席天成离婚。”

    沈初见止住了下车的步子,“陆先生,这是我和席天成的事,你不该插手。”

    “这件事,伤害到你的亲人了吗?还是人类因为繁衍本能做出的性行为?”

    “都不是……”

    “既然都不是,沈小姐,希望你能遵守约定。”陆非白一边说着,一边将一张写着手机号的字条递到了她的面前。

    “陆先生,“沈初见走下车,转过身来看着坐在车里的陆非白,道:”你果然是个多管闲事的人。”

    说完后,沈初见便干脆地转身走开了。

    她知道她和席天成之间的婚姻一直这样拖着,最受折磨的虽然是席天成和杨莹,可她的日子过得也并没有那么愉快。

    被折磨的是他们三个人。

    可是她不甘啊,就这样让她离婚。从席天成身上,无论是情感还是钱财,都得不到就离开,那么她从大学至今的年华,就是全都被席天成给糟蹋了,可她却只有承受的份,席天成和杨莹将不会遭到任何报应。

    就算连同自己也难过,这段婚姻她还是固执地想要坚持下去……

    “嗤——”陆非白看着沈初见离开的背影,不满地轻哼了一声,怎么会有沈初见那么不领情的女人。

    沈初见进门时,席天成正在吃饭,年轻的佣人小姑娘积极地跟在旁边伺候着。

    她只是淡淡地扫了席天成一眼,便要径直走开。

    席天成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妻子,今天的沈初见与以往截然不同,向来随意土气的黑发,今日竟然好好地盘了起来,穿着价值不菲的蓝色长裙,领口的设计看不清楚,上半身披了件简单的外套。

    向来长得引不起人注意的沈初见,此刻看起来却是格外的光彩照人,一身独特的古典气质更是令人眼前一新。

    作为盛娱传媒总裁的席天成,可以说是阅美人无数,但是因为心里一直有个杨莹,所以再好看的女人在他眼里都不过是庸脂俗粉。

    所以在注意到自己在刚刚那一刻,因为沈初见而惊艳时,心里莫名地就生起气来。

    “沈初见,你一整天出去干什么了,穿成这副不三不四的样子回来!”席天成把筷子重重地往桌上一搁,吓得旁边伺候着的女佣脸色一惊。

    “我干什么去跟你有什么关系。”沈初见回头看向席天成,冷冷地道。

    “你别忘了,我们现在还没有离婚。你吃的住的用的也都还是我席家的东西,你做什么丢脸的事,席家也都跟着丢脸。所以你干什么当然跟我有关系!”

    “我干什么,还能比你更精彩吗?你放心,像你那种极尽香艳,姿势丰富的事,我是干不出来的!”沈初见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

    “之前是你死赖着不肯离婚,现在又说这些话有什么意思。你既然看不惯我跟阿莹的关系,又何必死赖着我不放!”

    是啊,沈初见当然要恨他,毕竟沈初见那么喜欢他,从大学开始就一直喜欢着他,他一说要娶她,她就半点也不怀疑地嫁给了他。

    结婚后的这几年,也活得像个丫鬟,对他言听计从,从来不敢反抗半句。

    说到底,现在沈初见这个样子,还不是因为太爱他了,不能忍受他喜欢的人不是她而是阿莹。

    想及此,席天成愤怒的脸色平静了下来。

    “是啊!之前我不就是看不得你和杨莹那么得意,所以不肯离婚吗!现在我想通了!”沈初见说完,便立即转身上了楼。

    席天成正奇怪沈初见这话的意思,很快便见沈初见又从楼上跑了下来,手里拿着一叠文件。

    “我签好了,我们明天就去民政局公证!公证一结束,我就从这里搬出去,让你好光明正大地娶杨莹!”沈初见走到餐桌旁,居高临下地看着席天成。

    席天成的脸上没有露出欣喜若狂的神色来,反倒是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