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第一次醉酒

    更新时间:2018-08-27 14:15:28本章字数:2029字

    “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呢,这不是都没哭吗,干嘛蹲在门口,耽误人家民政局做生意。”白岚看着沈初见这副模样,眼里闪过一抹兴味。

    “民政局需要做什么生意,你就别胡扯了。”沈初见不满白岚的行为,呛道。

    “你这该不会是因为离婚伤心过度了吧?离婚有什么好难过的,恢复单身是好事啊,走,我带你去玩儿!”白岚的作风更像个男人,沈初见在她这里就只有被拖着走的份。

    “我没那个心情,麻烦你放手。”沈初见道。

    白岚硬是将沈初见塞进了自己的车里,一边道:”知道你没心情,带你借酒消愁去。”

    借酒消愁么……沈初见从来不相信酒可以消愁,但这会儿她真的感觉格外累,连挣扎都觉得太累了。

    结果,白岚的车开到了大白天就开始霓虹闪烁的夜未央门口停下。

    沈初见眉头一皱,就算要喝酒,那也不该来这种地方。她讨厌这种地方。

    “走!今天我这个离婚十年的前辈就让你见识一下离婚的好处。”白岚不顾沈初见的不满,将人拉进了夜未央的大门。

    这还是沈初见第一次踏进这种地方,昨天来的时候也就只是在门口,根本没往里面走。

    白天的夜未央,显得颇为冷清,几乎没有什么客人。

    尽管这里本该是颜值高的男人的聚集地,但此刻沈初见连抬眼看看这些男人都长成什么样的力气都没有。

    “你们老板呢,本小姐带着朋友过来,他还不赶紧挑一批最好的货色送上来。”白岚一进门,就极为豪爽地喊道。

    沈初见随白岚折腾,自顾自地垂着脑袋,被白岚拽着才走两步。

    “沈小姐?”突然对面响起一个清亮的男声。

    沈初见慢吞吞地抬头,毫不意外地看见初夏站在了她面前,一脸惊讶地看着她。

    “你的手臂怎么样了?好些了吗?”初夏很快调整了好自己的表情,干他们这一行的,保持令客人愉悦的表情那是基本功。

    沈初见转过头去,懒得回答。

    初夏意外于沈初见的反应。

    对于初夏而言,第一次见沈初见时,她还是被席天成欺骗的土气老女人,可昨天在宴会上见她时,又为她的模样所惊艳过,今天再看见沈初见时,也依旧觉得这个女人长得很好看。

    更重要的是,沈初见确实是个好妻子,她不是会来夜未央找男公关的女人。这会儿再看见沈初见,初夏还以为她又来找他的茬了。

    “初夏,沈小姐正心情不好,懒得搭理你呢。”白岚看着沈初见的反应,觉得有些好笑,离婚是那么可怕的事吗?她当初离婚的时候可是相当潇洒的。

    “我来陪沈小姐吧,见过两次也算认识了。”初夏走上前想要扶沈初见,一边笑着道:”不过是以熟人的身份,不收费。”

    结果沈初见毫不给面子地拍开了他的手。

    初夏的眼神沉了沉。

    “这可真是了不得,夜未央的No。1居然愿意免费相陪,我今天也能沾沾沈小姐的光吗?”白岚打了个圆场,一边拖着沈初见进了包厢。

    一进包厢,沈初见就无精打采地倒在了沙发上,白岚见沈初见这个颓废的样子,就点了一堆酒,推到了沈初见的面前。

    “要不要听听过来人的建议?”

    沈初见不予回应。

    “这点小事,刚开始可能是挺难受的,但只要酒一下肚,就什么烦恼都没了,来!”白岚便自顾自地挑了最烈的一瓶酒,开了递到沈初见的手边。

    初夏就坐在一旁看看,他倒是相当好奇这个规矩惯了的女人,喝醉后会变成个什么样子。

    沈初见盯着酒看了一会儿,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接了过来,往嘴里灌。

    她虽然不相信酒能消愁,但就喝这一次试试。

    白岚和初夏都一脸意味不明地看着沈初见喝酒,等着听沈初见酒后吐真言。

    结果沈初见一言不发地灌了好几瓶烈酒之后,就突然倒在了桌面上,昏睡了过去。

    白岚和初夏对视了一言,哑然失笑。居然有人能喝酒喝得这么安静。

    “沈小姐,醒醒。”初夏走过去在沈初见旁边坐下,将沈初见的脑袋扶了起来,搁在了沙发上,一边唤道。

    沈初见没有给他任何反应,只有均匀的呼吸声。

    “这下怎么办?”初夏抬头看向白岚。

    “找个人把她带走吧。”白岚翻出了沈初见的手机,结果手机上了锁,她根本就打不开。

    “我知道席家别墅在哪儿,我直接送她回去吧。”初夏主动道,想想席家人如果看见他送沈初见回去,应该表情会很有趣。

    “不行,”白岚坚决地反对初夏这个主意,“她都离婚了,还把她送去席家,那比把仍在大街上更过分。”

    初夏只好放弃心里打的算盘,又翻起沈初见的包来,最终从里面翻出一张写了手机号的字条来。

    “要不要试试这个?”初夏给白岚看了字条。

    “你打。”白岚抬了抬下巴,道。

    初夏很快就拨通了这个号码,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在等电话,明明拨过去的是个陌生号码,却瞬间就接了起来。

    “陆非白。”对方的声音低沉动听,迅速地报出了一个名字。

    初夏和白岚都在听到这个名字时,面上露出了奇怪的神色,他们两人一个刚刚在昨天的慈善晚宴上听说了这个名字,还有一个因为来自四方城,所以这个名字也是如雷贯耳。

    “你好,陆先生,请问您认识沈初见小姐吗?”初夏问道。认识应该是认识的,不过像陆非白那种人物,看起来总觉得像是不会把一般人记在心上的人物。

    “她怎么了?”对方的声音分明有了一些变化,多了一点不悦的情绪。

    “就是她在夜未央这边喝醉了,你要不要过来接她走……”初夏擅长辨别人的情绪,问这句话时,已经觉得陆非白应该是不太乐意搭理沈初见的事。

    然而,陆非白只回了他两个字,“等着。”

    电话被挂断了,初夏颇为诡异地看向沈初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