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陆非白的家

    更新时间:2018-08-27 14:15:28本章字数:2045字

    尽管昨天在晚宴上他也见识到了陆非白对沈初见的维护,但本来他以为那不过是陆非白基于沈初见是他的女伴这件事之上的逢场作戏而已,可现在看起来并非如此。

    陆非白要是真的不将沈初见放在眼里,绝对不会乐意来接喝醉了的她。

    “怎么了?陆非白来吗?”白岚问。

    “嗯,让我们等着。”初夏是惊奇于陆非白会在乎沈初见,一个被席天成休弃的,看起来一无是处的女人。

    白岚听到这个答案,也变得和初夏一样,一脸诡异的神色。

    陆非白匆匆赶来,只花了二十分钟的时间,走进包厢后,无视了初夏和白岚两个人一脸诡异地看着他的样子,径直走过去,将沈初见打横抱起。

    “她怎么了?为什么喝这么多?”陆非白抱着人走到门口时,突然停下步子,回头问道。

    初夏和白岚齐齐摇了摇头,白岚没说沈初见出现在民政局门口的事,离婚这种事也不是该到处宣扬的。

    陆非白收回目光,便抱着沈初见离开了夜未央。

    沈初见睁开眼的时候,头顶是一片白花花的天花板,并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地方。

    但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早上的时候,她大概是在夜未央喝醉了。

    而现在……

    沈初见坐了起来,身上穿得还是出门时的裙子,不过这个房间确实不是席家别墅里的任何一个房间。

    房间里开着灯,此时天已经黑了。沈初见从床上下来,走到窗前,拉开窗帘一看,便被外面的景色吓了一跳。

    巨大的落地窗外,是都市夜晚灯光闪耀的景色,她身处的地方似乎是城市顶端,站在这里几乎可以俯视所有建筑。

    那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沈初见又重新拉上了窗帘,走过去打开了房间门,走了出去。

    细微的键盘声从对面的房间里传了出来,沈初见走过去敲响了房门。

    “进来。”里面传出令她熟悉的男声。

    沈初见推门而入,就看见陆非白坐在一堆屏幕前面,密密麻麻的数据排满了那些黑屏。

    他就穿着一件白衬衫,袖口上的金色月桂花环袖口折射着屏幕的光芒,也依旧还是格外耀眼,右手边还放了一杯已经凉透了的红茶。

    打从沈初见第一次见陆非白时,就见过他对着电脑不断地敲击键盘,如今再看他屏幕上显示的东西,她可以确定这人是个黑客。

    说起黑客,她就想起了那个堕落天使。

    不过堕落天使和陆非白给她的感觉完全不同,她对堕落天使也多一些好感。

    “醒了?”

    陆非白停下手上的动作,转过头来,他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这磨去了几分他的淡漠之色,也不知是不是这个房间的缘故,这样看他,只觉得他有几分儒雅温润气质。

    “我怎么会在这里?”沈初见不由得问。

    陆非白不答,反问她:”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难道是和席天成离婚让你伤心过度了?”

    “你怎么知道我跟席天成离婚了?”

    “猜的。没想到一个席天成能让你伤心成这样。”

    沈初见没有解释什么,面对陆非白,她说不出自己不甘杨莹借她给的角色大红而喝酒,这种事若是让陆非白知道,他一定会嘲笑她小肚鸡肠。

    男人不都是这样,瞧不起女人之间的争斗,总觉得女人做什么都是嫉妒别人。

    “现在你的第二个要求我也已经完成了。不过我答应了席天成要对外保密离婚这件事,所以你最好也别拿这个向外宣扬。”沈初见道。

    “过来。”陆非白突然冲沈初见招了招手。

    沈初见一脸不解地走了过去,走近了,陆非白便伸手摘下了自己衬衫最上面的一颗扣子,递给了沈初见。

    “加上上次给你的那颗,总共两颗。以后你每完成一个任务,我都会给你一颗扣子。”陆非白看着沈初见,笑了笑。

    不知道是不是又是错觉,这一刻陆非白的笑容看上去温柔而宠溺,这个举手投足间都贵族范的男人,此刻像极了少女漫画里走出来的男主人公,令人忍不住就看得怦然心动。

    沈初见愣愣地接过他递过来的扣子,她觉得她是应该拿出手机将这个模样的他拍下来的,不过面对陆非白她也是真的不好意思拍他。

    “好了,去洗澡吧。衣服放在床边了。”陆非白回过头去,又开始处理他满屏的数据。

    沈初见刚想开口拒绝,不过一嗅身上的酒味,还是决定接受陆非白的好意,洗了澡再离开。

    洗完澡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沈初见正慢吞吞地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刚一踏出门,就被揽进了一个温暖坚实的怀抱里,沈初见擦头发的手当即愣在了那里。

    周身满满都是陆非白的气息,他的手虽然只是落在她的腰上,但这一刻她却格外敏感。

    “你干什么,松手!”沈初见着急地道。

    “安慰离婚的你。”陆非白将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脑袋埋进了她的颈窝里,细碎的发丝蹭得她痒痒的。

    “我根本不需要你的安慰。”沈初见无奈地道。

    “你都难过到喝醉了,还不需要安慰?”

    “你要安慰,可以别用怀抱吗?改用语言怎么样?”

    “婚姻只是国家为了促进社会稳定和种族延续制定的一种法律上的形式,本质上说不会动摇一个人的生活,影响生活的还是人自己产生的奇怪情绪和对婚姻这种形式的根深蒂固的认同感……”

    “等等,我不需要你语言上的安慰了。不过你现在能松手了吗?我现在穿的还是浴衣,被你这一抱都快掉了。”沈初见赶紧打断陆非白,她怎么忘了陆非白的脑回路奇特,开车不需要路只需要方向,能数清每把枪的子弹数,随便谁说一句不中听的他都能端了人老巢。

    “如果你再乱动蹭我的身体,我不介意动手帮你弄掉你的浴衣。”陆非白声音里透着丝沙哑,与平时清冷的声音听起来略有些不同。

    沈初见整个人一僵,尴尬得不行,她明明只是想要把陆非白推开,鬼蹭他的身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