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大开眼界

    更新时间:2018-08-27 14:45:32本章字数:1984字

    下楼,上车,在随车医药箱里翻出一些消毒药水和一圈纱布,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便一脚踩上油门,将悍马开得跟飞似的……

    “叮……叮……”放在副驾驶位的电话也不知道响了多少遍了,秦梓涵不耐烦的按下接听键。

    “梓涵啊……我临时有点事,你先过去吧,我一会就到!”是哥哥秦铭威。

    秦梓涵不耐烦的回道:“那改日吧,我今天挺累的!”

    秦铭威一听这话,马上不乐意了,嚷嚷着秦梓涵不讲信用,答应的事又反悔。

    秦梓涵额头黑线连连,到底是谁不讲信用?

    还有完没完?自己放她鸽子,这会还反咬她一口……有这种哥哥,她也算是上辈子造了孽了。

    不耐烦的答应了下来,电话那头响起哥哥得逞的奸笑,秦梓涵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秦铭威不会将她给卖了吧?

    转念一想?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啊……也不看看她是何许人也。

    想到这里,她一踩油门,直接朝着约好的方向前行。

    腾龙夜总会的门口热闹非凡,灯火酒绿的夜场并没有因为午夜的到来而有所收敛,反倒更加的热闹起来。

    在A市,腾龙是上流社会的向征,是A市数一数二的豪华夜场,能来这里包场子的人,除了堆钱一族还真没有其他人。

    秦梓涵停好车子,爬到座位的后排换了件浅色的雪纺上衣,领口是层层叠叠的荷叶边,下面配条黑色的修身裤,衣服的下摆被松松的裹进裤子里,显得干脆又带有几分潮流的味道,解下因为任务需要而盘在头顶的波浪卷发,整个人的气质便柔和了三分。

    原本还古板严肃的面孔,被这身行头一兆,嘿……整个一时尚女郎了。

    再加上秦梓涵原本就生得高挑,五官较东方人来说深遂一些,倒有几分混血儿的味道,据说秦家上上一代还是上上上一代的爷爷娶的是洋妞,那会儿娶洋妞那还是新鲜事……

    于是乎,整个秦家便得了那洋老奶奶的真传,个个生得高挑俊美,东西方的产物啊……一看就不同凡响。

    腾龙的门口守着几个保镖,看来,这场子是被人包了下来,秦梓涵进去的时候,还被保镖索要身份证呢。

    她刚想打电话给哥哥,说这里被人包下了,换个地方,结果……身后突然来了几名着装暴露的女人,这些人一窝蜂的涌了进来,秦梓涵被这帮子人推着往里拱。

    一进到里头,刺耳的摇滚音乐震得人耳朵发麻,秦梓涵本能的皱了皱眉,真想不通哥哥怎么会约她来这种地方。

    她性子一向清冷,不出任务的时候也会泡泡吧,但去的都是比较清雅的酒吧,这种地方……还真让她不太适应。

    那群女人一进来便开始脱衣服,本来就穿的不多,这一脱,根本连块遮羞布都没剩下,勉强挂在身上的几条比绳子还细的布条,一挥手便将胸前的那两点勒得一颤一颤的,下身清一色都是丁字裤……

    秦梓涵的眉心已经拧成了麻花状,硬着头皮往里走,心想,等哥哥一过来,她就撤了,省得在这里看这种恶心的东西。

    那群女人个个像吃了兴奋剂似的,扭动着腰肢一边跳一边往里面疯。

    秦梓涵让了一下,继续往里走……

    越到里头,她越发的头晕眼花了,随着旋转水晶灯的一闪一暗,她总算看清了面前的情景!

    秦梓涵活了二十五个年头,十八岁进了军校,二十一岁进了特警队,二十四岁当上特警队队长……

    以往执行任务的时候,什么场面她没见过……有脱光了绑着绳子实施侵犯的,有杀人狂魔吃人肉的……

    但是……眼前的场面还是让她愣了一下。

    一条条赤白白的身影就这么在里头晃啊晃啊……有一男一女的,有两男两女的,还有一男两女的……

    特种兵的直觉让她立即将犯罪,卖淫之类的词扯在了一起。

    手不自觉的向后摸,却发现自己今天穿的这身衣服不适合带手枪,想一枪毙了这群王八羔子又不切合实际……

    人家办情趣派对没犯法呢……她杀人的动机是什么?看不过眼?还是有碍社会风化?

    都不太实际,侧头想了想,她决定放哥哥的鸽子,这种地方再呆下去一分钟,她也许就会忍不住去掏枪了。

    转身果断的往门口走……

    “小姐……怎么刚来就走了呢?”有人扯了一下她的手腕,就着军人的连带反应,她直接一个过臂摔,将那人摔了个四脚朝天。

    落地的时候,那人的头正好顶着她的鞋尖,低头一看……

    卧槽……白条条的……

    秦梓涵倒抽了一口气,男人的身体她不是没见过,但摔翻裸男的遭遇,今天确实是第一回……

    被摔的那人痛呼了一声,半天都没爬起来,秦梓涵正要走,却被一帮子保镖给拦住了。

    十几个西装革领的彪汗汉子啊……将她给团团围住了。

    紧接着,场子里的音乐停了,原本闹哄哄的现场一下子安静的连根针掉下来都听得见,也不知道那些个还在运动的男男女女就怎么停得下来?

    秦梓涵撇嘴,在心里掂量了一下作战方案,双手背到身后扭了扭,这个假期休过的真他妈的不爽……

    连带前半夜的那个任务,这已经是她一天之内的第二次不高兴了。

    场子里的白条条们都围了过来,一个略带着庸懒痞气的嗓音响起:“怎么了?哟……这是怎么了?豪子,你咋躺地上去了?这么快就软了么?”

    人群中让出一条道,一个染着金发的青年叼着根雪茄走了过来,他上身也裸着,但好在下面还穿了条沙滩裤。

    他看也没看秦梓涵,便蹲地上和那叫豪子的男人打起趣来。

    秦梓涵被围在这群人当中,还真有几分格格不入的味道,她瞧着那男人,突发奇想的想看看他到底要耍什么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