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去左家

    更新时间:2018-08-27 14:45:32本章字数:2143字

    “赶紧去换衣服。”易凡刚把秦梓涵送回家,简芸就催着秦梓涵换衣服去参加生日寿宴。

    “易凡,我们晚上见了。”秦梓涵冲着易凡俏皮一笑,便在简芸的催促下上了楼。

    “阿姨,那我先回去了,晚上见。”易凡微笑着跟简芸道别后,转身离开了。

    “易凡,注意安全,慢点开。”简芸再三叮嘱,其实易凡这孩子也不错,但是,她又清楚自己女儿的性子,从小到大,梓涵一直把他当做哥哥来看,在她心里,易凡和秦铭威的地位是一样的。

    简芸刚走到客厅,秦梓涵正从楼上下来,简芸一看她穿的那么随意,也没有和她多费口舌,直接把她又推回了房间,翻找着她的衣橱,终于找到一个比较得体的连衣裙。

    “换上。”

    “妈,这个不适合我。”

    “换上。”

    “……”

    “要不要我帮你换?”

    “妈,你出去等我吧,我自己换。”

    等秦梓涵换好出来,简芸眼里一抹惊艳,这才是她生出来的女儿。

    秦家一家四口坐着车,来到左家。

    左家的势力真的不是盖的,一向对金钱权利不屑的秦梓涵也被眼前这个度假村给深深的吸引住了,这个地方被青山绿水环绕着,虽然远离市区,但是环境特别优美宁静,一来到这,秦梓涵的原本不情愿的心也慢慢的安静下来,听着山上传来的各种鸟叫声,秦梓涵不禁深深地佩服,左家真的是财大气粗啊。

    听秦铭威说,左家老宅现在就左老太爷一个人在这住,左宸的父母在市中心的富人区,便于打理他们的生意,左宸,随时听候左老太爷的差遣,老太爷让他回来,他就不敢在市区里多呆一分钟,左宸可是左家的独苗,在他心里,左老太爷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他从来都不敢忤逆老太爷。

    秦父和简芸先进去,秦铭威和秦梓涵在后面一边观赏着,一边走。

    “这个度假村太豪华奢侈了,我这辈子没这个可能能来到这样的度假村了”秦梓涵低声对秦铭威说。

    “那你就嫁给左宸吧。”秦铭威到现在还不忘撮合自己的妹妹和哥们儿。

    “……”秦梓涵不想理他。

    这个度假村大的不像话,进去了后,就好像进了植物园一样,各种各样花花草草被种在路的两旁,左老太爷可能偏爱竹子,这个地方各种各样的竹子都有,秦梓涵对这些也没什么兴趣,自然也不知道它们的学名什么。

    这一路上,既看到了南方苏州园林式亭子和池塘,蜿蜒曲折的回廊,又看到了北方四合院式的房屋,美的令人发指。

    来到大厅后,秦梓涵愈发觉得左家真的不是一般的气派,到场的都是自己上级的上级的上级,军营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几乎都身着正装的来到了。

    “梓涵,几天不见,想我了吗?”戏谑的的声音在秦梓涵的耳边响起。左宸的手主动地揽住了秦子涵的细腰。

    秦梓涵一听这讨人厌的声音,不用说就知道是谁,抬起手就想反手给他一巴掌。

    不料,手刚到半空就被左宸捉住。

    “宝贝儿,打是亲骂是爱哦,原来你这么想我。”抓着秦梓涵的手使劲把她往自己身边一带,两个人都快贴在了一起。

    “混蛋,你给我放开,不然后果自负。”秦梓涵从没和男人有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就算在军营里,也仅仅是看到过男人裸着的胸膛。

    看着左宸马上就要贴上来的脸,秦梓涵的脸上露出盖不住的恶心。

    “放开,快点。”秦梓涵在左宸怀里挣扎着。以前挺不经打的,今天怎么这么大的劲,秦梓涵微微蹙眉。

    左宸被眼前秦梓涵的美深深地吸引住,今日的她不同于往日那种冷酷帅气的美,平添了一丝妩媚和纯情女孩样的娇羞。披散下如藻般的大波浪,光亮而黝黑,细眉微蹙,眼神不自然地地闪躲,如珍珠般的脸颊上慢慢晕开着粉红色,娇唇像柔软的花瓣一样,散发着她独有的香甜味,如清澈的海水般的蓝色连衣裙,衬托出她清冷的气质,露在外面的白皙的皮肤,让人会误以为她是坠入凡间的天使,美进了自己的心坎。

    “啊。”左宸突然痛苦的大叫一声。

    “我说过了,后果自负。”不满左宸的禁锢,秦梓涵被他那样的眼神盯感到倒胃口,就索性抬起高跟鞋狠狠地碾压他的脚。

    “梓涵,你知道你这是在抹杀亲夫吗?”左宸忍着痛,咬着牙说。

    “别再出现在我眼前,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说完整了整衣服,走向宴会厅。

    刚走没几步,又被人抓住手臂,往后一带,落进了一个怀抱,一个混杂着香烟气息和淡淡茶香的怀抱。

    秦梓涵愣了下,看到眼前这个自己想碎尸万段的脸,怒火一下烧了起来。

    左宸不顾她的反抗和警告的眼神,将自己的唇吻住了她的唇。

    出乎意料之外的馨香,让人着迷。

    秦梓涵彻底的呆住了,自己二十五年来的初吻就这样被一个疯子给夺走了。这个混蛋。

    左宸想趁秦梓涵走神之际,有进一步的动作,加深这个吻,谁让这个丫头的味道那么美妙呢,一旦吻住,就不想再放开。

    “啊。”左宸又一次痛叫了一声,放开了秦梓涵。

    “你怎么还打上瘾了?”

    抬起胳膊,反手捶击了左宸的后颈,抬腿,刚想一个回旋踢踹向左宸的脸,有意识到自己穿的裙子不太方便,就抬脚,用高跟鞋的鞋尖儿踹向左宸的小腿。如果不是在老太爷的生日宴,她一定会把项链解下来,亲手了解了这个轻浮的混蛋。

    “我告诉你,别以为我再给你开玩笑,你这种货色,扔大街上,姐姐我眼皮都不撩一下,别自以为自己有多大的魅力,我过去的男朋友比你吃过的饭都多。赶紧给我滚蛋。”恶狠狠地说完,用手背狠狠地擦了擦左宸刚刚吻过的唇,就离开了,头也没回。

    秦梓涵想想就倒胃口,二十五年来,无论经历多么生死攸关的演戏实战,她都没这么恶心过,真想回家洗个澡,算了算了,就当被狗咬了。

    左宸一脸的错愕。

    “这女人说什么?说她以前的男朋友比他吃过的饭都多,呵呵,是吗,这个女人还真是特别。”左宸的指腹有意无意的摩擦着自己的唇,不经意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