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他的婚事

    更新时间:2018-08-27 14:45:32本章字数:2919字

    话音刚落,来客面上都是很高兴的样子,向老太爷道喜。心里的小算牌却碎成了渣渣。本想着攀亲来着,不料,人家早已名草有主了,而且是老太爷钦定的,这事准没得跑了。

    古蜜儿陪在老太爷的身边,精致的面容,粉色抹胸拖地长裙,明亮的像个公主,其实从秦梓涵进来,就目睹了她和左宸之间发生的一切,她从来没有见过左宸那样亲昵的称呼过她。

    左宸被爷爷的一番话给定住了原定,就连身边的人来给他道喜,他也毫无反应。

    待他反应过来,他首先、马上寻找着秦梓涵的身影,脚步也有些错乱。心里隐隐还有些担忧,秦梓涵可能会误会,哎,又自嘲的想想,自己这是怎么了。一个女人而已,只不过和自己以前遇见的不一样罢了。

    等他找到秦梓涵后,发现秦梓涵也在看向他,眼神里的恶心与厌恶像雷击一样把他镇住,他那一瞬,心里竟然有些害怕和失望,他不想从她的眼睛里看到那些。

    易凡听到这个消息,看到秦梓涵心里的厌恶后,垂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左宸,梓涵看来真的讨厌你啊,你在她心里……呵呵。冷笑一声,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易凡不自觉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以作掩饰。

    “易凡,我们走吧,我累了。”秦梓涵挽上易凡的胳膊,转身两人离开了。

    留给左宸的就剩一个背影。

    左宸居然冲上前,想去挽留她,想给她解释清楚,一看到她和易凡手挽着手离开,他心里就抑制不住的嫉妒。

    “哟,宴会还没结束,俩人急着离开要去哪啊”眼睛透露着一种大家都懂的意思。

    “这不是左少吗,还没来得及给你道喜,可喜可贺啊。左少和古小姐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啊。”易凡继续往火上浇油。

    左宸的眼睛里马上就要喷出火来了。

    “左宸,去哪和你有关系吗”秦梓涵压制着自己的声音,生气的说。

    “梓涵,这都是我爷爷自己做的决定,我根本就不知道。”左宸握住秦梓涵的双肩,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给她说这个。

    秦梓涵再也不想和他多费口舌,冷冷的眼神抛给了左宸,满眼的不解,“所以来?这件事和我有一毛钱的关系吗?”看了看左宸,又看了看易凡。

    易凡配合的耸了耸肩,双手摊开。

    俩人看着这样的左宸,突然很想笑。

    左宸看着满不在乎的秦梓涵和旁边这个碍眼的易凡,轻佻又赌气的说,“那我不打扰两位的好事了。”

    啪的一声,在优美和谐的宴会音乐声中显得那么突兀。秦梓涵又一次甩了左宸一巴掌。

    “……”左宸一脸的错愕,她怎么可以说打他抬手就打,换言之,他就真的长得那么像病猫,在她眼里那么怂?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秦梓涵白了他一眼。

    拉着易凡的手,秦梓涵走出了宴会厅。

    一路上,秦梓涵一句话都没说,只是看向车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越想心里越不舒服,上辈子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孽,这辈子要遇见这样的混蛋。

    ……

    宴会结束后,烦躁的左宸,还有古蜜儿心里也恨得痒痒的。

    左宸在秦梓涵离开后,就直接找到左老太爷,他要为他自己这个当事人问个清楚,为什么自己的婚姻大事不能自己选择自己爱的人。

    “爷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尽管自己心里很不爽,但还是压制着自己的怒火,毕竟左老太爷在左宸心里的地位不是一般的高。

    “怎么回事我不是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吗?你还想知道什么?”左老太爷一脸的不以为然。

    “宸,有事好好跟爷爷说,今天是爷爷的寿宴,别惹爷爷不高兴。”古蜜儿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在左家人面前做出一副贤良淑德的贤妻形象。

    “爷爷,这个我不能答应。”左宸忽视古蜜儿的存在。

    “你说的什么话,有我在一天,就由不得你。”左老太爷真的动怒了,左宸从未忤逆过他。

    “爷爷,别动气,宸,他一时想不明白,以后会明白的。”古蜜儿扶着左老太爷的胳膊,在外人看来就是左宸身在福中不知福,有这么体贴温柔又懂事的女人还不要,简直就是傻帽。

    古蜜儿,脸上表现的很淡定,其实心里比谁都慌,她真的害怕左宸对那跟女人是认真的。他也清楚,左老太爷之所以会选她作为左家的孙媳妇,不过是古家对左氏的发展注入更多的资金,左氏如果想要长久的称霸,少不了古家的帮助,如果想要这个帮助更加长久,就是结为亲家。

    左老太爷的鹰眼很早就发现了古蜜儿对左宸的情愫,所以,才会不顾左宸的意愿,一意孤行的定下了这门婚事。

    古蜜儿心里又何尝不知道左宸对她最多是哥哥对妹妹的疼爱之情,但是,自己就喜欢的就只有这个男人,而且喜欢了这么多年,要她放手怎么可能?如果不是那个女人的出现,她的宸是不会这么对她的,他不会像今天这样这么干脆的拒绝她,他还是会像以前那样疼自己,所以,所有的错都是那个女人,想到这,古蜜儿就恨得牙痒痒,想要手撕了那个女人。

    女人的妒火真的很可怕,所以,一场阴谋也就拉开了帷幕。

    不知是落下的车窗太大还是夜晚风太凉的缘故,秦梓涵不禁打了一个哆嗦。

    宴会散场后,左宸被叫到了书房。

    左老太爷坐在雕工精细的红木太师椅上,左父一脸严肃的站在书橱旁,左母一脸的担忧。左宸进了门后,就感觉这将是一场持久战。

    “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左老太爷先发制人。

    “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我知道我想要什么,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左宸男的这么认真,确实,连左父都吃了一惊,自己的儿子平时吊儿锒铛的,不务正业,今天的他确实让他很吃惊。

    “左宸怎么跟爷爷说话呢”左父在一旁为儿子的反应感到担忧,其实,只要儿子喜欢就好,他没有那么多意见。

    “爸,我不爱她,不能就这样毁了两个人一辈子的幸福,我会娶一个我爱的人,而不是任人操控。”左宸继续为自己争取。试图说服爷爷回心转意。

    “你,混账”左老太爷从没见过这样左宸,气的他抓起手边的青花茶杯砸向左宸。

    “……”左宸也没有躲,生生的挨了一下子,茶水在他的衬衫上晕开。

    左母从未见过左老太爷动过这么大的气,她紧忙让左宸给爷爷道歉。

    左宸还是不说话,眼睛直视着左老太爷,其中的坚定让左老太爷一震,自己明明是为他好,怎么就是不懂呢。

    “刘妈,请家棍。”左老太爷彻底怒了。

    “老爷……这……”刘妈一脸犹豫的看向屋里的其他人,这么多年,太爷还从未请过家棍,这次,真的动怒了。

    左父眼里无可奈何,左母满眼的心疼,自己的儿子也随了左老太爷的倔,自己认定的事,怎么也不会回头。

    左老太爷拿过家棍,使劲打着左宸的后背,只见左宸一声也不吭,硬生生的扛了十多下,左父揽着左母,左母的眼里满含泪水,打在儿子身上,疼在亲妈的心上。

    最后,左老太爷,见左宸也不低头,额头上全都是隐忍的汗水,紧咬着牙关,不吭一声。心疼之余,让他回房了。

    “这件事已成定局,你做什么也不会有用。”左老太爷说给正要出门的左宸。

    “……”左宸顿了一下,“不试怎么知道。”

    “哎……”左老太爷在左宸离开后深深叹了一口气,自己真的做错了吗?怎么就不懂自己的良苦用心啊。

    左宸回到房间后,把自己扔在了床上,刚刚碰到床,后背上的痛感,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哎……终于,还是开战了啊。”左宸嘀咕着,想起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顺从爷爷的心意,可得到的就是爷爷进一步的操控,他不想再这样下去。脑海里,突然闪过了秦梓涵的样子,呵,想要驯服这个浑身炸毛的野猫,自己还得苦练一身功夫啊。

    明天得去健身房上几个课程,得多找几个教练教教自己学会一些防身术,不能再任人鱼肉了,不然,男人的面子往哪搁,想想自己在秦梓涵手下屈辱的样子,就满腔的不甘,又想了想,秦梓涵的表情,邪魅的笑荡漾开来。

    转身又想到自己的婚姻大事,要耗费不少精力呢,古蜜儿,爷爷,爸妈,他要反抗的压迫还真多,漫漫独立路啊。心烦意乱之下,拿起车钥匙,深夜开向常去的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