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自己也琢磨不透的感情

    更新时间:2018-08-31 20:05:10本章字数:3762字

    “慕总,这是我们这个月的业绩表。”

    “嗯,放那吧。”

    张权把资料放在桌子一侧后,仍然迟疑着没有离开。

    “还有什么事?”

    “慕总,是这样的。你看这马上就要到公司成立的周年纪念日了,往年公司都会举办庆祝活动。那今年……你看要怎么办才好?”

    慕迪停下手中的工作,满是疲惫的叹了口气。

    “今年的活动就全权交给你去操办吧,不用问我。”

    往年一般都是交给专人策划,然后做一份文案后交给首席领导人审阅,同意签字后才能开始正式操办。

    然而,今年慕迪是实在是太累了。

    “慕总,您没事吧?最近看您都是很累的样子。您可是公司的顶梁柱,一定要多注意休息啊。”

    “嗯,我知道了。”

    慕迪回想着昨晚傅小慈对自己的态度,先是愤怒,后来怒气渐渐消散时,他又觉得困惑。

    他想不通,明明一直都乖顺听话的傅小慈为何会突然忤逆自己。

    他们俩,可以说从出生开始就认识了,在一起的这二十几年以来,她只忤逆过自己两次。一次是在昨晚,还有一次,则是在两年前的晚上。

    那时自己的父亲突然去世,自己莫名其妙就成了慕氏集团的新总裁。

    他刚刚毕业,就面对着这么大一个挑战。顷刻间,这一切压的他喘不过气。

    他那时唯一的想法就是去找傅小慈,找这个唯一还能让他感到轻松的人。他不懂自己的感情,也不知道爱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感觉,他只知道自己喜欢傅小慈在一起。

    因为她身上,总是有别人无法带给他的感觉。

    所以,他对傅小慈说了——

    我想和你在一起,我要你只能成为我的人。

    他满怀信心,嘴角挂着势在必得的笑容。因为他知道,傅小慈不会拒绝他的,从小到大,一次都没有过。

    然而,偏偏就这一次,傅小慈犹豫着说了不。

    犹如五雷灌顶,慕迪的笑容瞬间僵在了脸上。他的骄傲和自尊让他冲了上去,把她逼在墙角,恶狠狠地再问了遍。

    “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然而答案依然是否定的。

    他怒瞪着双眼,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傅小慈怎么就敢违抗他了呢?

    最后,他放开傅小慈,后退了两步,嘴角挂着轻蔑而阴森的笑意。

    “你会后悔的。”

    只留下这句冰冷的话,他便头也不会的走了。

    从那以后,虽然他们依然在一个城市,可慕迪却再也没回过那个地方。

    慕迪在这两年内,事业渐渐做的得心应手,他从美国留学归来带来的新颖经营策略让公司的业绩突飞猛进。不到半年,他就从被人质疑能力的愣头青,变身成了公司上下人人敬仰佩服的超人。

    不过他也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从不给竞争对手留任何喘息的余地。这一点和他的父亲如出一撤,甚至更甚于他父亲。

    然而,尽管他的事业做得风生水起,可他过的并不如意,这两年内,他只要一想起傅小慈,就有满腔的挫败和忿恨感,促使他一定要去占有她,折磨她。

    只是没想到,自己没时间去找她,她反倒先找上自己了。

    本来想着,既然是你自己送上门的,那我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可屡屡看着傅小慈痛苦挣扎的样子,他才发现,自己想要的好像不是这样。

    但除了用这样的方式对待她,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以外,又有什么更好的法子呢?他想不出了。

    他到底想要什么?他自己也搞不懂了。

    吃晚饭时,傅小慈才匆匆赶了回来。

    慕迪看了她一眼,入眼的是满脸的疲惫与沧桑。

    他昨晚实在是气到不行了,他就是讨厌傅斯年,凭他男人的直觉,他可以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傅斯年喜欢她。

    可昨晚让他几近疯狂的并不是因为傅斯年,而是因为傅小慈竟然因为他和自己产生了争执,并且还打了自己一巴掌。

    她可能不知道,这一巴掌,让他慕大总裁的颜面全然扫地,从小养尊处优,呼风唤雨的他什么时候被一个女人扇过巴掌了?

    所以他被怒气烧红了眼睛,想都没想便狠狠地折磨了傅小慈一顿。

    然而,等他早上起来,看见床单上满是凌乱的血迹时,他才知道自己的确是做的太过火了。

    但尽管如此,他也绝对不可能开口说抱歉的。

    “吃饭吧。”慕迪尽量温柔着语气。

    “嗯。”

    两个人相对而坐,都安安静静的吃着饭。突然,慕迪夹起菜放到了傅小慈的碗里。

    傅小慈都这突入而来的举动吓得抖了一下。

    “你怕我吗?”慕迪依然平静的吃着饭。

    他自我感觉傅小慈是怕他的,可是她昨晚的反应又让他太纳闷了。明明那么怕他的一个人,竟然又会为了一个小子而忤逆自己?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傅小慈低着头不说话,拿着碗筷的手愣在了空中。

    “那你恨我吗?”

    慕迪想他已经有了答案,自己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情,她肯定恨不得自己出门就被车撞死吧。

    然而,傅小慈却摇了摇头。

    慕迪疑惑更甚了,他皱着眉问,“为什么?”

    傅小慈又陷入了沉默。

    “是不是因为我现在在你的面前,所以你就不敢说实话?”

    “不是的……”

    傅小慈深吸了一口气,她喜欢他,这样的理由,让她怎么启齿?

    “我真的不恨你,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她只能这样说。

    双方的对话再次陷入了沉默,各自都怀揣着不同的心事。

    傅小慈疑惑他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而慕迪则疑惑,这看似柔弱透明,他一眼就能看穿的的傅小慈,究竟还有多少不为他知的一面?

    一周后,慕迪带着傅小慈和肖冉去参加了周年庆典。

    “说好的篝火晚会呢?怎么连个火星都没看见啊?”肖冉双手环抱在胸口,问道。

    肖冉是傅小慈从小到大都认识的人,但也仅仅局限于认识。因为他们并不经常见面,所以并不是很熟。

    他现在是慕家专属医疗团队的领袖,他们家已经连续三代在慕家做事了,并且每一代都是精英。

    而肖冉更是精英中的精英,天资聪颖,并且记忆力特别好。年仅19岁的时候就已经胜任了领袖的职务,管理着手下几十号人。

    张权因为不久前才从云南名族村旅游回来,对那的民族气息念念不忘,所以借用了慕家的农庄,操办了一个非常民族化的篝火晚会。

    不过现在才下午,所有的火堆都还没有点火。张权早早的就把大家聚集起来,说是要玩什么饭前助兴游戏。

    张权站在主持台上,简单说明了一番,然后他贼呵呵的告诉大家自己需要邀请一位异性做搭档。

    结果,他话刚落音,大家就纷纷骚动起来,有不少女人都争相恐后往慕迪身旁挤。

    “哎,小慈,你快去邀请慕总啊……”

    “我?算了吧。”傅小慈看看慕迪身边的娇花们,再看看自己素面朝天的样子,自嘲的摇摇头。

    “慕总,可以邀请你和我一组吗?”被称为“公司最美”的苏雪扎着利落的马尾,出现在慕迪面前。

    周围的女人仿佛瞬间失了色彩,都很有自知之明的散了。

    这个苏雪,可是慕氏集团的洽谈合作项目的高手。不为别的,就因为她长得好看,能勾的合作商神魂颠倒,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合同签了。

    甚至有人给她取了一个外号,叫做“小狐狸”。

    因为她看上的男人,没有哪一个逃的开她的手掌心。

    果然,连慕迪也不例外,他瞟了眼傅小慈,最终还是伸出了手,和苏雪的重叠在一起。

    “啧啧,这女的可以啊,连慕总都搞得定。”肖冉忍不住砸吧两下嘴,“别看了,再看眼珠子掉出来了。”

    傅小慈这才收回了神。

    “看来只有我两个一组了。”

    “我能不玩吗?”傅小慈蔫巴巴的,看上去没精打采的。

    “你怕我吃了你啊?”肖冉鄙视的看她一眼,“放心吧,虽然你长得还不错,可是我对女人可没什么兴趣。”

    傅小慈听后琢磨了半晌,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后,惊出了一头冷汗。

    第一个游戏,两人三足。

    就是两个人的一条腿绑在一起,跑到转折点后还要两人一起夹爆三个气球,再返回起点。

    每次十队一起竞赛,好死不死,傅小慈和慕迪他们那对分到了一起。

    她和肖冉别扭的站在一起,不让他搂自己的肩。

    “我不搂着你我们怎么跑啊。”

    “那……那你轻轻扶着,不准搂。”

    肖冉真是被她打败了,明明都说了自己对女人没有兴趣了。

    可他们这组在这边斤斤计较,慕迪那组倒是挺大方的搂在了一起。

    “你别说,他俩人站在一起还真挺般配的。”肖冉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不禁感叹道。

    傅小慈扭曲着笑脸说了声是啊,然后落寞的偏过了头。

    不过是做个游戏吗,没什么大不了的。况且,慕迪又不是你一个人专属的,你凭什么不高兴呢?

    看着周围里三圈外三圈的围了好大一群人,傅小慈心中不禁有些紧张,虽然她知道这些人只是单纯的想目睹慕迪的风采罢了,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等到慕迪这一轮结束了,人肯定也就散了。

    “好!大家准备了!要开始了!我数三个数,三,二,一……开始!”

    “嘿哟嘿哟。”

    肖冉扯着她就往前冲,根本就不顾他们两人的腿是否协调,反正凭他肖冉的力气,就算傅小慈拖后腿了,也能把她那条小鸡一样的后腿连带拖走。

    “慢……慢点……”她真的感觉自己就是直接被肖冉拖着走的,哪怕腿上不用力,她也能跟着他往前移动。

    最后她实在跟不上的她索性自暴自弃,把另外一条腿也抬起来了,整个处于半瘫状态的挂在肖冉身上。

    而慕迪那边,他跟苏雪两人似乎很有默契似的,迅速到达了转折点。

    在奔跑的过程中,慕迪一直搂着苏雪的腰,然而这一幕被傅小慈尽收眼底,她迅速垂下眼帘,转移了视线。

    趁她愣神的时候,肖冉已经把气球夹在了他们背后,还未等她反应过来,气球就在背后爆了。

    一个,两个……直到第三个她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肖冉耍小聪明,悄悄用手指甲把气球掐破了。

    怪不得她说她怎么还没用力呢,气球就爆了。

    于是肖冉又带着她,风风火火的跑回了起点。

    果不其然,第一名非他们莫属。

    虽然说不太想参加,但既然得到了这第一名的头衔,那终归还是有点小开心的。

    正在傅小慈欣喜之时,慕迪和苏雪还在和气球奋战着。

    只见他们两个背靠着背,胳膊挽着胳膊,用力挤压那一个气球。

    “嘭”一声气球爆了,两人的后背紧密的贴在了一起。

    他们有接着挤压下一个,可这最后一个气球似乎是气体不够饱满,任由他们怎么挤就是不爆。

    气球在他们背后滚动着,渐渐的滑到了臀部。两人见气球快顺着滑下去了,便更加卖力的去挤了。

    “嘭,”又是一声,那个气球终于爆了,可随之两人的臀部也来了个亲密碰撞。

    周围发出惊雷般的欢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