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原来是恶心的计谋

    更新时间:2018-08-31 20:05:11本章字数:3090字

    刚出门口,就又被薛成拦个正着。

    他笑盈盈的走过来,手里拿了两杯酒。

    “感谢大家今晚的捧场,赏脸来参加这个聚会。和在座各位同学一场,是我薛成的荣幸。来,闲话不多说,让我们一起来干一杯,以此来纪念我们的同窗之情吧!”说完不容她推脱,便把酒塞在了她手上,转身还邀请众人一起举杯。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和薛成的身上。众目睽睽之下,傅小慈再为难也不好意思推脱了。虽然自己跟他们没什么交情,但如果和众人一起干杯这么点面子都不给的话,就相当于打了所有人的脸。

    她硬着头皮将这杯酒一饮而尽,尽管是红酒,却依然熏得她直皱眉。

    “好,谢谢大家赏脸,那我薛成就祝你们今晚玩的开心,玩的尽兴啊!”

    大厅一片掌声雷动后,大家又开始了自己的交际。

    “我知道你不喜欢热闹,你看我们去那边怎么样?”

    傅小慈的确不喜欢太过热闹,所以她犹豫着点了点头,跟着薛成一同坐到了人比较少的这边。

    “小慈,你现在还在慕家吗?”薛成问。

    “嗯……”

    “慕迪……对你怎么样啊?”

    “还好。”

    说实话,傅小慈并不喜欢这种问话方式,她跟薛成又没有很熟,他却老是问这种比较隐私的问题。于情于理,都和他没有关系吧。

    她扶着太阳穴轻轻晃了晃脑袋,感觉有些不太妙,自己似乎有些醉了。

    “那你们在一起了吗?”

    “没有……”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

    薛成轻笑一声,突然握住她的手。

    “那既然如此,你要不要考虑和我在一起?”

    “薛成,你说什么呢,请你不要这样。”傅小慈甩开他的手,猛地站起身来,却感觉一阵不同于酒醉的天旋地转向她袭来,她重心不稳,重新跌坐在沙发上。

    “我不要这样,那慕迪呢?呵呵。”薛成本就不出众的脸此刻堆满了狞笑,他拿起高脚杯,凑近傅小慈将红酒悉数倒在她身上。“他可不止摸你的手这么简单吧。”

    “你刚才给我的酒……里面放了什么……”傅小慈半眯着眼睛,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迅速流失。

    “呵呵,你猜猜看啊?”说罢,他叫来两个女仆,语气暧昧的说,“傅小姐喝醉了,把酒泼在了身上,你们现在扶她上楼换套衣服吧。”

    傅小慈拼命挣扎着,想要摆脱她们的束缚,却于事无补。她想呼救,但此时她微弱的求救声在这宾客如云的大厅中,简直就是微不足道。

    她被两个女仆扔在一张偌大的床上。

    她挣扎着掏出手机,用仅存的一点意识,拨通了慕迪的号码。

    “喂?怎么了?”

    “少爷……救我……”

    这一幕刚好被进来的薛成看见,他一个箭步冲上来,夺过傅小慈的手机摔了个粉碎。

    而在那头的慕迪,听见这动静,瞬间就红了眼,青筋暴起,一脚将油门轰到了底。

    “你要干嘛?”傅小慈有气无力的问。

    “你说呢?”薛成抚摸着她的脸颊,大拇指摩擦着她的嘴唇。

    “求你,放了我好不好……”泪水无力地划过脸颊。

    “我放了你?那你让慕迪放了我啊!”

    薛成突然暴怒,开始疯狂撕扯着傅小慈的衣服。

    “慕迪那个王八蛋,他要整死我,好啊……那我就玩死他爱的女人……大不了大家一起死!”

    绝望,无助,恐惧,如洪水一般将她淹没。

    她现在连哀嚎都做不到了,只能眼睁睁的看见自己的衣物被撕碎剥落,身上还传来了男人恶心的抚摸感。

    不要……不要啊……

    失去意识的她逐渐闭上了眼睛。

    “我去你妈的!”随着一声怒吼,身上的人突然被踹翻。

    在看清楚来人是谁之后,傅小慈终于完全失去意识,昏了过去。

    “老子今天弄不死你!”

    纪扬川如铁锤般的拳头刚一砸在他脸上,他的鼻血就瞬间飚了出来。然后纪扬川根本没打算停手,一下接一下的揍着他,根本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

    “纪……纪扬川?”

    薛成护住自己满是血污的脸,震惊的看着眼前人。

    “知道是我还敢动我的人?”他的手停在半空中,咬牙切齿的说道。

    “川……川哥……对不起……我不知道她原来是你的女人……求你放了我吧……”薛成一听这话瞬间就崩溃了,哭丧着脸向纪扬川求饶。

    纪扬川缓缓的放下拳头,不屑地呸了一声。

    结果没想到,他刚放松警惕,这薛成就一脚踹了过来。纪扬川保持半蹲的姿势,被猝不及地踹了一脚,他倒地后又顺势翻滚起来,刚定住就见薛成拿了个烟灰缸直朝自己面门砸来。

    电光火石之间,纪扬川迅速侧身躲开了那个烟灰缸,下一秒,他的手中竟多了把不知从何而来的匕首。还未等薛成缓过神,那把刀就已经抵在了他的喉咙上。

    “信不信我宰了你?”纪扬川的声音冰冷没有一丝感情。

    薛成此刻连口唾沫都不敢咽,生怕稍微一动自己的小命就不保了。他完全相信纪扬川敢杀了他,毕竟他这个人物早在高中那会就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他身后的小弟,从来不用他自己呼召就有一帮自愿跟随他的,学校上下几乎没有人不认识他。

    他就是真正的——黑道之子,身上留着真正的亡命之血。

    此时此刻,纪扬川瞪圆了眼睛,双眸猩红,手中的刀死死抵在薛成的喉咙上。他此时此刻真的很想就这样杀了薛成,但无奈今天到场人非常多,如果现在下手,那到时候警方调查起来的时候,他绝对跑不掉。

    要真被抓了,就又要靠家里的势力才能摆平了。

    薛成这条贱命,还不值得自己回头去找家里人。

    于是,纪扬川生生的,将这怒气忍了下去。

    他将匕首收入腰后的刀鞘里,转身去看傅小慈的状况。

    尽管场合不对,但他在看见她若隐若现的雪白躯体时,还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随后他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包住了衣衫不整的傅小慈。

    他抱起她,堂而皇之的从大厅里走过,完全不顾别人惊讶的眼神。

    刚走到大门口,就碰见刚好抵达的慕迪,一脸阴沉的从车上下来。

    “小慈?!”他一见傅小慈便立即冲了过来,“怎么回事?”

    “薛成那孙子干的,好在我赶来的还算及时,才没出什么事。”

    慕迪眼中闪烁着怒火,接过傅小慈便头也不回的往车边走去,走到一半,他突然一顿,开口说道,“这次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但以后,麻烦你离她远点。”

    “人情这东西就免了,我不稀罕,”纪扬川无所谓的耸耸肩,“保护好她。”

    慕迪阴沉着脸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将傅小慈放在副驾驶的座位上之后,开着车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慕总裁还真没什么礼貌,连句谢谢都没有,纪扬川鄙视的想着。不过,看在小慈的份上就不跟你计较了。

    只是这薛成,是绝对不能放过的,要怎么整他才好呢?

    纪扬川摸着下巴,仔细端详着薛成这所别墅,仿佛陷入了沉思中……

    傅小慈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她费力的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发现慕迪竟然正坐在旁边守着她,而他温热的大手还紧紧握着自己的手。

    “你终于醒了……”

    “少爷,你……”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头还有点痛……”

    “你等一下……我去叫肖冉过来……”

    慕迪风风火火的跑下楼,又拎着肖冉风风火火的跑上来。

    肖冉被他折腾的上气不接下气,嘴里还包着一口饭,一边嚼一边骂骂咧咧的,“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跟你说过了多少次了,她没事没事,你瞎着急什么呢!”

    “怎么能不着急啊,她昏了这么长时间才醒呢!你再给我好好检查一下,一点后遗症都不能留。”

    “知道了知道了!”肖冉恐怕是为数不多的敢和慕迪拌嘴皮子的人了,“小慈,你可不知道慕迪有多坏,仗着自己是老板,竟然凌晨把我轰炸醒,让我火速过来看你。”

    “闭嘴。”慕迪咬牙切齿地说。

    肖冉扬着头朝他吐吐舌头。

    “我看她真没什么事了,会头痛只是因为迷药的副作用有点大而已,多喝点水促进一下代谢,再多休息休息就好了,不会有后遗症的。”

    “谢谢你……”傅小慈道。

    “没事儿,你要谢就谢慕迪吧。”肖冉暧昧一笑,“他可守了你一个晚上呢。”

    感受到身后传来的阵阵寒气,肖冉吐吐舌头,赶紧脚底抹油溜了……

    “对不起少爷,”此时的慕迪早已没了往日的威风,头发凌乱并且胡子拉碴的,还挂着对黑黑的熊猫眼。傅小慈看了,内心愧疚万分,“我又给你添麻烦了。”

    “知道就好。”

    慕迪略带埋怨的回答道,但见她愈发愧疚的模样,便又开玩笑的安慰她。

    “不过对不起就算了,毕竟是自己家的兔子惹了祸,我这个主人理所应当得出面解决问题啊,你说是吧。”

    “嗯……”

    傅小慈含糊的答应着,他这话听得她云里雾里的,也不知是褒义还是贬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