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这一株玫瑰花开的芬芳

    更新时间:2018-08-31 20:05:11本章字数:3777字

    “掉了就不要吃了啊,还放回盘里干什么?”慕迪显得有些无奈,随即叫来服务生,“陈店长,给我们重新换一盘。”

    咦,什么都没有发生?

    “啊……不用了吧,这样有点浪费哎……”傅小慈惊吓之余,实在是心疼这一大块牛排。

    “你还好意思说呢……”慕迪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还不是你自己弄得。”

    傅小慈满心复杂,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那块牛排被端走……

    又折腾了半天,这顿饭才终于吃完了。

    傅小慈也算是身心都得到了满足,既有香嫩可口的牛排享用,又有异常温柔体贴的慕迪陪桌,啧啧……今晚真的是圆满了……

    “咳,想问问你……”慕迪擦擦嘴角,有些不好意思的问,“你喜欢玫瑰花吗?”

    “喜……喜欢啊……”

    傅小慈害羞的低下头。

    难不成……少爷是想送我玫瑰花吗……

    “可是……”慕迪看着手机,面部有些抽搐。

    他本来准备在吃完饭以后带傅小慈去顶楼,那里有他安排的人提前布置好了场地。全场都是艳红的玫瑰花,并且还有很多人候在一旁,统一穿着白色的服装,手拿一支玫瑰花。在慕迪蒙着傅小慈的眼睛将她戴上楼后,取下她的眼罩时,所有人齐刷刷的对她说一句生日快乐。

    全场隆重非凡,还有乐队伴奏,慕迪本觉得这应该是一场十分感人的生日会。

    然而就在刚才,发红包给乔伊的时候,把场地的照片也发给了她。本想让她建议一下,给个好评,没想到她毫不客气的对慕迪说了句。

    俗到家了。

    “慕总,不好意思,按我的眼光来看就是,这都是什么鬼,也太老套了吧。没想到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人弄这种恶俗的玫瑰花场景……”

    “但是慕总,我相信以你的眼光是觉得不会弄这种东西的,你肯定是被什么场地布置公司坑了,觉得你有钱好骗,听我的,这种俗到家的东西根本就不值得您付款!千万别给钱!”

    慕迪嘴角有些抽搐,难得的犯了难。

    这下子怎么办,饭都吃完了,上面的人都等着他们呢……

    “尚……辰……”傅小慈还是有些叫不习惯,“我们要回家了吗?”

    “回家?回家干什么。”慕迪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绽放了一个无比撩人的笑容,“夜晚才刚开始呢。”

    慕迪拉起傅小慈,带她出了餐厅。

    不过他们可不是去顶楼,而是下楼去了。

    “我们要去干嘛?”

    她的手被慕迪紧紧握着,可以感受到他手心的温热和略薄的汗气。

    “我也不知道……”慕迪无所谓耸耸肩。

    “哦……”傅小慈满脸黑线,这个少爷又要带着她乱来了……

    “喂,你这什么表情啊,”慕迪戳戳她的脸蛋,“和我一起出逃,有什么不好?”

    “出逃?”

    “是啊……今晚就让我们卸下一切顾虑和防备,单纯的只有我们两个人在一起怎么样?”

    “嗯!”

    傅小慈的心一下子就化了,这个男人放下一切顾虑和防备的时候,身边依然还有自己。在他化身成为慕尚辰的时候,他依然让自己陪在他的身边。

    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嗯……你说是走这边还是那边呢?”慕迪抿着嘴,看看这边又瞧瞧那边。

    傅小慈摇摇头。

    “慕总!”突然,他们身后远远的传来一个声音,“你怎么下来了,快上去啊,大家都等着呢。”

    “哎,我们赶紧跑。”慕迪不等他把话说完,拉着傅小慈就开始狂奔。

    “哎!慕总!你别跑啊!”张秘书在后急的嗷嗷叫,马力全开的追着他们。

    傅小慈提着裙角,穿着高跟鞋,没跑多远就受不了了。

    “少爷……我……我脚疼……”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刚才还不小心扭了一下脚,疼的她眼泪都飙出来了。

    “啊,那怎么办?”

    慕迪看了一眼快要追上来的张权,情急之下拉着傅小慈上了路边刚好到站的公交车。

    “师傅快关门快关门!”慕迪拼命的催着公交车司机。

    “嘭”的一声,门猛然关上。

    外面的张权悲催的贴在门上,朝着里面喊,“慕总你不能这样啊!我什么都给你准备好了啊!连最近当红的小鲜肉都被我请来唱歌了,他出场费多高你知道吗!咱可不能这么糟蹋钱!喂喂!慕总!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喂!”

    任凭张权怎样哀嚎,怎样拍打门,公交车依旧毫不留情的开走了,只留下他一个人在街边哭丧着脸。

    “哈哈哈,张权那傻样真好笑。”慕迪难得的没心没肺的笑着。

    傅小慈真的好久好久没见过这样的慕迪了,自从两年前自己拒绝他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像今天这样相处过了。

    那一年慕迪真的经历了太多变故,父亲和继母双双去世,将慕家一切的重担都完全交在了刚完成学业没多久的慕迪身上,让他一夜之间就成了慕氏的继承人。

    然后,就是竟然被微不足道的自己给拒绝了,这对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慕迪来说,真的算是一种侮辱吧……

    不过还好,他们之间以往的那种感觉终于又回来了。看着此时捧腹大笑的他,她心里涌出许多说不出的感慨。

    “师傅,不好意思……没带现金。”

    慕迪翻翻钱包,果然里面只有银行卡。

    一看傅小慈,那更不可能了,她的包现在还放在慕迪的车上呢。

    “行了行了,赶紧去坐着吧,真服了你们,没钱也敢坐公交车……”司机大姐现在肯定气不打一处来,开了半天的空车了,好不容易上来两个人,结果还没带钱……

    不过她有句话说错了,他们啊,不是没钱,是太有钱了……

    “快坐,脚还疼吗?”

    慕迪伸手就要去摸她的脚,傅小慈赶紧一缩。

    “哎少爷少爷,我没事,没什么大碍的……”

    “又叫少爷?”慕迪斜挑着眼睛看她,嗔怪的说。

    “尚……尚辰……”

    傅小慈还是觉得怪怪的,叫了二十几年的少爷了,一时间真有点反应不过来。

    “你看见张权为什么要跑啊?”傅小慈问道。

    “呃……因为……”

    慕迪有点尴尬,但最后还是把这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告诉了傅小慈。

    “呵呵呵,”傅小慈捂着嘴笑的前仰后翻,“原来你就因为乔伊说老套,你就带着我跑了啊。”

    “是啊,不准告诉别人哦,”慕迪略带鄙视的看着她,“有那么好笑吗?不准笑了!”

    结果傅小慈抑制不住的越笑越厉害,甚至还难受的伸手扶着肚子。

    “对不起……我忍不……唔……”傅小慈猛然睁大了眼睛。

    慕迪此时正捧着她的脸,专心亲吻着她的嘴唇,唇舌辗转间她感觉到了他渐渐不安分的手。

    “不要这样……”傅小慈吓得赶紧推开了她,“少爷,这是公交车上……”

    “又没有人,怕什么。”慕迪满足的侧回脑袋,嘴唇上乱七八糟的沾着口红,“再说了,谁让你一直笑我,这是对你的惩罚……”

    傅小慈脸滚烫滚烫的,烧的厉害,两手交叠在一起不安的搓着,也不给他把口红擦掉。

    慕迪正得意着,突然就被车窗外的某个地方吸引了,他拉着傅小慈就准备下车。

    “哎,走走走,我们下车。”

    刚离了公交车暖气的庇佑,傅小慈就冷的打了一个哆嗦。

    “怎么了?”傅小慈问。

    “你看那里有一家花店。”慕迪拉着她逐渐走近,“你刚才不是说你喜欢玫瑰花吗?我给你准备的玫瑰花都在顶楼,只可惜今晚不能送给你了。”

    “那为什么不直接带我上去……”

    “那不是又太俗了嘛。”

    难得慕迪这么纠结一个问题,既要把玫瑰花送到她手上,又不能显得太俗气。

    其实傅小慈怎么样都无所谓的,只要和他呆在一起,有没有花或者俗不俗气那都没关系。

    他们走到花店门口,看见看管花店的女生正靠在里面的椅子上,一边看电视一边打着瞌睡。

    不过这正如了慕迪的意,因为他正好没有带现金。

    “嘘,小声点……我们偷偷拿一朵……”慕迪从桶里悄悄抽出一朵玫瑰花。“哎哟!”

    没成想这玫瑰花上有刺,把慕迪扎了个正着。

    看花店的女生听见动静,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就发现两个偷花贼正一脸惊恐的站在门口望着她。

    “小偷!”那女生弯腰,捡起面前的拖鞋就冲了过来!

    “快跑!”

    情急之下,慕迪转过身,一把扛起傅小慈就没了命的跑。

    傅小慈在慕迪背上被一颠一颠的,颠的她是头晕眼花,天旋地转。

    真是遭了罪了,她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欠了慕迪的债……不然自己怎么老是跟着他遭殃啊!

    黄浦江的大桥上。

    “不行了不行了,累死我了……我的天呐那个女生也太凶悍了吧!”

    慕迪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手里却依然紧紧攥着那朵玫瑰。

    他一边费力的咽着口水,一边借着大桥上昏黄的光线,把玫瑰上的刺全摘干净了。

    “诺,你的花。”他伸出被刺的伤痕累累的手。

    傅小慈也在旁边扶着大腿,也是喘的没了脾气。一见他递过来的花,以及他手上的血渍,瞬间她心里满是说不出的滋味。

    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礼物,吃饭,惊喜,偷花,奔跑……

    她突然觉得自己凭什么得到他这样的对待呢……他可是遥不可及的少爷啊,她怎么能容忍自己越了界呢……

    然而,尽管她心里再怎么觉得自己不配,但她还是忍不住萌生了一个念头……

    也许慕迪是真的喜欢她的。

    万般思绪从她心中掠过,慢慢的,她的眼睛里被什么东西蓄满了,似乎只需要再眨一下眼,那眼里的液体就会掉下来。

    真是的,自己怎么那么多眼泪呢……

    但她最终还是笑着,泪流着,颤抖着,接过了他手中的花……放在鼻尖,小心翼翼的汲取着玫瑰那旖旎的香气……

    二十年的苦涩与缠绵,终于……终于等待来了这一株玫瑰花开的芬芳吗?

    “你怎么哭了?”

    慕迪抚上她的脸颊,轻轻为她拭去眼角的泪珠。

    傅小慈摸上他的手,将侧脸埋进他的大掌,不断用脸颊去摩擦他温热的手,不断用嘴唇去亲吻他那些被刺扎伤的地方。

    这是她第一次这样大胆的主动接近慕迪,却依然是那么的小心翼翼。

    自己的秘密应该快关不住了吧,那名为爱的潮涌终于淹没了自己,快要从胸口溢出来了。

    可是真的好喜欢你……好喜欢你啊……

    慕迪将傅小慈一把扯入怀中,将她紧紧箍在怀里。

    “别哭,有我在……”

    傅小慈缓缓抬起手,终于回应了这个拥抱……

    他的滚烫的体温在这江风的瑟瑟寒意之中,显得那么温暖。

    “谢谢你,尚辰。”

    她靠在他的肩头,不断贪恋着他的体温。

    慕迪感觉到她微凉的身子,不禁楼的更近了。

    他此刻很想捧着她的脸,深深的吻她。但是他感觉,此时此刻的傅小慈,只是需要一个简单的拥抱而已。

    黄浦江的夜风轻轻包裹着这对缱绻缠绵的有情人,它悄悄趴在那里,偷偷窥听着他们内心的情话。它为他们欢笑着,却也为他们无奈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