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营救傅小慈

    更新时间:2018-08-31 20:05:11本章字数:3776字

    她挣扎着动了两下,旁边的人立马过来把她眼罩取了。

    眼睛处在黑暗中的时间长了,突然一下看见了光,刺激的她忍不住眯缝着眼,半天,她才看清楚来人。

    “薛成!你想干什么?”傅小慈吓得不断往后缩。

    薛成上次被纪扬川打的地方还没好,现在脸上还有很多乌青和淤肿的地方。

    “放心,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他摸摸傅小慈的脸,笑眯眯的说,“我现在只是想利用你教训一下慕迪罢了,对于你本身,我已经没有任何兴趣了。”

    “你不要伤害他!”

    一下子,傅小慈就被戳到了软肋。

    “真的,你要是想要你公司恢复名誉的话,我可以去求求他,让他帮助你。但是你不要伤害他!”

    “呸,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薛成的名誉早就毁在他的手上了,已经没有人再相信我了!他还烧了我的房子,让我无家可归,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惩罚他一下?”

    傅小慈愣愣的听着,不知道该怎么为慕迪辩解。原来,那房子真是慕迪烧的吗?那里面还有三条人命啊!

    其实薛成也不确定到底是纪扬川还是慕迪烧了他的房子,但是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和慕迪之间的恩怨带来的,所以他偏执的把房子被烧这件事的错误归咎到慕迪身上。

    “对不起,我带他向你说对不起,行吗?”

    傅小慈挣扎着想为慕迪做点什么。

    “快把你这幅可怜兮兮的样子收起来吧,对不起有用的话,世界上哪还有那么多杀人犯啊?哪还有那么多法律啊?一句对不起不就都解决了吗?”

    “那……那你想要什么?我可以帮你向他求啊!他肯定会给的!”

    “我想要他死……”薛成瞪红了眼睛,恶狠狠的说。

    纪扬川站在医院的天台上抽着烟,他的脚面前散落着数不清的烟蒂。

    “找到了吗?”

    “还没有,原来那辆面包车用的车牌号是假的,他们只要一换车牌号,我们就很难再找到了。”

    “是吗?没想到现在的黑帮都这么没用了啊。”

    纪扬川嘲讽的说。

    “哥,是真的很难找嘛。大哥已经把所有最近没活的小弟都派出去了,其他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堂主也在帮我们搜查啊。而且大哥说了,对方很可能有反侦查经验,不然我们不会都两天了还没有线索。”

    “所以这就是你们衰败的理由?”纪扬川把烟头猛地扔在地上。

    “哥,你真不能这么说。大哥真的在尽全力帮忙,还不是因为是你开的口。我知道你很着急,但是你也不能怪大哥没用啊,大哥听了一定会很伤心的。”

    纪扬川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我知道了,有情况再跟我说。”纪扬川把脚下的烟蒂用脚碾灭后,便走人了。

    但当他走到天台门口时,他突然停住了脚步。

    “帮我跟大哥说声谢谢。”

    纪暖川委屈的小脸上,终于绽放出了笑容。

    纪扬川和纪冉川总是这样别扭,明明心里都还惦记着彼此,但就是不表达出来,反而一见面就给对方摆脸色。

    唉,他该拿这两个哥哥怎么办呢?

    若不是傅斯年的关系,纪扬川可能早就请假不来了。

    傅小慈已经两天没来看傅斯年了,而且电话也打不通,再这样下去,恐怕就瞒不住傅斯年了。

    他给傅斯年带了饭,准备喂他吃,但傅斯年显然没有胃口的样子。

    “你直说吧,是不是我姐出什么事了?”傅斯年躺坐在床上,面无表情的问。

    “怎么可能啊,你在说什么呢?”一面对傅斯年,纪扬川又恢复了往日嬉皮笑脸的模样,他端着碗,用勺舀了排骨汤给他喝。“都说了,你姐想让我当你姐夫,特意让我来照顾你的。”

    “你别嘻嘻哈哈的了,我姐她到底怎么了啊?!”傅斯年一扬手,把他手中的勺给打飞了。

    玻璃勺砸上墙上,瞬间四分五裂。

    纪扬川也笑不下去了,把碗往柜子上一放,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他没有耐心再演下去了,根本就没人知道他承受的压力有多大。

    他甚至有一种担忧,他怕傅小慈可能还没找到,自己的精神就先撑不住了。

    他用手抹了把脸,突然就变得满不在乎的样子,他直接了当的说。

    “你姐被绑架了。”

    犹如五雷轰顶,傅斯年瞬间愣在了当场。

    “什么?你再说一次?”

    傅斯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轻声的又问了一次。

    “我说!你姐被绑架了!”

    纪扬川疯魔了一般,瞪着眼睛,朝着他大声说道。

    “知道了吧?满意了吧?然后现在你要干什么呢?你还不是只能坐在床上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不是想知道真相嘛,好啊,那我就全部告诉你啊!

    “我要去找她。”

    傅斯年的双眼像是突然失去了聚焦一般,他失神的下了床。

    “去吧,我就看看你能去哪里找她。”纪扬川笑着看着他,根本就不拉他。

    他停下了脚步,突然转身看着纪扬川,冲过去拉住了他的胳膊。

    “你知道的,你知道她在哪的,对不对?你去救救她好不好。”

    纪扬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半晌,最终还是起身把他扶到了床上,他皱着眉满眼疲惫。

    “我当然会救她,但是你,能不能安安心心的待在这里呢?”像是哄小孩一般的语气,“我答应你,我一定会把她救出来的,好吗?”

    傅斯年呆愣愣的看着他,点点头,眼泪不受控制的从他眼角滑落。

    看见傅斯年被自己开导好以后,他又重新去外面拿了个勺子喂他吃饭。

    其实自己现在能做的还不是等待吗?无期限的等待,让他备受煎熬,压抑的他喘不过气。

    慕迪一下飞机,就自己开车去了目的地。

    他知道傅小慈在哪里,在他六天没开机收到的无数条短信中,有一条短信莫名奇妙的写着一长串地址。

    然后后一条就是薛成想要对他说的话,无非就是什么想要救傅小慈的话,就自己来之类的话。

    明知道是个陷阱,但他还是就这么义无反顾的去了。

    他脑子里只浮现出要救傅小慈的念头,其他的事情,他一概没想。

    正开着车时,他拨通了那个电话。

    “喂?这不是堂堂慕总嘛,您这位贵人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啊?应该是我给您打电话才是啊。”

    “小慈在哪里?”

    慕迪懒得听他废话,直接了当的问起傅小慈。

    “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啊?”

    “别废话,给我听她的声音。”

    薛成在电话那边傲慢的呸了一声,把电话放到了傅小慈嘴边。

    “你情哥哥想跟你说话。”

    “尚辰……尚辰你不要过来……他要杀你……”

    傅小慈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现在非常的虚弱。

    “听见了吗?呵呵,慕总,你的情妹妹正等着你呢。”

    “别动她,我马上过来。”慕迪说完便挂了电话,一脚将油门踩到了底。

    “哟,傅小慈,想不到你魅力真的有这么大。”

    本来薛成没有抱很大希望的,因为他从来就没有想过,慕迪竟然真的会因为一个女人而不顾自己的性命。

    “堂堂慕总裁和黑帮公子竟然都惦记着你啊?”

    傅小慈饿得眼冒金星,疑惑的抬头看了他一眼,还以为她自己听错了,便又垂下了头。

    薛成赶紧打电话叫了几个小弟进来,把傅小慈扛了出去。

    想见傅小慈?哪有那么容易。要不好好折腾一下他,怎么对得起自己呢?

    然而,慕迪在另一头,全然不知道薛成的算盘,他还在一个劲的往城郊的乡村旅馆里赶去。

    他跟着导航转了半天,才终于找到这个地址,但是等他找到这个地方时,却发现里面已经空无一人了。

    “你耍我?”

    慕迪打电话过去,冷冰冰的问道。

    薛成在那边笑了两声,讽刺的说。

    “哟,慕大总裁还真的去那种穷乡僻壤的小旅馆去啦?看来你还真的很重视这小妞嘛。”

    “废什么话,你到底把人带去哪里了?”

    “别激动啊慕总,淡定一点,别等一下丢了你总裁的气度。”薛成轻笑着,“我薛成可是说话算数的人啊,我们现在就在地下室呢,你让前台的小姐带你过来呗?”

    慕迪随即挂了电话,冲下楼去找那个所谓的前台。

    不过是一个乡村妇女般的打扮,哪算得上什么前台小姐。

    “你就是慕迪?”女人问道。

    “地下室在哪?”

    她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笑眯眯的看着慕迪,“哟小哥,真没想到……原来你长得这么帅啊,要不……你今晚就在我……”

    “我问你地下室在哪?”

    慕迪没工夫跟她浪费时间,加重了语气问道。

    “哼,前边那个门,右转有个楼梯,下去就到了。”

    她冷哼一声,把瓜子壳丢到他脚面前。

    本来还想好心提醒一下他的,但就冲着他这态度,这女人就不乐意跟他说了。

    哼,小白脸你就等着瞧吧,待会儿有你好受的。

    慕迪根本就没工夫跟她啰嗦,转身便出了门。

    他根本就顾不得后果是什么了,只有自己闷着头不断地往前冲。

    他心里的那个人不能受一点点的伤,哪怕自己头破血流,也要护她周全啊。

    下了楼梯后,他看见了一道木门,连一点准备都没有,他就着急忙慌的推开了门。

    然后他感觉一片漆黑中,有人把自己推到了。

    紧接着就是一阵铺天盖地的拳打脚踢。

    慕迪死死护住头,坦然的接受着这一切。他既然敢来,就不怕这一切。

    大不了最严重的就是死嘛,没什么了不起的,他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

    他想着,快点打完吧,这样的话,他就能马上看见傅小慈了。

    他倒在地上,护住身上的脆弱部分,接受着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

    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慕迪感觉到意识在逐渐消退,身上的疼痛感似乎都不那么明显了,这帮人才终于停了手。

    房间里的灯被突然打开了,慕迪强撑着爬起来,已然是满脸的血迹,他眯缝着眼睛看了看周围,并没有发现傅小慈的身影。

    “傅小慈呢?”

    一个男人将手机递给慕迪,慕迪看见了上面薛成的脸。

    “慕迪,怎么样?刚才的教训应该还没把你打疼吧?你应该还有精力过来这边的吧?”

    “你在哪?”

    “果然是慕大总裁,有骨气!我真欣赏你。”

    薛成把镜头对准了傅小慈,只见傅小慈此刻正耷拉着脑袋,手脚被捆在一起扔在地上。

    “看见了吗?小慈她正等着你呢。南北区城郊的废弃商业楼,怎么样?您还敢来吗?”

    “你给我等着。”

    慕迪咬牙切齿的说,看着傅小慈被扔在地上的模样,他恨不得现在就把薛成碎尸万段了。

    “好,我等着。”薛成露出阴险的表情,随即便挂断了视频。

    薛成所说的废弃商业楼在离这里很远的另外一个城区,看来薛成是早有准备想要好好折磨一下自己啊。

    不过,就凭他这点程度的也算的上是手段吗?在慕迪眼里,不过是过家家的程度罢了。

    以前慕迪在美国留学时期接触过的黑手党,可比这个残忍多了呢。

    哪怕是为了傅小慈,自己也一定可以扛下来的。

    一定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