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孤身一人闯入的胆量

    更新时间:2018-08-31 20:05:11本章字数:3238字

    慕迪喘着粗气坐上司机的位置,他现在必须要更加集中精力了,不然一个不小心,可能傅小慈还没见到,他就先出车祸了。

    他发动汽车,开往下一个目的地。

    一路上,他的眼前偶尔会变得一片模糊,但都是他硬掐着自己的伤口,利用疼痛感来强迫自己清醒,才撑过了这快要晕厥的感觉。

    等到达工厂的时候,从楼里出来一个小弟,将他带到楼上。

    这薛成一定是故意的,他知道慕迪肯定受了很严重的伤,却还偏偏挑了这十楼的高度。

    等好不容易爬上去以后,连那个小弟都在喘着粗气了,就更别说慕迪了。

    慕迪死死咬住嘴唇,不让自己的呼吸声出卖自己已经接近极限的体能。

    “哟,慕总您真来了?来,来坐,肯定累坏了吧。”

    薛成假惺惺的扶他走到凳子面前,让他坐下。慕迪也毫不客气,一屁股就坐在了凳子上。

    “傅小慈呢?”

    “哦,她刚才正在休息呢,我现在把她请出来。”他转身对小弟们说道,“还愣着干什么啊!快去!快把傅小姐请出来。”

    两个人便赶紧从拐弯处把傅小慈连人带凳子抬了出来。傅小慈嘴巴里塞着个毛巾,根本说不出话,只能不断的留着眼泪,对着慕迪摇头。

    “小慈!”

    慕迪猛然站了起来,只见傅小慈摇头愈发厉害了。

    “嘭”一声,薛成从小弟手里拿过球棒,对着慕迪的后脑勺猛然一下。

    傅小慈嘴里发着含糊的声音,眼泪拼命的从她眼里滑落。

    为什么,为什么要来啊,尚辰……

    她看见慕迪被折磨的几乎不成人样,心里痛的犹如被撕裂一般。

    我的少爷……我朝思暮想的少爷……我如王子般的少爷……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甘愿被人踩在脚下啊,求求你,求你,别在往前了!你走吧,带着你的骄傲和尊严潇洒的走吧,不要管我啊!

    傅小慈在心中的哀嚎没有人能听见,她只能用泪水来表达她心中喧嚣的感情。

    慕迪头上的血直流到他的眼睛里,眼睛被刺激的生疼,可他却依然努力的睁着眼睛,试图爬起来,爬向傅小慈。

    薛成不死心的不断用球棒挥打着慕迪,打的慕迪几乎已经感受不到后背有多么痛了,也许这才是痛的极限吧,那就是痛到麻木。

    也许是怕就这样把他打死了,薛成才终于停了手。

    他可不能就让慕迪就这样轻易的死了呢,他还没玩够呢。

    傅小慈努力挣扎着,最终她摔倒在地,嘴里的毛巾也因此掉了出来。

    她哭着喊着说,“少爷,少爷……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再过来了,我求你回去吧!”

    慕迪扯出一个十分生硬的笑容,“你怎么……又叫我少爷了?”

    “尚辰……我求求你……”傅小慈痛苦的埋下头,已然泣不成声。

    “慕总,既然你都一个人来了,那么我也一定会按照我的承诺把小慈放了的。”薛成这会儿倒做出很守承诺的样子了,虚伪的嘴脸让人一见就觉得很恶心,“来人啊,快给傅小姐松绑。”

    两个男人把傅小慈扶了起来,给她松了绑。

    傅小慈获得自由后立马扑向了慕迪,慕迪看着她安然无恙的样子,欣慰一笑。

    “还好你没事……”

    这句话如钉子一样猛然戳进她的心口,刺的她心中满是鲜血。她看着他满是血迹的脸,和伤痕累累的躯体,一时间竟放声哀嚎了出来。

    “尚辰……尚辰……对不起……”她扶起慕迪,手上全是从他而来的鲜血,她小心翼翼的触碰着他,把他抱紧在自己的怀中。

    “傅小慈,既然都给你松绑了,你还死赖着干嘛啊,赶紧滚啊。”

    一听这话,傅小慈搂的更紧了,生怕谁要把他和慕迪分开。

    “唉,这女人就是烦,给我把她拉走。”

    “我不走,我不走……”像是要把孩童和母亲分开一般,她死死的搂着慕迪,不愿意挪开半步。

    “都他妈给我别动,”一个声音从后方传来。只见纪扬川带了一帮人拿着枪就从楼下冲了上来,周围的小弟瞬间都从腰间掏出了枪。

    “哟嗬,这排场还挺大嘛,都是来欢迎我的吗?”

    纪扬川说着,把枪对准了薛成的脑门。

    “纪扬川……我我劝你可别冲动,你有枪,我们也是有枪的,你要是真敢开枪,你也不一定能活着回去我跟你说……”

    “啊,是吗?那我好害怕啊……”纪扬川突然一笑,“那我们玩点温柔的吧,兄弟们,把枪放下。”

    他后面的人齐刷刷都放下了枪,正当周围人还在奇怪为什么他们会傻到把枪放下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

    纪扬川率先拉开自己的外套,只见他的外套里,齐刷刷的捆着一排炸弹。他身后的小弟们也是同样,每个人一拉开外套,身上都捆着炸弹。

    “我们不开枪,刀枪相向的那多不文明啊是吧。但是你们不一样啊,你们比较没素质,所以你们想开枪就尽管开好啦。”

    就凭薛成找的这几个小混混组成的黑帮,还真以为能跟全国最有威慑力的黑帮抗衡?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而且这黑家二公子一般是不出手的,但要真出手了,那他们被吓得屁滚尿流也是正常的。

    还带枪?充充面子而已吧,不过是小黑帮拿来吓混混们的。

    “怎么?不开枪了?不开枪那我就先把人带走了?”

    纪扬川邪笑着看着薛成,看着他频频点头的样子愈发觉得他可笑而可恶。

    转过眼睛就看见傅小慈正抱着慕迪哭的撕心裂肺的样子,说实话他的心又疼了一下,要现在躺在这里的是自己,她也能为自己哭一场吗?

    正百感交集着,突然薛成这边的一个人对着天开了一枪。

    在这狭窄的室内,这突然一枪震的每个人耳膜都隐隐作疼,并且下意识的弯了一下腰,现在逐渐混乱起来。

    慕迪躺在傅小慈怀里,被这一枪震的警醒了,他忘却了疼痛一般猛然坐起了身,便看见这人群混乱的时候,有一个男人正站在离他们不远处,拿着枪正对准了傅小慈!

    “小心!”他大吼一声侧身扑向她。

    于是,这颗子弹毫不意外的射进了慕迪的身体里。

    傅小慈呆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半撑起身体挡在了自己的面前,他低头看着她,血滴顺着他的脸滑落在了傅小慈的脸上。

    一滴一滴的,仿佛正预示着他生命的流失。

    慕迪最终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傅小慈接住他坠落的身体,声嘶力竭的喊了声。

    “尚辰!”

    在这慌乱逃命的人堆中,她抱着慕迪的身影显得是那么的无助和绝望。

    纪扬川总觉得,此时此刻真的没有人能比她再绝望了吧,因为她现在是那么的撕心裂肺,根本就看不见别人一般的绝望着。

    其实他也突然感到有些绝望呢,因为这一幕让他深深的觉得,自己可能这辈子都无法代替慕迪在她心中的位置吧。

    刚才那个开枪的人已经被纪扬川开枪打到了手腕,枪掉落后他转身从另外一边的楼梯跑了,现在纪暖川带了帮人去追他。

    “尚辰,我求求你,你不要睡好不好,好不好啊?”傅小慈满手鲜血,捧着他的脑袋,不断亲吻着他的额头。

    “小慈,我们先把他送去医院吧。”

    “对了医生,你不是医生嘛,快,你赶紧看看他,赶紧救救他好不好!”

    傅小慈仿佛早已失去了理智,她拉着纪扬川,语无伦次的哀求着他。

    “小慈,你冷静好不好?我说我们先把他送去医院!”他深呼吸一口气,将心中的钝痛强压了下去,“你不能再抱着他了,等一下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他更回不来你知道吗?”

    “好,好……那我们赶紧送他去医院。”

    傅小慈眼睛肿的老高,抱着慕迪费劲地站起身来,想要凭自己的力量就把他带走。

    结果刚起来,她就因为两天没吃饭导致的低血压而眼前突然一片漆黑。

    她双腿一软,和慕迪双双摔倒在地,晕了过去。

    医院内。

    傅斯年坐在傅小慈旁边,紧紧地握住她的双手。

    一听说傅小慈得救了,傅斯年本来正打着点滴的,得知这个消息后便赶紧拔了针头冲向了傅小慈的病房。

    傅小慈从昨天到现在昏睡了整整一天,本来刚开始她是那种睡得极度不安稳,但又怎么都叫不醒的状态。但后来纪扬川在她的点滴里加了点安神的药物后,她才逐渐睡踏实了。

    不知道她此刻是不是做了噩梦,眼角竟然有泪滑落下来。

    “姐,你快醒醒吧……”

    傅斯年有些懊恼,为什么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呢?他不想总是这样等待,他也多想,为她做点什么呀。

    “纪扬川,我姐她什么时候醒啊?”傅斯年带着哭腔问。

    “你不要担心了,你姐她真没什么事的。”

    傅小慈的确没什么事,不过是因为身体常年低血压再加上两天没有进食,才导致的昏迷。

    跟那个救了她的男人比起来,这似乎真的不算什么事。

    纪扬川站在傅小慈的病床前,失了神地看着她,没了往日的活泼气息。

    他们是为了彼此可以出生入死的关系吗?原来慕迪也可以为她做到这个份上啊,他还以为,能这样做的只有自己呢。

    他一直都觉得,傅小慈只是执着的爱着一个根本不爱她的人,一个只是会把她当玩伴的人,而自己只要凭着满腔的火热和浓浓的爱意总有一天会打动她的。

    但现在,自己的努力似乎已经完全被慕迪的身影给遮盖住了。

    那么既然如此,自己的努力到底有什么意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