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想要奋不顾身冲向你

    更新时间:2018-08-31 20:05:11本章字数:3197字

    傅小慈眼皮动了动,睫毛闪烁了几下,逐渐睁开了眼。

    她贴着枕头不舒服的磨蹭了一下,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猛然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慕迪呢?”她抓着傅斯年的手,惊慌地问。

    那句“你终于醒了”卡在了傅斯年的喉头,他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默默的把这句话咽了下去,连同他心头的苦涩,一同咽了下去。

    “我问你?慕迪呢?”

    傅斯年看着她半天都说不出一个字。

    换做是平常,傅小慈一见傅斯年到处乱跑,肯定先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他教训一顿,然后再把他拖回床上。

    但现在呢?

    自己好像完全被遗忘了……

    “我不知道……”

    他垂下眼帘,淡淡的开口道。

    傅小慈又像疯魔了一般,扭头拉住床尾的纪扬川。

    “扬川……慕迪呢?”

    她的语气显得那么的小心翼翼。

    “我昨天刚把你俩从楼里带出来,慕家的人就来了,他们直接把慕迪带走了……”

    傅小慈愣了一下,然后想都没想就把手上的点滴给拔了。

    刚一落地,眼睛面前便又是一片昏黑,傅斯年赶紧起身扶住她。

    她站着缓了一会,便又要走。

    “你不能去。”

    傅斯年拉着她不松手,不让她走。

    “你放开我……”

    傅小慈挣扎了两下,发现根本就敌不过他的力气,她只好无奈的看着他,满面泪水。

    “斯年……你放开我吧……我求你了……”她无助的央求道。

    傅斯年眼神闪烁了一下,心里好像软了一下,但仍然没有松手。

    “尚辰他……受伤了你知道吗?……因为我受伤了啊……我必须得去看他啊……”

    如果他死了,那么她一定会把自己的命赔给他吧。

    “斯年,放开你姐吧……”

    纪扬川也开口劝道,毕竟当时的那个场面自己也在场,慕迪被折磨的样子他看见了,傅小慈绝望的样子他也看见了。

    他知道傅小慈觉得不会放任他不管的。

    于是傅斯年放开了手,她得到自由后没再看他一眼就匆匆的跑了出去。

    心中全是铺天盖地的钝痛,傅小慈好像真的将他抛在脑后了呢。

    姐,你别走。

    我头疼。

    傅小慈慌里慌张的赶到了慕家,就看见肖冉正站在大宅旁的小楼门口,捧了个大碗吃饭。

    这小楼是专门供给慕家的医疗团队使用的,一共三层,基本的医疗器械都是配套齐全的。

    “慕迪呢?”傅小慈冲上去抓住了肖冉的胳膊。

    肖冉正端着饭呢,结果被她这样一扑上来,差点连碗都扔了。

    “我的碗我的碗!”他护住碗,然后舔了舔手上滴落的汤汁。““哎呀,小慈,你不要着急嘛,有我在慕迪他不可能出什么事的。”

    话虽这样说,但回想起昨天来他还是有点后怕的,慕迪被抬出来的时候满身鲜血,浑身软趴趴的,脑袋无力的耷拉在一旁,仿佛已经断气了一般。

    若不是纪扬川来消息说慕迪出事了,那么慕家就没有人知道这件事了,而肖冉也不会及时的带领医疗团队赶到了。

    “肖冉,可以让我见见他吗?”

    肖冉犹豫半晌,最终还是勉强的答应了。

    本来慕迪现在是非常虚弱不应该见医护人员以外的人的,但是看见傅小慈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他就忍不住心软了。

    他带着傅小慈进行了全身的消毒之后,才来到慕迪的面前。

    慕迪此时此刻正躺在床上,带着吸氧器,头上包扎着纱布,满面苍白。

    “肋骨断了三根,内脏出血,中度脑震荡,全身淤血,以及后背中了一枪。不过幸好他命大,这一枪并没有打穿他的骨头,子弹的碎片也没有伤到他的重要器官,他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

    傅小慈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在看见慕迪这幅样子时,又忍不住的滚落了下来。

    “对不起……”她半跪在床前,不断重复念叨着这几个字,拉起慕迪的手放在了自己脸上。

    若不是自己,他怎么会受这么严重的伤呢?自己真的凭什么让他为自己做到这个份上。

    她已经没有心思再去揣测慕迪到底为什么会奋不顾身的来救自己了,她现在心中只有着满满的愧疚感。

    哭着哭着,慕迪的手指突然动了动,但由于傅小慈太过于悲伤了,根本就没注意到他这细微的动作。

    “哭的真难看……”慕迪发出轻微的声音。

    傅小慈突然就愣住了,然后猛然站起来。

    “你终于醒了,呜呜呜……”

    傅小慈用手背抹着眼泪,不断抽泣着。

    肖冉赶紧过来看了看慕迪,问他现在的感觉怎么样。

    “还疼不疼啊?”傅小慈带着哭腔问。

    “不疼……”

    其实连慕迪自己都不相信不疼,这不过是用来安慰傅小慈的话罢了。虽然她没傻到连这也会相信的程度,但是好歹她心里会好过一些吧。

    “都是我害了你……”

    “不要乱想了,这不关你的事……咳咳……”

    慕迪话说的有点多,不禁咳嗽了起来。

    “你快躺好快躺好……不要说话了……”

    傅小慈赶紧帮他掖好被脚,不让他再说话了。

    随后肖冉也让她不要呆太久了,毕竟这慕迪刚醒过来还是需要多休息的。

    “一醒来就看见你……真好……”

    她正准备走时,慕迪突然拉着她的手说。

    傅小慈心中满满的都是他带来的暖意,一时间竟不知道作何反应了。

    最终她用力回握了一下他的手。

    怎么对于他,自己好像越来越无法自拔了呢?

    纪扬川心中对这次的事件依旧放心不下,便把纪暖川叫到了医院。

    “你去给我仔细查查薛成的底细。”

    纪扬川对他吩咐道,他总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就凭薛成现在的能耐,他到底以什么能力去控制的那些黑帮小混混们?

    上次抓了一个他的小弟,那小弟说是薛成出钱收买了他们的老大,成了他们帮会的二哥。可是,薛成的家底早就空了,他又哪里来的钱去收买别人?

    难道薛成的底细比自己知道的还复杂?还是说他根本就是受人指使的?

    他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他一定要把这件事弄个清楚。

    “二哥,薛成现在都被警察抓起来了,还怎么查啊?”

    “从上次你们放跑的那个人查起。”

    纪扬川斜着眼睛,鄙视的看了他一眼。

    他的直觉告诉他,那个人绝对不简单,从那个人的种种表现来看,他的目的也许从一开始就不是慕迪。

    他设想,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呢?其实那个人早就潜伏好了,就是专门冲着傅小慈去的。

    但这也只是一个假设,也许还有其他的可能,他暂时还不敢确定自己的想法。

    “哎哟哥……我又不是故意放跑他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天来了多少jing察,再追下去的话我和小弟们肯定都得被抓。而且我们身上都还有枪和炸药呢,这要是被抓进去了,想出来肯定就没那么容易了!”

    纪暖川委屈的嘟了嘟嘴巴。

    “行了,别撒娇了……反正你尽快去查就对了,我不想听你那么多解释。”

    “好嘛……”纪暖川又嘟起了他哪标志性的嘴。

    真没想到,他这二哥不回来就算了,一回来就拼了命的使唤他。

    唉,他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装潢奢侈的一家俱乐部会所中,一个女人正坐在会厅中的高脚凳上,优雅的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

    “怎么样,薛成他把事情办得还顺利吗?”

    “小姐对不起,是我无能。”

    “怎么?失败了?”

    女人突然转身,一头过腰的长发显得她的面容愈发的娇小与精致。

    那个开枪打伤慕迪的男人此时正毕恭毕敬的对着面前的女人说话,他简单的叙述了当天发生的事情。只是,对于开枪打伤慕迪这件事,他实在不敢说,他稍微扭曲了一下事实,说成是薛成对慕迪下了毒手。

    “什么!”女人站起来,把红酒尽数泼到了他的脸上,“你这个废物,你怎么没有阻止他!”

    “是属下无能!我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做,等我看见慕少爷的时候,他就已经受了伤了……再加上他们人很多……”

    “废物废物废物!”女人气的把手中的杯子砸在他头上,“不要再找借口了,你就是一个废物!”

    “是!是我放松警惕了,请小姐你责罚我吧!”

    “罚你有什么用吗?能改变现实吗?早知道就不要派你这个没用的家伙去监视他了。”

    女人坐在凳子上,气的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而那个男人,早就吓得不敢动弹了,弯着腰低着头根本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才知道慕迪受伤就把她激动成这个样子,真不知道若是她知道慕迪其实是被他开枪打伤了的话,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慕迪他现在怎么样了?”

    “现在他已经被慕家接回去了,听说已经无大碍了。”

    女人叹了口气,想了一会。

    “算了,既然他没事,那我就不和你计较那么多了。你现在赶紧回去收拾一下东西,回日本去吧。”

    “可是……”

    “哪来的那么多可是?你还嫌事闹的不够大吗?纪扬川都知道你的存在了,你还不走?是不是等着被人查出来后把我也抖出来啊?”

    “好吧,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回去。”

    说完他便转身出了房门。

    女人愤愤的锤了一下桌子,眼里满是歹毒。没想到自己的计划竟然都让那个薛成给破坏了,给了钱还不照着自己的吩咐办事,真是个不知好歹的东西。

    看来还是得自己出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