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甜出蜜的日子

    更新时间:2018-08-31 20:05:11本章字数:3836字

    傅小慈画完之后眼睛有点酸胀,她把画拿给了傅斯年,见他开心的模样自己的心情也好像敞亮了许多。

    他就是这样,最喜欢收到的礼物就是傅小慈画的画。画的其他东西还不行,必须要画他自己他才满意。

    这也是他为数不多的像小孩子的时候吧,虽然反应不算强烈,但至少眼睛里已经盈盈的满是笑意了。

    把傅斯年哄开心后,傅小慈便出了病房。

    她要去找纪扬川,想要好好的跟他道个谢。

    毕竟从他救了他们之后,就再也没有好好跟他说过话了。

    一是没有多余的时间,二是他给自己的冲击的确有点大,自己一直整理不出合适的词句跟他交流。

    “请问一下,纪扬川医生在吗?”

    小护士正忙着写一份报告,本来就着急,心情也不太好,一听她要找纪扬川就更不高兴了。

    她抬头瞟了她一眼,敷衍的回答了句,“不在。”

    “呃……谢谢啊。”

    虽然傅小慈感受到了一阵莫名其妙的敌意,但还是礼貌的道了谢。

    结果刚转身就看见了纪扬川站在身后,一副蹑手蹑脚的模样。

    “哎呀你怎么就转过来了,我还说吓你一跳呢。”

    纪扬川依然一副不正经的样子。

    傅小慈一见他就忍不住的笑了,他是唯一一个不会给傅小慈任何压力的人,跟他在一起总是能轻松自如的相处。

    “今晚,我请你吃饭吧?”

    “我的天呐,我终于等来你这一顿饭了吗?”

    纪扬川做出夸张的样子,旁边的小护士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结果就刚看见便又气呼呼的把头埋下去了。

    “我这不是想好好感谢你一下嘛,不想吃就算了。”

    “吃,怎么不吃啊!”

    纪扬川笑呵呵的答应道。

    开玩笑,有什么是他不吃的啊。

    一家自助的牛排餐馆内,纪扬川像个饿死鬼一样,没命的往盘里夹着菜。

    傅小慈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下去了,开口问他。

    “你拿这么多你吃的完吗?”

    “这有什么吃不完的?再说了,这本来就是自助的,不多吃一点,那多不划算啊。”

    傅小慈算是服了,这纪扬川上辈子肯定是饿死鬼投胎的,这辈子励志一定要当个饱死鬼。

    “嗯……味道还不错……”

    别看他那么瘦,但其实胃口比谁都好大。

    “扬川……我今天主要就想好好跟你道个谢……谢谢你一直这么照顾我啊……”

    傅小慈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说这些合不合适了,毕竟她看纪扬川吃这么香,也不知道应不应该打断他。

    “别客气……”

    纪扬川头都不抬一下。

    “还有那天……听说后来来了很多警察,你没事吧?”

    傅小慈小心翼翼的问的出这句话,虽然那天她被慕迪的已经吓到没有心思再顾虑纪扬川了,但是慕迪渐渐恢复之后,她也才逐渐反应过来。

    “呃……没事……”纪扬川突然就停下了嘴巴,他一边尴尬的咀嚼,一边想着怎么回答她,“我们下来的时候把武器都藏楼里了,警察看不见武器自然也不会对我们怎么样……”

    “你该不会……真是……”

    傅小慈压低了声音问。

    “其实我从来就没有骗过你啊……”

    纪扬川回想着自己之前曾无数次的告诉她,但是都被她当做玩笑话一样听过了便就忘了。久而久之,纪扬川也不想让她知道了,反而想尽办法的想要在她面前成为一个普通人。

    但是看来现在,想瞒也瞒不住了。

    傅小慈看到自己的猜测被证实,突然就特别丧气的拍拍脑袋。

    “唉,我怎么这么笨呢?”

    明明纪扬川就告诉过自己很多次了,但是自己怎么就是不信呢。

    “好啦好啦,别懊恼了,我又不嫌弃你傻。”纪扬川咬了口西瓜,“怎么,现在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你想不想跑啊?”

    别看他现在一副淡定的模样,其实心里早就捏了把汗了。尽管他自认为了解傅小慈,但是对于这件事的答案,他永远都摸不准。

    “跑?我为什么要跑啊……?”傅小慈傻呵呵的笑了笑,“有你这黑帮少爷保护我,我拉拢都还来不及呢,为什么要跑啊?”

    纪扬川抿嘴一笑,因为笑的太过灿烂了,导致眼角甚至都有褶子出来了。

    “我真的要谢谢你,要不是因为你,可能现在我都已经看不见慕迪了。”

    纪扬川笑容一僵,但他马上调整又恢复了常色。

    “没什么,顺手而已。”

    其实纪扬川早就猜到薛成会针对慕迪了,所以那天慕迪一入中国境内的时候,就已经有人跟着他了。

    但并不是为了保护慕迪,只是为了救傅小慈而已。

    “但还是要谢谢你啊……”

    傅小慈不断的说着感谢他的话,但是此时此刻他却已经没有心思再听了。

    不过是些为了慕迪而感激的话。

    自己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啊,你看不见吗?

    我不是为了慕迪啊,若没有你,谁闲着没事干才会去救他呢。

    但纪扬川依然笑的灿烂,那副样子,就仿佛正诚恳的接受着她的道谢一样。

    他不禁冒出一个想法,如果当时就让慕迪那样去死该多好?那样傅小慈应该就不会再一直念叨他了吧?反正她晕倒之后的事她也不会再记得不是吗?

    刚一冒出这个念头,纪扬川就不禁甩甩脑袋想要将这样的想法赶出去。

    就算她不知道,就算在场的人都不说出去,那自己呢?自己可以再坦然的继续面对她吗?

    不过是在感情上输了,他还不想在人品上也败得一塌涂地。

    他为自己刚才的想法感到有点龌龊。

    怀着复杂的情绪吃完了这顿饭,本来以为和傅小慈单独吃饭应该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的,但是她却一直在自己的耳边提起其他男人的名字。

    吃过饭后,两人站在分叉的路口上。

    “你看你这顿饭吃的,都没好好跟我讲话,你这嘴角旁边都还有粒西瓜子呢。”

    傅小慈无奈的说,随即拿起他的手,用他的食指把他嘴角的西瓜子给弄掉了。

    倒也不是嫌弃他,只是说她的潜意识里可能还是觉得自己直接上手帮他弄掉这样的行为有点过于亲昵了吧。

    “那我先回去了,你自己路上小心啊。”

    两人道过别后,傅小慈便匆匆忙忙地走了。纪扬川知道,她还担心着慕迪呢。

    他站在原地,依然像以前一样,迟迟不肯离去,哪怕只是望着她的背影,也能望的出神。

    自己到底还要努力多少才能让她看见自己呢?还要努力多少才能取代慕迪的位置呢?

    傅小慈,你告诉我吧,我真的……不知道啊……

    傅小慈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她打开慕迪房间的门才发现房间内并没有开灯,可能慕迪已经睡了吧,她这样想。

    正打算退出去的时候,突然她感觉胳膊被人猛然一拉,她整个人便贴在了墙上。然后便是一股熟悉的气息铺面而来。

    慕迪侵占式的吻狠狠掠夺着她的唇,她被紧紧抵在墙上,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吻不知作何反应。

    感受到慕迪逐渐炽热和急促的呼吸,以及他开始上下游走的手,傅小慈才开始惊慌的推着他。

    “你疯了吗?”

    傅小慈强烈感受到了他的欲望,但是他的身体现在都还没好,怎么能随便乱来呢?

    “我想要你……”他性感低沉的身体贴着耳朵响起,让她浑身上下都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不行……”傅小慈的手顺着墙胡乱摸了一阵,终于把灯打开了。

    慕迪被灯光刺的眼睛一眯,偏了偏头。

    傅小慈趁机从他的怀中逃了出来。

    “你现在身体都还没好呢,怎么能乱来呢?”

    傅小慈赶紧把他扶到床上,给他掖好被角。

    慕迪愤愤的看着她,刚刚撩起来的火此刻瞬间就被浇灭了。

    “你去干嘛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慕迪不高兴的问。

    “我去请纪扬川吃了顿饭,”见慕迪不太好的脸色,她又补充道,“毕竟他救了我们一命,怎么着也得去道个谢吧。”

    慕迪被堵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想了半天才接着说。

    “那你要请他吃饭也应该带着我啊,下次不准跟他单独见面了,知道吗?”

    傅小慈无奈的点点头,答应着他。

    也不知道慕迪是不是太久没发泄过了,接下来的几天总是动不动就把傅小慈往床上带,要不就是不分场合的给她来个热吻,都被肖冉看见了好几次,也不知道收敛一点。

    傅小慈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关系当中了,慕迪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对待过她了,不仅没再发过脾气,反而更是前所未有的宠溺着她。

    经过这一次的事件之后,傅小慈隐隐约约确定了一件事,也许慕迪对自己根本就不是一时的兴趣,他对自己是真正有感情的。

    不然谁会对一个自己没有感情的人奋不顾身呢?

    可是让傅小慈迷惑的是,尽管慕迪对自己好,也只是行为上的。他从来没有用言语来表达过他对自己的感情,这又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到底他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呢?

    但尽管双方都没有具体表达过,现在却依然以情侣一般的方式相处着。

    可能只是需要一句话,一个承诺,傅小慈就能真正的卸下自己的一切防备和他在一起了吧。

    她现在已经不想去想慕源生临终前对她说的话了,那就像座山一样压着自己,自己早已不想再去背负了,她想要拥自己的生活了。

    “在想什么呢?”慕迪从背后环住她的腰,将脑袋贴在她的耳侧。

    “没什么。”

    傅小慈收回自己的思绪。

    慕迪刚刚洗过澡,她可以闻见他身上沐浴露的芳香,她忍不住多吸了两下。

    慕迪亲昵的靠着她,与她耳鬓厮磨着,她转过身和他面对面的站着。

    她看着慕迪片刻,竟然主动的吻上了他的唇,但是不过是蜻蜓点水一般的吻。

    慕迪心里有些诧异,没想到傅小慈竟然会变得主动起来。但是他表现的却十分淡定,也没做出任何动静,就这样静静的等待着她下一步动作。

    傅小慈亲了两下,感觉他没有什么反应,而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再继续下去了。便瘪了瘪嘴,悻悻的缩回了脑袋。

    慕迪觉得她这副模样十分的可爱,他轻笑一声,一只手扶住了她的脑袋,自己重新吻了上去。

    本来想自己等着享受的,哪知道这兔子怎么笨成这样啊,看来自己就是主动的命啊。

    傅小慈感觉到他的手顺着自己的衣服下摆,正渐渐伸入自己衣服内,她浑身一阵酥麻,呼吸不禁急促了起来。

    她象征性的推了他的胸膛两下,却发现他穿着浴衣,正大敞着胸膛,她的头不禁更加的晕乎了。

    吻到情动之时,慕迪突然一下弯腰,将她抱了起来,搂着她的双腿跨在自己的腰侧进了屋。

    傅小慈被放在床上,她挣扎着说,“不行吧……你可以吗?”

    现在慕迪的伤基本上都好了,他亲了一口傅小慈的嘴,回答道,“我这么生猛,你说我可以吗?”

    傅小慈脸上都来不及红,就又被慕迪吻住了。

    “等一下……关门……”

    傅小慈突然惊慌道,有好几次他们就是正亲着肖冉就跑了进来,吓得她在这间屋子里无论干什么都快要有阴影了。

    慕迪也想起了这一回事,赶紧下床把门反锁了,他现在才不想受任何人打扰呢,他要和他的傅小慈好好亲热一番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