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叶江山

    更新时间:2018-08-27 15:05:35本章字数:3730字

    楚夏喊了一声之后径直吭哧吭哧开始吃水果,很快一个穿着唐装,精神矍铄的老人就从二楼走下。他手中拄着龙头拐杖,一双眸子里充满着看透人世的精明,一头银发梳理的一丝不苟。

    叶江山,现任叶家家主,六十五岁的他根本没有一点这个年纪老人的迟暮和老态龙钟。他身上带着一种耀眼的无形光芒,这种光芒即便是在站千万人之中都是能一眼将他辨认出来。

    楚夏笑了笑,脸上的笑容也是温和了一些。他可知道这位老爷子不简单,二十多年前作为某还击战高级将领立下赫赫功勋。这老爷子手里可是真正有敌人鲜血的,他自己杀的人就超过了一百个!

    可以说在华夏军方高层中也是有极高的地位,而这一次他来到天风市和这位老爷子也是有关系的。

    “你小子,没大没小的,以后改一改你这臭毛病。万一哪个自尊心和荣誉感极强的老家伙听了你的话不高兴了,给你在什么人面前穿个小鞋,你小子哭都没地儿哭去。”叶江山没好气地说道,楚夏嘿嘿一笑并没有在意。

    叶江山坐在沙发上,给自己泡了茶,但是并没有着急楚夏口中情报的事情。

    “对了,你跟小雨怎么样了?”叶江山眯着眼睛问道,楚夏翻了翻白眼,“我看不上她她看不上我,要我说啊,这件事情你就别操心了。我们两个根本不是一路人。”

    “这丫头,看回来我不收拾她的!”叶江山沉着脸说道,楚夏摇了摇头,他很明白叶晴雨是怎么想的。从小在这个现实的社会中长大,哪个姑娘的梦想不是嫁一个高富帅的白马王子啊?这很正常,再说像她那样的人,一般人是肯定入不了眼的,这件事情倒也不能全怪她。

    他轻呼一口气说道:“事情和你想的差不多,确实有人想要暗中掏空梦星集团。手脚做的很隐蔽,如果不是你特意提醒我的话,我可能还真的是查不出来。这个是一些保镖,你看一下。”

    楚夏将手机上的照片给叶江山看,叶江山眼睛微微眯起,“三月份支出三百一十万,恩还行,嗯?这个特殊支出七百万是什么意思?”

    “这就是他们的手段吧,和财务科的人暗中打好关系,在叶晴雨签字之后后添加进去。这样即便是被查出来也只能是按玩忽职守处理这个财务科的人。而想必那时候这个人已经拿到了足够的回扣,他大可以拿着这笔钱逍遥自在。”

    楚夏淡淡的说道,叶江山微微点头,“原来是这样啊,这些人还真是胆子挺大啊,敢在我孙女身上动心思。小子,这件事情你应该知道怎么办吧?”叶江山淡淡的说道,楚夏耸耸肩,“你那什么跟我换啊?我这个人向来不做赔本的买卖。”

    “我跟你说,和长辈说话的时候不要掺杂什么金钱利益,这样很容易让别人反感的。”

    “哦,知道了,以后我不提了。所以你到底用什么来交换?想空手套白狼?开什么玩笑,我像是那么大方的人吗?”

    楚夏撇撇嘴说道,这老头还真是挺狡猾的,不过想从自己这里占到便宜,那只能说这家伙想错了心。

    叶江山也是万分无奈,这小子比猴都精。

    “那你想要什么?”

    楚夏嘴角微微掀起了一抹笑容,“豪今酒吧最近有人闹事,我调查过了,背后的主使是天明酒吧的老板杜天明,这个人身份有些不简单,我不能直接动手……”他淡淡的书都啊哦,叶江山点点头。

    “那家伙的后台是天风市武警×长,那是他的结拜兄弟。行,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了,不过你们也注意一点。虽然这里有我给你们遮掩,但是也不要太明目张胆了。你这么做让一些高层的智囊团很头疼,那些家伙心眼子多了去了。”

    楚夏笑着点点头,“放心吧,他们的生意我们哪敢抢啊。”

    “没什么事我先去吃饭了,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吃吃喝喝吧。”楚夏站起身来转身走出去,叶江山轻笑着摇摇头。他的目光微微闪动着,这个小家伙可不简单啊。背后的背景就算是他也是有所忌惮……

    豪今酒吧,天海市最大的酒吧,无论是富商权贵还是学生富二代都想要去这里一掷千金。这里面的消费简直是天价,外面三块半一瓶的青岛啤酒这里面买三十五一瓶!

    至于各种好酒就更不用说了,但是依旧还是有人趋之若鹜。原因只有一个:这间酒吧不只是一间酒吧,这里面提供一种很特殊的服务。

    他们会根据你的职业为你规划最合适的职业道路!

    无论你是学生还是教授,无论是政府高官还是小混混,只要你能付得起钱,这里的人就会在最快时间内为你制定出一份最详细最贴身的职业计划。

    这里走出了各种各样成功的人士,有学霸,有黑帮头子,由政府高官,有商业巨鳄。只要是你能想象到的职业到这里一定会有一分极其详细的职业计划等着你。

    所以豪今酒吧不只是一个酒吧,它还是一个汇聚了全世界顶尖智慧精英的集合体。

    楚夏就是这间酒吧的创始人之一,每年这个酒吧光是分给他的红利就足有三个多亿!这些都是豪今酒吧智囊团们的成果。

    走出这个院子之后楚夏就拨通了一个电话,“喂,银灰,下次那帮人在去闹事的时候就处理了他们。嗯,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我们操心了。”

    说完之后楚夏开着车就走了,一路向着更西方向走去,他的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不大一会周围的车流就减少了许多,楚夏以自认为潇洒的姿势挂上了最高档,车子嗡鸣一声瞬间窜了出去。

    两旁已经化成两条虚线的景物在眼前飞驰而过,这种速度带来的超强刺激让楚夏也是有些兴奋。

    就在这时候,他的后脑却突然被顶上了一支冰凉的东西,他笑了笑,“我要是你我就不会随意开枪。”

    “我现在的时速是一百四十公里,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个细小的错误都可能让整辆车打着旋摔在地上,直到整辆车都摔成三千六百块大小不一的碎片,当然也包括你。我想这么漂亮的女人有这样凄惨的下场,这也真是太不公平了吧,老天啊,你为什么就是这么不公平啊!”

    这时候后座探出了一个女人的脑袋,长得很漂亮,一双眼睛中闪烁着冰寒的目光,嘴角带着冰凉的笑意。

    女人听着他前言不搭后语的感叹也是冷冷一笑,她收起了手中的女士手枪,只不过嘴角的笑容更浓了,她又是舔了舔嘴唇,像是盯着猎物一样的眼神盯着楚夏说道:“我对你感兴趣了,你是第一个让我提起兴趣的人。”

    她意有所指的说道,楚夏笑了笑,“其实这把手枪不适合你的,勃朗宁M1906,这已经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就停产的手枪,都可以称为祖宗辈的手枪了。真没想到你竟然还这么怀旧,而且它的威力和射程都太有限了,你拿着它执行任务不合适的。”

    “我给你推荐一款,格洛克17型手枪,弹容17发,有效射程50米。这种手枪才能配得上你的气质嘛,这种老掉牙的东西就不要拿出来玩了。”楚夏淡笑着说道,那女人挑挑眉,“看不出来你对枪械挺有研究的嘛。”

    “那是当然,说起来你都不信,格洛克设计这款手枪的时候我还在一旁观察了全过程呢。”楚夏笑着说道,普通人一听就知道他在瞎吹,一个军火公司研制手枪能让你在一旁观察?

    “那你挺厉害啊,不过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东西比子弹更厉害啊?”女人似笑非笑的说道,楚夏点点头,“哦?是弹道导弹还是高超音速武器?”

    那女孩手里握着一枚手雷扬了扬,楚夏点点头,但是脸上的笑容依旧是那样淡漠。女孩挑挑眉,“你不害怕?”

    楚夏挑挑眉,“82式全塑无手柄钢珠手雷,杀伤半径六到七米,平均投掷距离四十米。相信我,你绝对逃不出我攻击范围六米之外。”他笑眯眯的说着,言语之间带着绝对的自信。

    “果然是兵王啊,就是不一样,只是不知道你现在为华夏所做的一切他们还成不承认?而且你来到这个城市也不仅仅是因为豪今酒吧吧?是不是也因为那个东西来的?”

    女人淡笑着说道,把手雷重新揣回了兜里。楚夏耸耸肩,但是眼中却闪烁出一抹不知意味地精芒,他们啊,随便吧。承不承认那是他们的事,自己做不做那是自己的事情。至于第二个问题他根本没有回答。

    “行了,下车吧。也拉了你这么长时间了,油钱总的给报销一下吧!”楚夏摊手说道,这时候车速也缓缓降下来,女人嫣然一笑,从兜里掏出一沓钱递过去,“能让左冥王替我开车,我也是非常有荣幸呢!”

    “那是,真不是跟你吹,能有幸让我当司机的人那真是少之又少……”

    砰!

    就在他唠叨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危机,而也就在这一瞬间楚夏眼中精芒暴闪,在不可能的情况下身子生生偏移了三厘米,子弹擦着他的左脸颊瞬间飞出去,在挡风玻璃上开出一个口子。

    而几乎在同时,楚夏左手猛地往后一顿,接着一道割裂皮肤的声音瞬间响起。

    那个女人身子猛地往后一扬躲过这一击,同时左手成拳猛地砸向楚夏的颈动脉。楚夏右手放开方向盘闪电般的叼住这个女人的手腕,接着猛地用力。这女人的手腕随着一声碎裂软软的垂下去。

    女人脸色一瞬间疼的苍白,她知道今天自己要失手了,左手马上拉动门锁就要逃。楚夏冷哼一声脚下刹车一点,顿时车子猛地一顿女人控制不住向前一栽。

    她的心脏精准的将刺在椅背上的军刺瞬间吞没,一瞬间她嗓子里发出一声嗬嗬的声音,但是眼神却逐渐的溃散,最终灰暗下去。

    楚夏轻轻一笑,继续开车疾驰,但是那女人此时却是身子猛地僵在那里。

    她脸上还残留着笑容,但是这笑容再也没有时间能绽放了,在她心脏前有一小段刀刃显现出来,正是这一段刀刃瞬间刺破了她的心脏。

    三棱军刺,日内瓦公约明文规定禁止使用的残忍武器。它身上三道深深的血槽足以让被割上一刀的人流血不止,最终因失血过多而死。因为这种武器造成的伤害撕裂性的,是不可修复的!

    楚夏淡淡的拨通了一个电话:“喂,铁子,西郊来收一下尸吧,是个美女哦!”

    “嗯好。”

    他挂断电话之后打开车门一脚刹车,方向盘猛地一打,顿时这女人的身子瞬间被甩出了车外,而他却又一脚油门完美的一个直角漂移瞬间改变方向消失不见。

    就在他消失的时候,那女人被扔下来的地方一个男人快速来到这里,看到这具尸体之后也是深深叹了一口气,“阎罗,任务失败,第七孟婆被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