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门前救人

    更新时间:2018-08-27 15:05:35本章字数:3466字

    此时楚夏低下头看着面前这个孩子,孩子面色青白,浑身不断的痉挛着,很有可能是中毒了!

    那个中年妇女这时候也是急忙爬到楚夏的身边,一边哭着一边说道:“好心人,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她泪流满面,像是要把这心肺都哭出来。楚夏点点头,“大姐你先别哭,我先给孩子做个检查,你赶紧拨打急救电话。”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特殊的手法在孩子的胸口处丈量了一下,左右手食指拇指交替进行。不久之后他微微皱了皱眉头,这孩子的确是中毒了,毒素现在已经侵入心脏,马上就要致命!

    楚夏深深吸了一口气,他一瞬间脸色凝重起来,绝对专注再一次出现在他的脸上。他的右手食指轻轻的在孩子檀中穴上面揉动着,同时左手指甲掐在孩子左手的虎口。很快孩子的左手就变得黑青,鼓鼓囊囊的似乎下一刻就会破碎一般。

    这一幕让很多人都恐慌,甚至有的人已经报警。

    楚夏没有理会这些,目光凝重的盯着孩子的每一个表情,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很快孩子的神色就开始痛苦起来,身子在那里不断的翻滚着。

    “摁住他!”楚夏出声说道,中年女人急忙死死了抱着自己孩子的手脚,眼中满都是哀求和恐慌。她看着自己孩子痛苦的神色也是流露出难过,但她没有办法,在这样紧急的情况下她只能选择相信面前这个人。

    楚夏这时候右掌向内一翻,中指压在食指上,接着闪电般点在这孩子的某一处穴位,同时左手也是瞬间抬起死死锁住了孩子的肩膀。孩子的抖动幅度逐渐增大,脸上的痛苦表情也更加明显。

    他的右手食指快速点在孩子胸口的几个穴位,接着右手手背轻轻拍打在孩子的肚脐上方三寸左右的位置,这时孩子猛地吐出一口血,那中年女人吓得亡魂皆冒,瞬间盯在楚夏的脸上。

    但是楚夏没有任何躲避,他左手松开双手如穿花蝴蝶一般瞬间绕过孩子的背后,这孩子被他双手生生翻了一个方向变成了背朝他。这一瞬间楚夏恐怖的臂力展现出来,右臂撑在孩子身下左手连连点在这孩子背后的几个穴位。

    孩子左手涨得更大,里面的黑血像是随时都有可能喷溅出来,楚夏目中精芒一闪,左手食指猛地刺在孩子的天风穴。接着他变戏法似的从背后掏出一根银针瞬间刺在这穴位上。

    当他将银针拔出来的时候,一股黑色的脓血瞬间喷溅而出,在场众人都是惊呼一声急忙让开,这鲜血洒在地上散发出一股腥臭的味道。楚夏的脸色明显松了一点,但是这还没有完,他右手猛地一震孩子在空中掉了一个方向平躺在他的右掌上。

    楚夏将孩子轻轻放在地上,接着右掌轻轻贴在他的心脏处。现在已经有毒素攻入心脏,如果不彻底清除的话很有可能当场丧命,这可是一条人命,楚夏万万不敢大意。

    一股股冰凉的能量顺着他的右掌轻轻钻到这孩子体内,楚夏的脸色逐渐的变得凝重起来。

    麻烦大了!

    刚刚清理毒素的时候竟然不经意间加快了这毒素攻心的速度,现在孩子已经开始在弥留状态,随时可能一口气过不来当场死亡!楚夏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在战场上遇见过很多次比这更加快危险的场景,这点情况还难不倒他。

    “所有人退后三米,我要保证这里绝对安静。”楚夏冷冷地说道,那些人面面相觑,也不知道是良心发现还是被刚刚楚夏这一手震慑了心胆,竟然都是很听话的让开了身子。

    “你,去通知保卫科,拿一个塑料垫子来。”他随手指了一个保安说道,那保安急忙点点头跑到后面去了。楚夏深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看着中年女人说道:“大姐,孩子一周前吃过什么东西吗?”

    中年女人现在六神无主,怎么可能记得起来一周前孩子吃的是什么,当下支支吾吾也说不出来个长短。楚夏心中一叹,“急救车怎么还不来?”他皱眉问道,众人都是摇头,现在应该不是高峰期啊,按理来说最近的医院距离这里不过两三公里的路程,五分钟之内就能来啊。

    现在没时间管这么多了,楚夏深深呼了一口气,如果等急救车来了可能孩子都命丧黄泉了。

    很快塑料垫子拿来了,楚夏尽量保持平稳地将孩子放在了垫子上,接着右手轻轻贴在这孩子胸口,左手以一个极其古怪的姿势扣在右手上。

    同时一股冰凉的能量瞬间在他体内奔涌开来,这是老头教给他的,是正统的华夏道家绝学。按照老头子的话说,他现在是玉清派第四十七代真传弟子。当然他也不知道这玉清派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只是通过书籍和传闻知道这是道家的一个道统罢了。

    他的这一手功夫就是老头亲自调教的,据说是当年老子西出函谷关时交给尹喜的正统道教玄法,谁也不知道它这名字叫什么。只是在历代道教发生大规模灾难的时候显现过一些威势,据说修到至高境界便可如老子一般褪去人身修成正果。

    当然这只是传说罢了,谁都不知道至高境界究竟是神了。

    楚夏深深吸了一口气,这股能量源源不断的渗透到这孩子的心脏中,不断的驱赶着那些毒素,孩子的脸色逐渐的好看起来,紧锁着的眉头也逐渐的展开。

    “妈妈!”

    孩子突然呢喃了一声,稚嫩的童声一瞬间将所有人的心脏狠狠敲动了一下,这是人间至极的真情。一瞬间那女人泪崩,死死抱着自己的孩子痛哭流涕。“妈妈在,妈妈在呢!”

    她一边不断亲吻着自己孩子的额头一边说道,这时候围观的众人也是面色复杂。他们可以对这女人攻击,嘲笑她的老土和丑陋,但是面对这人间最纯真的真情,他们真的是想不出什么言语可以诋毁这种感情。

    楚夏的心脏也是狠狠跳动了一下,他在南非过了七年刀口舔血的生活,这一声稚嫩的童声让他已经逐渐被冰封的心脏再一次显露出了春天般的活力。

    他又是深深吸了一口气,体内的能量源源不断的输入到这孩子体内,孩子的脸色更加舒展了,原本不断挣扎的身体已经舒缓下来,很显然他的痛苦得到了有效的遏制。

    楚夏深深吐了一口气,还好这孩子没有掉到悬崖之下,不然今天的愧疚会让他下半辈子一直会在阴影之中。

    不大一会急救车带着凄厉的响声驶来,医务人员慢吞吞的拿下了担架车,不耐烦的把人群推开。当他们看到跪在地上正在对孩子进行救治的楚夏时,领头的医生一瞬间皱起眉头,“喂,你是干嘛的啊?”

    楚夏抬起头淡淡的说道:“孩子现在需要血清,请马上联系医院准备血清,还有洗胃。之后他需要补充大量的营养液,至少需要留院观察一周才能出院。”

    那医生眉头皱的更紧了,“我是医生你是医生?我做什么用的着你来指挥?我现在有理由怀疑你正在对这个孩子是是致命的行为,要是不想我拨打报警电话就赶紧滚,不要耽误了孩子的治疗,不然你付不起这个责任!”

    楚夏头也不抬的说道:“放心,这个孩子如果能救回来功劳全是你们医院的,我不会和你们抢功劳。孩子初步判定是钾中毒,现在我已经帮他清理了体内的毒血,正在清理心脏内的毒血。”

    踏着一席话让很多人都是鄙视的看着这个医生,这医生一看自己心里的小九就被这混蛋说穿了,一时间也是脸上有些挂不住,他急忙走过去就要伸手推楚夏。但是就在他伸出手的一瞬间,孩子的母亲猛地瞪过来。

    她的眸子里满都是愤怒的火焰,这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凶悍让这医生也是有些恐惧。

    “你干什么!我是医生,难不成我还能害你孩子不成?你这是故意阻挠救治,如果你孩子死了和我们医院没有半点关系!”医生急忙怒声说道,周围人又是一阵皱眉。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先不说就几步路的路程你们走了十几分钟,如果不是这年轻人的话等你们来了孩子早就死了。再有,你这是什么态度啊,没看见这年轻人正在就人吗?你想干什么?推卸责任也不用这样吧?孩子是无辜的啊!”

    “就是啊,现在医生怎么都这样啊,太缺德了!”

    “就是就是,这些人是蓝天医院的医生吧?他们医院的口碑向来就差的很,上一次还有医生殴打病人的事情。之前还有医生猥亵少女的是事情发生,简直就是一个下三滥的医院!”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这一生脸色难看起来,他怨毒的盯着楚夏,如果不是这个混蛋的话,自己怎么可能会被这么多人未果,这一切都是这混账害的!

    “如果今天这个孩子死了,你将承担一切责任!”他狠狠地对着楚夏说道,楚夏理都没理他,之前就听说一些医院的医生为了业绩和面子不顾病人的安危,现在看来那些报道还是没有能直接将这些人模狗样的畜生吓住。

    他的右手依旧稳稳的搭在这孩子胸口上,额头也是逐渐冒出了一些汗水。这一次的情况比他想象中的要困难,所耗费的能量也比他想象中的要多,一时间他也是稍稍感到了一些虚弱。但是看到孩子已经逐渐红润起来的脸色他还是继续撑下去。

    不久之后一辆采访车来到这里,一个女记者挤了进来,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也是惊讶的对着摄像机说了一些什么。

    “这位先生,你这样勇于出手就人的行为是怎么产生的呢?”说完之后这个记者把话筒递到了楚夏嘴边,楚夏皱了皱眉头,“我在救人。”

    “没关系,我们这里是南方都市快报……”

    “我说过了,我在救人。”

    楚夏冷下脸说道,那名记者也是愣了一下,“这位先生,我们没有恶意的,只是想对你做一个简单的采访。”

    “滚!”

    楚夏怒喝一声,一瞬间如怒狮狂吼一般的声音响起在所有人耳边,那个记者也是被吓了一跳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