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叶家相邀

    更新时间:2018-08-27 15:05:35本章字数:3655字

    楚夏对她怒目而视,接着又转向这孩子脸上,那种认真的劲头一瞬间让这个记者有些惊呆。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能以这样的热情和专注对待一件善事,一时间他也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很快这孩子的脸色就彻底红润起来,楚夏深深吐了一口气,这孩子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之后只要好好调养一段时间就没问题了,总之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他站起身来的时候那女人不断磕头,楚夏把她扶起来轻轻说道,“大姐,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们都不容易,孩子住院要花销,拿着吧。”

    他拿出一万块钱说道,这是他刚刚从银行取出来的,还没捂热乎呢,本来是打算给青雪买礼物的,现在有更需要它的地方。楚夏不是什么圣人,但是遇到这种情况能帮就帮一点。毕竟这一对母子确实是挺可怜的。

    围观的人这时候也是受到了感染,你一百我五十的不断把钱塞个这女人,女人激动的只会说一句话:谢谢!

    楚夏笑了笑,这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嘛,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大姐,快带着孩子去医院吧,他还需要住院治疗一段时间。”

    “好,谢谢你,谢谢你,你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女人一边不断的鞠躬一边说道,楚夏摇摇头就走向公司内部,但这时候那名女记者又围上来。楚夏有些无奈,“我真没什么可说的,这就是举手之劳,真没什么可拍的,谢谢。”

    说完之后他径直走进了公司中,那记者又是愣了一下,接目光奇特的看着他,这个人还真的是挺特别的啊!

    楚夏刚刚走到办公室的时候他的电话就响了,他接起来一看竟然是叶晴雨打电话他,挑了挑眉之后他接起来,“什么事?”

    “那个,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想要什么礼物吗?我送给你,就当是我对你的答谢了。”叶晴雨的声音微微有些怪异,楚夏笑了笑,“什么都不需要,你只要平安了,我就能给老爷子交差了。”

    他说完就挂断了,这女人还真是有些神经质啊。

    回到办公楼的时候这里一切照旧,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楚夏径直走向了财务科,这时候财务科的员工们正忙得脚打后脑勺,每个人都是刷刷的泛着手上的文件,忙得焦头烂额。

    楚夏有些惊讶,不应该啊,现在又不是月底财务汇报,又不是年底财务总结,哪来的这么忙啊?

    他悄悄走到青雪背后,这时候这妮子正在不断地翻看着一些文件,之后再将它们打在电脑上存成电子版文件。

    “三月份公司财务报表,四月份财务报表……我靠,这也太过分了吧,怎么还有去年十月的销售报表啊!”楚夏看了一会之后怪叫一声,这时候青雪才察觉到他来了,一时间叹息了一声。

    青雪悄悄地说道,“今天经理不知道抽什么风,非要我们把最近两年的财务报表全做成电子版的存档。还非要赶在明天要,我这里的活是最多的,我一个人要把今年半年的所有报表全都整理,这明显就是欺负人嘛!”

    她撅着嘴不高兴的说道,楚夏一皱眉,“这怎么行,我去找他!”

    “哎呀你别去!这是我自己的工作,我可不想被别人说我是靠你才吃饭的。你呢就好好上你的班,知道吗?”楚夏翻了翻白眼,最后只能点点头,“快去吧,对了,今天晚上我要加班了,不能陪你吃饭了,你自己乖乖吃好哦!”

    青雪悄悄的给了他一个香吻之后就继续热火朝天的干起来了,楚夏满意的点点头,接着无聊的在整个办公大楼中溜达着。

    很快已经下午六点了,其他科室的人都已经下班了,但是只有财务科还在那里加班加点,楚夏耸耸肩打算打包一些好吃的给青雪送来。正当他刚刚坐上车的时候电话又响了,他叹了口气,这女人还有完没完啊。

    “喂,又怎么了?”

    “楚夏,我爷爷今天晚上在家请我们两个吃饭。”叶晴雨的声音传过来,楚夏一瞬间石化在当场,“没时间,我还有其他事,我自己跟你家老爷子解释。”

    “就今天一次,行吗?”

    他正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叶晴雨恳求的声音传过来,他想了想之后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他给青雪发了短信告诉她晚一会再给她送饭。

    接着楚夏开车就直奔西郊而去,到了之后直接走进院子里,这时也老爷子正坐在小圆桌上等着他。圆桌上摆放着丰盛的食物,楚夏满意的笑了笑,“张叔,麻烦拿个保温盒过来。”

    “你这小子,又想干什么?”张叔是叶家的管家,和楚夏相当聊得来,这时也是笑骂一句走到厨房帮他拿了一个保温盒。楚夏可不会客气,把好吃的全都拿了一小份放进餐盒里,青雪那妮子可还没吃晚饭呢。

    叶老爷子看到这一幕也是叹了口气,接着无奈地摇了摇头,年轻人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去决定吧。楚夏丝毫不客气,拿起一个炸鸡腿咔嚓咔嚓就咬着吃,一边吃一边说道:“老爷子,叫我有什么事啊?”

    叶江山没好气地说道,“没事,就怕你饿死!”楚夏嘿嘿一笑,“那哪能啊,这不还有叶老爷子在吗,您也不舍得把我饿死吧!”叶江山翻了翻白眼,他实在是拿这个家伙没有半点办法。

    这时候叶晴雨端着一小盘西瓜走过来,脸上罕见的带上了笑容,“楚夏,你来了。”楚夏淡淡的点头,“老张,别忙活了,一块吃点吧!”叶江山这时候也喊了一声,张叔应了一声也是坐在了桌子上。

    叶晴雨给三个男人倒了酒,叶江山笑着说道,“来,楚家小子,咱们爷俩喝一个。”楚夏当然不会驳他的面子,还特意将酒杯往下放了两分,显示出自己是晚辈的礼节。叶江山笑着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张叔,咱们俩喝一个!”楚夏也是仰头灌下去之后大笑着说道,张叔很给面子的点点头。如果这一幕让外人看见了一定会震惊莫名。张国番,曾经有名的烈火战将,性格暴躁,除了叶江山之外对其他人丝毫不假以辞色。

    但是谁也不会知道今天他竟然会对这样一个年轻人露出笑脸,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不知道有多少富商权贵求着和他喝一杯酒他都冷着脸拒绝了,今天这是怎么了?

    张叔喝完酒之后轻笑着说道,“你小子,是真对我胃口啊!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纯爷们,豪爽,正直。不像那些虚假善人,表面上风光无限,背地里都是些男盗女娼鸡鸣狗盗的勾当!”

    楚夏也是哈哈大笑,“我这人还就是这点好,我不像其他人藏着掖着,有什么说什么,像个男人样,要不怎么对得起自己夸下那条鸟!”叶江山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叶晴雨还在这里这混蛋瞎说什么!

    张叔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家伙,真是没得说了。

    “我听说你得罪了胡天集团,胡天父子不用放在心上,但是他们集团现在最大的股东秦门却是稍微有点麻烦。他是当年援助非洲那一批人的后代,上面对他们很照顾。如果他要对你做什么的话恐怕上面会装聋作哑。”

    叶江山这时候直奔主题的说道,楚夏点点头笑着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说了,我就不信了上面还能真的就把他们放心的弄到这里了。他们的手段估计也是聘请国外的杀手,不过,嘿嘿,杀手么我还真是不怕!”

    他淡淡的说道,叶江山点点头,“我们自然是知道你的能耐,但是这件事情和今天发生的事情有联系。第十殿阎罗这一次派出了很多精兵强将,目的不详,但是有一部分原因肯定是冲着你来的。如果他和这个组织联系上的话,更多的人就会涌进来,到时候对你,对晴儿都是一个很大的麻烦。”

    楚夏想了想之后点点头,“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会解决好的。”叶江山摇了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我不放心晴儿的安全。我想让你贴身保护她,我可就这么一个孙女,她的父亲已经因公牺牲,我不想看到叶家唯一的后代也惨死敌人手中。”

    叶江山有些哀伤的说着,楚夏看着他,这确实是一个可怜的老人。

    叶江山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这个国家,包括他自己的生命和儿子的生命。楚夏也是轻轻叹息了一声,“叶老,我今天就跟你说实话。我有女朋友,她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想好好的陪着她过完这一生,至于叶晴雨,我会尽我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保护她。”

    “当初您找我来的时候我已经说过了,我会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她,但是很抱歉,我要考虑我女朋友的感受。她是一个好女孩,我不想辜负了她。”楚夏轻轻说着,叶江山张了张嘴,最终还是颓然的叹了一口气。

    叶晴雨愣在那里,虽然她早知道这个家伙肯定会拒绝,但是为什么现在她的心里好难过,明明自己那么讨厌他,为什么啊!她捂着脸猛的跑回家砰的锁上了门。

    楚夏也是神情复杂,但是他的决心没有任何动摇。他不可能会辜负青雪,那样做简直禽兽不如。

    “叶老,我理解您的心情,我会派人二十四小时保护叶晴雨。正好我手下有一个女孩子,功夫很不错,要论起近身格斗技术来比我差不了多少。我想她会比我更适合这项工作,您觉得呢?”

    叶江山想了想也只能点点头,他不是一个不明事理的人,既然楚夏有自己的选择,他当然不能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就拆散一对情侣。而且说实话,他还真没有那个能力去逼迫楚夏……

    “好了,好好的一顿饭看被你弄成什么样子了,楚夏,赶紧给叶老赔不是!”张叔这时候打圆场,楚夏也极为上道的嘿嘿一笑急忙端起酒杯给叶江山赔罪。

    叶江山哭笑不得,到最后也只能喝下这杯酒。

    八点钟,楚夏从这座别墅里走出来。这时候外面停着一辆黑色越野车,但看见他走出来的时候车上走下一个女人。女人很漂亮,冷着脸走到他身前淡淡的说道:“找我来就为了保护一个女人?”

    楚夏摸了摸鼻子说道:“唉,我这不也是受人之托嘛。再说了,也老爷子的名字难道你没听过啊。现在他的孙女需要保护,你说我这做后辈的能不答应吗?”

    “所以你就把我推进了这火坑?我的一双手是用来杀人的,对于怎么保护人我没有经验。”女人冷冷地说道。楚夏满头黑线,“卧槽,琥珀,我现在是你的上级,你要服从命令,知道吗!”

    琥珀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我就抗命了,你杀了我。”

    楚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