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安阳市

    更新时间:2018-08-27 15:15:10本章字数:2921字

    大蜘蛛早已没有办法说出任何的话,它气的想要吐血。这是什么理由?你这家伙真的是道士吗?它的神智开始模糊,火焰沾染全身。

    项铭眼中闪烁着那因杀戮而兴奋的红芒,在夜中显得妖冶诡异,一时间分不清到底谁才是妖魔?

    就在火焰将要把蜘蛛燃烧殆尽的时候,被空鸦衔着的妖牌终于有了反应,发出漆黑阴冷的幽光,仿佛有什么不可名状的恐怖将要降临。它脱离了空鸦口中,在半空中悬浮起来。背面雕刻的大蛇竟活了过来,爬动着缠绕在妖牌上,一双冰冷的蛇眼注视着项铭,口中蛇信吞吐。发出同样冰冷的声音。

    “玄明子,你过分了。你莫要忘了道妖之约。”

    项铭毫不畏惧的盯着大蛇,说道:“老东西,我今天就杀妖了,你又能如何?”一双眼眸赤红嗜杀。

    “你这个被空鸦吞噬的怪物真的以为有白和保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大蛇怒道。冰冷的话语仿佛将空气都结成寒冰。

    “想杀我?至少你这个废物办不到。而且你才是怪物。”项铭不屑的回道,像是玩的烦腻了,挥挥手,那被大蛇降临的妖牌就化作碎片四散,黑色的火舌一卷就吞噬无踪。至于那只可怜的大蜘蛛早就变成一堆灰烬。

    空鸦飞回到他的肩上,火焰变回漆黑的羽毛。他逗弄着空鸦心里想到,怪物吗?接着摇头一笑。所谓怪物不过是弱小者对强者的畏称。眼中的红芒缓缓退去,又变得乌黑清澈。

    “走吧,臭老头还等着我们呢。”

    黑夜之下,一辆银白的车辆飞驰,像是游动的鱼儿在海里游曳。

    而在华夏国的某处深山大泽里,一条几百米长,十多米粗的恐怕大蛇发出震天咆哮,“玄明子,我要杀了你,杀了你。”说着就要移动它那恐怖的身躯,仅仅是稍微动一下身子,周围的参天巨木就无力的倒了个横七竖八。

    而幽静的丛林深处转出一个苍老的声音。

    “蛇王,停下!”

    “可是那个怪物,居然敢……”蛇王不甘的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说道。

    “这是命令。”

    蛇王,不甘的调转身形回到原处,既然是命令它也不能违抗。只是它在心里说着,一旦大人的计划成功,就是你们人类的末日,到时候……玄明子,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你这个怪物。

    ……

    安阳市,华夏国巴蜀内的一座城市,经济或许不是太过发达,却胜在风景优美,景色宜人是个出名的观光城市。

    值得一提的是整个城市围绕着一座小山建立,小山伫立在城市的中心非但没有一丝的违和,反而倒显得充满了生机,人们对小山的开发也只是到山腰及其以下,之上则是保留了山的原始。

    而这座山名为——云息。

    云息山山腰上立着一块游客止步的警示牌,因为其上是保留的树林,所以有着不少野生动物,不过大型猛兽到是没有的,不然也不会设立成景点。

    虽说没有猛兽不过野猪之类的动物还是有的。为了防止野猪伤人,人们特意修了一圈围栏将之与下面的观光区分隔开。不过苏游同学显然没有将这警告牌放在眼里,轻车熟路的就翻过围栏,进到里面。

    一场春雨过后,山里有不少大自然恩赐的“礼物”等着苏游去领取。

    苏游是安阳市第一私立中学的学生,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因为车祸双双去世,他由年迈的爷爷奶奶抚养大,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他经常来云息山找点蘑菇,蜂蜜之类的东西回去,或卖,或自己留着吃。

    听起来很不可思议,在当下的社会,居然还有一个成年不久的城里孩子干着采山这种古老的职业的事,但在生活的压迫之下,往往容不得你有太多的选择。比起减废品,这无疑更有意思,也更赚钱一些。

    苏游今天运气很差,自己可是专门逃课来采山,不过都进山三个多小时了他还是没有一点收获,在深一点的地方是他从来都不敢冒险去尝试。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苏游一向都是很爱惜自己的生命的,毕竟他不是一个人活着,他还有爷爷奶奶要养,树林深处就是那些野兽的地盘了,别看他看似很强壮,但怕也经不起野猪的一个冲锋。

    就在他准备离去的时候,树林深处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向他靠近。苏游的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野猪,暗自骂了一声倒霉,刚要撒丫子跑路,就看见一个浑身是血的中年男人从树林钻了出来。

    中年男人看见苏游,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伸则那只满是鲜血的手,颤颤巍巍的对苏游说道。

    “救……救……”

    然而还没等他说完,一个黑影从天而降,将中年男人踩在脚下。

    那是一个年轻的男子,年轻男子左手抓着中年男人的后脑狠狠向地面按去,右手并指如刀,抬起,刺下,鲜血四溅。

    年轻男人抬起头来,脸上沾染着溅起的血污,黑发飞扬,赤眸如火,看着面前目睹这一切的苏游,对他微微一笑。

    “啊!杀人了!杀人了!”苏游看着那俊朗面容上的微笑,像极了恶魔的狞笑,终于反应了过来,连滚带爬的逃离了这里。一边跑一边大叫,杀人了!杀人了!

    项铭无语的看着吓的逃跑的苏游,自己有那么可怕吗?至于吓成那样?现在的年轻人就是缺乏磨炼,不够淡定,殊不知他所谓的淡定早就超过了正常人该有的水平。

    杀人吗?项铭撇嘴一笑,身下的中年男人变成了一头超大的野猪。

    这年头啊,猪都成精了。

    空鸦从树梢飞下,口中吐出一团火焰落在野猪死去的身体之上。

    一场大火,烧了个干干净净。

    待到将“案发现场”处理干净,火焰又飞回空鸦口中,空鸦发出满意的鸣叫。

    项铭没好气的说道:“别傻乐了,我要去学校里见臭老头,他不待见你,你自己玩去吧。”

    空鸦叫了一声,展翅飞去。项铭清理了身上的血污,拿出一张黄色的纸来,上面是用红色朱砂画的奇怪符文,将符纸用食指与中指夹起来,轻轻念道。

    “千里疾行,遁!”

    符纸无火自焚,项铭身影无踪。

    道家玄符之术!

    就在项铭离去后过来一段时间,云息山的宁静在一次被打破,传来一阵阵的说话声。

    “你真的看见有人在云息山上被杀了?”

    “真的,警察叔叔你相信我,那个人杀人就像吃饭喝水一样熟练,绝对是个变态杀人狂,说不定还是个通缉犯,到时候你还得发奖励给我。”

    却是逃跑的苏游报警归来,想着项铭杀“人”时的样子,他现在都还心有余悸。那双赤红的眼眸中所透露的嗜血兴奋,简直就是写明了我是变态杀人狂的大字。

    所以为了社会的稳定,世界的和平……好吧,苏游才没那么伟大,主要是因为他想拿那比笔举报的奖金,不然以他惜命的性格打个报警电话就仁至义尽了。

    终于,他带着警察来到了“案发地点”,结果他傻眼了,警察愤怒了。

    “好小子,报假案消遣警察啊,走,跟我进局子里去。”

    “不是啊,警察叔叔听我解释啊,真的有人在这里被杀了,不要啊,真的有变态杀人狂啊……”

    也不能全怪警察随意的就下定结论,主要是项铭毁灭“罪证”的手法太过娴熟,在加上空鸦的火焰只烧血肉,不损伤其他,所有才显得这“案发之地”的“正常”。

    可怜的苏游本来还想着当良民,领红花,拿奖金。结果现在……他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和警察叔叔解释吧。

    项铭来到第一私立中学的门口,猛的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头,皱了皱眉头。刚刚有人骂我?不用说,肯定是臭老头。于是当代道门首领,第一私立中学的校长,也就是项铭口中的臭老头,莫名奇妙的就背了黑锅。

    第一私立中学,由于是民办中学,学费比之其他的公立学校要高出不少,也就是所谓的贵族学校,虽说是近几年才创办的学校,但凭借着其优良的师资,以及优渥的学校条件,还是吸引了不少学生前来就读。

    尤其是对于那些成绩好的学生,不仅学费全免,伙食全包,每个月还有额外补助。反正,就是被同行不齿,被家长热爱的类型。

    项铭看着那高大雄伟的校门,以及门口停放的众多豪车,不由的抽了抽眼角,还真不是一般的“豪”啊,不过也像是那臭老头的作风。

    于是踏进了这所高中,白和老头子这么火急火燎的叫他来到底是什么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