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金蝶

    更新时间:2018-08-27 15:15:10本章字数:2967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人的脸上都挂满汗珠,显然已不像刚才的轻松,尤其是他们不但要抵御彼此侵袭过来的力量,还要一边斗嘴,处境更是艰难。

    “哈哈,小妖怪,你要撑不住了,乖乖爆掉吧!不要挣扎了!”项铭脸色苍白,却嘲讽的说道。

    “臭道士,我是人,我要怎么给你说,我是人啊!而且你才要乖乖爆掉好吧!你最基本的绅士风度呢?你就不知道让着一下女孩子吗?你这种人活该单身一辈子!”秦雨凝也不示弱,反击道。

    “我单身一辈子?道爷我勾勾手指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前仆后继的跑到我怀里来,你这个妖怪才是因为在妖怪圈子里没妖要才跑到人类世界求安慰的吧?”项铭轻蔑的说道。

    “哈?我没妖要?老娘我只要放出话去,追我的妖怪从城东排到城西。”秦雨凝也不淡定了,弃了淑女的形象,爆起粗口来。

    道家嘲讽之术果然一脉相承,而项铭也仅仅只得白和的五分精髓。

    “瞧吧你能的,你这么有魅力,跑来人类世界讨生活干嘛?去找个男妖生崽子去吧!你们妖怪不是挺有钱的吗?你怎么落魄到要在这里开个小店过日子,真的是,啧!啧!啧……”项铭继续施展嘲讽之术。

    “啊!我是人啊,玄明子,你敢侮辱我的理想,老娘和你拼了!”秦雨凝在忍受不了项铭的嘲讽,运气全身妖力疯狂的向项铭涌去。

    “我都说了,不要叫我玄明子,我讨厌这个名字!”项铭显然低估了嘲讽术的威力,被秦雨凝攻了一个猝不及防,仓皇回了一句便抵御起秦雨凝的攻势。

    两人在不言语,双眼皆燃烧着求胜的火焰。

    时间继续流逝,两人在没有闲心斗嘴,凝神闭气抵御来自对方的攻击。秦雨凝渐渐感觉有些不支,嘴角有一丝鲜血流出,殷红的血液滴落在素白的衣裙上开出一朵绚丽的红梅。

    项铭苍白的脸上也没有丝毫血色,他看着苦苦支撑的秦雨凝,挤出一抹笑容,他也没有精力说出话来,只是张着口型说道。

    我!赢!了!

    “秦姐,我东西忘拿了,诶!怎么还没关铺啊?”

    就在项铭得意的时候,店门外传来一阵男声,正是苏游。

    听着缓缓靠近的脚步声,项铭和秦雨凝都是一脸焦急,可现在都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谁轻举妄动都是爆体当场的结果。

    终于,苏游进到店里来。看到眼前的一幕也是一脸呆滞。

    自己看见了什么?苏游的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那个平时对男人都不加颜色的秦姐现在居然和人在店里,在店里,十!指!相!扣!

    等等,那个男的好像很眼熟啊!诶,他不是,他不是那个……变态杀人狂!

    苏游的脑子里一下脑补一幕变态杀人狂潜入店里想对漂亮美丽的秦姐施暴而被自己碰巧撞见的狗血剧情。

    于是一切都如同狗血剧情一般展开。

    “混蛋,放手让我来,额,不对,你这个混蛋快给我放手啊!”苏游咆哮道。抓起一张椅子就朝项铭打来。

    他可是亲眼见识到了项铭杀“人”时的狠辣,所以丝毫不敢大意,争取乘其不备,一招打他个生活不能自理。

    厚实的梨木椅子的分量着实不轻,苏游突然生出一个想法,我这一椅子下去他可能会死吧,他死了那我不会要坐牢吧?可是椅子已经出手,苏游跟本来不及收敛力气。

    就在椅子要砸到项铭的时候,项铭身上孔穴中喷涌出一股股肉眼看不见的气浪,两人紧握的手也改握为拍分离开来。砸向他的椅子,被这股气浪倒冲回去,连带着握着椅子的苏游一起向后飞去。

    而分开手掌的项铭与秦雨凝,则是借助着互拍的掌力向后退去,那张桌子正是被两人失控的力量震的粉碎。秦雨凝还稍微好些,项铭则是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气息颓败,毕竟刚刚是他主动分开,要不是秦雨凝最后关头收了妖气,他只怕是要血溅当场。

    他红着一双眼睛愤怒的看着倒在身后的苏游,他堂堂道门首席弟子,令无数妖怪闻之色变的人物居然差点死在了这个毛头小子的手里,而且他刚刚明明已经胜券之握了,居然就这么被搅局。

    愤怒冲昏他的头脑,化为冰冷的杀意。苏游看着那双赤红冰冷的眼神,恐惧蔓延心里,要被杀了,这家伙想杀了我,怎么办?我不能死啊!我死了爷爷奶奶怎么办?无力,尽管苏游十分不甘,但面对那双眼睛他也只有绝望的无力。

    秦雨凝感受到项铭的杀意,呵斥道:“玄明子,项铭,你想干什么?他只是个孩子!”

    项铭完全被杀意淹没,肩上的空鸦,欢快的鸣叫,空洞洞的眼睛里第一次有了神采,那是与他的主人一样的赤红,一样的嗜血好杀。

    那个样子简直像是空鸦在支配着项铭杀戮,秦雨凝皱起眉头,果然空鸦噬主的传说是真的,历代空鸦的主人,都会受到这个怪物的影响,直到被它吞噬为一个只知道杀戮的怪物。

    项铭像是没听见秦雨凝的斥责,冰冷的注视着倒在地上的苏游,走到苏游的面前,抬起手,并指如刀,随后狠狠刺下。

    苏游看着刺来的手掌,生不出丝毫闪躲的念头,因为毫无意义,那夺命的掌,就像是命运的铡刀,一开始,结局就已经定下。

    忽然眼前冒出金色的光芒,苏游被光芒刺的咪起了眼,等到他再一次挣开眼睛的时候,看见了他这一生都难忘的一幕。

    一对奇幻瑰丽的巨大金色蝶翼在他的面前轻轻挥动,而蝶翼的主人正是蝶语的店主,秦雨凝。这是一种怎样的梦幻?苏游简直找不到任何话语能诉说他的震撼。

    秦雨凝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救下了苏游,她两只洁白如玉的手掌死死抓住项铭刺向苏游的手,鲜血流下。

    那不是项铭的,而是秦雨凝的,被空鸦控制之后项铭的力量得到了巨大的提升,或许说在才是他真正的力量,只是一直害怕被空鸦控制才一直克制。

    如今显露出来,本来就不及项铭的秦雨凝,现在更不是他的对手。

    项铭赤红的眼将目光移向秦雨凝,看着那无情嗜血的眼神,秦雨凝竟有些怀念项铭那嘴贱傲慢的眼神来。最起码那样的项铭还有些人样,还是个人,而现在他只是一个被空鸦控制的只知道杀戮的怪物。

    项铭抓着秦雨凝的脖子,将她提到半空,她如今也体会到了苏游的绝望,在那种强大的力量面前,一切反抗都显得无力。

    身后的蝶翼扑动,秦雨凝用尽全身力气,右手抬起狠狠挥下。

    “啪!”响亮的巴掌声在蝶语内响起。

    “项铭,你看看你现在是副什么鬼样子?被一种鸟支配,我真是太瞧不起你了。”秦雨凝大声吼着。

    项铭被秦雨凝那一巴掌打的头都偏了,像是疼痛起到了作用,又或者是秦雨凝的怒吼起了作用,不管什么都好,反正项铭停了下来,赤红的眼中出现了挣扎的神色。

    放下秦雨凝,项铭抱着头半跪在地,口中发出野兽般的嘶吼,空鸦发出难听的鸣叫,像是不满项铭的迟疑。

    秦雨凝突然觉得这是杀死项铭的绝佳时机,将这个被杀意控制的怪物杀死,永远绝除将来可能发生的祸端,而且这个家伙本来就不怎么讨自己喜欢。

    可是秦雨凝发现自己下不了手,他看着项铭痛苦嘶吼的样子,莫名的有些难过。那种绝望恐惧的样子,很难把他同刚才那张扬狂妄的项铭联系在一起。

    他是孤独的吧!被空鸦选上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将成为所有生灵的死敌,就算有道门拼命保着他,但他的心依旧是孤独的吧!

    那种,仿佛天地之间就只有自己的那种孤独感。我们还真是相像啊,项铭!

    空鸦鸣叫的越发凄厉,项铭突然伸出手来将它抓住,捏紧它的脖子使它在发不出一声鸣叫。

    “到底谁才是主人?作为一只鸟,你就安静的呆在主人肩头就好,少在那里指手画脚。”项铭那冰冷的语言仿佛将空气都冻结。

    捏着空鸦的手越来越紧,空鸦发出渗人的怪叫,与骨头碎裂的声响。“嘭!”的一声,空鸦今天第二次变成一团血雾,而且都是被活生生捏爆,血雾化作幽黑的火焰,钻进项铭的身体里去。

    项铭惨烈的嘶吼,忍受着黑焰的焚烧,渐渐的嘶吼平息下来,火焰从项铭身体里钻出来,又凝聚成一只黑色的乌鸦,与先前一样,只是一双眼在没有了嗜血杀意,而是变得空洞洞的。

    项铭的眼睛里的赤红褪去,恢复成平日里的清明,看着面前的秦雨凝,像是有些呆了拿拿道。

    “原来你是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