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语文老师

    更新时间:2018-08-27 15:15:10本章字数:3035字

    “之后我就被你爸,也就是我师傅,白和老头给救了。后面的事你都知道了。”项铭躺在地上,学着白凌云扯了一根草叼在嘴里。

    白凌云也沉默下来,项铭以前的事他知道的并不多,只知道小时候自己老爸从外面带了个小子回来说他比你大以后就是你师兄了。

    当时自己还以为项铭是老家伙在外面的私生子,对项铭格外的好,令他这个亲儿子都嫉妒。没想到自己的师兄还有这么悲壮的过去,怪不得小时候的他那么不好相处。

    “诶,对了,那只蝴蝶呢?”白凌云像是想到了什么,老头子带他回来的时候可没见到有一只蝴蝶啊!

    “我把它给弄丢了。”项铭的声音显得有些颓然,接着说道:“这些年来我东奔西走,南来北往,所为的也不过是找到我的那只蝶而已。”

    “哈?丢了?说好的做彼此一辈子的天使呢?老大,你在逗我?”白凌云自然听的出那只蝴蝶在项铭心中的分量。

    童年时的玩伴,彼此在绝望中的不离不弃,相依相偎。项铭甚至已经把它看成了是自己的亲人。

    “老头子说,在从蜘蛛手下救下我的时候没有并看到过什么蝴蝶,也不知道它到底怎么样了。是被蜘蛛吃了,还是掉在地上,没被老头子看见。”项铭抬头望着天,喃喃说道。

    “那你有没有想过那只蝶其实是妖呢?”白凌云神秘兮兮的对项铭说道。

    “妖?”项铭疑惑的看着白凌云。

    “对啊,我给你好好分析一下啊!”

    “首先,那只蝶灵性那么高,说不通。要是妖的话就说的通了。”

    “其次,你今天刚好遇到了一个蝶妖呢,还是个大美人。你不是说她挺有意思的吗?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夸过人,而且还是对象还是妖。”

    “最后就是最关键的了,电视小说,不都是这样的吗?痴情妖怪化身为人,与曾经救过她的人,结婚生崽,然后在妖的帮助下,金手指全开,装逼打脸乱来……从此走向人生的巅峰!”

    项铭看着越说越激动的白凌云,头上冒出几道黑线。老二这家伙还是那老样子,都快三十的人了,还那么中二。

    “醒醒吧,你当我道门大弟子的名号是捡来的,回忆起当时的场景来,它身上根本没有一丝妖气,所以不可能是妖。”项铭打断白凌云的幻想,接着说道。

    “至于你说秦雨凝是我的那只蝶就更不可能了,就算是我那只蝶从消失的那天起开始修行,短短二十年的时间,也绝对不可能到的了她的地步,不然我们道士早就被妖怪灭干净了。”

    妖族虽然说有着远超于人的寿命,但修行起来却异常缓慢,秦雨凝有这般修为更是不知修炼了多少年,所以绝对不可能是她。

    毕竟生活可不像小说,哪有那么狗血。

    白凌云也觉得似乎脑洞开的有些大,尴尬的挠了挠头,对项铭说道:“好像也对啊。好了,不说那些了,我来找你,是帮老头带话的。”

    “哦,老头又想说什么?”

    “就是,对你工作的安排,你明天就要走马上任了,但你知道你要教什么吗?还有你知道你教哪个班吗?”

    “这个……”

    ……

    朝阳升起,又是美好的一天啊。

    可苏游却高兴不起来,就在昨天,他十八年来所认知的世界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颠覆。妖与道士的声影不停的在他的脑海里浮现,所以他久违的失眠了。

    整个人恍恍惚惚的走进高三1班的教室,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早啊,苏游!”一个胖子和他打着招呼,是他的同桌何方。

    “嗯。早。”苏游无精打采的回了他一声。

    “怎么了,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对了,听说我们班换了一个新的老师,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何方像是很讲义气的样子,将自己刚刚得到的小道消息和苏游分享。

    如果是换成以前,苏游说不定还会好奇的追问一番。但现在的他却提不起丝毫兴趣。

    很了不起吗?我可是连妖和道士都看见过的人了。区区换老师的小事,也和我说?凡人,我们已经不在同一个世界了!

    何方没有得到预想中的追问,失了兴趣,撇撇嘴,不去管苏游。继续和周围的人攀谈。

    苏游看着窗外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游,你昨天怎么没来上课?”一个清脆的女声在苏游耳边响起,将他拉会现实。苏游这才意识到四周的谈话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都停下了。

    他转过头,看着前方那个梳着长长马尾辫的少女。心里说道,倒霉!

    秦樱看着苏游那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有些皱眉。

    做什么事都雷厉风行的她最看不惯的就是那只懒散样子,尤其是苏游这只总经常逃课的学生更另她厌恶,要不是因为她是班长,她才懒到同他说话。

    这个苏游本来成绩是在班上排在前面的,但因为家境的原因他不得不时常逃课做兼职,成绩就掉了下来,但也维持在中等。

    可秦樱却不知道这些,她一直认为苏游是自甘堕落,玩物丧志,才导致成绩下降。所以一直都气他的不长进,不怎么待见他。

    苏游也是一阵头大,他最怕的就是眼前的这个少女,明明是个女人,却比男人还要要强。而且每次都是自己理亏,连说话的身音都要小上几分。

    “班长大人,小的知道错了还不行吗?你大人有大量放小的一马吧!”也不顾秦樱的冷言冷语,苏游笑嘻嘻的说道。

    从小到大,他早就练就了一幅金刚不坏的脸皮,懂得要怎样做才能最大的保全自己,免受危害。

    什么?这样显得很没尊严?尊严在苏游眼中一文不值。你试过贫穷吗?你试过经常吃不饱穿不暖吗?

    所谓的尊严,是那些衣着光鲜的人的特权。如果称赞一个满脸麻子的肥婆是大美女能换的一块面包的话,苏游一定会做。

    抱怨生活的不公谁都可以做到,但并不代表谁都可以平淡的接受命运的捉弄,默默承受命运的折磨。所以苏游从来都不具备所谓的尊严,他只有与这恶劣命运斗争的自尊,哪怕卑微的像是尘埃。

    果然秦樱被他那嬉皮笑脸的样子惹怒,不想在同他废话,转过身离去。

    苏游松了口气,总算解决了一个麻烦,但他却没注意到,教室的另一个方向,一个男人正十分不爽的看着他。

    罗永浩可以说是一班的风云人物,家境好,长的帅,成绩也不错。可以说是少女心中的完美情人,可以说这样的人物,根本同苏游这种小人物不是一个世界的,也没道理会记恨上苏游。

    但罗永浩就是看苏游十分不爽,原因无他,整个一班的人都知道他在疯狂的追求着秦樱。但秦樱从来都不对他加以颜色。对他对追求永远都是,拒绝,拒绝,在拒绝!

    还是那句话,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得到,尤其是他这种从小就顺风顺水的小少爷就更是如此,所以他对秦樱有一种很强的占有欲,不允许秦樱的身边有任何的异性存在。

    所以,秦樱对苏游的关心在他眼里就显得格外扎眼,而苏游也不知道就这样的小事居然给他之后招惹了一个天大的麻烦,真不知道该是怎样的心情。

    “樱樱,你管苏游那家伙干嘛?他又不是第一天逃课了。你不是给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吗?”秦樱的同桌蒋文文对她说道。

    “我就是看着他明明以前成绩那么好却自甘堕落的样子,然我想起了另一个人罢了。算了,不提他了。你刚刚好像想和我说什么?”秦樱摇了摇头,别人不领她的请,她也没必要继续废劲。

    “老师啊,新老师啊,大家都传开了,咱们的语文老师换了。真是的,你怎么总是不关心这些事啊!”蒋文文有些不满的说道。

    她这个同桌什么都好,就是有些淡漠。虽然同谁都很和气,但总是带着一种隔离感然人觉得始终都无法同她接近。

    “哦,这样啊。”秦樱无所谓的说着,那样子倒是和某人有些相像。

    蒋文文满肚子的话就这样憋回去,表情可想而知。就在她还要抱怨几句的时候,上课的铃声响起。她只好闭上嘴,期待着新老师的到来。

    走廊上传来一阵富有节奏的脚步声,由远到近,由细微到清晰。终于声音到了教室外,教室的门被缓缓推开,接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教室里顿时引起骚乱。

    “哇,新老师好帅啊。”

    “切,有哪有那么好看?”

    “闭嘴,丑鬼!”

    “……”

    少女的花痴声,与少年酸溜溜的声音嘈嘈切切。

    项铭看着这些交头接耳的学生也有些头大,好像跳进了某人的坑了啊,真是不爽的感觉,就在项铭默默抱怨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声桌椅到地的声音,接着是一个惊慌的声音。

    “你……你……你!”

    正是苏游看着讲台上的“新老师”惊的猛然站起,椅子都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