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吾辈心愿

    更新时间:2018-08-27 15:15:11本章字数:2900字

    我错了,真的错了!

    项铭觉得整个人生都灰暗,生活中全是谎言与欺骗。妈妈,小瑜我还是来陪你们好了。

    感觉到项铭深深怨念的白和也是露出笑容,总算是将逆徒给拉了回来,有精力怨我证明还不想死,还有活下去的欲望。

    看着奸笑的白和,项铭无力的耸拉着头,不过心中却感到十分温暖,这种嬉笑怒骂才是最理想的生活不是吗?

    师傅,谢谢你!我不会在轻言放弃了。心中默默这样说着,嘴角扬起淡淡的笑。一闪而逝,如果让白和看见又该得意忘形了吧!

    “所以,你现在可以给我好好说说了吧?关于秦樱的事!”

    项铭开口问道,除了转移白和的注意之外也确实十分好奇,白和让一个妖怪入学的事。

    白和听到这事整个人一下子变得兴奋起来,像一个给大人邀功的孩子般说道。

    “哈哈,这可是完成为师伟大理想最重要的一步,让妖盟年轻一代进入人类学校学习,融入人类社会,从此人与妖实现真正的和平相处。”

    项铭听的一怔,人与妖的和谐共处?这真的可能吗?双方千百年来的仇恨真的就凭一个条约就能放下?

    白和像是看出了项铭的疑问,叹了口气说道。

    “道妖争斗数千年,血海深仇,当然没那么容易化解。但年轻的一代就是希望,我创办学校,就是想将和平的种子洒下,但只要能在一个妖族的心中生根发芽,那么就是值得的。”

    项铭看着眼前的老人,明明身形都有些佝偻,但此刻在项铭眼中却显得那么高大,他的灵魂是那么的年轻富有朝气,简直像一颗刚刚升起的朝阳。

    “所以,你就让秦樱到这里上学了?”项铭问道。

    “没错,不仅是她拥有妖族的远古血脉,地位不低,而且因为某些特殊原因,她还没有受到太多道妖之间的仇恨的影响,心思就和十八九岁的人类差不多。所以,她是最理想的。”白和故作神秘的说道。

    “特殊原因?什么原因?”项铭也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才能使一个天赋不凡的妖怪只有人类十八九岁的心智。

    白和也不卖关子了,将前因后果都讲了出来。

    “秦樱出生的时候,正处于道妖战争的时期,狐王害怕她的事情被道门知道,将她扼杀于摇篮,所以施法让她陷入并沉睡封印了起来。自己守护着封印并不断的用自身的妖气滋养,才让她有现在的力量。”

    “直到现在道妖签订了和平条约,才解除封印,让她苏醒过来,虽然在狐王妖气的滋养下,让她拥有了不俗的实力,但真正所拥有的记忆也不过就近二十年来罢了。”

    “与那些奸猾似鬼的年轻妖族比起来,她的内心就像一张没有任何污点的白纸,没有经历过道妖惨烈厮杀的她,也是最能接受我的理念的妖,也是我的希望所在,她将是今后人与妖和谐共处的最大助力!”

    项铭默默听完白和的话,心中有些迷茫。

    他此生最大的心愿就是将妖斩尽杀绝,但现在他最敬重的人说要让人与妖和谐相处。

    一边是刻骨的仇恨,一边是恩师的理想,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不知道未来因该怎么办。

    半响,项铭有些沙哑的开口。

    “如果今后你发现你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妖族依旧不肯接受和平要与人类开战,而一个强大的妖族却已经成长起来,到那时候你该怎么办?”

    “我会杀!杀掉一切企图摧毁这一切的妖怪!”白和坚定的说道。仿佛刚刚说着要和平,要友爱的人不是他。

    “但我不会后悔今日的选择,就算以后或许会遭到背叛,为人类埋下祸端,我也不后悔,倘若连相信都无法做到,连希望也不曾给予,和平永远都是妄想。”

    “这本就是一场豪赌,就像我相信你能战胜空鸦一样,我也相信着秦樱,就算最后都是失败,那就让我独自来承担这一切的后果。”

    “不听话的就打,要作死的就杀。但就是不能放弃,哪怕只有微小的希望,仍然不能放弃。”

    “吾辈之心愿,也不过就是保护二字而已。保护弟子不被屠戮,保护后人永享安宁。为了这些,牺牲又有何惧?这就是道门建立之初的宗旨,这也是道门的道之所在!”

    白和一句一句的对项铭说着,神色严肃认真,让项铭知道了他的态度。而项铭现在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抬头看着蓝天,自己该如何选择?

    白和知道自己这徒弟有着难以忘怀的过去,也不想因为自己的愿望让他为难。现在他只有等待,等待着项铭的选择。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风吹动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项铭终于像是下定了决心对白和开口。

    “放弃杀妖,我办不到。”

    白和闻言脸色又些颓然,不过快要他失望的时候又听见项铭的声音。

    “不过,既然这是老头你的心愿,我这个当徒弟的自然也只有帮你了,想来还是有不少不想安安稳稳过日子的妖怪吧?到时候你可要让我杀个痛快!”

    项铭对着白和笑道,白和也露出笑脸,感激的话不必多说。

    项铭心中默默说道。信任吗?抱歉,我不信任任何妖,我只信任你,如果是你的话,如果这就是你的愿望,不过有多少阻碍我都将替你一一抹平。

    今生立誓尊你为王,用我热血为你封疆。

    白和眼里也有些湿润,他知道项铭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做下了怎样的决心。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块黛青色的玉佩,对项铭说道。

    “逆徒,为师翻遍了道门所有卷宗,才知道这个东西原来对空鸦还有着克制作用,如今就交给你了。”

    项铭看着白和手里的玉佩,玉佩古朴,像极了古篆里的“道”字,却没有丝毫雕琢的痕迹,仿若浑然天成。但项铭却深知那块玉佩代表着什么,那是道门历代掌门的象征。

    掌门令符!

    项铭慌忙摆手,不敢接受。白和却一把塞在他的手里,像是丢下了一个沉重的包袱。随意的说道。

    “婆婆妈妈的什么样子!这东西早晚都是你的,给你你就拿着。能帮你抑制住空鸦的影响也能让我省点心了,不过以后还是给我少用点空鸦的力量。”

    项铭看着手里的玉佩觉得沉甸甸的,心里暖烘烘的。也没有在拒绝,小心翼翼的将它带在脖子上。一家人之间,什么感激的话也不必多说。

    阳光斜照,透过树叶,点点光亮撒照在两人身上。道门掌门的位置就这么随意又郑重的传了下去。

    两人错开身子,向相反的方向离去。项铭在也不会没理由的诛妖,白和也不会在担心空鸦的失控。

    这就是白和对项铭的信任。

    而项铭的生命中也多了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从二十年前被白和救下的那一刻起,他便与道门仅仅联系在了一起。道兴,我喜。道悲,我怒。既然这是对道门最好的选择,那这也就是项铭的选择。

    看样子真的不能在任由自己的性子乱来了呢!

    这样也好,一直背负着仇与恨实在太累,太累,就让我偷偷懒懒吧!趁着这段时间就让我好好看看老头子的“希望”到底是个怎样的妖。

    希望不要让我失望啊!不然就不要怪我不遵守约定了。

    不过突然就不诛妖了,还真找不到事干啊!诶,好像有一个地方不错的样子……

    吹了声口哨,脚步前所未有的轻快,项铭向学校外走去。

    白和走着走着,突然笑出声来。

    “终于是吧那个逆徒给带回正道了呢!可算是松口气了,不过,好徒儿,你以为为师说的叫你泡个妞是随口说说的吗?哈哈!这次,为师可是真的给你准备了个大礼啊……”

    笑的越来越开心,越来越大声,也越来越猥琐。

    突然耳边传来一阵刻意的咳嗽声,白和才猛的发现,自己走到了教学区,不少老师正诧异的看他。

    于是拍了拍并没有脏的衣服,装作严肃的离去,只留众人暗中窃笑的声音。

    “看样子校长也做了什么恶作剧了啊!”

    “可不是,你看他多开心。”

    “也不知道谁这么可怜,被校长给捉弄了。”

    “……”

    项铭狠狠打了个喷嚏,抬起头来皱起了眉,原因无他。

    他面前的小店紧锁着店门,挂着暂未营业的牌子。

    他面色难看,显然没有想到,自己充满期待的到来,但家店主居然这么不给面子,这个时候了都还没有开门。

    这家非常不给他面子的小店名叫蝶语。

    这个懒惰的店主叫做秦雨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