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同类

    更新时间:2018-08-27 15:15:11本章字数:2979字

    项铭见车子开到了看不见的地方也收回了视线,伸手揉搓着自己的下巴像是在思考什么,至于怀中的秦雨凝,早在罗超走的瞬间就从他怀里跳了出来。

    秦雨凝像是很愤怒,不满的说道。

    “你答应他干嘛,你不要告示我你看不出他没安好心。”

    “怎么,怕我伤着他?你不会真的是那种掉进钱眼里的人呃……妖吧!啧啧啧!”

    项铭看着秦雨凝,脸上说不出的嫌弃,仿佛在说你这个没下限的拜金女!

    秦雨凝被这欠扁的眼神看的彻底爆发出心中的火气,两手叉腰,用泼妇标准的姿势骂道。

    “项铭你猪脑子啊!你知道他谁吗?要这么容易解决了姑奶奶我至于这么忍他吗?还要让你来占这么个便宜?”

    听到秦雨凝的话项铭也皱了皱眉头,莫非那个家伙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来头,毕竟秦雨凝的实力和他相差无几,秦雨凝既然都这么说了想必对方也是有什么依仗。

    于是也不敢大意,问道。

    “你到底还知道些什么秘密快说出来!”

    “他就是这安阳市的首富啊!”

    “哈?就这个?”项铭有些摸不着头脑,世俗的有钱人在他们的面前无非也就是“胖”一点的蝼蚁,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秦雨凝看见项铭不解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还道门大弟子呢?我真的服了!请问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敢问这位道长,你知道咱们华夏国有个叫调查局的部门吗?”

    “废话,我能不知道吗!”项铭没好气的说道,这秦雨凝怎么老问这种没营养的问题。

    “那不就行了,你不知道像罗超这种在人类社会里有些名声地位的,调查局那里都是有档案的,他们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就等着那帮家伙来找麻烦吧!”

    “那些家伙出了名的面冷心黑,只要出了事,周围百里之内的妖族通通抓走,美其名为调查,可进去了还能出来的我一个都没见过!”

    “你倒是根正苗红,身后有道门撑腰,可我就孤家寡人一个,我可惹不起那些家伙啊!”

    项铭听的一愣一愣的,喃喃道。

    “你……你是说,之所以任由那家伙烦着你,却不给他点教训的原因,是因为你怕调查局?你在遵守调查局的规定?”

    项铭觉得整个人都晕乎乎的,一个妖怪!一个强大的妖怪!居然告诉我说她是一个奉公守法的好市民,不滥用法力,就算别人欺上头来也默不作声?这,这真的是妖怪?

    项铭越发的看不懂秦雨凝了,调查局虽然强大,眼线布满整个华夏,但管理的却是一群完全超越世俗的存在,规定与守则在项铭这些被管理的人们眼中,犹如空气,所以注定没太多人买他的账。

    虽说敢于直面挑衅调查局的人或妖一个也没有,但自持身份,凭借这几分本事阳奉阴违的人比比皆是,就连项铭本人也常常不把调查局的规矩当回事,妖就更不必说了。

    这到不是说项铭就目中无人,藐视秩序。

    这是当一个人拥有远超普通人的能力之后对于自由的深入追求,每个人都有追求自由的心,都不愿受到约束,当你有能力跳出那些框框条条之后,外界的约束就很难起到作用,行事基本就是靠自己的本心。

    好一点的就像项铭,还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对自己还有着一定的约束力。坏一点的,就直接为所欲为,什么都做的出来,追求极致的自由。

    所以调查局能起到的作用,就是彻底抹除掉这一类追求“极致自由”的人,努力保护者这世界“明”与“暗”的平衡。

    这也是项铭吃惊的原因。作为人,在他拥有强大的力量之后都难免有些放纵,律法也没有太过重视。

    而秦雨凝作为一个妖怪,天性上还要更加的渴望那种无拘无束的自由,但她却能克制自己,不乱用自己的力量,这需要怎样强的自制力才能办的到?项铭的心中都不由生出一股敬意。

    “那还能怎么办?反正都答应下来了,不去可不是我的风格。大不了直接给他一个幻术,把他对你的记忆全给抹掉!”

    听完项铭的话秦雨凝伸手扶着额头,沙哑的说道。

    “大哥,你一个幻术下去他一个普通人最起码要躺一个月吧!还抹掉记忆,你就不怕他变白痴?你当调查局的人是吃干饭的啊?一个被他们关注的人物莫名奇妙住院那么久,不查个究竟才怪了。”

    “真麻烦,调查局什么时候这么麻烦了,我以前怎么没觉得。”

    项铭挠了挠头,怎么听秦雨凝这意思,我还拿那家伙一点办法都没了,真是头痛。但他也不想想,如果他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话又怎么会同这样的人物有所联系呢?

    有光亮照射的地方必有黑暗隐藏,这世间可从来都不是什么和谐美好,路不拾遗的完美世界。所以还是努力变强吧!唯有足够强才有选择的权力!

    “没办法了,今晚我只有我陪着你一起去了,有我在他做的太过分面子上也过不去,真是的我一遇见你就没好事。”

    秦雨凝当然不是因为与项铭的关系多好才陪他去的,主要还是怕这个缺心眼道士把事情搞大发了,最后要她来背这个黑锅。

    “真是的一个妖怪活到你这个份上也是够丢人的。尤其你还彻底舍去了妖怪的身份,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秦雨凝听到项铭的话,收拾东西的动作都停了停,她当然知道项铭的意思。

    彻底舍弃妖怪身份的意思可不是单纯的说舍弃就舍弃了,一个妖怪不管嘴上怎么说自己不是妖怪,不想当妖怪,项铭都不会鸟他,甚至还会嫌烦给他一个痛快。

    但是,秦雨凝不一样!

    不是说她长的漂亮就要特殊些,而是她做了所有妖都不敢做的事,让所有妖都愤怒的事!她变成了……人!

    完全的舍弃了原本的妖魔的躯体,变成人类的身体。在妖族的眼中这无疑是耻辱,因为它们骨子里就是瞧不起人类的弱小,而在人类的世界里,她也是异类,因为还保留着身为妖的法力。

    她被两个种群一起排斥,生活在夹缝里,而这一切她没有任何益处,她不但要舍去妖族躯体带来的强大生命力,从此就像一个正常人的生老病死,也不会拥有像人类一样的修行速度。

    根本毫无益处,所有项铭才会对她一直有一种复杂的感情,她那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悲伤与孤独让项铭觉得反正就如同看到了自己一样。

    没有妖会原谅她,也没有人会接纳她,她与他是那么的相像,他们就是所谓的“怪物”啊!

    秦雨凝没有回答,短暂的停滞之后,又忙碌起身边的事。可心里却不平静。

    为什么吗?我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啊?反正就是不想当个妖怪啊!漫长的生命带来的是漫长的痛苦,时间会屠戮掉你所有的情感,麻痹掉所有的想法。

    真的不想这样啊!变得毫无生机,毫无趣味。所有只有改变,哪怕没有人理解我,全世界都对我叹息。我也从不后悔。

    项铭啊!这或许就是你可以杀我却不杀,我可以杀你也选择放弃的理由吧!我们都是被这世界嫌弃的可怜虫啊!

    秦雨凝这样想着,抬起头来,将耳边的发丝的耳后,对着项铭甜甜的一笑。

    项铭像是有些不自在,将脸转向一旁不去看她,不过脸倒是红了些,他将手当做扇子一样,在脸边不停的扇这分,自言自语的说。

    “好热啊!今天。”

    说完,看见有一杯咖啡在自己面前摆在自己面前,就还不犹豫的端起来喝,不过总觉得好像忘了些什么?忘了什么呢?

    秦雨凝看见他端起那杯就喝刚想阻止,不过眼睛一转又微笑着放弃制止的动作。心里想到。虽然我们有些同病相怜,不过可不代表我会轻易的原谅你!笑的像是一个阴谋得逞的狐狸。

    当已经有些冰冷的咖啡进入嘴里的时候,项铭一下子就想起自己忘了什么,这杯咖啡不就是那杯看上去绿油油的十分恶心的“毒药”吗?

    而让项铭想起来的原因,也是因为这杯“毒药”的不可诉说的可怕味道,项铭从来没有想到世间竟有东西可以难吃的这种地步。

    一杯小小的咖啡竟包含了所有人类已知的讨厌的味道,而当这些味道在还相互纠缠渗透的时候,项铭的脆弱的味蕾也终于“爆炸”,在无法感觉丝毫的味道。

    项铭抬起头来愤怒的看着秦雨凝,他现在暂时还说不出话来。

    秦雨凝摊摊手表示自己很无辜。

    两人大眼瞪小眼,但没坚持多久,两人就各自笑了出来。

    门外不停有人来来往往,马路上汽车的鸣笛的声音不断。但店里,一道一妖的心里却反而平静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