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以势压人

    更新时间:2018-08-27 15:15:10本章字数:2996字

    项铭等人进入酒店,自然碰上了在大厅里的罗永浩,看到罗超道来,罗永浩赶忙上前对罗超说道。

    “爸,你来啦!”

    接着看见秦雨凝走进来,心中暗自流着口水,这个女人真是漂亮啊,老爸功力不错嘛!然后在看见了后面进来那人的声影。

    “你……项老师,你怎么也来了?”

    罗永浩有些懵了,什么情况?我爸设宴要请的人是项铭?难不成这项铭真有什么大的来头?

    项铭也是愣了愣,原来罗超就是这缺心眼孩子的老爹啊,怪不得这小子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这难道就是常说的打了小的,老的就出来了?

    可关键我还没出手啊!虽然想出手的念头十分强烈。真的是很不爽啊,这种感觉,果然装逼这种事让我一个人来就行了。

    罗超像是有些诧异,怎么?儿子还和这家伙认识?不由问道。

    “永浩,你认识这位项先生?”

    “嗯,他就是今天我们班新来的老师。”罗永浩回答到,并且有句话没说出来,也就是因为项铭,自己今天才会出了这么大的丑,还要请同学们吃饭来缓和自己在他们心中的形象。

    不过脸上还是要装出一副温和的笑啊!项铭觉得有些烦人,同这些天天就知道勾心斗角,相互算计的普通人比起来,还是同妖之间干脆的杀与被杀来的简单痛快。

    没有搭理他,项铭假装环顾四周,秦雨凝不由有些自己跟了过来,不然就他这德行,肯定要大闹一场,然后惹的调查局关注。

    罗永浩的脸色有些阴沉,先是苏游,现在又是项铭,一个个的都不将我放在眼里,很好,我早晚要你们知道我的厉害。罗超见场面有些尴尬,出来打了个圆场。

    “没想到项先生还是永浩的老师,真是有缘啊!今天咱们一定要好好聊聊,永浩啊,今天你可是主人家,要把你的同学们招呼好了,我们就不在则打扰你们年轻人了,两位我们去里面的包间吧!”

    不愧是常年在人情世故中摸爬滚打的人物,简单几句话就化解了场面的尴尬,并不留痕迹的捧了自己儿子一把。

    果然,周围的同学看罗永浩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毕竟罗超是安阳市的第一首富啊,光看报到哪有看见真人震撼,而且还不要说只是一群半大的学生,更是对这一类人物充满了敬畏。

    看到同学们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自己,他的心中就一阵舒爽,可惜秦樱没看到这一幕,不然肯定会改变对我的看法。

    人们往往就是这么的可笑,喜欢将别人的威势当成自己的威势,但狐假虎威这种事之所以能够流传千古自然也有着它存在的道理。

    因为……爽啊!

    苏游与秦樱从外面回来,感觉周围的气氛与刚才相比有些改变,询问之后才知道原委,苏游有些头大,怎么哪里都能遇到项铭这个恐怖的家伙?要不然我还是跑吧!不然等会躺枪了也不一定,可是就这么走了总感觉……好亏啊!

    秦樱也是同苏游差不多的心情,今天才见识了这个道士的可怕与难以交流,虽然白和老头发誓说要让他从此笑着和人讲话,但……怎么都有一种不靠谱的感觉。要不还是走了?嗯,可是这样不是显得我怕了他了吗?

    两人就这样心照不宣的同时想到了离去,但又因为各自的“原因”而选择留下。

    进入包间的项铭打了一个喷嚏,惹的秦雨凝瞪了他一眼,他抱歉一笑,心中想到,难道有人说我的坏话?怎么这几天这么多人说我坏话?

    罗永浩看见秦樱进来了,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吩咐下去。

    开宴!

    苏游我可是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啊!你算什么东西,我看上的女人你也敢靠这么近?

    而苏游早被一道道平时看也没看过的菜抓住了心神,完全没有想到罗永浩已经给他挖好了一个坑,就等他跳了。

    就算苏游在怎么懂得明哲保身,知道趋利避害,但一个富家公子想要玩弄他依旧是一件十分轻松的事,因为罗永浩可以完全不用在意一些所谓的“规矩”。

    这已经不在简单的关乎一个人本身的能力,而是权势与财富衍生的差距所带来的不平等。

    而这世间又哪来的绝对公平之事呢?规矩从来都是强者用来约束弱者的。

    包间里罗超热情的招呼着项铭,也对秦雨凝嘘寒问暖,尽显他久于事故的圆滑。不过项铭却不怎么给他面子,任由罗超在那里口若悬河,他只管专心的吃桌上的美食。

    毕竟这是白和这个道门掌门的殷切教诲,当你确定你要干掉某人的时候切记不能冲动,我们要榨干敌人身上的最后一丝好处才能大发慈悲的了解他,不然多浪费啊!

    原谅项铭没有白和那么没节操,他觉得吃罗超一顿饭就差不多了,看这你这家酒楼饭菜味道不错的份上,等会道爷就下手轻点。

    果然项铭好事觉得秦雨凝以德服人的办法有些麻烦,还是按自己的办法来吧!大不了调查局的人来了我背这个黑锅就是了,反正调查局看自己不爽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但项铭同学好像忘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啊!这跟本就不能算是黑锅好吧!明明就该你负这个责忍啊,说的那么伟大干嘛?

    秦雨凝在桌下的脚狠狠的踢了一下项铭,项铭不满的看了她一眼,秦雨凝回瞪过去,示意别人在问他话。

    项铭这才看到了,那个脸上挂着笑,但眼睛里闪过不快的罗超。他示意自己没有听到他的问题。罗超也只是微笑着在说了一遍,可整个房间的温度却明显冷了不少。

    “我是问你,你怎么和雨凝走在一起的?”

    秦雨凝紧张的看着项铭,生怕他乱来,在那双带有几分威胁与恳求的眼神下终于还是败下阵来。尽量好好的对罗超说道。

    “看对眼不就在一起了,有什么不对的吗?”

    罗超微笑着,端起酒杯品味着酒液的芬芳,口中却居高临下的说道。

    “开个数吧!要多少才会离开雨凝?”

    项铭眼神微咪,眼睛中有危险的光闪过。秦雨凝的脸上也不好看,冷冷的问道。

    “罗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这个男人配不上你,只有我才配的上你,我不管你们之间是不是真的情侣关系,我只想告诉你我对付你的手段有很多,但希望你不要让我对使用才好,毕竟我还是真的对你动心。”

    罗超早就失去继续伪装的耐心,多年的高高在上让他习惯了别人的唯唯诺诺,他之前对秦雨凝的宽容,已经超出了自己的忍耐极限,没有人可以违背我,没有人!

    秦雨凝觉得肺都要气炸了,泥人尚有三分性,更何况她还是强大的妖怪,这个无知的人类真的以为自己吃定我了?就在秦雨凝将要爆发的时候。一只温暖的大手抓住了她的手,止住了她的怒火。

    秦雨凝疑惑的看着项铭,讲道理项铭应该比她还要生气吧!怎么转性了,反过来制止我了?

    只见项铭温和的对着秦雨凝点头,仿佛在说都交给我吧!秦雨凝不知怎么的看见他那温和的笑脸没来由的选择了相信,或许他真的有什么办法吧!

    项铭看着罗超,笑着道。

    “我不配?谁配?你吗?老东西,你配吗?”

    “你……”罗超真的没想到在安阳市这个地盘上还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一时间居然有些语滞。

    但项铭却不打算停下来。

    “你什么你!有钱了不起吗?无知。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像只蝼蚁一样的在一旁卑微颤抖就好了。出来乱跑,被人踩死了也没人知道。”

    罗超感觉事情有些超出他的掌控,本来他以为项铭会畏惧他的权势,不管他和秦雨凝是不是情侣关系他都会识趣的放手。

    而秦雨凝也逃不出他的手心,原本他还想给秦雨凝留个好印象所以没有用强,但他相信他用强的话,秦雨凝也只有屈服,这就是现实的残酷。但现在怎么有些不对劲了!

    秦雨凝捂着额头,果然还是变成了这样啊!不过,这种感觉也不坏啊!就陪他大闹一场吧!反正有项铭顶缸。

    项铭双手撑着桌子站了起来,身子微微前屈,依旧是保持着笑眯眯的样子,可声音却冰冷入骨。

    “好了,罗大叔!现在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我很想狠狠的揍你一拳。可我一拳下去,你可能会死啊!”

    罗超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项铭的杀气,开什么玩笑!这个男人是认真的吗?他想要杀了我!

    “老三,快来!”

    罗超慌张的对着门外喊道。

    项铭觉得有些好笑,这种来人,护驾!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随着罗超的话音落下,一个肌肉大汉破门而入,正是他的司机。

    项铭扭动着手腕与脖子,发出咔咔的声音。

    就是要有点反抗才有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