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研制罐头

    更新时间:2018-08-27 15:25:42本章字数:7291字

    林欣自从有了那天的想法,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她便开始研究怎么制作罐头,和各种果汁。药材的事现在毕竟等级还不够,只能先放一放了。

    看着一瓶瓶的罐头出来,林欣感叹到“这可比人工快多了,只不过金币消费的有点多,看来得想办法让他们学会制作,这样才能获取更大的利益。”

    罐头虽然生产的很快,林欣却是眉头紧皱,她在想,虽然罐头是有了,但是如果小魔鬼们不喜欢,卖不出去,岂不是要坏掉了。

    就在她埋头沉思的时候,系统提示,由于容器是特殊材质制作,罐头可长期保存。

    林欣差点忘记了,她在空间的每一个想法,系统空间都能够接收的到,知道罐头可以长期保存,林欣的心里有了十足的把握。

    林欣想着让部落里的铁匠再打制一些锋利的匕首和弯刀,当然,林欣只能给他画下来,让他根据图纸去打造。

    相信有了这些东西,林欣很快就能教他们怎么制作罐头了。只要有了工具,制作罐头就不是问题了。

    林欣正在沉浸在幸福感里边,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林欣,我来看你了!”来者,正是王国的二皇子。

    “二皇子,你怎么有空来我这了。”林欣开心的说道。

    “我在王国太无聊了,整天被那个女人缠着,烦都烦死了。”二皇子说完,一脸无奈的表情……

    “对了,我这两天又研制出了新鲜的东西,而且特别好吃,你要不要过来尝尝?”林欣开心的说道。

    还没等二皇子开口,林欣拉起二皇子的胳膊就朝着自己的仓库跑去,恰好,沈炎来农场找林欣,看到两人如此亲密的背影,沈言心里升起了一丝醋意,紧紧的跟了上去。

    “这个人到底是谁?看衣着打扮,肯定不是族里的人,难道是……”想到这里,沈炎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

    两个人来到了仓库,林欣让施沁拿了几种不同的罐头出来,让二皇子品尝。

    “你快尝尝好不好吃,给我点意见。”林欣激动地说道。

    二皇子拿起林欣让铁匠打制好的勺子,然后轻轻舀起一小勺菠萝罐头,当他放到嘴里的那一刻,瞬间感觉整个人都被融化了……

    “太好吃了!酸酸甜甜的。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二皇子吃惊的说道,他没想到林欣能研制出这么好吃的东西。

    “真的吗?”林欣听到二皇子的赞美,高兴的给了二皇子一个拥抱。

    这一幕,让跟过来的沈炎看到,无疑是重重的受到了伤害,紧接着,沈炎一步步走了过去。

    这时,林欣同样看到了沈炎,想着把她的成果和想法分享给沈炎……

    林欣还没有开口说话,沈炎问道:“他是谁?你和他什么关系?”林欣显然看出沈炎不高兴了。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咱们北方王国的二皇子,也是我的朋友。”林欣说道。

    “朋友,朋友有这样搂搂抱抱的吗?!”沈炎怒吼道。

    林欣的怒火也在一点点的燃烧,她最不希望看到她自己在乎的人误会她,更不希望看到沈炎会误会她自己。

    “沈炎,你什么意思!”林欣脸上露出了不悦的神情。

    “我什么意思?你们两个都抱在一起了,你还有脸问我什么意思?林欣你可以啊,我才不在多久,你就勾搭上了王国的二皇子了”沈炎的嗓音很大,招来了不少男男女女的小魔鬼,这让林欣脸色变得很难看。

    “沈炎,你混蛋,谁都可以误会我,就你不可以!”林欣大声的喊道。

    “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误会是我引起的,我来解释吧。”二皇子对林欣说道。

    “沈兄弟,不介意的话,一起出去走走怎么样?”二皇子看到怒火还没有下去的沈炎,对他客气的说道。

    沈炎没有说话,只是朝着一条小路走去……

    “你刚回来,也许林欣还没有时间和你说她所经历的事。”二皇子说出这句话,无奈的笑了。

    “什么事?”沈炎显然对二皇子没有好感。

    “前段时间,我父王以想面见林欣为由,把她软禁在了王国中,后来我无意间遇见了她,我承认我喜欢她,但是她说自己已经成亲了,所以我们只能做朋友。”二皇子解释道。

    沈炎听完二皇子的话,怒气减了大半,他知道自己误会林欣了,他也清楚地明白林欣为了他做了不少事。

    “国王为什么要软禁林欣?”沈炎不解的问道,脸上出现了一道黑线。

    “因为林欣的蔬菜和水果卖到了我们王国,父王看到林欣有种植的技术,想要留她在王国为己用。”二皇子的表情变得很惆怅。

    沈炎不在说话,心里想到,“或许老头所说的不无道理,就连王国现在对林欣的种植技术虎视眈眈,看来得加强防备了。”

    误会化解了,沈炎回到家中,看到林欣正在准备饭菜,想要开口道歉,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林欣转身看到沈炎。两人四目相对,却没能说出一句话。

    良久……

    林欣开口说道:“沈炎,我……”

    “什么都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娘子,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沈炎亲切的眼神让林欣感到很安心。

    “谢谢你理解我,不管发生什么事,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林欣委屈的说道。

    误会化解了,这几天沈炎没有再去打猎,一直忙着帮林欣制作罐头,就在这时,部落里酒楼的老板找到了林欣……

    “林欣啊,你可不可以把你制作的罐头卖给我一些,也好让我小店的生意好过一些,价钱不是问题。”酒楼老板低声下气的说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求人办事,就得有个像样的样子。

    “李老板你太客气了,我这罐头本来就是要出售的,更何况是咱们自己的族人需要,我当然义不容辞。您放心,我一定按批发价格给您。”林欣满脸的笑容无疑给人一种亲切感。

    “那我就先谢谢你了,有了你的帮助,我这小店一定会蓬荜生辉的。”李老板见林欣答应了下来,心情变得大好。

    只不过,店老板走后,嘴角上扬,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其实,店老板心里早就知道,林欣会以批发的价格卖给他,等自己拿到了罐头,再以高的价格卖给其他部落,这样的话,自己就能狠狠的赚一笔了。

    林欣并不知道店老板心里所想,只是想着尽快让这些罐头销售出去,自己的梦想才刚刚开始,赚钱只是时间的问题。

    酒楼老板得到罐头以后,便开始以高出一倍的价格出售给其他部落的小酒楼,而自己的生意也渐渐火了起来。

    李老板在林欣这拿的罐头越来越多,这让林欣产生了怀疑,紧接着,林欣以生产困难为由,不再给李老板拿货,暗中就让沈炎去调查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娘子,我回来了。”沈炎气喘吁吁的说道。

    这一天,可把他给累坏了,接连跑了好几个部落,发现好多小酒楼都在出售林欣制作的罐头,而且价格是相当的昂贵。

    “怎么样?查出来了吗?”林欣的眼神露出了担忧之色。

    “查出来了!原来李老板拿着我们的罐头以高价卖给了其他部落,而且告诉其他店的老板罐头只有他那才有。”沈炎说到这里心里的怒火一下子升了起来。

    “果然是这样,通知施沁,以后断绝和李老板有任何生意上的往来,这种人,不值得交!”林欣说完,便让沈炎去安排了。

    当初林欣给李老板罐头的时候就留了一个心眼,李老板不知道林欣生产的罐头有多少种类,只是一心想得到罐头,而林欣却只给过他一种。

    林欣断了李老板的财路,而接下来林欣做的事,更是让李老板想咚咚往墙上撞……

    其他部落的小魔鬼们吃到好吃的罐头以后,每个人都是垂帘欲滴,少量的罐头根本不能满足他们的食欲。

    林欣打听到消息,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她想着现在库房已经满了,而自己农场空间的罐头还有很多,足够销量。不如把库房里边的罐头随便挑选几种,白白送给其他部落里边,这让施沁和沈炎感到非常的不解。

    “林欣,咱们辛苦制作的罐头,为什么要白白送给他们啊?”施沁看着这些要白送人的罐头,心里有些不舍。

    “施沁,别担心,相信我,咱们白送给他们这些罐头,不出三天,就能够一本万利的赚回来。”林欣信心满满的说道。

    林欣把这些罐头分好类,分别由几支贸易队伍送到了其他部落的族长手中,擒贼先擒王,只要抓住族长的这一点,就不怕他不派贸易部队过来。

    李老板现在对林欣真是恨之入骨了,他心里想,“自己低三下四的求她卖给自己罐头,她却白送人,简直是太过分了!”

    李老板暗暗说道,“你让我断了财路,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当天晚上,他找了几个可靠的人,悄悄地来到了林欣的库房,打算动一些手脚……

    只不过刚一到那,周围四周灯火通明,只见族长和林欣等人带着族里的护卫队,把他们包围了起来。

    “李老板,不知道你这深更半夜的,你带几个人来我这库房做什么?”林欣抓住了李老板的把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意。

    “我……我就是出来走走,看看你库房需不需要帮忙。”李老板脸色别提多难看了。

    “这大半夜的,我这库房能有什么事,我看你分明就是做贼心虚!”林欣怒喊道。

    李老板一眼被看穿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来人,把他们带到族里好好审问!”族长看到这情形,显然是动怒了。

    林欣解决了这个麻烦,生意又恢复了正常,正如她所说,其他的部落接二连三的来到她的农场购买罐头和蔬菜。

    罐头的出现让小魔鬼们更加相信了林欣,林欣的生意越做越大,这无疑让一些做小生意的人们无比的羡慕,但顾及到除了林欣那里有罐头,水果卖,其他的地方根本找不到,他们又不得不巴结她。

    林欣始终相信,只要她对自己的工人好,他们便会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将来也会有更好的发展,所以她对待每一个人都会像对待家人一般……

    自从上次二皇子来过之后,林欣就一直有一个顾虑,自己要不要把这些罐头卖到王国里边。

    她的顾虑是对的,国王一直对她的农场虎视眈眈,而自己的生意越做大,难免会招来别人的眼红。

    “林欣姐!我好久没见到你了,你最近都在忙什么啊?”林欣听到这个声音,脸上露出了笑容。

    “菲菲,你怎么来啦?”林欣满脸笑意的问道。

    “还不是因为你做的好吃的罐头,我们全族上下无一人不对你拍手称赞的。”白菲菲说着竖起了大拇指。

    “所以你这次是代表族人来收购我的罐头咯?”林欣依旧是带着那甜甜的笑容说道。

    “嗯……这是其一吧,最主要的还是想你了,嘿嘿。”说完白菲菲就笑了起来。

    “小嘴真甜!”林欣打趣的说道。

    林欣和白菲菲了解了一下部族的情况,并且合理地给她安排了一下所需的物品,这让白菲菲颇为感动。

    “哦,对了,我哥让我给你问个好。”白菲菲说完这句话,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嗯,也替我向他问个好。”林欣淡淡的说道。

    就这样,白菲菲带着贸易队伍离开了。

    就在林欣犹豫正在要不要把罐头卖到王国的时候,二皇子再次出现了……

    林欣的空间系统正在一点一点的往上升级,她心里想到,“看来,解锁凤尾草指日可待了。”

    正当她想着自己农场的事,二皇子来到了部落,二皇子说国王打听到他已经研究出了罐头,所以想让他带回去尝尝,如果可以的话,还希望能够和林欣继续交易。

    二皇子的多次出现,使得两人关系变得越来越好,沈炎看在眼里,却很不是滋味,沈炎认为,二皇子是故意以交易为由,有意接近林欣,这使得两个人的感情再次出现裂缝……

    二皇子走的时候,林欣把他送出了部落,二皇子转身对林欣说道:“林欣,跟我走吧,我可以给你任何想要的东西,你可以不用这么辛苦的。”

    林欣对他的话显然是一愣,她以为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二皇子对她只有友谊之情,没有男女感情这回事了,谁知道过了这么久,他还是不能死心。

    “二皇子,我早就和你说过了,我们只是朋友,还请你忘记这件事吧,好吗?”林欣认真的说道。

    二皇子一把把林欣拽到怀中,紧紧地抱着她,一瞬间,林欣不知所措,而这一切,却偏偏又被沈炎看在了眼中……

    回到家中,沈炎默默不语,林欣好像看出了他有心事,然后问他,“你怎么了?有心事啊?”

    “没有!”沈炎冷冷的答道。

    林欣不知道为什么沈炎会变成这样,只是自己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他为什么会对自己这样冷淡。

    然而,这一切并没有结束……

    几天后,二皇子再次派人来邀请林欣去王国小住几天,想着让她亲自制作一次罐头给他吃。

    这一切在沈炎看来,无疑是赤裸裸的挑衅……

    “人家二皇子都邀请你了,你就去吧。”沈炎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在林欣看来,听着是那么刺耳。

    “沈炎,你什么意思?”林欣愤怒的说道。

    “我什么意思,第一次你和他抱在一起我可以相信你,可昨天呢?你别告诉我这也是作为朋友的拥抱。”沈炎愤怒的眼神,让林欣看来非常的害怕。

    “好,既然你这么说,我便答应了他。我这就随他们走!你别后悔!”林欣正在气头上,说的话显然也是不经过大脑的。

    就这样,林欣随着二皇子的随从来到了王国,路上走着,林欣的气就消了大半,心里想到,“自己怎么就说出了这样的话,这个沈炎也真是的,也不知道追过来!气死我了!!!”

    “自己说出来的话,又怎么能后悔,反正来都来了,又不是没来过!沈炎自己慢慢后悔去吧!”林欣心里说道。

    林欣走后,沈炎也是后悔不已,“为什么自己要说出那样的话来伤害她,现在好了,把她气走了,她现在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沈炎心里想着,自己抬头望着天空,静静的坐在洞外……

    就在这时,一个靓丽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林欣!”沈炎叫道。

    “林欣,林欣。难道你心里除了林欣就没有别人了吗?”说话的人正是丁洁。

    “你怎么来了。”沈炎并没有给她好脸色。

    “难道我就不能来看看你吗?”丁洁委屈的说道。

    “这大晚上的我们这样见面似乎有点不太好”沈炎皱着眉头,眼神却没在看过她。

    “沈大哥,难道你就不能正眼看我一下吗?我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说着,丁洁的眼泪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我对你没有任何的想法,还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沈炎冰冷的说道。

    “放弃林欣,我愿意和你重新组建家庭,我相信……”还没等她说完,沈炎便转身回家了。

    “哼,沈炎别说我没给你机会,这是你逼我的!”丁洁脸上露出了凶狠的表情……

    林欣来到了王国里边,这次国王没有像以前一样再逼着林欣留下来,而是让她出入自如,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

    “国王怎么会突然这么客气,难道是想通了?不,事情没那么简单。”林欣心里想着,心却一直挂念着家里边。

    “二皇子,我明天就要回去了。”林欣说道。

    “这么快就走啊?在多住几日再走吧。”二皇子明显有些不舍。

    “不了,我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再说了,农场长时间没人照顾,系……”林欣差点说露了嘴。

    “你刚才说系……什么?”二皇子一脸茫然的问道。

    “奥……我是说……那个洗菜的那个桶我还没有制造好,得赶紧去催催他们。”林欣解释道。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既然你这么忙,那我就不留你了,明天让我的护卫队送你回去。”二皇子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免得又让某些人误会。”林欣脸上明显出现了不悦的表情。

    虽然她的气去了大半,但是一想到那天沈炎的态度,她便一肚子火。

    第二天一早,林欣把最新研制的芒果罐头和草莓罐头留了几瓶给二皇子,让他尝尝,自己便匆匆离开了。

    林欣走在幽静的小路上,隐约感觉有人在跟踪她,只是当她回头看的时候,却没能发现任何人。

    林欣加快了脚步,可她听着后边的人也加快了脚步,危险,在一步步的向她靠近……

    这人,无疑就是丁洁派来取林欣性命的,因为遭到了沈炎的拒绝,丁洁恼羞成怒,对林欣动了杀心,她想着,只要除掉了林欣,她才能有机会接近沈炎。

    那天晚上回去之后,丁洁便找到了自己的爷爷,希望他可以帮助自己,除掉林欣,开始族长是不同意的,后来为了自己孙女的幸福,他只能选择帮助孙女,除掉林欣。

    林欣小跑着往前,突然林欣停住脚步,转过身去,后边跟着的人无疑被林欣这个举动吓了一跳。

    “跟了我这么久,你不累吗?”林欣淡定的说道。

    “哼,一个要死的人,不需要知道任何事情!”此人冷哼一声,一个箭步便冲到了林欣的面前。

    虽然林欣以前学过跆拳道,对付女人还行,可面对身前的壮汉,她可是一点都没办法……

    林欣顾不上想那么多,对着那人身后喊了一声,“沈炎,快救我!”

    蒙面人以为沈炎真的来了,然后停住身子往回看,却发现空无一人。心想被骗了,转过身就看到林欣逃跑的身影。

    林欣毕竟是个女人,体力根本敌不过后边的壮汉,没一会,便被追上了,林欣想,这次没这么好运了……

    林欣突然说道:“等等,反正我也要死了,再死之前能不能让我死明白点,告诉我,是谁想致我于死地?”

    “反正你都是要死的人了,告诉你也无妨。是族长的孙女让我来的。好了,该知道的你也知道了,受死吧。”蒙面人说着便冲了过来。

    “嗖……”

    一颗石子以几乎肉眼看不到的速度飞了过来,直接打到了壮汉的胸口,小小的一颗石子便能发挥这样的力量,是谁才有这样的能力呢?

    林欣见到壮汉倒在了地上,她迅速爬起来,躲到了一旁,还没等壮汉起身,又是一颗石子打在了壮汉的腿部。

    “什么人敢暗算老子,有本事出来单挑!”壮汉显然被触怒了。

    只见一个身影渐渐的由远而近,慢慢的靠近林欣,当快走到林欣身旁的时候,林欣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没错,我一猜就是他,除了他又有谁能设计出那么精密的机关呢。来人正是沈炎,他担心林欣回来的路上会有危险,所以偷偷跟在了脚后。

    “你怎么会在这?”林欣一想到那天的事,脸上出现了一丝不悦的神情。

    “我……我怎么就不能在这啊,我只是怕有人对我的娘子图谋不轨,所以才赶过来的。”

    沈炎翻了个白眼说道。

    林欣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哼,谈情说爱也不看看时候,我这就送你们两个上路。”壮汉冷哼一声,紧接着对两人动了杀机。

    “娘子,你在旁边等我一会。”沈炎深情的说了一句。

    “你小心点!”林欣满脸的担忧。

    沈炎心里想到,“不知道老头教的管不管用,今天正好拿出来练练手。”

    壮汉怒喝一声,冲向了沈炎,硕大的拳头对着沈炎的脸上呼啸而来,沈炎见状,连忙往下一蹲,紧接着一记扫堂腿过去,让壮汉措不及防。

    由于壮汉的体积庞大,动作很缓慢,所以沈炎一记扫堂腿便把他打倒在地。

    不过,这并不影响壮汉的战斗力,壮汉爬起来之后,便继续向沈炎攻击,这一次,壮汉直接攻击沈炎的胸膛。这让沈炎不得不出手抵挡。

    只见沈炎两手交错,挡住了壮汉猛烈的一击,只是这一拳,却让沈炎向后退了几步方才站稳。

    “好强的力道!”沈炎感叹到。“可惜,你遇到的是我!”说完,沈炎变被动为主动,蹭的一下,蹿了出去。

    由于沈炎的速度太快,让壮汉来不及防备,硬生生的接了沈炎两脚。沈炎在悬崖下曾吃过老头给的丹药,如今脱胎换骨,力量也比以前大了好多,只是他回来以后没有加以练习功夫。显得动作有些生硬。

    沈炎的两脚,让壮汉嘴角渗出了一丝血迹……

    壮汉吃亏,想着今天遇到了对手,目前又跑不掉,然后就只能硬着头皮接招了,壮汉再次主动出击,沈炎想,“不能暴露自己的身手,这对自己没有好处,今天他不能走!”

    心里想着,便像离弦的箭一般,嗖的一声,蹿了出去。直击壮汉的喉咙……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清脆的想起……

    沈炎瞬间结束了壮汉的性命,这不由得让旁边的林欣大吃一惊。

    “你怎么把他杀了!”林欣惊恐的说道。

    “如果我不杀了他,族里的人都会知道我的身手,那么到时候传到别的族里边,无疑会引发一场战争,这对咱们以后的发展也会有很大的影响!”沈炎一脸严肃的对林欣说道。

    林欣想了想,既然他对我们都没有这么仁慈,我们又何必为他考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