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奸细

    更新时间:2018-08-27 15:40:21本章字数:2186字

    连城古堡位于半山之上,丛林掩映之中,古堡外山涧清溪蜿蜒而过,自然色的外墙与青山绿水几乎融为一体,低调奢华又彰显神秘高贵。

    沁凉宽敞的车库位于古堡的地下一层,目之所及皆是各类限量版豪车,一字排开、纤尘不染,在略显昏暗的车库依然闪烁着慑人的光泽。

    年轻的女孩双眸紧闭,修长的双腿交叠弯曲,一双藕臂被缚在身后,窈窕有致的娇躯无力地斜倚在一辆红色跑车前。

    “嗯,好疼!”夏念念嘤咛一声,微微张开的眸子就被两道强光刺得重新合上,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白里透粉的肌肤在强光的照射下晶莹而又剔透,挺秀的鼻梁,纤薄的红唇又添了几分勾人的性感!

    她不安地扭动着身躯,依着红色跑车,像一朵鲜嫩带露、迎风摇曳的粉色玫瑰,极致清纯的性感!

    完美诠释了香车美人的致命诱惑!

    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两道强光瞬时熄灭,“噔噔噔!”沉稳有力的脚步声由远而近,车库的感光灯应声而亮,洒下一片柔和的橘色光。

    夏念念微启双眸,入目一片陌生,一个身材高大,周身镀着一层金边的男人朝她越走越近。

    男人精致的五官嵌在一张轮廓分明的面庞上,栗色的头随着脚步的节奏闪动着不羁的光芒,琥珀色的眸子深不可测,像是无底深渊一般要把人慑入无极之地。

    “你,你为什么要绑架我!放开我!”一出声,夏念念才发现自己的嗓音黯哑得厉害,就像是虚弱的病人一般。

    “哦?”男人戏虐地勾了勾嘴角,蹲下身子,逼视着夏念念,“我,绑架你?”声音非常好听,却透着一股莫名的森冷恐怖。

    夏念念不自觉地缩了缩身子,“难,难道不是?那…你…你是谁?”

    “女人,你的这招太老套!而且,我对这种夹杂着童趣的勾引并不感兴趣!”男人说着眼睛轻飘飘扫了一眼夏念念。

    “勾引?”夏念念下意识地重复了一声,随着男人的目光向下一看,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有些破损了,“啊!你这个流氓,流氓!”

    她真的是吓坏了,肩膀耸动,但手被紧紧缚在身后,半点动弹不得,只有双脚乱蹬不停。

    连亚男一把钳住夏念念的两条腿,“女人,你的表演非常拙略,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麻烦下次换个吸引人的招数!”

    “啊~!啊~!啊~!”夏念念被连亚男一把抓在腿上,更加惊慌失措,一声接着一声尖叫不已。

    “闭嘴!”连亚男整个人欺身上来,捂住了夏念念的嘴。

    夏念念只能勉强发出含混不清的呜呜声,一股熏然魅惑的男性气息直钻进她的鼻孔,距离她仅仅十厘米的男性喉结上下滚动不已,夏念念微微抬眸就看到了那张如刀刻一般的薄唇一张一翕,挟裹着致命的诱惑让她几乎忘记了自己的处境。

    “吵死了!”连亚男眼里带着几分不耐烦,“给你三分钟,立马滚出我的车库,别再做这样愚蠢的表演,明——白——吗?”

    男人锐利的眸子看着夏念念,一字一顿地告诫道。

    夏念念依然处在失心落魄的呆愣中,连亚男以为她听话默许了,放开了手,起身就要离开!

    “流氓!我跟你拼了!”夏念念呼吸顺畅之后,供氧正常大脑也恢复了正常的思考能力,她拼劲全力站了起来,视死如归地向着男人撞去。

    猝不及防,男人被夏念念撞倒在地,像个肉垫一样被夏念念压在身下,她软软小小的身子因为失去平衡而在他身上扭来扭去,纤长的腿不时擦过他的身体,连亚男的大脑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直楞楞地戳了夏念念的肚子。

    “啊~!啊~!流氓!流氓!”夏念念觉到异样,脸色胀红的又是一连串尖叫。

    连亚男恼羞成怒地一把掀开身上胡搅蛮缠的女人,喘着粗气大吼一声,“闭嘴!女人,你必须付出代价!”

    夏念念被他强大的气场震慑,嘴巴一张一合却再发不出任何声音,不安地看着他慑人的浅色眸子。

    “刘管家,马上到车库,剁掉这个女人的手,然后把她扔下山谷!”那语气就像是处置一条路边咬了他的野狗一样厌恶、随意。

    “喂!明明是你绑架我,非礼我!还有没有一点儿天理!”夏念念躺在地上,艰难地梗着脖子,冲着男人的背影咆哮道。

    “天理?我就是天理!”连亚男冷笑一声,只丢下非常嚣张、不可一世的一句话。

    夏念念看着消失在昏暗中的冷漠身影,心里愈发惊惧,从男人霸道、冷漠的举止她可以断定,剁她的手,要她的命,对他来说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

    她必须想法逃走!

    夏念念挣扎起身,寻着男人刚才离开的方向踉跄往前,终于找到了车库的出口。

    她用门把手硬生生撸下了绑着手腕的绳子,手腕和手背处立马显出道道红色的血印,顾不得疼,她四下张望,看到一张洗衣房的门牌,毫不犹豫地钻了进去。

    房间里一式黑白相间的套裙,一摞一摞码放得整整齐齐,应该是佣人的衣服,夏念念毫不犹豫地套在身上,镇定自若地走出了房门。

    “站住!”夏念念刚走出来,身后就传来一声断喝,她气都不敢大喘地低着头。

    “少爷都回来了,还躲在这偷懒!”尖利的声音简直要刺穿夏念念的耳膜,“还不赶紧把咖啡给少爷端到书房去!”说着就把一个托盘塞到夏念念的手里。

    夏念念如临大赦般接过托盘,鞠了一躬转身就走!

    “书房在左边!往哪儿跑,瞎蹄子!”

    夏念念又忙不失地连连鞠躬认错拐去了左边,一路上小心翼翼地低着头,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书房在左边走廊的尽头,并不算难找,里面空无一人,她小心翼翼地把咖啡放到偌大的书桌上,就看见了三台电脑屏上显示的竟然是古堡角角落落的监控视频。

    “天啊!”夏念念惊呼一声,庆幸自己刚才没有乱闯。

    “抓住她!”突然,一位50岁上下、管家模样的男人带着两个大汉冲了进来。

    “主人,发现病毒入侵,目前侵入病毒已被隔离,数据损耗为‘0’!”夏念念刚被大汉一左一右控制住,智能机器人的声音就响彻了整个房间。

    “你居然是奸细!”连亚男阴踱步进来,一双鹰隼般的眸子冷冷地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