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举步维艰

    更新时间:2018-08-27 15:40:22本章字数:1779字

    许维忙完下班的时候看到夏念念居然还在加班,本来想表示一下领导对下属的激励和赞赏,但是想起连亚男早上的幼稚面孔,还是放弃了。

    “许总监,您下班了!”夏念念却主动站了起来,羞怯地看着许维,声音甜糯可爱,奋战了一天的脸上油光满面却也难掩少女的纯真。

    “嗯!”许维微笑颔首,并没有过多寒暄就消失在夏念念的眼前。

    夏念念失落地站了好久,才悻悻地坐下来,看见那一堆密密麻麻的数据,瞬间就没了精神,赶紧收拾收拾完东西也准备下班了。

    “喂!念念,你睡了吗?”夏念念刚走到家门口,看到连钥的来电没顾上开门就接了起来,连钥的声音听起来总是那么无忧无虑的。

    “没有呢!”夏念念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11点了。

    “念念,告诉你个好消息,你的微博粉丝居然已经涨到200多万了!”连钥颇有些不好意思,她也是今天无聊在网上闲逛的时候,才猛然想起来,她在绑架夏念念之前还让哥哥黑了夏念念的微博。

    所以立马央求哥哥重新恢复了夏念念的微博页面,竟然有了这个惊喜发现。

    “啊?”夏念念最近忙得晕头转向,早忘了这回事儿了,“不会吧,我最近还没登陆过呢!”

    “对不起啊,念念,其实你微博被黑也是我干的!不过也算是又因祸得福了,嘿嘿!”连钥倒是勇于承认错误,更会自我安慰。

    夏念念一脸的黑线,打趣道:“连钥,你还真是林茵的真爱粉儿啊,为了真是下本儿,连电脑高手都能挖来,我同学也是电脑天才,可是他说黑我微博的人他根本就动不了,刚进人家电脑就被抓了!”

    “哈哈!不用那么费事的,我哥就能办到,不顾我不知道他水平竟然有那么高啊!”连钥在那边笑得花枝乱颤,“你放心,我马上让我哥恢复你的微博!”

    夏念念没想到,那个冷漠变态魔头居然还是个电脑天才,“哦~~!我知道了!”夏念念有什么重大发现一样,“连钥我不和你说了,我要去核实一件事!”

    她一挂电话,就立马联系了孔萍,问了孔萍当时蒋杨攻击对方电脑的详细时间,得到的回复让她恍然大悟。

    那天,她闯进连城堡之后,连亚男的电脑突然被黑,是因为蒋杨的攻击,既然连亚男的水平在蒋杨之上,那他肯定能根据蒋杨的IP查到他的信息,就算当时误会她,也不应该把她关半个月那么久。

    “果然是个变态!难道有钱就可以拿我耍着玩儿吗?”夏念念愤愤嘟囔了一句,正拿着钥匙开门,身后却飘来一句悠悠的,“我没有拿你耍着玩儿!”

    夏念念吓的钥匙都掉了,一回头,连亚男正若无其事地站在她身后,“你又跟踪我!”

    “是保护你!”连亚男的声音很温柔,但是在夏念念看来却异常变态。

    “那你都听到了,既然你知道我不是奸细,为什么还要把你困在你家里半个月!”夏念念真的无法理解。

    “你不是过得很开心?”连亚男回答得相当无辜。

    “你!”夏念念气得不知道说什么,看着他故作无辜的嚣张样子,“变态!死变态!”唯有大声怒吼才能宣泄她心中的无尽怒火。

    “嘘!”连亚男却微笑着对她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不要扰民!”

    “啊~~~!”夏念念再一次被他逼疯了。

    “夏念念,为什么我关心你,让你这么痛苦!”连亚男已经收起了笑容,他问得相当认真,他是真的很迷惑。

    “我不需要,不需要!”夏念念真的失去了和这个怪物沟通的耐心。

    “那你希望我怎么关心你!”连亚男问得很真诚。

    夏念念一脸不可思议的问号,“你是在逗我玩儿吗?”

    “并没有!”连亚男不明白夏念念为什么总是说他在逗她玩儿,他为了她简直是挖空了心思。

    “好!”夏念念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让自己努力地保持镇静,然后看着连亚男的眼睛,“我希望你从我的生活里消失,彻底!现在!马上!”

    连亚男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了解她的喜好,居然还招致她这样的反感,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在他面前叫嚣。

    “夏念念,你确定?”连亚男的声音没有带半点情绪。

    “我非常确定!”夏念念万分肯定地看着连亚男,没有半分犹豫。

    “你不要后悔!”连亚男说完头也不回地消失在电梯口,在他等电梯的近一分钟时间,他没有再看夏念念一眼,夏念念也没有进家门,两个人默默尴尬地无声而立,直到“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连亚男走进电梯,完全消失在夏念念的视线。

    夏念念轻松地舒了一口气,“希望你说话算数!”

    一整晚,夏念念一闭上眼,就看见连亚男那双受伤的眸子,还有那句黯然的“你不要后悔!”

    “走开!魔鬼!”夏念念冲着天花板大叫,真是个磨人的妖怪,人都走了还要这样侵入她的思想,荼毒她的记忆。

    她烦躁地用被子捂着头,希望能把连亚男那张讨厌的脸挡在被子外面,嘴里开始默默地开始数羊,不知数到几千只的时候,她终于浅浅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