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好戏开幕(2)

    更新时间:2018-08-27 15:40:22本章字数:3118字

    “这……”傅铭有些不懂了。

    “下药,不仅要给我下,还要给夏念念和连亚男下。”林茵露出了深不可测的笑容。

    “什么意思?”

    “等一下夏念念喝完酒后,我会想办法把她支开,到时候你就把她送到4802房,然后我会想办法跟连亚男在一起。”

    “可你……为什么要吃药。”傅铭不解。

    “等到事后,连家必定会找人去查这个事,一旦我成了受害者,就极易逃脱嫌疑,然后你去跟那个服务员说,你可以放过他,但是要他下三次药,并且当做没有遇见过我们,到时候就算他被抓,我们也有办法救他。”

    “救他?”

    “对,他没什么势力,被抓到了不可能一个人担罪,势必会供出安琪他们,但是他却不会供我们,因为我们已经许诺了去救他,而且这件事的主谋并不是我们,所以他一定会帮我们隐瞒下来……只要他还想给自己留条后路。”林茵极有信心道。

    傅铭有些苦涩。

    确实这事做得巧妙。

    毁了夏念念,成全了林茵和连亚男,还脱身反击了安琪他们。

    “好。”

    孔萍惊恐地咽了咽口水,她实在没想到,这个林茵……!

    不行,她得赶紧去告诉小匣子!

    咚。

    她不自觉后退了一步,却不下心撞到了墙壁。

    “谁?”

    孔萍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好,拔腿就跑。

    傅铭最先反应过来,猛地追了上去。

    孔萍也不知道自己在往哪儿跑,她知道只要自己停下来就完了,所以,她一个劲的狂奔,当她跑上楼梯时却发现,是死路。

    她僵硬地站在那儿。

    ……

    林茵回到位置上,瞟了眼随后跟来的服务员。

    装作不在意的样子:“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对,不改对夏小姐无理,这杯酒就当我的赔礼了,希望夏小姐能够原谅我。”

    夏念念有些尴尬,但是也不想扫了人家的面子,只能举起杯子:“没什么,我已经忘了。”

    “亚男,一起碰个杯吧。”林茵接着说。

    连亚男冷冷地看了一眼她,没说什么,举起了酒杯。

    叮。

    酒杯相碰,酒水入肚。

    接下来的时间,林茵一直跟夏念念套近乎,夏念念也勉强地回了几句。

    不过很快,她就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

    “孔萍怎么还没回来?”夏念念感觉十分奇怪,“我去厕所看看她。”

    接着起身离开,这也正如了林茵的意。

    夏念念绝没想到,她一进厕所就被人打晕了。

    傅铭扶着夏念念,朝房间走去。

    连亚男有些心烦意乱,今天晚上的告白算是被人搅和了,但是更让他不安的,是内心有一团火。

    “亚男,今晚一起回连城堡吧……”

    “不了。”连亚男冷酷地拒绝,起身,“我出去打个电话。”

    林茵恨恨地咬了咬牙,她今晚非解决了他不可!

    “你在哪?”连亚男拨通了许维的电话,“今晚陪我去喝酒。”

    “咦……我刚想打电话给你呢,你不是刚和念念喝完酒么……”许维接到电话有些惊讶,看了看眼前瘫倒在床上的夏念念。

    “你什么意思?”连亚男心下一沉。“你在哪?”

    “我现在在诺尔酒店,刚刚我遇上你的司机,看他扶着念念,他说念念和你喝酒喝多了,然后你让他扶着念念去房间休息的……然后我就拦下了,现在念念就在我这呢……”

    “在哪个房间,你给我等着。”他的内心突然燃起了一股躁动的火。

    ……

    被人半路截胡的傅铭有些紧张,只能赶紧回来,夏念念的事情算是吹了,虽然他也不想这么做,但是现在他必须确保林茵的安全!

    但是当他赶到餐厅时,林茵和连亚男均不知去向。

    ……

    夏念念躺在柔软的大床上,难受地扭动着身体。

    好热。

    她迷迷糊糊地坐起身,只看见眼前有团黑影在慢慢靠近。

    然后,她就被压倒。

    铺天盖地的男性气息袭来。

    紧接着,就是一室旖旎。

    ……

    清晨,阳光洒进房间内,夏念念迷迷糊糊地感觉到身体十分酸痛,她慢慢地睁开眼。

    眼前站着一群人。

    她呆滞地看了看自己,全裸,被雪白的被子包裹着。

    旁边还躺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呵,儿子,这就是你想要的女人?这么快就上了别人的床?”一个颇有威仪的女声冷冷传来。

    连亚男黑着脸,看着眼前的女人,压抑着内心滔天的努力。

    好,很好。

    今天早上他一醒来,就发现林茵躺在自己的床上,而且他还能感觉到自己确实是做了,林茵身上也有痕迹,不仅如此,他还被母亲给抓了个正着。

    他完全想不起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来和夏念念来吃饭……然后就不记得了。

    而更令人讽刺的是,昨晚,夏念念居然与另外一个人睡了。

    看着眼前女人雪白的脖子上到处都是那个男人留下的痕迹,他就恨不得掐死他们。

    他心里清楚,世界上不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而且他居然记不得昨天的事,唯一的解释是,有人给他们下药了,可这又如何?他和林茵睡了是事实,夏念念和别的人睡了也是事实!

    夏念念只感觉全身瘫软,内心涌起了一股害怕。

    她好像……和陌生男人睡了。

    “连亚男,今天我就和你说清楚了,你若还是连家的儿子,我就决不允许这样的女人进我们的家门。”连夫人不屑地看了一眼夏念念,转身离开了。

    林茵也跟着连夫人离开了。

    连亚男看着夏念念,眼神冰冷。

    夏念念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是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昨晚……”

    “昨晚我和林茵睡了,你和这个男人睡了。”连亚男嘲讽道。

    本来他睁眼的第一瞬间有些慌乱,因为他最不爱滥情,第一时间也是想到夏念念。

    可如今,俩人互不相欠,彼此彼此。

    “你……”夏念念怔了怔,“你和林茵睡了?”

    “是啊。”连亚男强忍怒气,“怎么,难道夏小姐只许自己有性生活,别人还不许了?”

    “……”夏念念有些失神,对啊,俩人又没有什么关系。

    “怎么……还是说世界上的有钱人只能和你睡?这次是宋哲……下次是谁呢?”连亚男话愈发地难听,“哦……难不成夏小姐是有价的?若是这样……不如夏小姐开个价码?我连亚男这点钱还是出的起的……”

    夏念念脸色惨白。

    随机她就回过神来,强忍情绪道:“连亚男,我和谁睡是我自己的事,麻烦你现在出去,我要穿衣服了。”

    她只想赶快逃离这里,更何况,她身边还躺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宋哲早就醒了,靠着床头冷眼看着这一切。

    他昨晚明明是睡的林茵,怎么一觉醒来,就变成了这个女人?而且……连亚男似乎还和她纠缠不清……不过他并不打算说出来,只是冷眼看着这一切。

    蓦地,他饶有兴趣的开口了。

    “难不成连总还对我女人的裸体有兴趣?”

    这是赶客了。

    连亚男的目光如同锋利的剑,射向了宋哲。

    宋哲耸了耸肩,看热闹不嫌事大。

    连亚男一声不吭,大步跨向前,将夏念念连同被子打横抱起。

    “你干什么?”夏念念惊恐道,“放开我。”

    “喂……连总你这可就不厚道了……”宋哲瞬间曝光在空气下。

    连亚男仿若未闻,只是抱着她大步离开。

    连城堡内。

    连亚男将夏念念连同被子一同扔在了床上。

    “你干什么。”夏念念生气了。

    这个疯男人直接把她连同被子塞进了车子,然后一路驱车回了连城堡,她裸照身子,只有一床被子做遮掩,根本不敢乱动,一路上要大叫着让连亚男送他回家,但是连亚男的脸色十分难看,根本不搭理她。

    “你有病啊。”夏念念继续骂道,“我招你惹你了。”

    连亚男闻言冷笑:“你确实招了我惹了我,看来你还没有做好成为我女人的准备。”

    “不过你胆子真大,居然背着我偷吃。”

    夏念念只觉得好笑:“连大总裁,你是不是过惯了以你为中心的生活,请问,我们之间有关系吗?我跟别人睡就叫偷吃你?”

    “还有,你不也和别的女人睡了吗?”

    连亚男一时没有说话。

    对,没错,他和她没有关系,他也和别人睡了。

    所以他不能生气地理直气壮地指责她。

    甚至无权过问。

    他讨厌这种失去主动权的感觉。

    “脏成这样,好好把自己洗干净,不然我来帮你。”连亚男丢下一句话,便离开了。

    回到客厅,沙发上坐着的是怒火中天的连夫人和在一旁陪伴的林茵。

    “连亚男?今天我的话还不够明显?我说了,我是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女人嫁进我们家的。”连夫人用力的顿了顿自己的拐杖,“你居然还敢带她回连城堡?”

    连亚男一声不吭。

    “好,这件事我可以不追究你。”连夫人知道自己儿子的脾气,也不和他倔,继续道:“昨天你对茵茵做了这样的事,你不打算负责么?”

    连亚男冷冷地看了一眼林茵。

    林茵只感觉背脊发寒。

    “伯母……我没关系的……只是次意外……”林茵勉强地笑了笑。

    “什么意外?”连夫人冷哼,“就算是个意外,但是它已经发生了,你不要害怕这个兔崽子,今天我帮你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