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猛龙过江

    更新时间:2018-08-31 19:30:22本章字数:2786字

    “什么情况?”老爸背着手走了过来,我赶紧假装跌倒,撑着暖暖的腿站了起来,暖暖娇羞地把自己关进了车里。

    老爸应该是猜到我接听了市区的电话,但不一定能猜到是一涵。

    “没什么,工厂爆炸了而已。”我扯谎道。我决定到了金陵之后,再告诉他们实情。

    上车,继续前行,老妈好似揣测到了什么,不再跟暖暖东拉西扯,而是保持沉默。暖暖心大无比,一直在睡觉。顺利进了金陵城,没想到消息传递的这么快,原本安逸的老城,现在却也陷入了浮躁。

    且不说拥堵在高速入口处的长长的车龙,单是市区各个主干道,都已经被一辆辆私家车挤的水泄不通,仿佛整座城市里的人都涌到了大街上!

    逮着一个小青年一问,才知道,金陵的广播、电视台都已经播放了沪市市区的丧尸病毒爆发,以及军队入城作战事件,病毒扩散的消息口口相传,传的比谣言还快!

    赶紧让暖暖给她家里打电话,幸好,老两口都守在家里,还在等着我们。

    暖暖的老爸老妈都是南航大的人,爸爸是什么系的系主任,妈妈是普通的副教授,书香门第,接受过高等教育,自然不会被这种“谣言”所惊扰,但这次,他们显然是错了。

    金陵我来过几次,大都是因为办案的缘故,而我们办案大多又是盯梢跟踪,所以我对金陵市区的路况还是比较熟悉的。

    绕开主干道,走小路,很快就找到了位于明故宫校区的南航大家属楼。

    看到四位家长相见寒暄的场面,我突然感到好滑稽啊!这尼玛算是定亲么?!我决定来金陵,只不过是奉了一涵的法旨而已啊!他们几个倒是都很开心的样子!

    不过在吃“团圆饭”的时候,我还是郑重其事地,把事情的真相给说了出来。说完后,饭桌上仿佛时间凝滞了一般,五个人都拿着筷子,目瞪口呆。

    说出来了,心里也轻松了,我独自跑到阳台上抽烟,得冷静一下。

    不一会,老爸沉着脸过来了,问我到底什么意思?

    我反问你问我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

    他沉吟片刻,说你到底对人家羊暖暖是不是真心的!

    我勒个去!都这个时候了,他竟然还关心这个!

    我点了点头,确实,挺喜欢暖暖的。但大家都不这么看,尤其暖暖,一个人躲到房间里,仿佛受了戏弄般,不再出来。

    是我太理性,还是他们太感性了?

    后来我才明白,正是我这种冷血性格,才让我保护着暖暖活了下来,而双方的父母却……

    阳台下方,就是南航大的校园操场,现在校园里一派狼藉,到处都是被褥、纸屑等杂物,就好像疯狂的毕业季一样。

    可贵的是,直至现在,羊家老两口还在跟我爸妈促膝而谈,这尼玛心是有多大?!

    跟他们一样淡定的,还有一些在家属楼区域居住的老人们,一个个看起来鹤发童颜,像是老学究,可以理解,经历过共和国这么多年风风雨雨的他们,已经无所畏惧了。

    不能这么傻等下去,金陵全城开始在ZF默认的情况下大疏散,肯定说明沪市那边的局势已然全面失控,我们应该怎么办,是继续撤离还是固守待援,必须做决定了。

    打开电视看新闻,闭路电视的各个频道都被当局所控制了,无一例外地在播送同一条新闻,病毒正在从沪市向腹地传播,请大家以社区为单位,自行组织撤离,撤离方向,一路向西。

    我突然一下子明白ZF的想法!

    人为地制造隔离区,将感染区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嗯,这是符合共和国人口高度密集的国情的,尤其在三角洲地带,城市与城市、村落与村落之间,基本是无缝连接,一旦病毒开始通过人传人扩散,基本无解。所以ZF开始引导人民撤离,制造若干道隔离带,再锲入军队火力进行控制,将爆发区内的丧尸全部歼灭!

    羊暖暖家的房子不是很大,是那种比较陈旧的7层住宅楼,只有两室一厅,目测70多个平方,六个人在家,无论呆在哪里都觉得很拘束。我的建议是立即撤离,用不着撤多远,只要撤到江北应该就可以了,羊州有不少我和暖暖的大学同学,寻个落脚地不是难事。

    羊家老两口不愿意走,不过经过我苦口婆心地劝说,终于还是答应了。

    于是收拾细软,两家人于下午2点,分别乘坐普拉多和我的凯泽西加入了逃亡大军。

    出城的路上全是车辆,行进的速度很慢,幸好有部队和JC在维持秩序。同时,反方向的入城道路上,坦克、装甲车甚至牵引大炮都纷纷向市区开去。

    在车上,暖暖联系了她在羊州的一个室友,小美女赵蕾茜,蕾茜说羊州那边也乱套了,逃入该城市的金陵及周边“难民”已经超过百万人,市区所有宾馆酒店都已爆满,不过她是个富二代,家里有好几套房子,还有个大别墅,还有若干店铺,除了安置逃难过来的亲戚朋友之外,还能给我们准备几个地方。

    那就投奔她好了,用导航导好位置,再告诉老爸,免得他跟车跟丢了。

    有了居留地,心安不少,开了一会,我堵得实在憋闷,便换了暖暖来开,我到后座休息。老妈让我睡一会儿,哪儿睡得着?我借过暖暖的大屏幕三星手机上网,通过新闻查看局势。

    当局已经解禁网络言论了,各种关于“沪市”、“丧尸”的消息满天飞,但明显感到,还是有人在幕后控制言论的,有趁机出来捣乱的消息,什么麦当劳教啊之类的,发什么普世救人的帖子都瞬间被封。

    经过各个渠道消息的梳理和过滤(这是我所擅长之一),结合地图,我基本得出了关于当前局势的结论:三角洲地区,ZF和军方正在构建三道防线。

    第一道防线,即沪市绕城高速,弧形防御,从保山区一直蔓延到金闪区,长达100公里,这里似乎集结了30到50万的重兵,但从地理上看,这里基本无限可守,如果沪市市区全面感染的话,这道防线将很容易就被突破。而且悲催的是,现在防线已经形成了,沪市市区内的人口,全面禁止出城,以免将病毒带出防区,防区内部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守军一面与丧尸作战,一面维护混乱的秩序,甚至局部地区发生了骚乱!

    第二道防线,北起苏通公路大桥,沿常台高速,横穿苏粥、嘉星,南至平湖,长约160公里,平均距离第一道防线约40公里,两道防线之间的新月地带,不仅有大面积的湖泊、沼泽地,而且几乎都是城乡结合部,人口密度相对较少,并且已经开始组织撤离,形成隔离带,丧尸即便是突破了第一道防线,也将被驻守第二道防线的大概20到30万的守军所消灭。

    第三道防线,我们刚刚突破,即以沪市至金陵的长江水道为水上防线,陆地上,北以金陵牛首山为起点,经狮子山、桃花凹、天目湖、凤凰山,南至太湖,西接香水岭,终抵杭州湾,总长约为320公里,这道防线遍布丛山峻岭和湖泊,只经过数十个小村落,距离城市很远,穿过防线的公路寥寥可数,地形易守难攻。我记得当年日军侵华,杭州湾登陆之后,国军认为敌人不可能从杭州西边绕道包围金陵,就是因为有这道天然屏障在,可惜日军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一支部队突袭成功,顺利从西南攻破金陵城,制造了金陵大血案。

    但丧尸不是日军,论机动、论智慧,丧尸应该都远远不及,它们唯一的优势,就是具有快速传播性,以及与人类混杂在一起的时候,军队投鼠忌器,难以完全将其消灭。倘若前两道防线都被突破,也就宣告整个三角洲南岸全部失守,军队依托第三道防线,就可以放手大干一场了。

    嗯,神推理!元芳,你怎么看?

    事后证明,我的分析基本准确,可惜的是,计划没有变化快,第一道防线被突破之后,第二道和第三道防线还未等发挥作用,就被从部队内部给攻破了!

    在乱糟糟的羊州市区与蕾茜接上头,已经是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