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3、福祸伏倚

    更新时间:2018-08-31 19:30:23本章字数:4219字

    详情就不描述了,自己想象吧,反正大家都喝多了,她们对我丝毫没有避讳的意思,让我感觉像是呆在夏天的女生宿舍里。

    我还是很识趣的,毕竟暖暖在,我去电闸那边把这个区域的灯全部关掉,光线变暗了一些,但每个人的轮廓还是清晰可见,这样的氛围,更像是那种夜店的暧昧感觉。

    “夏朗,敬你一杯,谢谢你救了我们一命!”高圆圆举着酒瓶子蹭了过来,勾住我的脖子,醉醺醺地说。

    “你都敬我好几杯了,少喝点吧。”我象征性地举起酒瓶跟她碰了一下,抿一口,高圆圆却一口气喝干了小半瓶,打了个饱嗝之后,就势扑倒在我的怀里,迷糊过去了。

    我看了看暖暖,她坐在我另一边,迷离地晃着身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扶着高圆圆把她轻轻放在毛巾被上,白杰又扑了过来,继续跟我拼酒。

    幸亏我酒量还可以,把她们全部撂倒之后,我还有一定的余量。

    跑到距离她们较远的地方抽了支烟,回来的时候,小艾醒了过来,正在给其他四个妞盖被子,她还是很矜持的,除了遮盖三点的小内布之外,还穿着一件吊带衫。

    “你酒量可以啊!”我坐在她旁边,小声说,印象中,她喝了有五六瓶。

    “呵呵,不行,舌头都喝麻了!”确实喝麻了,她说话都有些吐字不清。

    不经意间,我接触到了她的肩膀,凉凉的,可能是因为酒精的作用,我有些心猿意马,看了看她的眼睛,小艾的眼中,也满是撩人的火,我吞了吞口水,把她压倒在被子上,然后滚到了她旁边的暖暖身边,又从暖暖身上滚过去,从后面半抱着她闭上了眼睛。

    睡梦中,感觉有一双小手在我的脸上摸索,睁开眼,是暖暖,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转过来了,跟我面对面,小脸红扑扑的,就像那次在我家的床上一样,于是我又重复了一遍那次在我家床上的事情,好刺激啊,那边还有四个妞在睡觉呢!

    暖暖一直很配合地迎合着我的动作,还不时小声哼哼两声来鼓励我,刚到关键的时候,暖暖突然伸手制止了我!

    “你听!”她脸上的娇羞一下子不见了,“什么声音!”

    我不由得菊花一紧,声音?难道丧尸摸进来了?侧耳倾听,没有声音啊!莫不是在逗我吧!我掐了一把她的PP,坏笑着准备继续进攻。

    “别闹!你听,好像是有人在喊救命!”暖暖正色道,起身坐了起来。

    我也坐起,闭上眼睛深呼吸,这样能缓解酒精对我的听力系统造成的影响。

    “……命”我尼玛!还真的有声音!而且声音就是从超市里面的某个角落传出来的!超市里还有人?刚才明明巡视了个遍,不可能有人!所有出入口全部封死,即便有人破门进来,也得发出很大的动静才对!

    难道,超市还有另外的隐秘入口!?

    “没听错吧?”我还是有点怀疑。

    “绝对没有!”暖暖斩钉截铁地说。

    我咽了咽口水,不舍地穿上裤衩,叫醒了其他人,告诉她们可能有情况,妞们的酒当即就醒了一半,都紧张地坐了起来,不敢妄动。

    超市里柜橱林立,方圆能看见的,也不过几十平方米的范围,看不见的地方太多,这也是大超市让我感到恐慌的地方。

    “你听!”暖暖突然用手指向了通往二楼的方向。

    “救……命……”果然!微弱的声音仿佛从非常遥远的地方传来,但在这种静谧状态下,听得还算比较清楚,似乎是个女声!我一下子想到了贞子,不会是鬼吧!但是想想楼外一群群的丧尸,似乎贞子在这一刻也变得可爱了许多。

    “走!下去看看!”我拾起随时摆放在手边的锤子,带着妞们缓慢向二楼口移动,就要到楼口的时候。

    “救……命……”声音再次响起,这次可以确定了,是个女人的声音!

    觅声下到二楼,走到酒水饮料专柜的时候,救命声又一次响起,很微弱,是从收银台后边传出来的。我跨过收银台的栏杆(差点没跌倒),来到卷帘门前,贴上耳朵仔细听,又什么声音都没有了!突然有人捅了捅我的菊花,吓我一大跳。

    回过身来,是高圆圆,她看起来也挺害怕的,把枪都掏出来了,我顺着她枪口看向地面,卧槽!卷帘门下,一滩血迹!

    卷帘门后的求救声又发了出来!这次听得特别真切,似乎那女人就与我仅一门之隔!地上的血迹浸开来,流向我的脚,我下意识地向后躲,举起锤子对着卷帘门,莫不是一群丧尸正在吃那女人吧!对峙了一会,我放心下来,门后除了那女人气若游丝的呻银,并无其他声音。

    我望向众女,示意她们退后,门的那边,其实是可以从一楼绕过去的,但在搞清楚状况之前,我现在可不敢贸然派人绕过去查看,既然这个女人能进来,那丧尸也有可能跟进来!

    这道卷帘门,因为是在室内,所以很薄,材质应该是铝合金的,我从暖暖手里拿过她的砍骨大刀,照着卷帘门就砍了上去!左右各一刀,砍出两道口子,这刀什么牌子的,质量这么好!

    又在口子上各补了两刀,然后一脚踹上去,铝合金片被踹裂,露出一个下水井盖大小的缺口,我就势一个漂亮的鱼跃前滚翻,滚到卷帘门后,举刀四下巡视,无异常。

    转身看那靠在门上的女子,散披着头发,看不清看脸,她蜷缩着,一袭白色紧身衣裙箍住了玲珑有致的身材,脚上光着,没穿鞋子,左脚踝处,一处血肉模糊的伤口赫然在目!

    尼玛!已经被咬了么?!我下意识地举起刀,对准了女人的脖颈,但却没有忍心砍下去。在超市外面的时候,被众多丧尸包围,为了生存,杀戮是不可避免的事情,而现在,是我们六个人对她一个,多少有点趁人之危的嫌疑了。

    犹豫中,她们几个也都钻了过来。

    “她昏过去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应该就会变成丧尸了。”我放下刀,准备用对付李科长的办法,用胶带把她给捆起来,然后丢到外面去,任她自生自灭吧。

    “未必吧!”小艾质疑道,她走到女人面前,蹲了下来。

    “小心点!”蕾茜说。

    小艾左手托住女人的下巴,防止她突然张嘴咬人,右手撩开了女人的头发。

    女人的脸露了出来!我尼玛!长得真漂亮啊,跟国际巨星杨密似得!

    咬了她脚的丧尸,会不会已经中毒死掉了?

    管你是杨密还是杨影,被丧尸咬了的话,那就只有一个下场了!大家分明也意识到这是一张非常熟悉的明星脸,眼睛睁得老大,目光里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闪开,让我结果了她。”我一脸冷酷地举起了菜刀,在众妞尤其是暖暖面前,我这个领袖得表现出根本不为这女人的美色所动的姿态才行!

    “等等!”小艾的手却移向那女子的脚踝,我这才发现,女人的小腿上还绑着一条内库,小艾扒开伤口处翻开的皮肤,“这不是丧尸咬的。”

    “恩?”我蹲下来,仔细看那伤口,趁机瞄了一眼女人的裙下,真空的!那条腿上绑着的内库似乎是她自己的呦!

    果然,伤口似乎是被刀割裂了,创口整齐,没有牙印,我莫名地兴奋了起来,看来又能收一个美妞了。

    “来,让我检查一下她身上有没有其他的伤口!”我伸出双爪,眼中放光。

    暖暖不悦地瞪了我一眼,一把将我拽开。

    “要检查也是我们来呀,你介个大色狼!”

    吃醋了?

    暖暖将女人全身上下摸了个遍,包括裙子下面,看得我这个心痒啊!虽然腿上都是血,但这女人却只有脚踝一处伤口,似乎是伤及动脉,流血过多,才昏过去的。

    问题是,她是怎么进到超市里的呢?在确定这个女人暂时安全之后,我自然想到了这个关键性问题。

    众人齐上阵,把女人抬进了卷帘门内,留下四个妞照看女人,我和高圆圆又出卷帘门,觅着走廊查看可能被我们漏掉的通往外界的渠道。一直走,走到走廊尽头,前面坡道,坡道连通一楼,那边也是封死的,刚才已经让暖暖和白杰去看过了,也就是说,超市里面依旧安全,那这女人又是怎么进来的呢?

    我和圆圆不解地原路返回,在一家内衣店门口,眼神犀利的高警官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地上有血痕,似乎是女人的伤腿拖动的痕迹,这么明显的痕迹竟然刚才没有发现!

    我向内衣店内望了望,吞了吞口水,玻璃壁橱内,美女如云,不过都是塑料模特,虽然不是真人,但是天性羞涩的我平时路过,都不敢多看它们,怕被人骂变态,现在无所谓了,看个够吧!

    我用锤子头推了推玻璃门,门虚掩着!我推开门,警惕地进入内衣店。各种眼花缭乱,各种植物芳香扑面而来!一会儿得让妞们来采购几件,晚上开个时装发布会,那将是极好的!

    不过我没有忘记正事,码着地上的血痕,和圆圆寻到了内衣店的备货间。

    卧槽?这里竟然有一扇小窗,地上满是玻璃碎片,以及大片的血迹!

    我搬来一捆内衣,垫在脚下爬上了窗口。窗口已破,不大,大概仅能容一人爬过(若是阿宾那种身材的就算了吧),与其说是窗,还不如说是通风孔。可这是二楼啊,超市建筑的举架又很高,这里距地面肯定超过六米,那女人怎么爬进来的?

    我探出头去一看,瞬间明白了。借着路灯的灯光,我看见楼下墙边停着一辆市政工程车,黄色皮卡,一架长长的竹梯躺倒在车边。于是我根据这些,向圆圆做出了精彩的推理:

    女人被丧尸围追堵截,无路可逃之际,跑到超市边,发现了一台市政工程车,可能是修路灯的,车边还有一架梯子,女人抬头,看到了超市二楼有个半开着的通风窗口,于是架起梯子攀爬到窗口,发现缝隙太小(窗户只能打开不到四十五度的角度),进不来,急中生智,脱下高跟鞋砸碎了玻璃(外面的地上有一只白色高跟鞋为证),不过在爬进来的过程中,她不小心被窗户上存留的玻璃割伤了左脚踝,然后挣扎着爬进内衣店,爬到门口,从里面开了门,可能是听到了我们喧哗的声音,知道里面有人,便爬到卷帘门前求救,但那个时候我们正在愉快地喝酒,并未听到女人的呼喊,女人失血过多,晕了过去(从地上的凝固血痕可以推断出女人进来的时间最起码超过两个小时),当她再次清醒的时候,下意识地继续求救,正破坏了我和暖暖的好事!

    “圆圆,你怎么看?”

    “大人真乃神人也!”高圆圆心悦诚服拱手道。哼哼,毕竟我是个侦探啊!

    而且那个女人很机智,在自己爬上来之后,还将梯子踹出了好远,防止丧尸跟踪上来。我再次探出头四下望了望,只有几头孤零零的丧尸在下面徘徊,以它们的智慧,应该想不到架设梯子上来吧,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用小车推来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堵上了那扇透气窗。

    回到三楼,女人还没有醒来,小艾正在用矿泉水给女人擦大美腿上的血迹。

    “她怎么样?”我问。

    “好像是失血太多,想救她的话,得输血吧?”小艾表示不是很懂医学。

    “你给她看看吧。”我对高圆圆说,高圆圆是我们当中唯一有些医学常识的,她当过特种兵,有野战生存的经验。

    圆圆蹲下来,给女人把了把脉,看不出来,她还懂中医!

    “脉相很乱,惊吓过度,不过还好,其他体征比较稳定,除了贫血之外,无其他问题,短时间内不至于有生命危险,但如果不能很快对她进行输血的话!那就不好说了!很可能会导致缺血性休克,危及生命。”

    “不能见死不救啊!”我托着下巴,颇有深意地说,“这样,你们守着她,我出去,到医院找血和相关设备,回来救活她。”

    “我跟你去。”高圆圆说。

    “不,你留下照顾这位女士,暖暖,你跟我去。”

    麻痹的,刚才跟她还没办成正事儿呢!就被迫中断了,得想办法继续!

    “让我去?”暖暖倒是很开心,以为我这是在肯定她的能力。

    我嘿嘿一笑,深藏功与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