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5、活死女人

    更新时间:2018-08-31 19:30:23本章字数:3124字

    压得我都快喘不上气来了!

    刚才落地之前观察过了,方圆百米内,没有丧尸,难得的静谧啊,真想就在这里把暖暖给办了!但我不能,毕竟这是停尸房的外面,这样对死者太不敬了!

    所以我只是揉了她一会儿之后,就放过了她,暖暖似乎没有尽兴,哀怨地看着我。

    “别着急,等回到超市的,让我再好好满足你!”我对天发誓道。

    暖暖不是处,这个我知道,她当年亲口告诉过我的,大三时候就不是了,那时候我们暂时分开了一段时间,妈蛋!知道之后给我气的,冲进那个学长的宿舍,直接把三个家伙打进了医院,我也被学校记了一大过,那还是因为老爸出面摆平,才没有被退学。

    暖暖马上就跟那个学长分手了,但也没有跟我在一起。

    我倒是不太在乎她是不是处,但她在意。

    此后暖暖什么事儿都告诉我,包括她很想要的时候,自己解决的事情。由此我才知道其实她的欲求是很强烈的,几乎每隔三天就来一次。但她就是不肯跟我那个,非要等结婚之后。

    扯远了。

    我从地上起来,拍拍尘土,正正衣冠,准备进入停尸间。

    停尸间的大门……

    “屎壳郎,怎么没有大门呢?”暖暖问。

    我摇了摇头,我哪儿知道,确实没有大门,只有一架宽阔的门框,可能因为没哪个损贼会胆大到进停尸间去偷吧,再说,偷什么啊?偷人啊!

    我闪身穿过门框,里面并没有尸体,只是一道走廊,很阴森,很悠长,走廊的一边是窗户,但都已经被封死,不知何故,另一边是一排十几个房间,都是清一色的大铁门,看起来很厚重,每道铁门上,都横出一道牌子,写着殓房001、殓房002……的字样。

    屏气凝神,我拉着暖暖的手轻轻地往走廊尽头走,上二楼的楼梯在那里。

    当走过05号房的时候,我好像听到铁门后面有什么声音,吓得我差点尿了,赶紧加快脚步,前面最后一个房间的门牌号是013,不太吉利的数字。

    我们走到012门口,已经看见了通往二楼的楼梯,胜利在望!尼玛,太吓人了!

    突然,013的大铁门被猛地从里面推开!我菊花一紧,下意识地就抬脚想把门踹回去,还能是什么啊,丧尸呗!可是我只猜对了一半!门后传来的抵抗的力道很大,比我大的多,确实像是丧尸,但当它再次把门推开,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真的尿了!

    是个死人!是个皮肤煞白,布满尸斑,光着身子,肚子上还有一道血淋淋刀口的死人!

    死人和丧尸我还是分得清的,丧尸虽然可怕,但皮肤却呈现出青灰色,绝对不会是这个样子啊!眼前的那个女人,跟在鬼片里看到的死人有何分别!

    “快跑!”我拉着暖暖返身就往回跑,可暖暖刚跑了两步,就跌倒在了地上,我回头一看,那个死人已经追了上来,不是用跑的,而是用跳的!

    僵尸?!

    只一起一落,死人就咚地落在了暖暖的面前,昏黄的、瞳孔散开的眼睛里面明明白白地写着两个大字——我死了!我彻底傻掉了,双腿已经不停使唤,痴呆地看着暖暖在地上嗷嗷地惨叫,用双手蒙上了眼睛。

    死人慢慢俯下身去,双手够向暖暖的头!

    擦!管你神马东西!劳资连丧尸都杀了百十来头了,还怕你个阴物不成!敢动我老婆,干死你丫的!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我挥舞起棒球棍就冲这个死女人扑了过去!

    “看招!”我呼喊着,以壮声势。

    卧槽!棍子突然在空中停止了前进,把我带了一个趔趄,差点扑倒在死女人的胸前,我抬头一看,棒球棍竟然被这个死女人凌空抓住了!

    完了!速度比我快,力气比我大,这下死定了!

    正要绝望,突然感觉时间仿佛凝滞了一般,死女人不动了!她握着棒球棍戳在我面前,肢体仿佛僵硬如铁,脸上更是没有任何表情,目光发散,射向远方。

    我屏息了两秒钟,确认她被“点了穴”之后,松开了手,拽着已经被吓昏迷过去的暖暖往后撤。这时,女死人的身后,又传来了脚步声!有完没有啊,死人还一波一波的啊!正欲哭无泪,一个老迈而悠长的声音传了过来:“无上天尊,还以为是朱重九那厮,差点害贫道破了杀戒!”

    原来是人!吓死爹了!

    我侧身,从死女人形状好看的腿边看过去,只见一个穿着破旧道袍,挽着发髻,留着灰白胡须,胸前绣着一个阴阳图的老家伙从013号殓房里踱步出来,从他的衣着我推理出,这尼玛是个道士!

    啊!我明白了!这是个纯种的道士,会操纵尸体!我在小说里看到过共和国有这种奇人异士的!

    这货看起来起码有六七十岁了,长得比较矮,而且还是个胖子,道袍穿在他身上有点紧,胸前的阴阳图被撑成了椭圆形,样子很是滑稽!

    “道长您好!”我坐在地上,对这货招了招手。

    老道捏起兰花指,嘴里神叨叨地念了几句什么,女死人的胳膊突然动了一下,棒球棍撒手坠地,正砸在我的脚面上!还是要杀我啊!可是我错了,死女人丢下棒球棍之后,马上盘膝坐在了瓷砖上,她可是光着身子,莫非这位道长刚才在停尸间里对这具女尸……

    “小子,你是何人?为何擅闯贫道修炼之地?”老道错开手指,双手背过去,脸上尽是不悦之色。修炼之地?拿停尸房当修炼之地?这是哪门子的邪门歪道?!

    “我叫夏朗,这是我女朋友,羊暖暖。”技不如人,只得实话实话,要是惹老道不高兴了,他再动动手指,坐在我面前的女尸分分钟就能把我们撕成碎片!

    “嗯……”老道若有所思捋着胡子点了点头,“若无事,自行散去吧,今日之事,莫与外人道也!”说完,老道再次掐起兰花指,死女人忽地从地上起身,跳到了老道身边,老道变戏法似得从衣襟里掏出一件袍子,死女人接过,给自己披上了。

    我注意到一个细节,死女人腹部的伤口,正在以肉眼看得到的速度愈合!

    老道与女尸体一前一后,走过我和暖暖,原来这女尸也会像正常人一样行走!我正盯着女尸的PP,寻思着这货生前一定是个美女,身材挺好的,女尸突然回头看了我一眼!吓得我兴致全无!

    “道长请留步!”我忽地想到了一个问题。

    “何事?”老道并未转身,只是停下脚步,背身而立,冷冷地说。

    “敢问道长,可知道这两日发生之事?”妈蛋,跟他说话,我也不自觉地变成半文不白的了。

    道长没有言语,可能是没听懂我话的意思,和女尸继续前行。

    “道长,外面危险重重,满大街全都是僵尸!”我怕说丧尸的话,他听不懂,便用僵尸来吓唬他!

    “什么?”道长忽地转身过来,向我走了几步,又转过身,走向停尸房的大门口,向外张望。

    “啊!还真是啊卧槽!”道长竟然说了句普通话,还爆了粗口,看来刚才这货是装的!

    我捡起地上的棒球棍,避免接触到刚才女尸握住的地方,总觉得不太干净!

    “道长,你一定是闭关多日了吧。”这是我从刚才他说的话中推测出来的,他问我是何人,为何擅闯他的修炼之地,所以我估计他藏在停尸房里,有一段时间了。

    “七七四十九日。”道长又拿起了刚才的风仙道骨的范儿,但神色却有些慌张。

    “那是一种病毒传染,跟你的这个僵尸好像不太一样,”我指了指女尸,尽量用通俗的语言解释,“全国人民都被感染,变成了那个样子,幸存下来的人很少,我见道长法力高强,请道长看在同是天涯沦落人的份儿上,救小子等人一命吧!”我装可怜道,要这能说服这个牛鼻子老道加入我们的团队,那可就什么都不怕了,目测这道士会的法术,应该不会只是操纵尸体那么简单。

    我是个纯粹的唯物主义者,但我相信世界上有这种奇门遁甲之类的法术的存在,因为我小时候就亲眼见过一个道士愣是纵身从十来米宽的河上飞了过去!长大后,上了学,我还尝试用物理和生物学的知识去解释,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才疏学浅,总之没有成功。

    见我求救,老道又捋了一把胡须道:“你我相见也算有缘,小子你有何事需我助你?”

    我先把丧尸的战斗力向老道描述了一下,以打消他的顾虑,别让他认为外面的家伙都跟他的女尸一样强悍,又把超市里的情况跟老道说了,请老道护送我们带着血浆回超市,老道一听说超市,眼中放光,急忙问有没有酒喝,在得到了肯定答复之后,老道欣然应允!

    有这家伙坐镇,底气十足啊有木有!我掐人中按醒了暖暖,安抚了一下她的情绪,给她介绍老道和女尸(她会动,但是不会说话)认识之后,上楼去取血浆。

    血浆在玻璃房中,被我砸了,拿了四种血型的血浆每个两袋,又装了一些输血的器材之后,我们跟着道士出了停尸房,直接朝医院大门口掩杀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