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6、逗比道长

    更新时间:2018-08-31 19:30:23本章字数:3146字

    老道捏起兰花指(后来我才知道那叫指诀),就好像与那具女尸心意相通了一样,老道看向那里,女尸就冲向那里,出手迅捷,毫不拖泥带水,用的尽是杀人的狠招,什么手刀砍脖,膝击要害,足蹬咽喉,华丽而实用。

    女尸赤着脚,经过一段地上有碎玻璃的路段的时候,脚底扎出了血,但女尸的动作丝毫不受影响,依旧勇往直前,越战越勇,很快就把我们带出了医院。老道问我往哪里走,我引导他和女尸进了小区,回到了小面包车里,我开着车,出小区,来到超市的气窗那边。

    白杰等人听到引擎声,已经提前等在那里,将绳索垂了下来,老道打开车门,放出女尸为我们掩护,我先将暖暖吊上绳索,那边的白杰等人把暖暖拉了上去,我如法炮制,也回到超市。老道果然有些道行,胖胖的身子轻轻一纵,竟然直接蹿了上来,双手扒住气窗,费力地挤了进来,那具女尸踢翻一头丧尸之后,变成了飞尸,嗖地直接跳进内衣店,连窗边都没有沾!

    我让暖暖在内衣店给女尸置办了一套合体的内衣,这样光着身子太不雅观了!我的妞们看到女尸都有点害怕,她的肤色和目光太瘆人了!我跟她们解释,这是老道的宠物,没有危害,她们才渐渐释然。

    依照承诺,我给老道准备了酒水,还有炸鸡,他欢天喜地地跑到一边吃去了,女尸就那么一直戳在货架边,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个塑料模特!

    没有仪器可以验血,高圆圆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滴血验亲法,分别用四种血和那个女人的血液样本来进行融合测试,最后测得这家伙是O型血。高圆圆用大号针管,给女人输了一袋半的血浆之后,女人的面色才红润了过来。

    “没事儿了,呆会她醒了,喂她点流食和葡萄糖水,恢复体力。”高圆圆说。

    小艾说我去煮粥。

    确定女人没事了之后,我拿着两袋花生米坐到了老道的身边,陪他喝酒,借机攀谈起来。

    老道绝对是个吃货,一盆炸鸡吃的只剩下渣,又啃了三个猪蹄,外加一瓶五粮液,可能是他闭关时间太久,饿坏了,也不至于啊,他那么胖,身材跟洪金宝似得。

    虽然胖,但是老道很灵活,一双肥嘟嘟的手,虽然布满皱纹,但猪蹄被他摆弄的上下翻飞,不一会儿就只剩下骨头,丢到了一边,颇有些庖丁解牛的意思!

    “道长,一是多谢您不杀之恩,二是多谢您的救命之恩,这杯薄酒,我代表这几位敬您一杯!请不要推脱!”我自己斟满一高脚杯的白酒,双手敬老道。

    老道拎起酒瓶,跟我碰了碰,咕嘟嘟喝了一大口,还特么在嘴里漱了漱,才咽下去,跟尼玛喝饮料似得!我咬了咬牙,也干了个底朝天。

    “敢问道长的道号是?”我套近乎道,以他的实力,操控着那具女尸,在丧尸遍布的城市中生存,游刃有余,如果能说服他跟我们在一起的话,我们的安全将得到极大的保障!即便他不留下,教给我个一招半式的,学来防身保护妞们也好啊!

    不过就是这老头子看起来古怪了一点,可能不太好接触。

    “贫道莫天青,敢问老弟如何称呼?”老道看起来像是吃饱了,放下了半个猪蹄。听到他叫我老弟,我一阵尴尬,妈蛋的你这岁数做我爷爷我都嫌老啊!

    “晚辈叫夏朗,这几位女士分别是羊暖暖、高圆圆、赵蕾茜、艾玛诗、白杰,躺着的那位,是我们刚救来的,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我指着酷似杨迷的那个女人说,她还没醒。

    “白杰?”老道的眼中突然闪过一道亮光,不由得多看了白杰两眼!

    我没理解他是什么意思,我很纯洁的,从来不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书。

    “莫道长,那这位……如果方便的话,能给我讲讲是怎么回事吗?晚辈对您的通天道法万分敬仰,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啊!”我指了指戳在那里的女尸,拍马屁道。女尸竟然又转头看了我一眼,我回头看了看老道的手指,并未捏起,看来这女尸还是有一些自己的知觉的。

    “啊,雕虫小技而已,何足挂齿!”老道笑了笑,撸了撸满是油脂的胡须。显然我这个马屁拍得他很受用!

    “给讲讲吧!您是……那个门派的?”我往他身边挪近了一点,又拧开了一瓶白酒,给他倒了一杯。

    “贫道也算与你有缘,”天青道长接过酒杯,思量了一下,“跟你说说也无妨,贫道,乃三清教紫阳观气门第二十七代弟子,年少时生逢战乱,父母双亡,幸得先师搭救,带上了紫阳观,将贫道抚养成人,传授道法。贫道生性愚钝,毕生所学,不及先师十之二三,实在惭愧!”白老道说到这里,摇了摇头,仿佛是在忏悔。

    妈蛋,净说些没用的,我想听的又不是这个,但我又不好表现出不满,只能慢慢来了。

    “老弟,贫道闭关太久,外面究竟粗了什么大事?怎的全城百姓都变成了僵尸?”老道终于问到正题上来了。

    “道长,那不是僵尸,而是丧尸。”于是,我就把所知道的关于此次丧尸爆发事件的来龙去脉,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跟道长说了。

    莫老道听罢,先是唏嘘不已,之后像是抽风了似的,突然拍案而起,大叫道:“先师果不欺我也!”

    吓我一跳!这话听着耳熟,但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要是一涵在就好了,她是个学霸,精通古文!

    “此乃天谴也!”老道嘟囔了一句,抓起酒瓶又喝了一大口,“不过借此等乱世,云游四方,岂不快哉!”他仿佛是在自言自语,旋又坐下。

    我一听到他要云游四方,顿时慌了神,得赶紧想办法挽留他!

    “道长,您可不能抛下我们不管啊,现在外面都是丧尸,我们被困在这里,迟早弹尽粮绝,到时候即便不被丧尸吃掉,也得活活饿死啊!”我哭丧着脸说。

    “这个嘛……”莫老道看了看白杰,又摇了摇头,闭上眼睛,陷入了沉思。

    我不敢打扰,只好坐在那里等着。

    “恩……”大概两分钟之后,莫老道睁开了眼睛,“贫道不能呆在这里,还有重要之事要去做,既然与尔等结缘,那贫道就破一回祖训,传你一些粗浅道术,望你自保,余下之事,只能听天由命了。”

    “多谢道长!”我赶紧起身鞠躬行礼,在他眼里,粗浅的道术,没准儿到我这里,就是逆天的本事了啊!

    “先别谢我,成事在天,传道观人,并非谁都能得三清仙法真传的,待贫道看看你的道缘如何。”说着,白道长捏起了手指,凝神看向我的头顶上方。

    怎么感觉神神叨叨的,像是算命一样,难道我的头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俗话说头顶三尺有神明,我这命,肯定没神仙罩着,没有小鬼儿缠着我就心满意足了!

    “嘶!”老道眼中突然略过一丝精芒,“这不科学啊!”

    又爆普通话了,难道真的在我头上看到了什么东西啊!厉鬼?把我给吓得后背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怎,怎么了,道长?”我忐忑地问。

    老道没搭理我,闭上眼睛,旋即又睁开,再次凝神看我的头顶上方,然后眯起了眼睛,很满意地点了点头。

    “看来一切都是天意呐……”老道改变了文绉绉的语气,满目慈祥地看着我,又看了看那六个妞,撸了撸胡子,“恩,不错,不错!”

    妈蛋,他到底想说什么?

    “骚年,你知不知道,你有道紫气灵光,从天灵盖喷涌而出,直射牛斗!年纪轻轻就有一身灵气筋骨,简直是千年一遇的修道奇才,如果有一天让你打通了周身筋脉,你必会飞龙上天,踏平仙界!”白老道慷慨激昂地说。

    卧槽!这词儿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呢?

    “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你我相遇,终归是上天的安排!我这里有两本道法秘籍,乃本门先祖紫阳真人所撰,今日有缘,便赠与你,望你好生修炼。恢复世界和平,保卫人类的任务就交给你了!”老道说完,从怀里套出了两本破旧不堪的线状书,丢在了我面前。

    “贫道泄露天机,阳寿将尽,还有些许心事未了,便不在此耽搁了!老弟,后会有期!”说完,老道便抓起酒瓶子,以极快的身形消失出了我的视野!

    妈蛋!我听的一愣一愣的,不对啊!他特么明显是在忽悠我啊!我赶紧抓起书追到了二楼,追到内衣店,正看见莫老道卡在气窗那里,硬往外挤!

    你这个神棍!我心中暗骂,冲了上去,想把他给抓回来!

    刚赶到近前,老道恰好挣脱了气窗的束缚,跌了出去,只听得一身沉闷的扑通声!等我爬上窗口往外看时,老道已经从地上站起,一瘸一拐地快速西行!游荡的丧尸们看见有个活物,纷纷改变方向,追了上去!

    逗比道长!眼睁睁看着莫天青消失在超市拐角,我无奈地摇了摇头,退下来,把气窗堵住,看了看手里的书,上面一本叫紫阳观气术,听起来挺玄乎的,又看看下面的那本,尼玛!书的名字差点让我当场把书给撕了!

    竟然是金瓶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