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6、反击(上)

    更新时间:2018-08-31 19:30:23本章字数:3072字

    不!在!了!煞笔都懂得这三个字的意思,何况是我!

    “快走!有人来了!”十四抓住我的胳膊,把我拽离现场,躲进两道监房之间的胡同,然后指了指房顶,双手合拢在小腹处,示意我踩着爬上去。

    “他妈的!那小婊子逃出来了!快拉警报!”一个沙哑男人的声音。

    刺耳的警报声随即响起!我抬头看了看,房顶不算高,也就篮球框那么高,我不敢耽搁,左脚踩上十四的手,只觉得脚下涌起一股巨大的力量,我借势一纵,上了房顶,回头看十四,正想帮她,只见她回退两步,助跑,左右脚先后蹬踏墙壁,身子掠起一米多高,直接双手扒住房檐,轻松翻了上来!

    “飞檐走壁?”我压低声音惊道。

    “不是,梯云纵!”十四压着我的脑袋,低着身子走到一张掀起的油毡纸,然后趴在了地上,我明白了她的意思,赶紧平躺在她身边,十四将油毡纸盖在了我们身上。

    警报声、脚步声、摩托车声、枪栓声,还有狗叫声,混杂成一片,我贴着十四,一动不动,那帮家伙有枪啊!

    少顷,声音远去,我正要从油毡纸里爬出来,十四按住了我:“别动,瞭望台上还有人,我们得在这里等到天黑,才能行动!”

    “嗯。”我对这里不熟,还是听她的比较好。

    “能说话么?”我问。

    “小点声可以,他们不会听见的。”

    如果妞们已经死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也不差这一时半刻,免得出师未捷身先死,就得不偿失了!所以我还是猫在这里等天黑吧!

    如果妞们还没死,那拯救她们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虽然很担心暖暖她们,但我懂得审时度势,得先保全自己再说。

    总之,在这里躺着就对了!

    别怪我冷血,我若不是这样的话,就不会活到最后!

    从太阳的位置判断(手表被匪徒拿走了),现在时刻应该是下午三点左右,还得躺几个小时,于是我开始与十四小声对话,借此了解当前形势。

    三个小时之后,我已经弄明白了所有疑惑。

    原来这座监狱在病毒红雾侵袭的时候,也未能幸免于难,全部管理人员和绝大部分的犯人都变成了丧尸,不过在红雾降临的时候,重刑犯的地下监房里,有一个疯子(原来是个高校化学教师,后因在学校食堂下毒,毒死了四十多人而入狱,但因不是主犯,只是提供毒药,所以被判无期徒刑),他觉得情况不对头,及时关闭了唯一的通风道,使得重刑犯全部幸免于难。

    红雾过后,重刑犯们苦等送饭的未果,饿了两顿,觉得外面肯定出了大事件,于是纷纷使出绝技,逃出了牢房,发现外面都是丧尸,一场混战之后,把丧尸悉数歼灭,成为了监狱的主人,出去一看,发现外面也是丧尸,便把监狱当做基地,最凶悍的一个叫做老疤的家伙,做个这个独立王国的国王。

    可怜了六个女性重刑犯,全部沦为男人们的玩物,十四就是其中之一。

    别看十四身手老练,其实才二十二岁,小时候父母双亡,被武当山的一个老道士抚养长大,教授武功,十八岁那年,老道士兽性大发,强暴了十四,十四一怒之下,趁道士酒醉,杀死了他逃下山。但她从小在山里习武,无法融入社会,虽然貌若天仙,却始终不肯出卖色相,后来偶然遇到一个女黑老大,帮她杀了人之后,被出卖,差点挂掉,回头干掉了黑老大,发现这是个好营生,便成了职业杀手。

    但职业杀手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半年前,替西川一个刘姓黑老大杀了一个江南省老板后,她被警方追捕,终于逮着了,刘姓黑老大还是挺仗义的,让律师跟十四说,只要不把他这个幕后金主供出,保证两年之内就把她营救出来。

    十四就信了,一直老老实实呆在监狱里,直到病毒事发。

    十四被老疤看上,要她做压寨夫人,十四誓死不从,暴露了武功,但她武功再强,也架不住那帮犯人的电棍,遭到毒打后,被关进了VIP牢房里,老疤看起来挺喜欢十四,相信十四迟早会跟她,就没让手下杀她,每天提审一番,折磨一阵,倒是没有脏了她的身子,只等着她自己屈服。

    第三天,十四被提审的时候,看到了我的那几个妞,也正在遭遇拷打,妞们也都誓死反抗,却摆脱不了惨遭强暴的命运……钱多多和蕾茜两个人最先屈服了,成为了“慰安妇”中的新成员,其他妞比较坚贞,最桀骜的高圆圆,趁那帮畜生不备,挣脱了绳索,抢了犯人的枪,击杀两名正在对小艾和白杰施暴的犯人后,被身后的犯人用霰弹枪打死!

    小艾和白杰趁机拼了命跟犯人死磕,咬伤了犯人,犯人一怒之下,将俩人绑在了椅子上,丧心病狂用铁棍猛戳她们的下身,活生生将俩人戳死!

    当时,十四被五花大绑,饮恨,爱莫能助!

    我颤抖着听完十四的描述,暗暗下了决心,不把这帮匪徒一网打尽,决不罢休!

    不过当十四讲到这里的时候,我突生疑惑!

    好像缺了两个人呢,暖暖和肉肉哪儿去了?

    问十四,她说没看见,只看见了五个女人。

    难道暖暖为了避免皮肉之苦,一被抓就屈服了?

    不可能,我的暖暖怎么会是那种人!

    至于肉肉,可能因为她的吓人长相,直接被这些家伙们给烧死了也不一定!所以我才感应不到她的存在。

    想到这里,我又捏起指诀,默念口诀,召唤肉肉,还是没有成功。

    我渐渐从悲痛中平静下来,开始跟十四酝酿复仇计划,她受尽凌辱,又视人命如草芥,自然也想将这帮家伙干死!

    这个畜生团伙原本有二十九人,出去打猎时候被丧尸咬伤了两个,被抛弃,又被高圆圆干掉了两个,刚才又被十四徒手解决了四个人,现在只剩下二十一人,但他们每人手里都有枪,而且分成AB两个小组,日夜值守,相信十四出逃后,他们的守卫将更加森严,何况还有几条警犬,现在也供他们驱使,想干掉他们,自是极为困难!

    十四本身虽然有一个打十个的能力,但她作为一个杀手,有个致命缺陷——没用过枪,也即是说她只能空手对抗全副武装的敌人,偷袭的话,像刚才从VIP房间出来那样,才有可能得手,直接对敌,毫无胜算。

    “你懂得道术?”十四问我,“我对武当道术也略知一二,师傅说我的体质不适合练习道法,才没有传授给我,听说很厉害的,我亲眼见过他隔空取物,呼风唤雨,甚至还能操纵闪电!你刚才说你能操纵尸体,那就是道术中的一种吧,不过听起来好像不是正统,倒像是邪门歪道?”

    我轻叹了一口气:“道术我是一窍不通,只是因缘际会,得贵人相助,才能驾驭那具尸体……可惜,她不在了,要不然,凭借她一人之力,或许就能力挽狂澜,歼灭那帮畜生!”

    “是不是,是个死人都能操控呢?还是只能操控你说的那个,叫肉肉的尸体?”十四问。

    “那具尸体,是我说的那个老道长用道术炼出来的,跟别的尸体不一样,换做一般尸体,肯定不行,我连怎么跟人家产生感应都不知道啊!”我实话实说。

    十四闭嘴,陷入了沉思。

    我轻挪身子,翻了翻自己的口袋,里面空空如也,只剩下一片纸巾,那本《紫阳观气术》我好像是放在背包里了,即便是有,也没法现学现卖啊!之前对照指诀和口诀,我曾试验过,前面那十二个口诀,全都没有用!

    想想也是,道术哪儿那么好学的,肯定得经过一定方法的修炼才行!

    “要不,先逃走吧,去城里想办法找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再回来收拾他们!”我建议道,我知道仪正市有驻军,基地里这里不算远,兵哥哥们肯定都变成丧尸了,如果能找到武器库,搞些机枪、手榴弹之类的,或许还可以与这帮亡命之徒们一战!要是侥幸能搞到一辆坦克,而且学会使用的话,那就齐活了,直接灭他们无压力!

    “也只要先这样了。”十四同意了我的建议。

    忍着饥渴,好不容易捱到了天黑,期间搜查部队好几次经过我们旁边的楼下,但都没有发觉我们的存在。

    天黑以后,瞭望台上的探照灯打开了,又开始不间断地对监狱里进行照射,看来这帮匪徒们对十四和我还是比较忌惮的(主要是对十四),仍然没有放弃搜索。

    借着探照灯划过的空当,我和十四快速从油毡纸下出来,跳下房顶,贴着墙根,避开巡逻队,向监狱后门处潜行。

    不好!后门紧闭,瞭望台上有两个荷枪实弹的匪兵,正在抽烟!

    我拉着十四躲在墙角,有点一筹莫展的赶脚!

    “我摸上去干掉他们,你去打开后门!”十四活动了一下脖颈,嘎嘎作响,就要冲出去!

    “等等!”我说,“我好像感应到了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