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9、漏掉的细节

    更新时间:2018-08-31 19:30:24本章字数:3207字

    雨水看起来对丧尸并未造成伤害,但它们在雨水中仿佛都很呆滞,一个个垂着头,像是在思考人生。

    兰德酷路泽滑过湿漉漉的街道,没有引起丧尸太大的关注,也兴许是车身封闭性较好,加上雨水侵袭,掩盖了我们的味道。

    顺着暖暖的指引,顺利来到了军营。

    军营的门开着,开车进去,里面的建筑有火烧过的痕迹,看来这里曾经发生过战斗,绕过军营,至后面的小山坡,暖暖说这里是靶场兼军火库。

    军火库依山而建,一半地下,一半地上,两扇巨大的木头门构成一个拱形,门关着,问暖暖,暖暖说是她关的,这才放心地下车,拉开大木门,里面黑乎乎的,空间很大,还有一股霉味。

    我拎着手电筒进去转了一圈,搬得还真是干净啊,只在角落里找到了小半箱九五步枪的子弹,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不过从地面上的脚印判断,来搬运军火的应该是四个人,三男一女,或者三个男人,和一个小娘炮。

    他们用的车,应该是皮卡之类,有两台,可惜军火库外面的车轮印,都被雨水冲刷掉了,无法推断该往哪个方向去寻找他们。

    就在我将要放弃,准备带三妞去找下一个基地的时候,大木门上的一块儿碎布条引起了我的注意,是一块迷彩布,好像是从衣服上撕下来的,看撕口还很新,难道这四个家伙是幸存下来的军人?

    忽地想到一个问题,刚才在前门军营的时候,只见战场,未见尸体,如果说军队被感染,与幸存者打了一场遭遇战的话,那总该留下几具丧尸的尸体啊!

    有疑点,我得回去军营看看!

    将那半箱子弹装在了车上(从监狱缴获的枪中,有95步枪,所以有用),又返回前方军营,这时雨停了,我下车,仔细查看建筑的火情。

    过火面积很大,瓷砖上都有燃烧的颗粒状物体,像是被汽油泼过而点燃,而且火是从建筑内里燃烧到外面来的。

    建筑的门紧闭着,窗户也都有金属网护栏,但玻璃都被熏黑,看不清里面的情况,我用枪托砸开一扇玻璃,往里面张望,我尼玛!差点没给我吓死!

    里面竟然堆满了小山一样烧焦的尸体!

    我跑到门口,踹开大门,里面也都是尸体,堆了上上下下好几层,有的还在冒着青烟,散发出奇异的香味儿,我吞了吞口水,用枪口戳了戳脚下的一具尸体,已经炭化了,一戳即碎,我把尸体扒弄到了一边,露出下面的尸体,这具尸体比较完整,再挑开,看第三层,这一具完全没有被点燃,是丧尸的尸体!身上还穿着军装!

    我明白了,肯定是有人歼灭了军营的丧尸,然后把尸体堆放在房间里,点把火烧掉了,而肯费这么大力气的,估计是军队自己的人,为了不让兄弟们曝尸荒野。

    没准儿就是那四个家伙干的!

    我又查看了几具没有烧坏的丧尸尸体,进一步证明了我的推断,尸体都是被爆头,也就是说,被烧之前就死掉了,而它们的身上没有发现其他弹痕,可见是射击技术纯熟之人所为。

    由此,我大概推断出了当时的情景:四个,或者更多的士兵因为某种原因没受到丧尸病毒的感染,发现其他士兵都变成了丧尸之后,为了生存,可能也为了士兵的尊严,将它们屠杀掉,堆放在房间里,倒上汽油,点火焚烧。

    然后,幸存者去军火库拉上军火,赶赴市区战斗,他们以强大的火力配合精准的枪法一路横冲直撞,屠杀了不少丧尸,无意中为丧尸同类制造了大量的食物,他们还曾使用过炸弹(我在羊州超市顶上看到的爆炸),所以吸引了周边地区的丧尸来这里进食,而他们,很可能现在正固守在市区某处,养精蓄锐。

    重新上车,漫无目的地向市区挺近,得寻找一个临时僻难所,用来过夜。

    仪正市区内的车并不像羊州那么堵,可能是人口没羊州那么密集的缘故。

    虽然路上也不时有挡路的车,但并未影响前进,只不过雨停了之后,丧尸又恢复了活力,一路上没少骚扰我们,但我无心恋战,丧尸是杀不完的,只要不逼得我们停下车来,我能躲就躲,实在躲不开就撞上去!

    我一边撞丧尸,一边踅摸着道路两侧的建筑,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在前面发现了一棟独门独院的二层小楼,看起来是个会馆,走近了,是一家KTV,名叫皇家永利,看起来挺高档的,关键是它的四周都没有窗户,可能是处于隔音的考虑。

    我将车停在正门下车,门挂着锁关闭,关着就意味着里面可能没有丧尸。

    十四在门口掩护,击杀围上来的丧尸,我用枪抵近射击,打碎了门锁,将门打开,楼上楼下各个房间巡视了一圈,确认安全之后,和暖暖开始把沙发座椅什么的搬到门口,准备堵门。附近的丧尸不是很多,都被十四用警棍给干掉了,还别说,警棍挺结实的,战绩能有五十多了吧,丝毫没有断裂的迹象。

    我重新上车,用车身侧面紧紧贴住了门口,然后摇下这侧的车窗,作为通往KTV内部的同道。我和十四先后爬进KTV,将空隙处用拆掉的沙发零件给堵死,又堵了几层茶几之后,才停下来休息。

    KTV里面有个小超市,香烟、瓜子、矿泉水、各种干果、水果、酒水一应俱全,我左手捧着一把开心果,一边磕一边上到二层,寻找后门。照理说,应该有后门的,可找了一圈也没找到,这不科学啊,这样的建筑怎么可能通过消防验收呢!

    要下楼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隐蔽的房间,房间门和墙是一体的,不仔细看看根本看不出来这是一道门,我警惕起来,没准儿这道暗门是通往外界的呢!

    我举起枪,轻轻推开了门,里面竟然是个寝室!有八张小床,上下铺,从床头柜的装饰品来看,住得都是女孩儿,还贴着一张大海报,不是电影明星,宣传语说的是一个什么网络小说作家,卧槽,这年头写小说的还有这种狂热女粉丝啊,谁啊这么幸运,仔细一看,那个家伙叫夏树,人长得确实不赖,可惜我并没听说过。

    寝室是空的,我在一张床单上发现了大片的血痕,她们变成丧尸逃走了?应该不会,KTV的门是从外面锁着的,她们逃不出去。但我又没能搜查到她们的身影,这只能说明她们是在尸变之前,就离开了KTV,锁上了大门。

    我招呼十四、暖暖和肉肉上来,今天就在寝室过夜吧,感觉好久没踏踏实实睡一觉了!

    我并没有和暖暖同床,都是单人床,太挤了,暖暖也很累,不一会就睡得跟头猪一样。

    十四并未入睡,她好像时刻都很精神的样子,正坐在床上,用匕首修剪脚趾甲,肉肉则平静地坐在我旁边的床上,一会儿看看暖暖,一会儿看看十四。

    我枕着手臂,看着上铺的床单,忽地想起一件事儿!

    我记得我们在监狱里被擒的时候,分明是有个穿粉色衣服的小孩儿,但是在与匪徒们作战的时候,并未发现有儿童,也没有侏儒,那个小孩子哪儿去了?

    我摇醒了暖暖,把疑问抛给了她,暖暖迷迷糊糊地说,哪儿有什么小孩子啊,你看花眼了吧!

    我认真地和她把当时的情景回忆了一下,暖暖说确实没有看见小孩子,只是走到了那里,就被人吊起来了不是么?

    我的后背一下子冒出了冷汗!难道只有我一个人看到了么?

    我又问肉肉,她也是当事人之一,可惜她一直在摇头,似乎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又问十四,跟她描述了一下那个小孩儿的样子,问她监狱里有么有见过这个人。十四想了半天,突然拍了拍脑袋:“我想起来了!你看见的是典狱长的女儿吧!”

    那是谁?

    “我们监狱的典狱长是个女的,叫白倾城,她有个女儿,叫卓宝儿,虽然我是重刑犯,也是有机会到地面上放风,卓宝儿古灵精怪,经常背着妈妈跟我们这些犯人们一起玩……你的意思是,你看见她了?她不是应该变成丧尸了么?”十四说。

    “该不会是你看见鬼了吧!”暖暖向后缩了缩。

    鬼毛啊,大白天的,我又仔细回忆了一下当时的场景,当时暖暖在队伍的后面,她没看见,倒是情有可原,但我确实是看见了的!那小姑娘长得还挺秀气的呢,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

    “等等,还有个疑点!”我又转向了肉肉,“你当时的能力那么弱,你是怎么突破犯人们的防卫,进入监房救走暖暖的呢?”

    肉肉傻傻地看着我,眨了眨眼睛,问她也是白问!

    “啊!我想起来了!”暖暖突然从床上弹坐了起来,“当时肉肉出现在牢房门口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影子一闪而过,我出逃心切,见肉肉拿了钥匙来开门,便没有在意,现在想来,那个身影确实像是小孩子哦!”

    “莫非她还活着?”十四眯了眯眼睛,眼中掠过一丝凛色!

    “你怎么是这个表情?”我问十四。

    “哼哼!”十四冷笑道,“那个小人精,她经常恶作剧,整的我们犯人苦不堪言,别看她年纪小,鬼点子却很多,智商不是一般的高,如果说她能在灾难中活下来,我绝对相信!”

    “看来,我们得回去一趟了。”我点着一支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