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9、狙击手

    更新时间:2018-08-31 19:30:24本章字数:2609字

    封路者是谁?

    肯定不会是丧尸,纵使是会使用武器的丧尸,应该也没这个智慧,而且若是丧尸想要攻击我们的话,根本用不着这么大费周章,直接冲过来就行了!

    肯定是活人!

    苏菲用手遮挡着雨水,警惕地环顾四周,除了几头在公交车站下躲雨的呆滞丧尸,并未发现其他可疑状况!能见度太低,看不清楚远处,但同时,相信对方也看不清我们!

    于是我果断下令,放弃车辆辎重,步行通过障碍,离开此地!

    临弃车前,我揣了一条烟在怀里!刚一出车门,整个人就被雨水淋透!头顶、肩膀像是压着一个人似得那么沉重,雨打的人脚步都有些踉跄。我放开了苏菲,让她自己走,这样我才能专心控制自己,关键时刻,我还是相信自己的直觉!

    如果我是袭击者的话,我肯定会埋伏在前方或者两侧某处,所以我反其道而行之,带着三女转身向车尾方向退去。

    “夏朗,停下,前方有危险!”苏菲突然抓住了我的肩膀,表情冷峻,雨水顺着她的脸哗哗地淌下来,但她自岿然不动,我知道这是狐狸精出来帮助我了!

    她道行深,一定是感受到了什么,听她的准没错!我便停下脚步,折身往回返,刚走到车边,雨水中传来嗖的一声!一道炙热贴着我的脸擦过,击穿了车窗后玻璃,留下一个圆形弹孔!

    枪!

    我赶紧带着三女绕到车前,借着吉普车的掩护蹲了下来!摸了摸脸,并未出血,好险啊,弹道要是再往左偏几厘米,我的脑袋就被打爆了!

    我稍稍抬起一点头,发现子弹不仅打穿了后车窗,而且将驾驶席的仪表盘也打掉了一块儿,不过这就暴露了整条弹道!这时候雨小了些,我沿着弹道往车后面看,确定了子弹来袭的方位!竟然就是我们之前露宿的那个KTV的楼顶!距离我们不过一百米远!

    但敌人在暗,我们在明,只能派苏菲上了!

    我看向苏菲,她惊慌的神态表明她又回归了本体意识,如果那条狐妖不出来助战的话,单凭苏菲,肯定无法出战,所以我还得捏起指诀,操着苏菲快速钻了大雨中,苏菲刚跳出去,就有一颗子弹钉进了车旁边的树干上!苏菲堪堪避过!枪法不赖啊,若不是因为大雨,我们现在很可能已经全军覆没了!

    苏菲快速钻过灌木丛,跃入路边的江堤下面,那里位置很低,从射击点应该是看不到的,但我既能有苏菲的视野,又有本体的视野,所以很快便让苏菲确认了KTV的位置,纵身上堤坝,四足蹬地,一跃而起,扑上了KTV的墙壁,双爪直接抓进了墙上的广告版里,借力再起,跳上了楼顶!

    一个迷彩军人正趴卧在那里,身前一杆狙击枪,乌黑色,不认识型号!狙击手发现苏菲之后,先是一惊,但很快反应过来,调转枪口!我还哪儿会给她机会,直接扑上去,抹身骑坐在狙击手的后背上,用胳膊勒住了他的脖子。

    嗯?竟然是个女的!

    女的也照干不误!但我心还是软了一下,只是让她窒息,并未下死手,不多时,狙击手停止了扑腾,昏死过去。

    我和十四、暖暖从车后面出来,跑到KTV前,那天破开的门已经被堵死了,也是停了一台车,是台高尔夫,低矮的车身正好封住了大门的缝隙,我砸开了车窗,报警器响了,我钻进去,果不其然,另一边的玻璃是拉下来的,从这里可以直接爬进KTV,跟我们采用的方式是一样的,我有理由怀疑,高尔夫车的主人,曾经偷看过我们的作业!

    三人依次钻入KTV,我用凳子将窗口暂时封堵,然后上了三楼,之前并未发现有通道可以通往楼顶啊,而且苏菲也没有在楼顶发现连通楼内的通道,唯一的解释,就是狙击手是从位于二楼的一个通风口钻出,然后通过绳索、抓钩之类爬上楼顶的,由此可见,这个狙击手的身手很敏捷,不是个善茬!

    苏菲从狙击手的大背包里找到了一条绳索,将狙击手捆上,从楼上垂吊下来,我从二楼通风口处接住,把狙击手弄进了KTV里面,和暖暖、十四一起,把她抬进了那个隐蔽的小宿舍。

    苏菲则直接从楼顶跃下,落地后又跳起,从通风口钻了进来,当然是由我操控完成的。

    女狙击手平躺在床上,全身也被水淋湿了,里面的轮廓清晰可见,呼吸很微弱,但是高耸的胸脯没有起伏,起伏的是小腹,即便是昏迷状态,都是腹式呼吸,可见平时练习的比较多,可能是个老兵油子!

    她的肩章是一杠三星,军衔上尉,但是看她的脸,跟我们差不多大,年纪轻轻怎么会是连级军官呢?而她胸前的铭牌显示,军服的主人叫萧沉藻,听起来确实是个女名,很有可能就是她本人!

    我想给她做个人工呼吸,帮助她快点醒过来,但被暖暖给阻挡了,十四弄来点水,用吸管给狙击手灌了下去,狙击手咳嗽了几声,慢慢睁开了眼睛。

    一阵挣扎,但她的手脚已经被苏菲用胶带捆住(胶带真是个好东西,没事儿多买点备用吧,又不贵)!

    “呸!”狙击手还没等我们审讯,竟然一口带血的唾沫吐向了我!

    我躲闪不及,脸被溅到了!暖暖马上递过来一团纸巾,而十四则一巴掌扇了过去!

    “请你明白你目前的处境,”我擦了擦脸上的唾沫,“第一,你是俘虏;第二,你没有逃脱的机会;第三,我们之间可能有误会!”

    我实在想不到她为何要袭击我们,虽然我们队伍中美女比较多,但她抢了去又什么用?她也是女的啊!难道是为了抢我这朵美男子?不是,是的话,她就不会第一枪直接冲我开了!

    狙击手狠狠瞪了一眼打她的十四,把头别了过去,闭上了眼睛,一副任由宰割就是不招供的姿态。

    对付这种人,我最拿手了,都是从侦探小说中学来的。

    “你要是不说话的话,我可对你不客气了呦,十四,把她的裤子给我扒下来!”我命令道。

    “你要干嘛?”倒是暖暖站了出来,拦住了就要动手的十四。

    “干她啊,反正不说话,留着也没用,先奸后杀好了。”我故作轻松地说,给了暖暖一个颜色,暖暖明白了过来,放开了十四的手。

    十四倒也利索,直接上了匕首,割裂狙击手的裤带,把迷彩军裤褪到她的脚踝,再往下就是胶带了,我挥了挥手,让十四停止。

    一个女军人,竟然穿那么窄的内内,还带蕾丝边的,这成何体统!

    我用手指伸进她的蕾丝带儿里,勾了一下:“还是不说话么?你要再不说,我可不客气了啊,来苏菲,准备录个像,然后带回去好好欣赏一下!”我胡扯道,起身,哗啦啦故意很大声地解开了皮带。

    女狙击手终于睁开了眼睛:“流氓!”

    说完,又闭上了眼睛!

    还真是顽固份子,宁可失身,也不招供?!

    于是我想到了第二个办法:苦肉计!

    “你们先等着我,有点尿意呢,干着多不爽!”我说着,悄悄拉上暖暖,出了小宿舍,对她嘱咐了一番,然后回到房间里。

    “来,把她两条腿给我分开——哎呦!”暖暖一棍子打在我的脑袋上,尼玛真下狠手啊,这是在报复我么!我倒在了床边,捏起了指诀!

    “你干嘛啊!”十四马上冲了过来,不过却被苏菲轻易制伏!

    “操!造反啊你们俩!”十四大喊道,不过看了看苏菲的表情,仿佛明白了什么。

    “快,把她给绑起来!”暖暖对苏菲下令道,苏菲听话地把十四也给绑了,十四并未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