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4、一涵的下落

    更新时间:2018-08-31 19:30:25本章字数:3234字

    远端有两个狙击手坐镇,放心不少!

    四种武器,四个角度歼击叛军残敌,另一头还有一大波靠近的丧尸,翻过墙头的叛军悉数阵亡,墙里面也不断传来哀嚎,我默默数着,在干掉了第二十个叛军的时候,让苏菲扒上了墙头!

    叛军已经被压缩在了一个几十平方米的角落里,只剩下十几个人,一个矮个子的刀疤脸洋人似乎是他们的首领,正指挥士兵向各个方向射击,做最后的抵抗,六名被捆绑的军人已经被推到了叛军和丧尸之间,看来叛军准备用他们的肉体暂缓一下丧尸的进攻!一阵扫射之后,刀疤脸按捺不住,说了一句什么,然后翻身跑向墙头,蹿了上来!

    苏菲迎着刀疤脸就是一脚,直接把他给踹飞出去五六米,落在了丧尸脚下,瞬间被尸群淹没,残余的叛军直到这时才意识到墙那边出了状况,终于乱了阵脚,一窝蜂地涌向墙头,企图发起集团冲锋!

    我早就严阵以待,端起八一杠,让枪身水平倾斜,免得弹道上下跳动,枪口还是在狂跳,不过散弹面是水平的,一梭子就扫掉了五六个敌人,还有两个被远处的狙击步枪干掉,只剩下四个人平安落地,十四从墙角阴影里冲了出来,持匕首与叛军肉搏,我赶紧重新捏起指诀,让苏菲跳回来帮助十四,五秒钟之后,最后四个残敌被放倒,苏菲跃回学校内,双臂各夹着一个俘虏,全力起跳,堪堪跃上墙头,将俘虏顺下来,三个起落之后,丧尸恰好追到了墙边,前锋丧尸在后面丧尸的推搡之下,被挤爆在墙上不少!

    苏菲跳下,任务顺利完成!

    反正丧尸不会跳墙,我正要喘息一阵,跟萧老将军寒暄几句,忽然感觉到身后的墙在剧烈的颤抖!

    “不好!快跳水!”我下令道。

    轰的一声!墙被撞开,几十头丧尸随着砖石瓦砾扑到墙这边!幸亏我们跳的快!

    噗通噗通,所有人跳入江中,十四在水里给俘虏们割开了绳索,我看见远端,白倾城和萧沉藻也被已经绕到了学校外围的丧尸逼入江中,正顺流朝我们游过来。

    幸好大部分人都会游泳,只有萧老将军和一个中年少校是旱鸭子,其他四个军人搀扶着他们俩,一边往下游飘,一边慢慢往对岸靠拢。

    “多谢你们几位了!请问小兄弟是哪个部分的?”萧老将军尽管很虚弱,而且还在水里,但说话依旧是掷地有声。

    他以为我是来营救他们的军人呢!

    “将军客气,个中是由,回到基地再说!”我正拖着水性一般而且身受重伤的苏菲,腾不出空来与他唠。

    十几分钟后,大家纷纷上了对岸,我脱下衣服,把苏菲的大尾巴给包了起来,免得吓着这几位。军人找到了两台车,他们比较专业,没用钥匙,破开窗户,打开门,对火成功点着,一行人绕了一个大圈,走城乡结合部,于十一点多顺利回到了监狱。

    白倾城代表我方与对方相互引荐,我可没工夫跟他们寒暄,因为苏菲已经奄奄一息了,她变身之后的体质,似乎没有作为一具尸体那时候好,中弹部位虽然没有出太多的血,但是创口都比较大,体内多个脏器受到了损伤。

    但有狐妖护体,我知道她没有性命之忧,我在暖暖的协助下,用刀挖出了她身体里的子弹,然后用酒精清洗了一下,伤口开始慢慢愈合,半个小时之后,创口全部重新封死,只剩下里面的组织自行慢慢恢复了。

    苏菲恢复了神智,一直在叫好疼好疼,这给我心疼的啊,暖暖都哭了,但苏菲很坚强,虽然很矫情,但一直忍疼没有落泪,倒是小狐狸跑出来看了看自己臀部上的伤口,确认没有损坏她那完美的臀形之后,打了个哈欠回去了。

    给苏菲吃了两片止疼片之后,苏菲睡了过去,暖暖陪着她。

    我回到监狱会议室,他们都在这里,白倾城向我引荐,几位分别是萧老将军、萧家三兄弟,另外两人,一个是萧老爷子的警卫员,王超,一个是军部保卫处的副处长,赵龙,也就是那个不会水的哥们。

    介绍我的时候,白倾城特地强调了一下,我是这所基地的最高领导,我与几位兵哥哥一一握手,然后开始坐下详谈,基本情况白倾城都已经说过了,包括这次战斗的起因经过,而俘虏们被俘的事情,我也听沉藻说过,所以我单刀直入,提了两个问题。

    一是叛军的目的是什么,二是能否设法找到龙一涵那支残部。

    萧老将军听到一涵名字的时候,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神色,问我找她干什么。

    “他是龙主任的外甥。”萧沉藻在老爷子耳边轻声说。

    萧老将军这才了然,说即便我不提,他也会尽全力去寻找,因为一涵是这次事件中至关重要的一环,只要找到她,就有大翻盘的可能性。

    而关于叛军的目的,跟我猜想的差不多,也是为了争夺龙一涵,可能叛军没想到会有今天的下场,而且当中还有不少萧老将军原来的部下,对他还是很敬重的,抓他,也只不过是为了挟天子以令诸侯,号令江南军区的幸存部队听从叛军的调动,为他们卖命罢了。

    叛军首领,就是那个刀疤洋人,是个米国上校,他在审讯萧老将军的时候,直言不讳地告诉了萧老他们的任务(好像坏人都喜欢这样)!他们在丧尸病毒全面爆发之前,就从关岛米军基地出发,从各个口岸渗透入境内,集结后开始对一涵实施抓捕行动!可惜刚集结完毕,就赶上丧尸病毒爆发,这伙雇佣军在出发前接受过反病毒训练,度过危险期之后,却发现与总部失去了联系,但依旧选择执行任务,与我军内部的眼线接上头之后,突袭了司令部,也就是沉藻说的那一战。

    但刀疤脸并未没有说明,他们背后的组织,到底是什么,也没有说他们抓了一涵,到底要做什么,也许他本身也不清楚,他只不过是个雇佣兵头子罢了。敢来共和国的地面儿上撒野,刀疤脸的胆子确实不小啊,竟然没被毒死,也没有迷路,还没有被挖肾!

    其中有个细节被我摘录了出来,敌人在入境之前,接受过反病毒的培训,也即是说,培训他们的人,第一,可能知道丧尸病毒将要爆发,第二,很可能他们背后的组织,就是始作俑者!

    但从雇佣军与总部失去联系来看,始作俑者,好像也被感染了!

    这么多天来,我们一直没有接受到来自外界的救援信息,要是米国无恙的话,以她超级警察的行事风格,早该介入派大军来驻占共和国了,很有可能的是,这次感染,是全球性的。

    萧家三兄弟中的老三说,被抓之前,他和负责保护龙主任的部队在一起过,那支部队的指挥官是高旅长,萧老三曾跟他喝过酒,这位高旅长的老部队在安青,他是两年前才从安青调入总部军区,所以萧老三推断,高旅长有可能带着残部和龙主任沿江而上,去了安青,毕竟那里他比较熟悉!

    机制的萧老三,我对他竖起了大拇指,分析的很有道理,危机四伏的时候,最安全的就是自己最熟悉的地方!

    我当即推举萧老将军为基地的新首领,以此为中心,广召旧部,扩大生存空间,建立一块丧尸帝国中的殖民地,萧老将军推脱了一番之后,答应了,也唯有他才能堪此大任!

    而我则决定去找一涵,于公于私,都得找到她,现在她的处境有点像当年从米国偷偷溜回来的钱学森先生,也许盯上她的组织,还不止刚刚消灭的那一波,如果还有其他潜伏的敌人呢,一涵岂不是有危险!

    我跟白倾城说了我的想法,白倾城表示支持,如果需要她的帮助话,她也会跟我一起去,看来她是不想去,要是真有心帮我,就不会加“如果”两个字了!我便没有勉强她,毕竟她有宝儿牵挂着,而且这是她的大本营,有她留下协助萧老将军的话,基地的运转应该会更好。

    萧老将军说,要让她的的义子、义女四兄妹陪我一起去,被我谢绝了,他们虽然战斗力很强悍,但我不想带太多的人,尾大不掉,万一遇到危险,反倒麻烦!参加行动的人数不宜过多,我和苏菲就够了,又不是去攻城略地,暖暖和十四执意要跟我去,被我给赶了回去,我说我和苏菲轻车简从,三天后,无论找到找不到,我一定回来。

    次日,吃过早饭,我和苏菲开了一台途观,在夹道欢送礼中,出了监狱,上了高速公路,往安青方向驶去。

    苏菲还有点虚弱,早上又吃了止疼片,晕乎乎的,正躺在后座睡觉,反正高速上面是安全的,车少丧尸少,就让她睡吧。

    我慢慢悠悠开着车,不敢太暴力驾驶,上了高速之后我才想起来,大众的车烧机油啊!

    经过一个服务区的时候,我把车停在了路边,叫醒苏菲为我站岗,我撒了个尿,抽了支烟,然后继续上路,这次苏菲坐在了副驾驶。她见我一直晃动着脖子,就说主人你是不是颈椎不好,要不我替你开一会吧!

    我说不用,你去后座,给我按按就行了。

    多惬意的事儿啊,开着车,还带按摩的!苏菲听话地爬到后座去了,手艺还真不赖,按得我飘飘欲仙啊!我从后视镜里往后看了一眼,想给她一个肯定的笑脸,熟料却在镜中看见了两张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