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4、小泽

    更新时间:2018-08-31 19:30:25本章字数:4135字

    我长吁了一口气,看了看旁边的一株叫不出名来的盆景,明白是妲己施木属性法救了我。

    不一会儿,楼下传来汽车发动机响,一涵驾车驶离,很快便出了视野。

    我颓然来到泳池边,直挺挺栽进水里,清醒了好半天,血压才恢复了正常。

    我要救一涵!

    “回去睡觉,明早出发。”我说。

    我和妲己、宝儿睡在总统套房的大床上,脑海里都是一涵的影子。

    其实,有些话,有些事,我准备永远埋藏在心里的,那是我和一涵之间的秘密,如果不是丧尸爆发,我想我们的关系,肯定会这么保持下去,直到永远,而我们之间的秘密,也会一直被我们带到棺材里……

    “主人,你是不是准备向那个家伙宣战?”妲己蹭到我怀里问。

    我说是。

    “那你得加强一下咱们的战斗力,我估计以现在我们的实力,还不能挑战那个幕后的家伙。”

    “需要么?怎么加强?”妲己应该对操控傀儡的人的实力心中有底,但我们现在的实力也不弱啊!

    “凭良心说,我在你手里,发挥出来的战斗力不足二、三成,你认同么?”

    妲己说的有理,我操控的妲己,只不过比我本人速度更快、力量更大而已,至于什么格斗术、法术什么的,我还不掌握,只能当一个肉弹来用,而莫老道操纵她我是见过的,身姿飘逸,神出鬼没!

    于是我点了点头。

    “我现在虽然法力使不出来多少,但我的武功尚存,如果能给我找一件趁手的兵器的话,我们共同来操控我现在的身体,战斗力应该还可以提升几个档次。”妲己轻声说着,另一边的宝儿已经睡着了。

    “共同操控?”我愣了一下,一个身体,两个大脑,那不乱套了么,“怎么弄?”但妲己既然这么说了,肯定有她的想法。

    “你看我和苏菲共用一个身体,不也挺好的么,你在操控我们的时候,其实咱们三个的意识在一起的,只不过你的意识处于主导地位,完全支配着我们的行动,只要你放弃这个主导地位,让我来操控的话,就可以了!”

    这没问题啊,又不是什么争权夺利的斗争,我操控狐妖的目的,就是为了激发它身体的潜能,变成超级战士,失去我的操控,它就跟人类一样孱弱,至于谁主导,那无所谓的,能提升战斗力就行,反正都是自己人。

    “那具体要怎么做呢?”我问。

    “这个嘛……就需要你我合体双修,才能心意相通,达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境界,只不过,这样或许会折损你的法力……”妲己略显羞涩道。

    我当然听懂了她合体双修的意思,至于什么法力折损,我本身就没什么法力啊!

    “那我就把自己交给你了!”我嘿嘿笑着,把手伸进了妲己的衣襟里……

    原来双修是这么美妙的事情,就好像整个人身体泡在温暖的浴缸里一样,哦不,是俩个人,缠绵着,完全是妲己在主导,我放松下来配合便是,妲己时而从我体内抽出什么东西,时而又吐纳回来,一股股真气经过口鼻以及下身的不断循环,渐渐分成两团,分别落在各自的丹田之内,经过长达三个小时的历练,终于完成,但我竟然还没有冲动的意思!

    不过为了庆功,我们还是又花了一个多小时时间,把功课做完。

    清早起来,宝儿揉了揉碎乱的头发,说你们要是再这样,我以后不跟你们一起睡了!你看这床湿的,水都快把我给冲床下面去了!

    大清早,街头游荡的丧尸不多,三人简单吃了一些东西之后,开始行动的第一步,为妲己寻找武器,她想要的,当然是冷兵器,枪在她手中的杀伤力其实不如一把剑。妲己昨晚说过,她的剑术在当年可是商军阵营中数一数二的!

    因为不知道应该去哪儿找,只能是碰运气,所以这个任务耗时会比较长,可能会遇到更多的丧尸和傀儡人,所以我们时刻戒备,开着锐志,沿着街道开始漫无目的的闲逛,宝儿最先想到了古玩城,那里应该有不少刀剑之类的旧兵器,我摊开安青地图查找,古玩城在安青市的另一边,需要穿过一条贯穿全城的河流。

    车行至桥头的时候,发现大桥上已经被汽车堵满,又换了上游的另一座桥,才勉强通过,桥上还与几头皮包骨丧尸发生了些冲突,我借机检验了一下雨妲己合体的效果,捏起指诀,放出妲己之后,什么都不管,只是看着,妲己挺身而出,操控着自己的肉体与皮包骨搏斗,招式很诡异,有点像泰拳,又有点菲律宾棍术的样子。

    问之是什么功夫,答曰是商军的军体拳!

    到了古玩城之后,发现这里的门口围堵了许多老大爷丧尸,不过古玩城的门关着,我在墙玻璃上砸开一个洞,把宝儿放了进去,然后和妲己在外面抵挡丧尸的围攻。不多时,丧尸屠戮殆尽,宝儿也抱回来一大堆宝剑、腰刀什么的出来了。

    我一看就傻了眼,大部分宝剑都是没有开刃的现代工艺品,有几把倒像是从地下挖出来的古武器,但都锈迹斑斑,不堪再用,只有一把精致的唐刀开了刃,虽然是现代产品,但是看起来很锋利,我挥了挥,有些重,但妲己用应该还算趁手吧。

    “叔叔您眼力真好!这是里面最贵的一把了,标价四万多块呢!”宝儿笑着说。

    “嗯,看着还行,不知道质量怎么样。”我看到路边有颗树,便举刀斜劈了下去。我的刀法一般,只在丧尸爆发初期用菜刀砍死过几头丧尸,这一刀下去,本以为碗口粗的树会被我拦腰截断,孰料竟连树皮都没砍穿!

    我抽回刀看了看,尼玛!刀刃竟然被崩开了几个缺口!

    “就这还四万多块?这尼玛淘宝产的吧!”我气愤地把刀丢掉了。

    砍树都这么费劲,要是让妲己拿这个作战,没砍翻两个人,刀先断了,要是遇到丧尸还好,若再遇到傀儡人那样强悍的对手,估计凶多吉少。

    宁缺毋滥,免得临阵掉链子,害己害人!

    宝儿见我不高兴,委屈地都快哭了,低着头不说话,好像做了天大的错事。

    “不是对你发火啦!”我摸了摸她的胸,哦,不,我摸了摸她的头,为宝儿打开车门。其实我看到宝儿被我熊成这个样子,心花怒放的感觉有木有!

    其他武器我也全部丢掉了,只留下一柄精致的小匕首,这玩意好歹还能切水果用!

    车上,三人都不说话,千辛万苦跑来这里,没想到会这么不顺利。

    “我知道哪儿有好刀了!”宝儿突然打了个响指!

    “哪儿有?”我问。

    “咱们共和国对管制刀具的管理太过严格!但对两种人不管,一是某些少数民族,他们可以合法带刀!”

    “咱这是东南沿海地区,又不是西南边陲,哪儿有那种少数民族!”我没好气地说,我知道,景颇族嘛,成年男子都随身带刀的,而且很精美!

    “别着急啊,还有第二种呢,就是岛国人的场所,我看电视、电影里都有演,他们的小木屋的房间里,不都有刀架的嘛!所以我想,岛国领事馆的话,应该也会有武士刀吧?”宝儿兴奋道。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岛国领事馆,不知道安青市有没有。我快速摊开地图寻找,并未发现大和领事馆的坐标。

    “别找啦叔叔,我记得岛国只在共和国的7个城市驻有领事馆,都是一、二线城市,安青不在其列。”

    擦,这不是废话么!

    等等!我好想漏掉了什么,刚才开车过来的时候,似乎看到路边有岛国气息字样的地点,但不是领事馆,也没太注意。怪不得刚才宝儿一直在往回看,应该过去有上千米了,我从地图上往回找,找到了!

    小泽精神病院,离现在这里大概一千五百米。一个共和国的非人类研究中心,没理由会用“小泽”做名字吧?小泽,多么神圣而高大上的姓氏啊,该家族人才辈出,别人我是记不住了,但我对他家的玛利亚印象还是相当深刻的。

    我把地图给二女看。

    “嗯,对的,我刚才看到的,就是这里!兴许是哪个叫小泽的岛国人开设的吧!希望能在那里找到武士刀!”宝儿说。

    我在前方调头,驶往精神病院。

    今天阴天,街头的丧尸渐渐多了起来,纷纷对锐志行注目礼,我专注开车,尽量不撞击拦路的丧尸,免得被卡住。

    很快回到了地图上标注的小泽精神病院的位置,在一个岔路口的三角地上。

    远远的看见一排日式建筑,应该就是那里了。

    寸土如金的市区中,竟然给岛国人这么大一块地,用来盖平房!当局者脑袋吃屎的么!这简直就是一处世外桃源啊!车到那建筑的门口,一道铁栅栏门,旁边树立着一块精致的木牌:安青市小泽精神病院,另一边是日文的木牌,因为日文中间夹杂着小泽二字,不禁让我心潮澎湃。

    静悄悄的,里面不像是有丧尸的样子。

    我熄了火,从车里出来,门是从里面上锁的,这说明里面肯定有人,或者说,里面肯定有丧尸,宝儿开枪打断了门上的铁锁,将栅栏门推开。

    我在前,宝儿和妲己各持枪一左一右在后,成三角裤衩阵型向内推进。

    院内很干净,都是一水儿的青砖绿瓦的平房,从建筑风格上来看,可以看得出这家神经病院的主人是个超然脱俗之人,不知道他是否看过他家亲戚主演的爱情动作大片。

    正厅是一扇玻璃门,门开着。

    门开着!里面会有神经病人吧?不知道神经病人变成丧尸会不会也跟正常丧尸不一样呢?精神病丧尸!

    出现了!一个白大褂从门内走了出来!咦?看肤色,似乎是个活人!!

    我哗地把枪举起,对准了白大褂,是个男性,40岁上下,瘦骨嶙峋,跟个吸毒的似得,目光无神,但脸色蜡黄,而不是丧尸的青色!是活人无疑!

    “你……是这里的医生?”我见白大褂停下来,直勾勾地看着我,问了一句,但白大褂没有任何反应,宝儿突然开口,叽里呱啦说了一句什么思密达,没想到她还会岛国语!

    可白大褂还是呆立不动。

    难道被丧尸吓傻了么?不对!这里有活人,而且是个看起来战斗力只有五渣,他是当然斗不过丧尸的,难道这里没有丧尸的存在?

    “奶奶!”中年大叔突然端起双肩,将脖子缩短到极致,手舞足蹈起来!给我吓了一跳,手指差点没扣动扳机。擦,刘欢老师附体了么?声音倒是挺像的,浓浓的鼻音。

    大叔又不动了,我回头看了看二女,她们也是满脸迷茫。

    “奶奶喂了两只鸡呀,什么鸡?什么鸡?大母鸡和大公鸡呀。大母鸡,大公鸡。一只白天忙下蛋呀,哎咳哟哎咳哟一只清早喔喔啼呀,一只清早喔喔啼,喔喔啼。”大叔竟然唱起了神曲喂鸡歌!

    他丫是这里的病人吧!

    唱完之后,大叔又恢复了平静,默默转身走回了房间。

    嗯,还真是个神经病,应该是这里的患者,穿了医生的衣服而已。

    那么其他人呢?医生呢?

    虽然根据我的推断,这里应该不会有丧尸,但还是小心点为妙,精神病患者给我们带来的威胁,可能不会亚于丧尸。

    我继续向前走,跟着喂鸡大叔拐进了走廊,小心翼翼的,生怕又冒出来一位不知所谓的神经病。

    喂鸡大叔回头看了我一眼,又拐进了一间房,门牌上写着“病XX一XX”我就认得俩汉字,估计是一号病房的意思。

    我随喂鸡大叔进入病房,这是一个双人房,不过里面只有喂鸡大叔一个人。我怕后门有埋伏,拉开一看,只有一带着毛巾的洗脸盘架子。

    喂鸡大叔坐到了床边,又呆立不动了。

    不对劲!我听见了身后传来类似锤子砸地的声音!宝儿在最后面,快速穿过走廊,来到门口一声惊呼:“叔叔!快来看!”

    我赶紧来到门口,顺着宝儿手指的方向一看,那是什么玩意,平举双手,头上贴黄纸,尼玛是僵尸!不是丧尸!是一排穿着病号服,正向我们跳过来的僵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