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5、我讨厌蛇精病

    更新时间:2018-08-31 19:30:25本章字数:2500字

    “干掉他们!”给我吓得都快尿了,要是见到清朝僵尸还好,眼熟啊,这尼玛连蛇精病都跑过来凑热闹,黄色符咒下那一张张标准蛇精病的脸,看着就让人闻风丧胆!

    我最怕蛇精病了,有阴影,小时候跟妈妈去过一次蛇精病院,看一个亲戚,结果一个美女蛇精病,挺年轻也挺好看的(要不我能中计嘛),趁我妈上厕所的时候,用一块糖诱惑我,把我给扒光衣服捆在了床上,说要跟我玩游戏,结果她却拎着我的小鸡鸡说这是男人罪恶的根源,让阿姨帮你剪了去吧!剪刀冰凉冰凉的,吓得我嗷嗷喊,幸亏蛇精病院的大夫及时赶了过来,从刀口下把我救出,不过还是被剪了一刀,直接送医院了,但没太大事儿,只是减掉了一截皮包,尼玛现在还留有痕迹呢!

    不过说来也怪,被剪之后,小鸡就开始越长越大!

    卧槽,扯远了,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总之我最惧怕的人,就是蛇精病人!刚才那个喂鸡大叔就给我着实吓了一跳,这尼玛还跳出来一票蛇精病僵尸!

    三管枪齐刷刷开了火,不过飞蝗般的子弹打在僵尸身上,甚至是头上,竟然都不能阻止它们的行动!娘的!我捏起指诀,操着妲己冲了上去!妲己飞起一脚,踢中了最前方的僵尸的下巴,那僵尸的头,一下子仰到了后面,应该是颈椎断掉了,还未及这货倒下,妲己已经掠至它身后,用双手拧断了第二条僵尸的脖子,第三条、第四条是一胖一瘦两个美少妇僵尸,同时举着双爪向妲己袭来。

    妲己是没有小鸡鸡的,所以我不太害怕美女蛇精病了!

    妲己抱着它们俩的脑袋,往一块堆儿撞,噗!脑浆被干爆,溅了她一脸!不过两条丧尸在倒地之前,却抓住了妲己的双臂,像老虎钳子一样紧,我使劲平生力气,却也挣脱不开,最后一条男性戴金丝边眼镜的蛇精病僵尸伸直了双手,长长的脏兮兮的指甲,直插向妲己的胸口!

    宝儿从我身后窜出,从妲己的胯下滚了过去,扬起霰弹枪,对着金丝边眼镜僵尸连轰了五枪,打得它连连后退,血肉横飞,终于倒下了!

    那俩少妇蛇精病还紧紧抓着妲己,死不松手,好吧,它们应该已经死掉了。我让宝儿警戒,我至妲己身边,错开了手指,准备把僵尸的手指扳开,帮她脱身。

    “别碰它们!有毒!”妲己吐了一口嘴里的脑浆,“你俩退后,我自己来!”

    我和宝儿退了回来,院子里的植物开始疯狂向妲己生长,不多时就将两条少妇僵尸给彻底缠绕住,两根藤蔓缠上少妇僵尸的手臂,越勒越紧,越勒越紧,它们青色的爪子,竟然自动起打开了!我握紧了拳头,然后用左手握住靠近肘关节的小臂肌肉,用力,拳头不自主地张开,明白了,这里的肌肉是控制五个手指开合的(你不试试?),好机智的妲己!

    妲己从僵尸手里脱困之后,愤然起身,双手高高扬起。

    “破!”

    噗噗两声闷响!两团植物竟然硬生生将包裹着的僵尸挤爆!血从植物缝隙中溅出,喷出十来米远!最毒妇人心啊,那一刻,看着妲己的背影,我仿佛是看见了那个在战场上指挥千军万马的狐妖的英姿!

    妲己回转过来,却恢复了一脸平静,走到我们面前,撸起了袖管,两条胳膊竟然被掐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本以为是瘀伤,但自己一看,她的隔壁上竟然在冒着黑气!

    “怎么办!”我紧张起来,妲己不怕刀枪,但这好像是毒哇!

    “没事,区区尸毒,怎奈我何!一会儿就好了!”妲己放下了袖口,“你俩记着啊,以后遇到僵尸,千万不要跟它们有肢体上的接触,很危险的!”

    我和宝儿赶紧点头,僵尸这玩意古已有之,而近代却不多见,感觉僵尸属于阴毒之物,而丧尸则不然,除了咬人,似乎没别的危害!

    这里怎么会有僵尸出现呢,从几条僵尸的病号服上看,它们绝不是被从坟里挖掘出来的,身上很干净,也没有腐烂的迹象——啊,我突然明白为什么近代少有僵尸事件了!是因为火葬!死去的尸体都被强制烧成了灰,还怎么变僵尸呢!

    什么集约用地,什么文明丧葬,都是骗人的,共和国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维护社会稳定,根本不给僵尸培育的土壤!

    好大的一盘棋啊!

    我走近最先被妲己干掉的僵尸,俯下身看僵尸额头上贴着的符咒,不出所料,跟之前政府办公室里那张,还有在路边捡到的那张,都是一个系列的,全是西夏文!

    但这波僵尸,好像不是被特意派来追杀我们的,因为它们本身就是这里的蛇精病患者,也许只是偶然,又或者,那操控者的大本营,就在这里!

    我菊花一紧,赶紧带着二女对蛇精病院进行了一次地毯式搜索,但却一无所获!

    我们又回到病房中,喂鸡大叔在呆呆坐在那里,无论从身体的任何体征来看,他都是个人类无异,为何他没有被僵尸袭击呢?再者说,他一个蛇精病,竟然可以在闹市区的蛇精病院里存活这么多天,没有被感染?

    蛇精病院的围墙并不高,皮包骨丧尸可以轻松翻过来,他为何没被咬呢?难道因为他是个蛇精病?还是因为他会模仿刘欢老师?那肯定是扯淡,但他肯定有异于常人之处!

    我坐到喂鸡大叔的对面床上,摸了摸床单,一尘不染,窗户开着,说明这些天一直有人在打扫,他依旧平静地坐在床边,丝毫没有为刚才我们的战斗所动,手里还多了一本书,我壮着胆子凑近,喂鸡大叔继续对我无视,我低头一看,书的封皮上写着三个古体字:金瓶梅。

    擦!难道看黄书就可以对丧尸免疫么?我也有一本啊!

    “要不要把他带走啊,也许对研究对抗丧尸来说有用呢!”宝儿走到喂鸡大叔床前,蹲下来,以对幼稚园小朋友说话的语气说:“大叔啊,跟我们走好不好?”

    喂鸡大叔缓缓抬起眼,看了看宝儿,又看了看妲己,表情一下子猥琐起来:“你可是金莲妹妹?那位姑娘,可是瓶儿小姐?”

    “去屎吧你!”宝儿一脚把喂鸡大叔踹回了床里。

    “别带着他了,危机四伏,我们自保都是问题,何况他是个蛇精病,万一发病了,谁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情来!”我对蛇精病在内心中还是存有抵触的。

    “咱们走吧,别一会儿又杀过来一波僵尸!我法力损耗很厉害。”妲己说,气有些接不上,我注意到她的脸上已经没了血色,可能是因为刚才泄愤,导致灵力透支。

    “通通通!”又一阵脚步声传来!这间房的窗户是木头格子窗,其间镶嵌的是毛玻璃,看不清外面的情况。不会又是僵尸吧!宝儿起身,绕至走廊,第一个冲了出去,我刚要阻止她孤身犯险,就见宝儿的身子竟被丢进了门里!一头黝黑的怪物出现在门前!

    幸好,是一头皮包骨丧尸!不过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皮包骨!只见这头丧尸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肉几乎没有,尤其骇人的地方是腹部,肚子和里面的内脏都已经被掏空,只有粘连在脊柱脊柱两侧的肌肉还在!

    尼玛,真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