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6、一涵的故事(上)

    更新时间:2018-08-31 19:30:25本章字数:3619字

    我和妲己几乎同时扣动了扳机,射向皮包骨恐怖的骷髅头,皮包骨似乎知道子弹的威力,迅速地逃出了门外。

    我追了出去,却只看到站在墙头上皮包骨的背影,它回身瞪了我一眼,跃下墙头,脚步声渐渐远离。

    我回到屋内,妲己已将宝儿搀扶起来,宝儿的腹部只是多了一道脚印,应该是被皮包骨给踹的,除此之外,无其他伤痕。

    “没事儿吧?”我关切问道。

    “没事。”宝儿摇了摇头。

    “下次不要这么冲动了,有我和你胡奶奶在呢,你冲那么靠前搞毛,你要出了什么事儿,我怎么跟你妈交代啊!”我假意斥责宝儿,其实心里还是蛮欢喜她这么勇敢的。

    “嘿嘿,宝儿我吉人自有天相,再说,就算我不在了,我妈不还是可以替我照顾叔叔你嘛!”

    卧槽!这是什么意思,要把她妈妈白倾城拱手送给我么?如果能和她们母女俩一起……啧啧!

    “此地不宜久留,仙尊,你在这里守着,我和宝儿去找刀,找到之后赶紧撤离!”

    二女点头,我带着宝儿,一间间搜索房间,都是病房和医生的办公室,终于,在最里面找到了一间门牌上挂院长办公室(日文)的房间,时间紧迫,来不及多想,如果里面没有刀的话,就得赶紧回到高速公路,在做打算,我隐隐觉得这个城市里,潜藏着太多的不确定因素!

    我拧了一下门把手,没拧动,便直接开枪打废了门锁,一脚踹开,进了院长办公室。

    里面没人,也没丧尸,我一眼就看到了书桌上的刀架!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刀架上摆放着一长一短两柄刀,现在也顾不得验证这刀的质量了,直接拎起顺走。

    经过办公桌的时候,我看到桌上有一本摊开来的类似病志样的笔记本,旁边放着一支钢笔,应该是丧尸爆发前院长留下的吧。钢笔很精致,我好多年没用钢笔了,看着亲切,一时手贱,便拿起钢笔揣进了口袋。

    瞥了一眼日记本,上面都是日文,刚要离开,咦?刚才看到了什么?日期?我倒想看看,安青市的丧尸爆发是不是跟羊州一样的,便又转回来,拿起笔记本翻看,6月8日,嗯,果然和羊州一样的,我刚要放下笔记本,却隐隐看到了薄薄的纸页背后,似乎还有字!难道!我连忙翻页!9日,10日……一直到6月17日,也就是,今天!!!

    刹那间!毛骨悚然!虽然不知道笔记本上写的是什么,但这里竟然今天还有人在写字!应该不会是那个金瓶梅大叔,看得出来他是个中国病人,而这笔记本上满是日文,又出现在院长办公室的案头,应该是这个小泽神经病院的院长写下来的!难道他还活着?

    我又扫视一圈办公室,没有什么异常,但会客卓上的一包烟引起了我的注意,我走过去将烟拾起,是一包软中华,抽出一支,捏了捏,烟丝还松软,说明刚打开没多久!

    院长也许还活着!也许他出去了!也许!他和金瓶梅大叔一样,对丧尸病毒免疫!?不行,不能等他回来了!时不我待,再来一波僵尸,甚至来一大波皮包骨的话,我们都够呛能抵挡的住!

    我掏出钢笔,撕下一张纸,留了言:如果您看到这则留言,请设法至高速路口与我们联系!——沪市幸存者,夏朗及所部。我之所以写自己是沪市幸存者,是因为我怀疑这里的幸存者跟一涵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是的话,他们定然会来找我。而之所以加上“及所部”三个字,是为造成我们的团队实力很雄厚的假象,忽悠嘛!

    我把纸条压在了香烟下,却将笔记本揣进了怀里,万一院长已经死去,看不到这则字条,也许笔记本上记录的东西会对我们有所帮助。

    回到前厅的时候,金瓶梅大叔正坐在妲己旁边,盯着她的大胸看,妲己倒是没太在意,持枪据守着门口,我们出了精神病院大门,上了锐志,我想了想,又下车把金瓶梅大叔给拽上车,让妲己在后座看着他,然后驾车往高速口驶去。

    我走环城路,这样虽然绕远,但可以不用通过市区,现在已接近中午,但安青天空依旧阴云密布,丧尸最喜欢这种天气了!

    金瓶梅大叔上车之后,就有点不老实了,时而唱歌,时而用金瓶梅中的台词猥亵宝儿和妲己,最后妲己脱了袜子把他嘴巴给堵上,用胶带捆了手脚,大叔才安静下来。

    环城路果然很通畅,而且没有几头丧尸,关键的是,没有再遇到傀儡人啊、僵尸啊、皮包骨什么的怪物!

    到了高速口之后,我停车,跟大家吃了些东西,两天期限已到,按照约定,我们该回仪正监狱基地了,但我决定再等等,期待着那位可能存活下来的院长在看到了我的留言之后,能够赶来。

    妲己的灵力恢复了大半,或者再去一次神经病院,看看院长是否回来,如果回来,把他带到这里,但那样做,又怕出什么差子!

    但我又不想错过这个可能跟一涵有关的线索!正在两个选项之间徘徊,忽见城市那边传来阵阵骚动。

    我朝那边定睛一看,擦!不好!一大波丧尸正在向高速口涌来!而且队形整齐,似乎是有组织的行进!我又想起在高速的高架桥上撒尿那次,看到的崇拜手电筒的丧尸来了!在安青遇到的丧尸,也大多组成了小分队,但都是至多十几个人的零散丧尸小队,并未发现它们具有明显的组织性。

    它们是普通的丧尸市民,只是重复着变异之前的部分生活,变成丧尸之后,可能还是根据家庭关系、同事关系、朋友关系,结成一个个松散的小联盟,但眼前的这上千头丧尸,到底是什么来头?看他们的队形,非常齐整,简直跟农村搞的民兵阅兵式差不多。

    莫非,它们是负责守护这座城市的——丧尸军团?!

    已来不及多想,丧尸部队越来越近,已在几百米之外,而且,里面还夹杂着一些未穿衣服的乌黑身影!皮包骨丧尸!

    “快上车,速速离开!”我下达了命令。

    二女上车,快速沿着高速公路继续前行,开了一会,我让苏菲替我开,我钻出车顶的天窗,用望远镜朝高速口方向看,只见丧尸队伍上了高速之后,继续齐整整地排成若干排,但他们似乎没有追赶我们的意思,只不过在有条不紊地向我们这边挺进而已。

    这是要去其他城市远征么?

    “叔叔!”宝儿把我拉回了车里,“你看这笔记本上写的是什么!”

    宝儿拿着院长的笔记本,指着上面密密麻麻的记录。

    靠!我又不认识日文,但是她懂哦!

    “大概说的什么?从头翻译一遍。”我说。

    “这是今天的日志……母亲,我好思念你,不知道你在天堂和父亲是否一切安好……”宝儿像小学生读课文一样,边读边用手指划过第一行文字。

    “捡重点说吧!”我苦笑道。宝儿难得听话一次,让从头翻译就从头翻译。

    “嗯,”宝儿笑着地点了点头,“这是昨天的日志,重点的部分是……已经成功提取了血清,但效果有待检验,可惜没有健康人体可供实验……”

    血清!对丧尸免疫的血清么?我微微一震,之前在一涵电脑上看过,丧尸爆发的实质,其实是人体感染了一种病毒,而既然是病毒,就有可能会存在吞噬该病毒的免疫球蛋白,也就是平常所说的抗体。

    而血清,就是这种抗体的承载基液!难道院长已经成功研制出了能够对丧尸病毒免疫的抗体了么?

    这是自丧尸病毒爆发以来我听到的最振奋人心的消息了!更为振奋的是,我几乎可以确定,一涵在变成傀儡人之前,一定和这个小泽院长有密切关系,他一个神经病院长,肯定不可能提取出来血清,现在整个共和国,只有一涵是最有希望做到这点的人!因为她从丧尸爆发之前,就已经开始行动了!

    我不是什么科学家,也不是国家零导人,这个可能具有战略意义的科研成果其实我是不太关心,我只关心一涵还有我身边的这些人能否活下去,不变成行尸走肉,如果更近一步,能研究出把丧尸逆向变异回人类的药物的话,那就更好了,那样爸妈、暖暖的爸妈,就能回来了!

    一涵,我真为你骄傲!

    突然鼻子一酸,如果一涵的实验成功了,而她却再也回不来了,怎么办?

    我和一涵,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啊,她答应过我,要把第一次给我的!

    我颓然坐在副驾驶,任时光倒流……

    我十二岁那年,一涵十六岁,她比我大四岁。

    一涵考上了复旦附高,因为离我家近,就住在了我家。

    那时候,我家住的房子,只有70多平米,两室一厅,一涵就跟我挤在一个房间睡。

    一涵每天晚上都是十点半,才下晚自习回来,早上六点又去上早自习,所以我基本没什么跟她见面的机会。

    有一天晚上,我被尿憋醒,爬起来去上厕所,那时候已经凌晨12点多了,一涵还在看书,我问她你咋不睡觉啊,她说闹心睡不着,我问她咋了,她说脸上长痘痘了,我没在意,就翻到床上继续睡觉。

    迷迷糊糊的,一涵把我给叫了起来,神秘兮兮地说:小朗你能帮一涵一个忙不?

    我问她咋帮,她说听同学们说,男人下面弄出来的那种液体,是可以治痘痘的,你能给我弄一点么?

    我说,我刚撒完尿,木有多余的了!

    一涵说不是尿啦,是……那个啦!

    当时我才上初一,没学过生理课,便摇了摇头说: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没事儿我就碎觉了!一涵生气了,说我装,我说我真不知道啊,一涵说难道它没来过?我说来什么,一涵说梦咦啊!我说梦咦是谁?一涵怒了,把手伸进我的裤衩里,把那个给掏了出来,说你都十三了,你没射过?

    我好像隐隐明白了点什么,前几天同桌阿星悄悄跟我说,说他晚上梦见和一个女人抱着来着,没穿衣服,然后下面就好像喷水枪一样,喷了十来下,挺刺激的,早上起来一看,裤衩湿了,上面有好多黏糊糊、白花花的东西。

    一涵指的,就是那个吧!我还以为阿星之所以那样,是因为他的尺寸小的缘故呢,我们撒尿的时候比过,他的小伙伴大小,连我的二分之一都不到。

    我就问一涵,难道我也可以弄出来么?

    一涵说当然可以了,我问怎么弄,她说就用手握着,上下动就可以了,我就照她说的去做,弄了一会,它竟然变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