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5、惨烈一战

    更新时间:2018-08-31 19:30:26本章字数:3931字

    两个怪物贴着地面半飞半跳,极速掠向我们,但速度要比龙成慢很多。

    “开火!”我先向美琪下达了命令。

    突突突,一串串弹壳弹出来,掉落在地砖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两只旱魃忽然腾空而起,躲过了大部分的机枪弹,然后收拢了翅膀,向我们这边扎了过来!还未等我下令,沉藻和美瑶的银弹枪就响了起来!

    噗噗!只听得一阵阵子弹入肉的声音,嗯?我的耳朵是怎么了?竟然可以过滤掉嘈杂的枪声?!可能是会看气了的缘故吧?

    两条旱魃被银弹击中,枪口处冒起了烟!看来真的效果显著啊!两条旱魃猝然坠地,尖利地哀嚎着,我操出妲己,拎刀上去,准备结果掉它们,凑近一看,卧槽,这俩货不是要跟我当牛做马以身相许的那两位么,竟然也变成旱魃了!

    嘶,怎么会这么轻松,难道有诈?

    但还没来得及多想,妲己已经纵身上去,手起刀落,削掉了二女的脑袋!两条旱魃的尸体抽搐了两下,不动了。周围的丧尸渐渐围了上来,我们重新上车,离开了这里,但我从后视镜里看到,丧尸并没有吃那两个妞的尸体,只是站在尸体周围围观。

    待车开到之前被丧尸袭破的KTV附近的时候(妈蛋,我不自觉的老是走这条路,都走熟悉了),这里一片静悄悄,KTV的旋转门门口,还堆积着为数众多的尸体,不顾周围已经没有活动的丧尸了。

    从KTV后面怪出来的路上,远远望去,地上尽是早些时候被我们诛灭的丧尸,也没什么异常,奇怪哦,今晚难道是丧尸的斋日么?

    丧尸满地都是,车勉强压着尸体开了过去!

    “等等!”苏菲,哦不,是妲己叫住了我,“你看那是什么!”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我向尸堆里忘了过去,在一群丧尸堆的上面,我看到躺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尤其是胸前那对大肉球,那明净的侧脸,尤其脚上那一双高跟鞋,更是吸引了我的注意,卧槽,这不是高速上追我们那个法拉利白富美么?!她明明被宝儿给爆头了啊,怎么又出现在了这里!我和妲己走近一看,可不正是她!不过她的脖子处有一道骇人的刀口,眼睛却是闭着,面色安详。

    我捅了捅她的脸颊,咕噜!头和身体分离,滚落到地上!我蹲下身,摸了摸她的后脑,草?那根簪子还在!我拔了出来,一摇,嗡嗡响,里面还有珍珠,我记得妲己是把她的簪子里的珍珠挤出来丢掉了啊!看来是有人故意把她给复活,然后又死在了这里。我用手电筒照了照她的脸,丝毫没有单孔的痕迹!

    我左右观望,不见人影。从白富美躺倒的位置判断,她是被人从背后下手,一刀致命的。

    但在现场我还发现了除白富美之外的人的一缕头发,连带着一块头皮,头发很长,超过了白富美最长的头发,难道凶手也是女的?我刚要丢掉头发,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把头发举起,对着月色仔细观察,然后把头发按在了沉藻的头上,发梢直垂腰际!

    沉藻和一涵差不多都是170的个子,这头发长度,倒是跟一涵的差不多哦,而一涵和白富美,显然是一个阵线的,难道是两人同时在这里遇袭,白富美被人偷袭,可是一涵只是被斩断了一截头发,之后逃走了?

    这里一定发生过激战!

    我重新蹲下观察白富美的尸体,尸体的温度还没有冷却,杀她的人,也许还未走远!我捏起凝神观气诀,四下里张望,周围尽是丧尸的肉红色气息,偶有几道深红的,却连一个橙色都没有,但当我看向北方的时候,陡然发现了三道蓝色气焰直冲天际!擦!大概100米外的小区的楼顶,三道黑影正以极快地速度相互追逐,距离太远,他们又太快,看不清前头跑的到底是人还是妖,但最前方的那道身影,好熟悉啊!

    我捏起指诀,操起妲己,借助她的夜视眼看将过去!

    一涵!?

    “一涵!朝这里跑!”我冲楼顶大喊了一声,管她是不是啊,万一是呢?她就是变成傀儡人也是我一涵啊,看起来她像是被坏蛋追杀了!我得救她啊!跑在最前面的黑影明显一滞,差点被第二个身影追到,疑似一涵的家伙一个转身,跃下楼,向我这边极速奔来。

    待她奔至近前,我看得清了,正是一涵!不过,她的手里空空如也,没有武器!何止手里空空如也,她,她的右胳膊呢!来不及多想!那两抹黑影已经向这边追来!前头的家伙,陡然从肩膀伸出了两条肉翼,秋叶般飘落,足尖轻点地,如燕子般贴地飞行,是龙成!

    妈蛋!后面的原来也是熟人!这货对自己突如其来的旱魃能力掌控不足,落地时磕绊了一下,但一骨碌爬起,四肢并用,腾跃如一条小母狼,紧随龙成之后,扑将过来。

    是我们家宝儿!

    “注意,只射杀第二个!”我操控起妲己,提刀上前助战,压满银子弹的95步枪,待一涵拖着血淋淋的臂膀掠过之后,马上扣动了扳机!

    三颗子弹射穿进了追在前面的龙成的胸口,龙成一个踉跄,但只是一个踉跄,速度并未衰减,继续朝这边疾驰而来!

    尼玛!银子弹对他不管用?

    一转眼,龙成已经冲至我身前!我呆立原地,并不是被吓尿了,虽然我的眼睛能快到看清龙成的动作,但身体却远远跟不上眼睛的速度,我的神经元传递高速运转中,但视觉神经刚刚将影像传递给大脑,大脑还未将有效的处理决定传递到肢体,龙成已从几十米外冲至我身前,冷艳的直刀高高扬起,泛着白月光,斜劈向我!

    我还想着跟这条旱魃大战三百回合呢!尼玛竟然连接招的机会都木有?但我也是个身经百战的丧尸猎手了!难道就这么被;龙成给秒掉了吗?

    我还没活够啊!沉藻、宝儿、双胞胎,白倾城,嫩么多的靓妞我都还没有护到啊!擦!我傻不拉几的回城里来干嘛!

    ……

    我闭上了眼睛。

    “噗!”

    咦?这声音怎么跟在妲己体内来回运动的声音差不多?也对,反正都是入肉,嗯?不对!怎么没有疼的感觉呢?

    我睁开眼一看!身前站着一个女人的背影!一涵?不是!熟悉的柔弱香肩!熟悉的小背心和罩罩带子!熟悉的大尾巴!是妲己!

    龙成的刀并未砍到我,而是嵌进了妲己的肩膀!我的视线从妲己的肩膀上穿过,落到了龙成狰狞的青色面孔上,它也略带惊异,愣在那里,估计是没想到妲己会急速冲过来为我挡刀!

    这是个机会!

    “开枪啊!”我大喊一声,同时手里的手枪也冲它开了火!沉藻和美瑶对着近在咫尺的龙成的脸扣动了扳机,龙成连忙抬起那只断了手指的右臂格挡,小臂瞬间被打出数个弹孔!

    龙成一脚踹向妲己的肚子,同时左手欲将刀从妲己肩膀里拔出,可是妲己的双手却死死抓住了刀刃,将刀牢牢固定在身体里,妲己被踹飞的身体重重撞上了我,我躲闪不及,向后跌倒,身体失去平衡,正要从妲己的腋下继续射击龙成,却见一抹黑影闪至龙成的肋下,只听得龙成一声惨叫!

    画面定格,妲己落了地,趴着,刀刃滑出了她的身体,不过刀身还在妲己的手中,龙成满脸惊恐地握着刀柄,屹立不动,龙成左肋下,一涵半跪在他面前,左手深深插进了龙成的胸腔!

    “啵!”一涵的手臂从龙成胸腔中抽出,手上多了一团血淋淋的肉,那是,那是!龙成的心脏!龙成的身子猛地一抽,撒开刀,双手捂着伤口跪倒在一涵身前,头重重地低了下去。

    后面的宝儿也拍马赶到,眼见龙成被杀,破空一声哀嚎,高高跃起,向一涵扑了过来。

    “这个不能杀啊!”还没等我喊完,空中的宝儿却突然坠落到地上,扑在丧失堆上,人事不省,背后的大翅膀,开始萎靡,渐渐消失!肤色也由青变白,沉藻跑了过去,扶起了宝儿,宝儿叫了声沉藻姐之后,我放下心来,看来她是被龙成给变成临时旱魃的,龙成一死,她便恢复了。

    一涵干掉龙成之后,松开左臂,身体向前重重扑倒在地。

    一切来得太快了,我们其他几个人,甚至都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我起身,怕龙成再度复活,摸出藏刀割她的脖子,旱魃的肉很软,而且刀刃并未寻找到骨头,头颅竟被我很轻易地割了下来,我提着他的头发,将他的头远远抛出,又扒开她的上衣,竖握刀柄,割裂了他心脏与身体之间的联系(应该是血管),把心脏彻底破坏掉,防止他的尸身爬过去找脑袋,再给安上,这城里能死而复生的东西太多了!

    处理完龙成之后,我已近乎虚脱,大口地喘着气。一涵、妲己、宝儿都还趴在那里,一动不动。我爬到妲己身边,将她仍握在刀刃上的十指一一掰开,小心地抽出刀丢在一旁,妲己的双手已经被血浸透,小拇指和无名指几乎被割断,掌心处一道深深的刀痕,皮肉翻出。

    我心疼地扶起妲己抱在怀里,翻身过来查看伤情,妲己面色苍白,不省人事,右肩处,一道骇人的伤口,锁骨和肩胛骨已被硬生生劈成两半,伤口深达二十多厘米,粉红色的肺漏了出来,汩汩冒着血!

    我用手指探上妲己的颈动脉,已经没有了脉搏。

    妲己,死了……

    我尝试着将她的伤口合拢,合上,血从缝隙中涌出,放手,她的右肩膀又耷拉了下来。

    我轻轻把妲己的尸体放在地上,默默起身,拿过沉藻手里的银枪,枪口顶上龙成的头颅,扣下扳机,将一梭子子弹全部泄进他的头颅中,龙成的头被打得稀巴烂,红的白的黑的溅了一地,我还觉得不解气,又换了一副弹夹,准备把他的肉体彻底消灭,忽而瞥见远处的路口出现了几头皮包骨丧尸!正鬼鬼祟祟朝这边看,娘的!都是因为你们!我跟你们拼了!

    我压低枪口,再次将子弹打光,那几头丧尸中弹倒地,不过有两头又爬了起来,显然是没有击中它们的头部。

    我捡起地上的刀,就要向丧尸冲去,脚踝却被什么东西抓住了。

    低头一看,是一涵,她不知何时爬了过来,用左手抓着我的脚踝,满脸痛苦地摇了摇头。

    看她的表情,好像是,恢复过回来了?!

    我还不能死,妲己虽然死了,但我不能让她变成丧尸妲己,何况一涵还没有死,我和妲己她们回来,就是来救她和宝儿的!

    一涵再次晕倒,我俯身将她冰凉的身体抱起,跑到悍马车旁,将她放进副驾驶,摸了摸后脑,并没有簪子!我给她系上安全带固定住,又跑回来抱起妲己的尸体,平躺着放进悍马后座,宝儿则被沉藻抱进了福特皮卡里面。

    我坐进驾驶室,启动汽车,缓缓开动,向高速口方向开去,刚开出没多远,灯光照亮的路边,躺着一条胳膊,我还以为是哪头丧尸的,就没在意,等开了回去,才反应过来,是不是一涵的右臂啊!

    我倒车回去,下车捡起胳膊一看,白嫩的冰凉手臂,手腕三寸处有个痣,真的是一涵的胳膊!

    不管还能不能接上,带走再说,后面一大票皮包骨丧尸的脚步已经越来越近了。

    我上了车,将胳膊丢进一涵怀里,向高速口疾驰。

    一路泪奔!

    最依仗的妲己为了保护我阵亡!

    最最爱的一涵身负重伤!

    尼玛,这一战,损失惨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