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4、竟然是他

    更新时间:2018-08-31 19:30:26本章字数:3017字

    还没等我抓起对讲机,山顶的两挺机枪已经调转了枪口,两道连绵不绝的光柱扫射向骷髅!但子弹打在骷髅身上的时候,竟然像打在了烟尘中一样,直接穿身而过,骷髅只是被子弹打出一缕黑烟,黑烟很快又回归本体!

    这是虚无状态啊!

    四个骷髅服饰华丽,上面雕龙秀凤,跟新的一样(虽然是假的),头上都戴着黑纱的圆盘帽子,跟外星飞碟似得,好熟悉的装扮。

    啊!想起来了,这不是电视里明朝锦衣卫的造型么!甄功夫有演过!

    这特么不是清朝的亡灵冢么,怎么有明朝的魂魄冒出来!

    “三清门人,紫气通天,降龙伏虎,御气除魔,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妲己念念有词,双手伸出二指禅,胸前交叉,旋转着,隔空刺向骷髅!

    这个口诀我没听过,而且二指禅的指诀我也没见过!只见一道蓝色藤蔓样的气从妲己指尖延出,很粗,极速射向骷髅,分成四股,自脚至头,将四具锦衣卫骷髅团团缠绕!骷髅虽是无形,但这布满荆棘的蓝色藤蔓亦是无形,骷髅挣扎而不能脱困,藤蔓不断生出枝蔓,越收越紧,直至将骷髅完全覆盖,活生生变成四个蓝色的巨大蚕蛹!

    “破!”妲己一声娇喝,四个蚕蛹爆裂开来,四道蓝气直插夜空,消失不见,空留一些衣服碎片飘落在地上。

    这是把这些家伙送到外太空了么?

    “快走!”妲己拽着暖暖就往前跑,在山顶探照灯的指引下,我们穿过前面的土坯房院子,出了大门,回到村外皮卡车旁。

    刚出了村界,忽听得身后传来一声闷响,像是打了个闷雷一样,震得我耳膜生疼!回头望,只见一道浓烈的黑气柱正从刚才那个阵眼院落中冉冉上升!

    “糟了!夏朗,快借我真气!”妲己把我给拽下皮卡车。

    “好!”我马上开始宽衣解带,准备双修了她。

    “不是这样!双手给我!”妲己抓起我的双手,廿指合拢。

    “阴阳一气,大道本然,替天卫道,借尔真元,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

    啊,这个我知道!这是紫阳观气术中的借气诀!我特么还以为她要跟我在众目睽睽之下交合呢!

    妲己才说完,我就觉得腹内丹田气息滚动,像是被人插入了一根吸管似得,气海被瞬间吸空了大半!只留了一些能保证让我还能勉强站在这里的气!

    妈蛋的,这特么不是吸精大法么!好像她吸龙成,就是用得这招,只不过那次她抓的不是龙成的手,而是灌输了龙成妖气的剑!

    吸完之后,妲己丢下有点肾虚的我,双手同时捏起一个奇怪的指诀,就是握紧拳头,然后拇指从中指和食指的缝隙中钻出,指向已经升到到近十米高空的黑色气柱。

    “阎摩罗王,令止九隍,命魂不失,气封还阳,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

    这是封魂诀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记性向来不太好。

    只见这个村子上方,忽然出现一道紫帔霞光,不仅压住了黑气柱上升的势头,还以苍穹之势徐徐散开,像一个巨大的紫碗,把整个村子扣在了里面!

    紫气封天!

    难道!我强行捏起观气诀,只见一道紫气屏障之内,无数道黑气乱冲乱撞,其中有个明显的一大坨黑气,位于黑柱下方,岿然不动,似乎在跟头顶紫气较劲!再看妲己的头顶,竟然由深蓝变成了淡紫!

    忽然,天空中雷声滚滚,一团乌云从东南方快速压了过来!难道有救兵?

    山顶的机枪停止了射击,因为他们离乌云最近,有个逗比竟然调转枪口,将子弹射向云层,光柱被乌云吞噬,很快山顶的部队也被乌云所吞噬!但乌云并未停下脚步,而是径直朝我们头顶压来!

    妲己双手在颤抖,转头焦急地看了一眼迫近的黑云,双足顿地,陡然腾起数米高,四肢与狐尾夸张地向后伸展开,又骤然聚拢,以身体为弓,将一团紫气射进屏障,直击黑柱!几乎与此同时,一道闪电劈向空中的妲己!黑烟闪过,妲己的身躯坠向地面!

    我赶紧跑过去想接住,怎奈腿软腰酸,根本发不上力,眼睁睁看着妲己冒着黑烟摔在地上,弹了两下,不动了!

    嘭!一股声浪从空中散开,周遭的一切,突然恢复了平静!乌云不见了,紫气屏障不见了,里面的黑柱也不见了!我再看向山顶,探照灯照常亮着,士兵人影也都清晰可见!唯有妲己,还是冒着黑烟趴在地上!十四和暖暖放下了招魂幡和幽灵旗,跑过去把妲己扶起,我踉跄着走过去,只见妲己浑身漆黑,衣服被烧掉了大半,露出的嫩肉也都被熏黑,但是看起来似乎并没有明显的伤口!

    这就叫装逼遭雷劈吧,明明是蓝气,硬借我的气到达紫气来御敌,结果遭致天谴!我记得之前妲己跟我说过,从红气到蓝气,五级都是量变的过程,而从蓝气到紫气,虽然只差一个等级,却是质变,需要渡劫方能达到。所谓渡劫,就是接受雷劈!而渡劫的时候,是需要另外一个紫气高手在旁引雷,才能避免被劈伤的!

    虽然最后妲己在空中自残,散去了全部紫气来攻击亡灵,但还是没能避免遭雷劈的命运!

    “怎么办啊,政委?”十四焦急问道。

    “莫慌,先用那俩玩意做担架,把她抬上车,小心点,尽量别碰皮肤,免得掉落!”我知道皮肤在经过高温炙烤之后,一搓就片片掉落,造成不可逆的损伤!

    “嗯!”十四和暖暖把幽灵旗和招魂幡平行放在地上,间距二十厘米,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妲己滚到上面,十四在前,暖暖在后,抬起简易担架往皮卡车走去。

    “哎呀,好重吖!”暖暖抬起妲己之后,肩膀便是一沉。

    “稳住!稳住啊!”我高声叫着,却帮不上忙,现在手无缚鸡之力啊!

    “抓不住了,抓不住了,哎哎,十四你快放下——”

    可是已经晚了,暖暖并未脱手,可是双手却被妲己的重量压的左右分开,妲己的上半身从两个木杆当中掉了下去,后脑勺咣地砸在了地上!

    羊暖暖啊羊暖暖,你特么是来卖萌的么!

    我无奈摇了摇头,用对讲机呼叫山顶的赵龙,可尼玛对讲机竟然木有电了?一定是刚才的大战惊雷,把电子元件都给干扰了!我向山顶招了招手,一盏探照灯打在我身上,闪了三下,我不懂灯语,应该是明白了的意思吧,随即,几台军车向山下爬来。

    暖暖以鸭子坐的姿势坐在妲己头边,又不敢把她的头抱起来,委屈得直哭,十四也放下了担架,蹲在暖暖身边安慰着她。我挣扎着走了过去,跪在妲己身边,轻轻触碰了一下妲己裸露在外的胸脯,还是有弹性的,说明烧的不是很严重,可能是我多虑了吧!

    但还是小心为妙,我摸了摸暖暖的脸,说没事,不怪你,妲己姐钢筋铁骨,已经伤成这个样子了,摔一下也不打紧的!暖暖用手背擦了擦眼泪,撅着嘴点了点头。

    不多时,赵龙等人赶了下来,士兵们脸上都带有惧色,他们肯定是第一次看到刚才的斗法场面,吓尿了也情有可原!

    我让他们把妲己抬上车,然后一行人乘车往回赶,到山顶的时候,我禁不住又捏起指诀,借虚弱的气回看了一眼八卦村,尼玛!浓烈的黑气竟然还在!

    我本以为妲己是跟黑气亡灵以命相搏,以自己的紫气跟对方同归于尽了呢!难道妲己散尽紫气,只是为了暂时封印亡灵!

    回到基地,我马上召唤梁翼上校前来给妲己看伤,梁军医检查了妲己之后,说什么都看不出来,没有呼吸,有微弱的心跳,跟上次昏迷的状态差不多!

    这样我就放心了!至少妲己没死,还是可以通过双修来治愈的,只不过,现在我也是气海空空,无法给她提供能量,我让暖暖和十四将妲己脱光了擦干净身体,先放在床上搁着,我翻出紫阳观气术,里面好像有个养气诀,是用来复原的。

    刚翻开书,突然想起来,现在妲己不行了,我是不是可以再次进入她的意识,重新控制她了呢?想到这里,我捏起手指,与妲己连线,哎,还真进去了!一阵欣喜!

    但欣喜很快变成了恐惧!因为我只在她的意识里发现了一个神识,是苏菲!

    我把她叫醒,问她妲己去哪儿了?

    苏菲迷迷糊糊的,好像脑袋被雷劈得不轻,缓了老半天,她才说,临被雷劈的时候,妲己姐的魂魄,被那个人勾进了紫气屏障!

    那个人?

    我问苏菲那个人是谁?

    她说在那个院子的房间内,跟他交锋的时候,对方是报了名号的,好像是叫屎壳花。

    屎壳花,怎么会有这种名字!

    屎壳花……屎壳花,史可——花?

    大明锦衣卫!羊州十日!

    难道,守阵的人,竟然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