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再敢哭我榨干你

    更新时间:2018-08-31 19:31:35本章字数:1305字

    “你认识苏谦。”

    苏彦婴回来之后就一直绷着一张脸,说的也是十足的肯定句,我想是因为他看到了苏谦,所以才这么说的。这种事也不是什么大事,并不值得隐瞒。

    “他是我大学时期的学长,也是我的初恋。”

    苏彦婴是拿着桌上的报纸看的,看不清脸,语气很低,对我的回答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继续问,“你到现在还很喜欢他,对吗?”

    我彼时正在收拾碗筷,就此动作一顿,不小心将一只碗打破在地,“对不起。”

    我蹲下身去收拾碎片,却被一个大力提了起来,苏彦婴满目怒容的看着我,手紧握着我的手腕,力道越来越重,我吃痛,惊呼,可他却并不放松。

    “墨子羽,你告诉我,在你心里苏谦到底占据了多大的地位!”

    苏彦婴这个人虽然霸道卑鄙,但至少和他交易之后,他待我一直都是不错的,毕竟还屡次三番的照顾生病的我。

    就算生气,也从没有这样对我大声的吼过,所以一时间我愣住了,畏惧于他的莫名怒火。

    “该死,你倒是给我回答!”

    “我,我——”我抿嘴止了口,没有回答,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我心里占据多大的地位。

    如果不曾重要,为何再见面依旧会记得?

    如果不再爱着,为何再次见面会痛如初?

    这个答案,我不知道,所以不能回答,可在苏彦婴眼里又是另一番状态。

    手腕的力道是要将我彻底捏碎,我咬着嘴唇承受,他是我的雇主,只要给我金钱,我的全部都是他的。

    所以当霸道的吻将我占据的时候,我只是本能的僵硬了一下,并没有挣扎。但我不知道这样的反应,是更加加剧了他的怒火。

    薄如蝉翼的衣服在他高超的技艺下很快被褪下,空调的冷风加我身子一颤,有些发愣本能的朝他靠近。

    “骚女人,你也只配做这种事了!怪不得他会选择抛弃你。”

    冰冷刺骨带着十足的无情将我分散的神志一并拉回,我被他抵在墙上,他二话不说的拉开裤子,将我抱起,一句进攻,根本没给我任何的准备机会。

    那种撕裂开来的痛楚,让我痛的尖叫出声,眼泪也开始流出来。我承受不住这种冲击,只能求饶,“求你放了我,求你,疼。”

    “只有最痛的疼才能让你永远的记住伤有多大!”

    苏彦婴的指甲掐进我的肉里,一扫而开桌上的饭碗,将我平放了上去,居高临下的俯视遮去了灯光的崭亮,唯留来自地狱的黑暗占据他所有的神情。

    “墨子羽,你最好永远记得谁是你的男人,谁才可以给你金钱的满足,谁才是你必须去依附的对象!”

    我在他眼里只是一个为了钱出卖自己的女人,这种事实我早就清楚,可是从他嘴里听到,却是另一种讽刺。

    无言失笑,我看着天花板上的灯,强烈的光芒刺痛我的双眼,然后带来一度的失明感。

    一场战火,满地狼藉,他抽身而退。我蜷缩起身子,脸上没有泪,看着他转身离开的背景,第一次觉得很是委屈。

    “我是很爱苏谦,但自从嫁入苏家之后,我就发誓这辈子不管爱或不爱,也只会有我丈夫一个男人。”

    “哼,你说这种话,就不害臊吗?”苏彦婴浑身戾气的转过身,语气咄咄逼人,“刚才还在我身下欢愉,现在却摆明对你丈夫的忠心?墨子羽,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对呀,我就是这种人。我知道我背叛了我的丈夫,所以——”我从桌上坐起来,看着他隐藏在幽暗下的脸,微微一笑,眼泪从眼角流了出来。

    “所以,在帮我爸爸筹到足够的金钱之后,我会选择自杀,以来赎罪。”

    苏彦婴本欲转身的身影猛地停住,我不奢望他会对此说什么,这都是从一开始就做下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