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 突发状况无人防

    更新时间:2018-08-31 19:31:35本章字数:1231字

    投资无疑是对一项工程有足够的前景把握才会实行,可现在他说撤资就撤资,紧紧是因为我被方圣带走了吗?

    “四少何时也会关心起别人的饭碗问题了?”苏彦婴声音很平静,比起以往更是无波澜。“还是突然开窍了?”

    “苏彦婴,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有几下子就可以为所欲为,方家就算没了你的帮助,也一样可以渡过难关!老头子是巴着你不放,我可不是,总有一天我会叫你跪在我的面前求饶。”

    “小小年纪口气不小,方老爷子有你这样的孙子也叫人心酸,大事无成小事祸端,若你能成大事,我苏彦婴愿意把所有资产都双手奉献,然后对你哈腰点头一辈子。”

    苏彦婴讽刺人我是见过的,可这样对待一个竞争对手说话,还是叫人捏了一把汗,我缩在他怀里不动,却在心里叹息。

    能被他这般鄙视的人,方圣是我见过的第一个。

    而方圣本就年轻气盛经不住嘲讽和贬低,双手紧紧握起,似乎随时会冲上来揍苏彦婴一顿。

    苏彦婴根本不予以理会,对他来说今晚的目的到了,挽着我的腰,转身离去,走了几步突然又停下脚步,回转身,脸带微笑,牲畜无害的对方圣说。

    “下次要威胁我找个更聪明的办法,这个女人你伤不起。”

    意思就是说方圣用女人来威胁一个男人,一是作为一个男人最无耻卑鄙的手段,是面子的问题,二则是他还不配动我一根分毫。

    如果说之前的话方圣还可以隐忍,难么现在方圣就绝对难以忍受。

    我看到方圣气的浑身颤抖起来,可他身后的顾墨辰出奇的安静,隐匿在灯光的阴影下,看不清表情。

    被苏彦婴带着转身的那一刻,我看到顾墨辰突然上前一步,对着方圣说了什么,然后似乎拿了什么给他,最后冲我微微一笑。

    心突然砰砰的直跳起来,和每次预感到亲人受伤的时候一样。

    可苏彦婴毫无察觉带着我往前走,一语不发。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身后传来皮鞋的声音,因为我有着不好的预感,所以心神不宁,一直注视着身后的情况,那只一转身就看到方圣一语不发的跑过来。

    他手里寒光一闪,我敏锐的察觉那是什么,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和勇气,拉开苏彦婴搂着我腰际的手,一个转身,拦在了他和方圣之间。

    当刀刺入血肉的时候,我只觉得有股火辣的疼痛,整个左肩都类似于散架的样子,迫使我双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方圣那一刀带着无情的狠戾,又夹杂着被怒火冲昏的头脑,所以一刀入,他根本就是扯着刀子往下拉的,立刻痛得我意识模糊。

    苏彦婴一脚将方圣踢出去,刀子落地,苏彦婴捡起朝着方圣直奔过去,寒光凛冽,他一手揪着方圣的衣领一手拿着刀,“方圣!如果你嫌命太长,我可以送你下地狱!”

    如说上次对我残暴是我看到苏彦婴第一次生气的样子,那么和这次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我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的恐惧并不是手段或者是其他,而是与生而来的强大气场。

    那种气场似是暴风雨的狂怒,又似海峡的残忍,可以让人在接收到的同时毛孔全开,每一个缝隙都接收到来自地狱撒旦的恐慌。

    这种散发出来的感觉太过于熟悉,我只觉得头突然很疼。但我不想他为了我而伤人,“苏彦婴,不,不要伤人。”

    苏彦婴一顿,松了手。

    方圣慌乱的从地上爬起来,屁滚尿流的朝车子跑去,顾墨辰叫了声跟了上去,两人很快开车就走了。